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半裸江山正文七十四嗜血债则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半裸江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鱼大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半裸江山全集阅读正文七十四。嗜血债则,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作者留言

姐妹们,天气转冷,最好穿上外衣,小心别感冒了。

听闻有大部队来袭,我瞬间弹起,却忘记甩开白莲的手,看在月桂眼里,划过一丝苦楚。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忙挣脱开白莲的纠缠,起身就要往树上爬,打算窥视一下军情。

月桂却拉住我,弯下腰,伸手将我的鞋子捡回,蹲下修长而优雅的身子,抬起我的一只小脚,小心仔细地抚去上面的泥土,提进软软的鞋子里。

另一只,依旧如此。

望着月桂低垂的眼睑,心窝,变得暖暖的。

在月桂站起时,我瞬间靠近,在他温润的眼里,亲吻上他微张的柔唇,转而笑着攀爬上树,任那个温柔似水的人儿傻傻地站在原地,被红色渐渐染了脸庞,蔓延到耳根……

我的心意,不需语言,有人会懂。

从月桂脉脉含情的眼眸情丝中转开视线,站在树干上,眺望远方,果然发现一队为数不少的人马正气势汹汹地冲了火光而来。

情形不妙!

快速爬下树,卷起黄土,扑灭了火堆,撒腿就要往有掩护的林子里奔跑,却发现大家都僵硬在原地,死死盯着我看,仿佛受了刺激般。

我推了下仍旧傻笑的月桂,喝道:“别笑了,快跑!”

月桂伸出手拉上我的小手,仍旧温柔着,若情人般呢喃着:“山儿,往哪里跑?”

天!不是都傻了吧?早知道这样,我一定不亲月桂,扰乱军心。没有时间耽搁下去,冲到狮子身边,急道:“狮子,快跑!”

狮子只是盯着我的唇看,一点表情都没有,却肃杀之气渐起。

我一看这也是傻地,又扑到眼镜蛇身前,摇着他的腰,喝道:“快跑啊,可能是‘猛嗜部落’!”

眼镜蛇的眼中划过嗜血痕迹,甩开我的手,转开身子,喝令道:“准备迎战!”

他的护卫队立刻高应一声:“领命!”

我脑袋疼得狠,指了指不明人马的方向,道:“一比十都勉强,你打个屁啊!”大家这次出来,主要是便装之行,根本没有带大队的人马。

眼镜蛇却又开始口吐恶毒,用鼻子哼着不屑的调子,冷漠道:“关你何事?你想逃,且自己逃好了。”

我一咬牙,点起脚尖,对着眼镜蛇的红唇就亲了下去!

眼镜蛇呼吸一紧。

我又跑到狮子面前,狠啵一口,然后冲进杂物车,将自己的画卷背好,撒腿就跑。

反应过味儿的男人终于变得疯狂,皆咬牙切齿、愤恨难当地向我追来,有种杀之而后快的冲动。

我可不管那么多,只要将人调动跑就成,别说一个吻,让我裸奔都成!

跑着跑着,身后马蹄声传来,罂粟花对我伸出手,谑戏道:“是上来,还是自己跑?”

我一面唾骂自己的愚蠢,一面伸手抓住罂粟花的手腕,就着力道,动作利落地飞身坐到罂粟花后面,却一不小心撞到罂粟花背着的吉他上,磕得我脑袋直晕。

罂粟花大喝一声驾,不正经道:“小娘子竟然没亲为夫,真是该打。”

我眩晕道:“没亲你还跑得这么快,若亲了,你不得窜天上去啊?”

罂粟花道:“抱稳了!”便再次快马加鞭,跳跃过那个大坑,续而委屈道:“公平何在啊?”

身旁的人马齐齐奔跑,白莲恨声吼道:“山儿,你给我等着!”

我一哆嗦,竟有点怕这个小祖宗。

后面的追兵发现我们跑了,竟然策马狂追,由此肯定,如此认真者,非敌军莫属。

我振臂高呼道:“兄弟们冲啊!为了扞卫白莲的贞操,快跑!!!”

罂粟花没心没肺地跟我一同笑着,白莲气得直想用马头撞死我。

话说,行动就得有口号,此口号一出,大家果然快马加鞭地往前逃窜。

我发现,短距离时,我们的良驹还可以,但若比起耐力,就照追兵的马差了很多,真看人家是专业练习草原长跑的,果然霸道!

渐渐的,只有狮子和眼镜蛇的宝马仍旧健步如飞。

罂粟花虽然驾驶技术很好,但是带着我,渐渐变得吃力,已经与白莲、月桂落到一起。

狮子与眼镜蛇放慢马速,分别来到罂粟花身旁,对我伸出了手。

没给我思考的机会,狮子大手一抓,铁臂一提,就将我若抓小鸡般掳到了自己的马背上,扬长而去。

奔跑间,我与狮子皆没有说话,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颠簸间,气氛变得异常紧张,前方有突然涌出一队拦截人马,让这场追逐变得更加热闹。

狮子缓缓抽出了杀气甚重的大刀,准备迎战。

所有人也皆将武器拔出,只为搏倒前面守候的猛虎!

这场围击,看来是蓄谋等待之作,很显然,‘烙国’‘赫国’欲与‘鸿国’联姻的合战计划,已经对‘猛嗜部落’造成相当大的恐慌,他们只能拼尽全力,阻止这场联姻。

更何况‘猛嗜部落’生性残忍凶悍,报复心里及强,萨末虽然被‘刃’杀死,但也少不了‘赫国’的围剿帮衬,这比账终是要算的。

这场战斗,势必要打响,只是不知道,我们的胜算有多少。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狮子以雷霆之势,不世战神之姿,大喝道:“冲过去!”

同时下命令的还有眼镜蛇,只见他长剑一挑,指向山上滑坡:“潜下去!”

两方人马微停,只知道现在分开觉对不是好主意,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分秒必争时,我于马背上,向山上小路一指,大声吼道:“都TMD给老子上去!”

还好,无人反击,大家掉转马头,踏着难走的漆黑,奋力地冲上山,引得后面追兵全部追来。

‘猛嗜部落’的战马适合狂奔,但若说到攀爬,那实力就与我们这些坐骑无异,只能拼个体力耐力。

终于登到山顶时,我下令道:“刺马屁股,迎风而下,四处点火!”

顷刻间,马儿的嘶鸣声响起,疼痛使它们疯了般冲下山,将追兵甩在爬山的路上。

每个人都掏出火折子,在干燥的树木上点起火种,就着风势,向山上滚滚燃烧而去,将‘猛嗜部落’的大部队阻止在山头,下不来,只能原路返回,逃命而去。

也有围绕大山头包抄过来的追兵,但下山猛虎岂是可阻挡的?

就着一股子生猛俯冲,奋力拼杀出重围,在山脚下,砍杀出一片用鲜血汇聚的红河,斩首无数‘猛嗜部落’的围剿凶兵!

狮子用黑色披风包裹着我的身体,将我密不透风地护在怀里,动作干净利落地挥舞着大战刀,所过之处,皆人头落地!果真彪悍啊!!!

我缓缓拉起黑披风,将眼睛也盖上,脑袋完全缩进去,既然帮不上什么忙,那就安心地躺着吧。

话说,狮子的身材还是那么棒!

如果有可能,真想再画画他,就画狮子光着屁股挥舞大刀哧刹战场!

吼吼……想想都激动。

窝在狮子怀中,独自YY着,突然听见一声熟悉的痛呼,我忙探出头,往声音之处瞧去,只见不知何时已经掉下马背的白莲正捂着受伤的手臂,抬头向我处寻望而来。

心下一纠,趁狮子与人交战时,马儿微停,我身体一滑,从狮子怀中滚到地上,向白莲狂奔而去!

兵刃拼杀声,伴着人类凄惨的嘶吼异常刺耳,我躲过铁骑马踏、冷兵利剑,扑到白莲身旁,扯了衣袍,迅速包扎了他的伤口。

迅速牵来一匹已经失去主人的战马,飞身上去,回手拉过白莲,跃到马背上,喝道:“抱紧!”便策马飞奔出去。

远处,仿佛听见谁的呼喊,我回过头,寻声望去,耳边,却响起白莲的惊呼:“小心!”

我还没等回过头,就觉得呼吸一禁,血腥的味道瞬间染了鼻息,当我真正转过头时,只看见眼前一只漂亮异常的手指,紧紧抓着一把突袭而来的弯刀!

那鲜血,顺着毫无瑕疵的手指滴答而下,就仿佛烙铁落在我心上,狠狠地,抽痛了一片……

白莲缓缓松了手,那柄染着白莲鲜血的弯刀便落在了我的手中。

扫眼寻去,凭借本能,将那刀子旋转击出,准确无误地抹了那人的脖子!使那伤害了白莲的人,无声无息地倒入自己的血泊中。

白莲那被鲜血覆盖的手指,收于我的腰部,染了大片的衣衫,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他受伤,还是我?因为,我的心,是如此的……痛!!!

白莲没有喊疼,没有痛吟,甚至连一惯的娇气也没有升华半分。只是安静的抱着我,任我带他去任何一个地方。

身后月桂策马而来,护在我身侧,而我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能闷不做声地飞驰而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脱离了危险,这些还算完整的小部队终于累得人仰马翻,大躺在草地上修整着困乏的身体。

我一声不吭地扯过白莲的手指,借着皎洁明月,看见那狰狞的血肉,阴森的白骨,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样的勇气,为我抓住那锋利的弯刀。

深吸一口气,扯了柔软的内衣,点了金疮药,小心仔细的包裹着,但愿,别烙下疤痕才好。

白莲则曲着褪,老老实实地坐在我眼前,用那双葡萄眼扫着我的脸,竟噗嗤一笑,嬉笑道:“山儿,看你脸抽巴的,都快成老太婆了,笑一笑嘛。”

我没有吭声,包扎好后,身后往后一倒,便躺在了草地上。

白莲小心翼翼地望着我,小猫样子的爬到我身旁,温顺异常地面向我,躺下,小声呢语道:“山儿,我不疼,也不许你心疼。”

我呼吸一禁,却噌地弹起,飞身就要上马。‘猛嗜部落’,你我的梁子结下了,敢动我的人,定叫你身首异处,尸骨无存!

白莲忙从地上站起,抱住我的腰,急声吼着:“山儿,你做什么?”

我不想他担心,只能先妥协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安抚道:“没什么,我转转。”

白莲却不松手,紧紧抱着:“别去,我手疼,胳膊也疼,你留下陪我。”

眼见缠好的伤口裂出鲜血,我终是放松了愤怒的神经,安抚道:“放手吧,我困了,睡觉。”

白莲放了手,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倒头便睡。

白莲亦躺在我身旁,将自己的呼吸落在我脸上,痒痒的,小声道:“山儿,你能回来救我,我很高兴。”

我没有睁开眼睛,却闷声道:“你为我抓刀子,我很不高兴!”

白莲却突然贴进,在我唇上落下一吻,极轻极柔,带着他特有的温度,信誓旦旦道:“山儿必须死在我的身后,这样,我就不会悲伤难过,这个意愿,没有人可以改变。”

我闭着的睫毛颤抖着,却睁不开眼睛,不能去看白莲眼中那清透的认真。

廊坊外墙岩棉板厂家
AVX钽电容
深圳桑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