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好再来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27

“好再来”,是小镇一条僻静小巷中的一爿理发店兼纸扎店。店主人姓王,叫王铮,大家都叫他王师傅。

铮,释义:才能突出。这王铮——王师傅确实心灵手巧、才能出众。四十多岁的年龄,做了二十多年的“先生”:看风水,择日子,扎花圈、扎祭品,理发……样样精通。理发是他的祖传基业,应该说是传家的手艺。“好再来”是他的店名,也是他的广告词。但他的“好再来”不同于“好再来蛋糕店”、“好再来宾馆”、“好再来烤地瓜”、“好再来农家饭”,他的“好再来”并没有具体指理发店或纸扎店,然而再明确不过了,就是不论理发还是纸扎,你认为“好了”,下次再来照顾生意。

我经常到“好再来”理发。不是冲着他的店名,而是看中了王师傅的理发技术。他理发技艺精湛:不管剪长发、塑造型,还是理短发、剃平头;不管是洗、染、吹、烫,还是修面、按摩、掏耳朵;无比娴熟。来此理发的是回头客加慕名而来的新主顾,大家已习惯于他的优质服务,把来此理发当作一次享受。

王师傅是个慢性子。常言道:慢工出巧匠,快了没有样。不管一个顾客,还是排着长长的队伍,他都是不紧不慢“工作”。卷领子,系围布,琢磨发型,一边拿推子或操剪刀,有条不紊地开展他的“工作”,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你唠嗑。王师傅虽然言语不多,但他阅历丰富。他能见什么行业的人,说什么行业的话。聊社会热点、新闻、电影、音乐、生活、工作、未来、理想、爱好、以及自己对某事情的看法与见解等等。让顾客在享受优质服务的同时,似乎又找到了知音。等的人看电视也可,互相扯闲话也行,但不能催促王师傅“工作”——催也没用。

约摸一刻钟,理了个大概,接下来便是洗头,修面,这道工序最费工夫,光洗头就有很多工序:先润湿,再搓洗,接着一遍一遍地用洗发膏洗涤,最后轻轻揉搓,直揉搓的人昏昏欲睡,欲罢不能。洗涤完毕,王师傅抻平坐椅,客人躺下,开始修面,王师傅刀功达到极致,只听刀过之处,“咝咝”有声,大到鬓角、胡子,小到眼角、耳廓,剃刀游刃有余,不留死角。待王师傅自认为满意了,重新洗面,然后涂擦“面霜”之类的护肤品进行面部按摩,不知是祖传秘方,还是王师傅受过专业培训,按、揉、捏、推、拉,无不恰到好处——这可是超级的享受啊!客人全身心放松,接受师傅恰到好处的揉搓,直揉搓得你飘飘欲仙。最后一道工序是修:理平头者,棱角分明,上平如镜,绝不会长短不一、凸凹显现;留长发的,根据脸型与要求,发型各异,赛过名星。顾客满意了,王师傅还要对着镜子好像反复欣赏杰作,实则是怕有瑕疵,顾客说长道短。王师傅觉得完美了,才会掸净遗落在顾客脖子上的头发茬,解下围布,整好衣领,一拍肩膀,意在告诉你:“好了!”垂手而立,静候着为下一位顾客服务。

无人来理发的时候,王师傅便忙他的纸扎。要说理发是家传技艺,那纸扎他可是无师自通。他扎什么,像什么,形象逼真,栩栩如生。纸扎也成了他的手艺,也是他工作的范畴,他的“工作”说不上谁主谁次。

在祈福、祭祀活动中,人们以燃烧纸扎祭品的方式,传送礼品给已故的先人的今天,熟练地掌握纸扎技术者尤为吃香。因此,王师傅的纸扎技艺派上了用场。随着世人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送给已故先人的纸扎贡品也与时俱进。前几年扎金山、银楼、前庭后院、童男仆女、桌椅箱柜、高头大马、龙凤楼、四人抬轿……现在扎别墅豪宅、轿车、飞机、冰箱彩电、钱柜、空调、洗衣机、太阳能、饮水机、金银元宝、摇钱树、秘书保镖,连饭橱、凉亭、保险柜、沙发、写字台、电饭煲、电磁炉也要送给死者以表心意。要什么,扎什么,王师傅纸扎各种物品,不需要看图纸或参照物,模子全在他心里。

订“货”的人越来越多,王师傅生意日益红火。只要扎的精细逼真,价格都好说,三千五千,万儿八千,只是个数字而已。只要价格合理,只要物有所值,谁也不讨价还价。更何况王师傅的纸扎价廉物美。看到满屋子花花绿绿,不同种类的纸扎贡品,让我想起一副趣联,说有家夜壶的店铺兼营纸扎,生意一直不好。一天,一位名人经过此地得知情况,叫店主准备笔墨。于是名人挥毫写下一副对联,从此生意大好。上联:夜壶,泥做的,窑烧的,装不得酒,泡不得茶,屌用?下联:灵屋,竹扎的,纸糊的,经不得风,挡不得雨,鬼要。只有鬼才要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但老话说:无君子不养艺人。正是人们的需要,王师傅才有了用“武”之地;也正是由于王师傅的技艺精湛,才会满门回头客。“好再来”的店名也就不言而喻了!河南省固始县往流镇中心校 周明金

广西治疗白癜风专科研究院哪好海口妇科专科医院哪家好沈阳整形美容好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