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青莲剑说第514节

2018-12-07 20:35: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青莲剑说 第514节

若大的一艘船突然从天而降,径直落在了太极殿前,甚至还没来得及通报,船上的仙长们就驾起飞剑冲进了殿内。

此前那位侍奉太极殿的总管太监被二十小板抽得满地找牙,接替他的另一位太监满脸苦逼,想到在劫难逃的板子,立刻就开始觉得自己的屁股在抽筋。

咱家惨了!

咱家屁股要被打开花!

“什么人?”

来者不善,明真勃然大怒。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满殿的惊呼。

一直强自故作镇定的香君女帝再也按捺不住,腾的一下子从九龙宝座上站了起来。

作为一位帝王,在朝议上突然失议是要被起居郎记下来永载史册,成为永远也抹不去的污点,然而在这个时候,一手卷策,一手执笔的起居郎却停下了动作。

一群人老的,小的,男的,女的,簇拥着一个年轻人走入太极殿。

“在下西延镇李家李小白!敢问这位兄台,你是想找死吗?”

李小白的目光扫了过来,直接毫不客气的喝问。

满朝文武一片骇然,齐齐急退,躲到了墙角。

神仙打架,他们无论哪一边都招惹不起,生怕遭到无妄之灾。

“李小白?是你!?”明真一怔,随即想了起来,他指着李小白怒极反笑道:“好,好,人间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我星罗宗到处寻你,竟然自投罗!”

殿内星罗宗诸人齐齐亮出飞剑,只需明真一声令下,立刻拿下这个胆敢挑衅星罗宗的凶徒。

听到明真的话,周香君见到李小白的满心喜悦,立刻荡然无存,急急地大叫道:“小郎!快走!”

星罗宗满天下的搜寻李小白,欲行报复,却哪有自己送上门来的道理。

“小郎!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白老大身上升腾起炽烈的无形罡气,蜕凡境武道修为毫无保留的完全释放出来,可是还没冲出几步,便被几支飞剑截了下来。

星罗宗的显然也不愿意让一个极具威胁的武者投入李小白等人阵营。

大武朝虽然也有归元境的强者,但是却不在宫中,即便急忙去请,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你怎么知道本公子是自投罗呢?”

李小白似乎并不在意星罗宗诸人的冷笑,反而上前了两步。

“凭本座是全真境的真人!”

明真终于有机会洋洋得意地报出自己的修为境界,仅凭他一人,足以吃定大殿内的所有人。

“真人?就凭你一个吗?”

李小白的目光却从明真身上挪开,审视着他身旁的其他星罗宗术士。

周香君若有所思,目光深处闪烁了几下,她又缓缓坐了回去。

“没错,凭我一人足矣!”

在明真看来,李小白带来的一群“散修”都是狐朋狗友,根本不成气候,怎么可能是正经的术道宗门对手。

“啊!~真是太好了!”

李小白拉起了长音,向自己左右说道:“各位,听到了没有,他们只有一个全真境真人!”

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竟然傻乎乎的把自己的底牌提前掀了开来,简直是蠢到没边了。

跟着他一同进入太极殿的人齐齐发出一声轻笑。

“你,你们什么意思?本座可是真正的全真境!可没有骗你们!”

明真没来由的心中一慌,这些家伙的反应根本不对劲,在听到自己是全真境的真人,不仅没有露出畏惧之色,反而不以为然。

哄笑声落在他耳中,仿佛充满了嘲讽之意,格外的刺耳。

“知道知道!别着急,你们有一个全真境,但是我们……”李小白突然冷笑一声,接着道:“有两个!~”

话音落下,公输磐和无城子两个全真境真人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冷笑着看向明真。

可怜公输磐这个老实巴交的墨门长老,也依然被大魔头给带坏了,显然很喜欢跟着一起欺负人。

两个!怎么可能?

当明真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公输磐与无城子两人身上爆发出全真境真人应有的压迫力,让太极殿内所有人的呼吸都为之一滞。

竟然是真的!

明真险些将自己的眼珠子瞪出来。

“全部拿下!”

李小白一挥手,跟着他的人一拥而上,飞剑齐出。

星罗宗遣人到大武朝帝都天京搜刮当年的供奉,根本不会奢侈的同时派出两位全真境真人压阵,完全毫无必要。

让新晋全真境的明真带着人过来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历练。

跟着明真的十几人立刻被李小白带来的人联手制住。

无论是修为,还是数量,这些连术道会盟都没资格参加,也没出过几次山门的星罗宗术士完全无法与天邪教厮杀过的会盟术士们相比。

跟着李小白的那几个墨门术士没好意思把机关兽放出来,牛刀宰鸡,实在是有些太欺负人了。

太极殿内的形势是一对二,明真这一方完败。

大武的文武大臣们一个个瞠目结舌,术道大火拼,这种场面他们有生之年根本想都没有想过,之前气势嚣张的星罗宗仙长们一下子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一前一后两支飞剑顶在那里,满脸惊恐,却根本动弹不得。

不论是公输磐,还是无城子,两个老头身上的气势都在明真之上,这家伙一脸苍白,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公输磐还拿出了一根金灿灿的绳索,随手一挥,径直缠住了他,当场捆得结结实实。

“你,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得罪我等五宫七宗,有种就留下名号?”

“呵呵!老夫墨门长老,公输磐!”

公输老头倒是真老实,对方一激,立刻就表示自己有种。

墨门长老?墨门不是仅次于五宫七宗的术道十三门之一吗?

明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无城子这老东西笑眯眯地说道:“本座神霄宫长老,无城子!”

欺负年轻人什么的,最有趣了!哇哈哈哈……

前一息的震惊未退,结果又来个更吓人的,这回不是十三门,而是正儿八经的五宫七宗,而且还是在星罗宗之上的神霄宫。

明真浑身打起了哆嗦。

“大衍宗,卜算子!”

“长白门,丁云……”

“断岳宗……”

“九毒门……”

……

满殿文武几乎快要崩溃了,五宫七宗来了大半,这是要闹哪样啊?一个星罗宗就让他们头大不已,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宗门,要了老命喽!

坐在九龙宝座上的女帝眼睛却是越来越亮,在她眼中,小郎似乎总是能够逢凶化吉,力挽狂澜,这次似乎也是毫不例外,现在正有一个极大的惊喜正等着她。

“静霜宗,芷蓉!”

待李小白身旁的芷蓉报完身份后,又有一人来到被公输磐和无城子联手压制住的明真面前,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明真师兄,师妹是泰安真人座下弟子,玉贞!”

泰安真人?那岂不是同门?

明真难以置信的望着对方,似乎有点儿眼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神霄宫,又是墨门,竟然还有星罗宗自己人,这些五宫七宗的术士硬是将自己等人控制住,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太极殿内已经由不得明真为首的星罗宗术士们说了算,九龙宝座上的香君女帝缓缓站了起来,这一次她没有再迟疑,提着龙袍裙角一路小碎步飞奔过来。

“小郎!”

如同小鸟头投林,一头冲进了李小白的怀中,浑身彻底放松了下来。

一个弱质小女子在这个群狼环伺的世界里,要学会坚强,要学会磨砺自己的爪牙,不仅要成为一头恶狼,更要成为狼群中的狼王,恐怕需要付出旁人难以想像的代价。

“哼!”

有些东西是天生不需要学的,芷蓉莫名的哼了一声,视线投向别处。

“香君小娘子,快别哭了,不然要成花脸猫了。”

伏在自己肩头一动一动,虽然没有听到声音,李小白却知道自己的肩头已经被泪水打湿。

将大武朝至高无上的女帝称呼为香君小娘子,唯一人尔!

若是换作旁人……

哼哼!

抄家灭门诛九族!

千刀万剐杀无赦!

嗅着熟悉的气味,听着熟悉的声音,香君小娘子很快收拾好心情,嗔道:“你回来做什么?”

因为星罗宗的不断逼迫,天京已经成为术道的是非之地,李小白冒然回来,等同于身陷险境。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没人会来找我麻烦,我不去找别人的麻烦,人家就已经偷着乐了?!”

家传渊源,李小白的大实话没毛病。

在一番努力,此方天地已经天下大乱,各个宗门自顾不暇,谁还能顾得上他。

公输磐翻了翻白眼,无城子却是奸笑了几声,明真一脸紧张,这家伙什么意思?

当然是字面意思!

“你莫哄我?”

香君破涕为笑,满心欢喜,却是真正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能够了解与术道宗门的恩怨那是在好不过。

“相信我!”

李小白用力抱了抱香君小娘子,就是嫌这厚厚的龙袍太碍事,小娘子的前凸后翘的身材完全被掩得严严实实。

他的目光投向试图打自己媳妇主意的星罗宗明真,看得对方一阵心惊肉跳。

李小白神色肃色道:“香君,还记得曾经给你上过的课吗?”

女帝一怔,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礼道:“先生!请指教!”

喔喔喔……一个个快要化身为大公鸡。

居然还有这种玩法!不仅仅是无城子,连其他人都惊呆了,大魔头不仅玩女帝,还玩师生这套把戏,这厮到底还有多少花样?

“世间总有一些人,想要欺你,骗你,逼你,坑你,害你,戏弄你,该如何?”

李小白的目光不怀好意地看向明真,这位星罗宗新晋全真境真人的颤栗越来越剧烈。

“杀了他!”

女帝凤目一闭,再睁开时却是森然的杀机寒意。

这才是大武朝杀伐果断,人人敬畏的香君女帝。

“不!”

李小白却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在女帝不解的目光中,淡然一笑。

“只是抽他,抽他,再抽他,不要理他,多抽几次,抽到见你就怕,那时你且看他!”

“多谢先生!”

女帝愕然过后,却是再次一躬到底,一如当初敬国公府尊师重道的小公爷。

她重新站直,冷冷的看向明真,缓缓扬起纤纤素手。

“你,你要干什么,我是全真境……”

啪!~

“哎哟!你竟敢……”

啪!~

明真气急败坏的惨叫着,他几乎要疯了,一个凡人,哪怕是一个帝王,怎敢有这样的胆子打全真境真人的耳光。

啪!~

“住手!不要!”

香君女帝恍若未闻,面无表情的依旧抬起手,狠狠的抽了过去。

啪!~

尽管有心反抗,然而却被公输磐和无城子死死压制住,明真无法随意调动自身的全真境修为。

李小白抖出一张禁灵咒符,随手拍在了明真的脑门上,来了个双保险。

一身灵气立刻凝固成顽石状,别说法术了,就连躲开都办不到。

啪!~啪!~

左三下,右三下,满朝文武面如土色,女帝陛下抽着全真境仙长的耳光,这种事情在以往连听都不曾听说过,可是现在,他们却活生生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啊,不要打了……我认栽,认栽还不行吗?……不,不要……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来了……”

满殿回荡着明真的惨叫和乞饶,然而女帝却冷着脸,根本不理他,一记又一记耳光抽在对方的脸上,仿佛又抽在一些朝臣的心里。

“罪臣,罪臣错了!”

此前那个准备说服女帝与星罗宗全真境真人共结连理,却没能来得及开口的朝官扑倒在地,全身颤栗的打着摆子。

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意图却昭然若揭,想要就此蒙混过关话,显然是侮辱女帝和其他人的智商。

香君女帝冷哼了一声,根本没理他,继续一耳光抽出。

几名侍卫冲上前来,直接将这名朝官拖了出去,想必等待他的,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

殿内其他大臣无不噤若寒蝉,连声都不敢吱。

说得不好听一点,此等卖主求荣之辈,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明真一张俊秀的脸变成了一个大猪头,女帝这才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罢了手,一身龙袍被汗水浸透,交换过两次的一双柔夷却已经同样红肿起来,不过她却觉得十分过瘾。

小郎说的没错,一直抽到对方看到自己就害怕,这些欺软怕硬的东西就再也不敢闹腾。

在不久前连连威逼于她的星罗宗全真境真人此时此刻目光躲躲闪闪,根本不敢对视,而且对女帝的一举一动都会不由自主的胆战心惊起来。

“爽了吗?”

李小白拿出一盒碧绿的药膏,轻轻涂抹在女帝的手上,一股清凉之意迅速扩散开来,驱走了手掌上的肿胀和阵阵刺痛。

“嗯!”

香君小娘子面若桃花地低下头,她不想让小郎看到自己如同悍妇的一面,可是方才亲手将一个术道宗门的全真境真人抽得满脸桃花开,实在是畅快无比。

“你开心就好!”

李小白笑了笑,随即看向明真,再次说道:“那个谁?打也打了,抽也抽了,接下来咱们该谈谈赔偿事宜,你别想岔了,是你们赔偿我们,不是我们赔偿你们!”

听到赔偿二字,明真果然是想岔了,不过李小白的话很快纠正了他不应有的念头,什么五宫七宗,术道宗门的骄傲,什么全真境的真人,直接被凡人女子一顿横七竖八的耳光抽得干干净净,丁点儿不剩。

“你,你要怎么赔?”

明真的声音十分怪异,他是真的被抽怕了,一点儿也不敢再嚣张。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