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还是地球人狠第四百三十六章黑大哥还请多关

2018-11-15 18:37: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还是地球人狠 第四百三十六章 黑大哥,还请多关照

灵魂出窍是一种很玄妙的体验,类似于从午餐肉往外掏肉,掏出来之后就算不吃也很难再完整的放回去了。灵魂也是如此,出窍一次都是对灵魂有损伤的,再回到身体后总会大病一场。而若想没有这些后遗症就需要有强大的精神力做支撑。

精神力来源于灵魂,精神力越强的人其灵魂也相对越强大。而东西方关于灵魂出窍的记载也多种多样,光是方法就五花八门。

例如电影《地狱神探》中的渣康,这货帮人灵魂出窍还要接触水面或者弄出那种生死游离的感觉。又比如《镰仓物语》中的主角,只需要吃个蘑菇就可以灵魂出窍了。

不过这都是那些精神力不强的人摆弄的技巧而已,真正擅长此道的人要简单不少。就像是杨天宝交给黑白的方法,一种咒语,一种以精神力为能源然后让灵魂滑出躯壳的方式。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感觉自己全身像是抹了润滑油,而躯体却是衣服,刺溜一声就滑出来了!

黑白看着此刻自己有如实体的样子,再瞧瞧闭眼盘坐的躯壳,伸手朝高雯胸口抓了一把,意料之中的穿了过去,摸不到任何实体。

高雯怪叫一声,脸红扑扑的就要扛刀劈了他,杨天宝赶忙拦住,“任何能量对灵魂其实都有伤害的,只是因为属性不同,有些对灵魂没有伤害反而还有助益。所以在出鞘期间不要随意动手,因为你现在能够使用的仅仅是精神力,原本躯体的手段都不能用了。”

黑白嬉笑着点了点头,杨天宝又顿了一下道:“以你的精神力,我算了下,大概可以维持三个小时的出窍时间,超过了时间再回来那就很有可能会大病一场。如果你超过一个多小时回来,那对灵魂就会造成损伤,以后对修炼会有妨碍!切记!”

黑白脸色一肃,“就是说,我最多有四个小时的时间,那别废话了,快说吧,怎么将他们的灵魂带回来。”

杨天宝接道:“每个人临死前吸的最后一口气会让他们有力气走完从人间到地府的最后一段路,而一旦进了地府就会感觉乏力,到时候就要被鬼差拉着走了。我可以用法术从他们的尸体上找线索,根据那最后一口气给你指路,就像是灵犬闻味寻踪一样。你必须在他们进入地府之前将他们拦住,否则就要对上鬼差,而鬼差是不好说话的!”

黑白意味深长的斜睨,“你不是说肯定没问题吗?”

杨天宝摊手讪讪道:“那个……反正我几次灵魂出窍都没有事。嗯,小细节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我先帮你找线索。”说完也不待黑白继续询问,伸出双手不停掐着印诀,然后朝着两人的尸体一指,一道在常人难以察觉的灰色雾气从两人的口中飘出,缓缓的延向远方。

黑白看了看雾气,“就是要顺着这条线追是吧,嗯,在临走前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杨天宝顿了一下想了想又道:“虽然我一次没见过,但是我师傅曾经提过,说这个世上强者浩如烟海,奇怪的生物也千千万万。有时候会在灵魂出窍的状态下撞到某些人争斗,有时候会遇见以灵魂为食的怪物,总之记住,莫管闲事就好!”

黑白的灵魂颤了颤,连躯壳的嘴角也跟着抽了抽,之前你的保证呢?说好的没有危险呢!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大庭广众的,作为人族的第一高手,他也不能怂啊!“看好我的身体。”索性转头离开,顺着灰色雾气瞬间飘远,咦?这速度不错啊,比跑着快。

黑白一开始有些不理解,这该怎么从人间走向地府,但是在沿着雾气追了一阵之后就明白了,明明之中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坐着牵引,灵魂在行动的同时,周围空间也在慢慢的转变,那种感觉就像是曾经到过的空间夹层一样,只不过这个过程是慢慢的穿越夹层,缓缓的朝着另一个空间迈进。

轰!就在黑白快速行进的时候,异变陡生!左侧不远处突然间炸开一道剑光轻易就将黑白扫了个跟头。

“什么情况?”黑白怪叫一声翻身卧倒躲进了一块大石头身后,砰砰咚咚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轻轻探出头来,远处影影绰绰的有两道身影纵横交错,快速的相撞又快速的分离,兵器交击之声像是机关枪似的一直不停。而剑光四溢间周围的土石纷纷掀起扬到空中,各种爆炸也掺杂在其中,不知道的还以为美军又开始轰炸欺负小国家了。

剑光的威力着实不小只是传递到黑白这里的都是些余威,但即使如此也让黑白不敢妄动,生怕卷进去莫名其妙的战斗。

那两道身影打着打着似乎越来越近了,而黑白也渐渐看清了他们的形貌,两人还都挺帅的,分别穿着一袭挂满了装饰的长袍,手中宝剑也非常华丽有特点,面色清冷一水的高手范。打斗之时不言不语基本靠着眼神相互鄙视!

各种招式各种气浪,黑白差点没忍住给他们做个旁白烘托一下气氛,可是最终没敢露头,将身子缩了缩等他们过去,两人一阵叮叮当当的越打越远,黑白等彻底看不到他们了,才终于从石头后面站起来,“这是没有什么危险吗?差一点被殃及池鱼啊!”

摇摇头继续朝着前面冲,他得将耽误的时间赶回来,灵魂飘的速度是非常快的,鬼知道现在有没有进入地府。

随着黑白的加速,周围环境也开始飞退。原本阳光明媚的环境也渐渐的褪色,取而代之的是黑灰色调,而系统提示也紧跟着来了。

“玩家进入阴间,非灵魂体持续损耗能量。”

黑白挑了挑眉头,进入阴间了,那就是说距离地府应该没多远了。

轰!巨变再次出现,阴暗的平原上突然间升起一座座巨大的石柱,四四方方的巨大石柱足有小山那么高。隐隐约约间,在石柱之间有一袭袈裟纵横飞舞,而袈裟之上还站着三男一女,男的是一老一少两个和尚与一个道士,女的就很漂亮了,只是浑身红妆形容憔悴。

黑白脸皮一阵抽搐,自己这是撞上某个剧情了?还是说自己的运气已经黑到爆表,人家杨天宝灵魂出窍那么多次都没有遇见麻烦,自己一出来就各种意外?

轰轰轰!无数巨大石柱炸开,碎石漫天仿佛流星倾泻向袈裟上的四人。而为首那个老和尚很是凶残的在自己手腕上划开一道大口子,开始往外不要命洒血,血液似乎带着隐隐的金光,金光与碎石遇到纷纷炸开,愣是从其中开出了一条路!

黑白郁闷的挠挠头,起身横向跑开,你们都牛逼!我都惹不起,老子躲总没问题吧?

就这样,踩在袈裟上的四个人一路轰轰轰的飞远了,而那些紧追不舍的石柱却半点不见松懈,一直在嗖嗖嗖的往地面耸立。

黑白见他们过去了刚要起身离开,却又见一座宫殿摇摇晃晃像是个人似的从远方走来,这宫殿足有百丈高度,外形就像是一个山神庙似的,不过此时却活像个巨大石头人,从宫殿的地基中伸出四个巨大石柱,就像是人的四肢,啪嗒啪嗒的往前走,每一步都跨出近百米,咋咋呼呼的就朝着前面的四人追了过去。

黑白傻乎乎的僵在原地,隐约间他感觉那个宫殿似乎偏转了一个角度瞥了他一眼,然后都没搭理他,转身就离开了。

黑白抿了抿嘴,正要再次启程,突然间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作为指路的那条灰色雾气不见了!

“我去!玩我吗?”黑白有些气急败坏的坐在石头上,远远看着那个建筑远到看不见时突然间站起。

“这不科学啊!”自言自语,黑白记得杨天宝的这种法术是根据他们两个临死前一口气而追踪出来的,并不是真实存在的,除非有人可以斩断了法术,又或者,自己已经找到了他们魂魄所在的地方!

“靠!这个乱跑的宫殿怎么看也不像是鬼差吧,这灵魂怎么会在他那里?”黑白揉了揉后脑勺无奈的起身向宫殿追去。

轰轰轰!

当黑白赶上那个建筑的时候,显然前面四人已经被追上了,不,不光是他们四个,还有一票玩家!

“一组退后远程轰炸,二组顶上去!”这是一群相对有点低端的玩家,全队大多数都是C级。

不过说他们低端倒不是因为实力等级,而是因为他们打boss的方式竟然还局限于传统游的模式,开玩笑!虽然看不到boss的实力等级,但这个块头哪里是能够用肉盾抗住的?还顶上去,顶个屁啊!

事实也跟黑白所料想的差不多,最前面的那一片玩家被建筑一巴掌拍死一票,而这个时候后排输出才发射第一波攻击。

各种RPG加特林啥的就不说了,让黑白有些惊讶的是,在这些人中竟然有玩家拥有星河战队中的那种放屁虫!

巨大的虫子有一个蓝汪汪的大屁股,往起一掘就能放出强劲的能量炮,这能量炮按照电影设定可是能够轰炸宇宙飞船的。如今用来轰炸建筑倒是正好。

轰!虫子放屁了!一颗荧蓝色的巨大能量炮朝着建筑射去,只是……“这速度也忒慢了吧!”黑白隐在一边的石碓了哭笑不得。

建筑看着能量炮袭来微微向左偏了偏,轻易就躲过了能量炮,然后理都懒得理这些玩家,径直朝着最开始的那四人走去。

后面的玩家们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炮火放的更猛了,然而这些现代化的武器似乎在阴间受到了限制,至少黑白觉得那些加特林的威力弱了足有五成,当然,也有可能是建筑太硬了。

黑白现在的问题是,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个能跑能颠的建筑一看就是反派角色,可问题是自己打不过他啊,现在自己是灵魂状态,一身的手段都没了。

就在黑白这里纠结的时候,那些玩家似乎也终于做了什么决定,为首玩家无奈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金佛,一脸惋惜朝着建筑扔了过去。

黑白在远处眉头微皱,只要微微一想也就清楚了,对于玩家来说好的装备一小部分是抽奖抽来的,而一大半的特殊装备其实都是做任务从任务之中得来。这面小金佛肯定是原本任务中的物品,这些玩家想要独吞,所以才一直不用,如今似乎没辙了才算是拿出来。

这么看的话,这金佛应该也很厉害的,否则这些玩家不会想着占有。

事实就像黑白料想的那样,金佛尚在半空旋转好似就被最开始的老和尚感应到了,其猛的坐起双手合什念起不知什么的经文。紧接着金佛在空中暮然变大,璀璨的金光照耀了大半个阴间,那栋建筑里嗷的一声发出阵阵惨叫,听的玩家与老和尚等人各种兴奋。

只是不知为何,黑白却感觉这惨叫有些刻意,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建筑似乎被金光伤的不轻,往后不自觉的退了好几步,而那个青年见机也开始攻击,其从身后掏出了一个剑匣,伸手在其上一拍,竟然就有无数金色精光从其中爆射而出!

唰唰唰的金光化作无数飞剑扎的建筑身上都是窟窿,然而别看那建筑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碎块,可其依旧状似艰难的来到了四人面前,抬起大腿就要踩下去。

这个时候黑白就不能不出手了,双手一抬精神力涌出利用塑形能力在建筑的脚下形成了一个高台,恰巧高度是建筑将要下落却还没有完全用力的时候。

“咦?”建筑发出了明显的轻咦声,对于黑白的出现似乎有些惊讶,“一个路人也敢放肆!”

黑白一惊,看来之前他早就被发现了,不过对方显然没想搭理他,嗯,这要是挂了,算不算自己作死呢?

轰!建筑似乎很生气,但他并没有拿黑白出气,而是从伸手抠下了一块巨石,对着那个没完没了的放屁虫就扔了过去。

呼啸的巨风将一票玩家都吓懵了,为首玩家赶紧将放屁虫收回去,那巨石几乎是贴着他们头皮划过的,凛冽的巨风将他们带了个跟头。

黑白神色严肃开始紧盯着建筑,心里不停盘算着该怎么打,那个金光飞剑基本上没有啥用,这金佛好像有用,但现在看建筑的样子也不像多伤,嘶!这么看的话,完全没有胜算啊!

“你凭什么拦我!”

“……”

黑白沉默,整个阴间寂静无声,建筑与黑白一大一小两者就那么静静的相对。

什么情况?系统这是出bug了?这大boss怎么还会跟玩家讲道理了?

黑白轻咳一声,虽然内心是拒绝的,但嘴上仍然硬着头皮问道:“你凭什么追他们?”

建筑冷哼一声转头瞄了一下和尚四人,伸出一根石头手指指着那个小和尚,“这个该死的秃驴勾引我老婆!”

黑白闻言表情震惊,突然感觉自己罪孽深重,这特么还是家务事!

这时那小和尚发话了,“你胡说,小卓从来没有答应过嫁给你!”然后小和尚旁边的女子还添油加醋的往小和尚身上一扑,大有此生非君不嫁的意思。

黑白真想掏枪把那娘们儿干掉,你这个时候刺激boss真的好吗?

“胡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姥姥把你嫁给了我,我聘礼都给了!”如雷般的怒吼在整个阴间回荡,震得黑白耳朵嗡嗡作响。

黑白一脸懵逼,这真是要想人生过得去,身上哪能不带点绿呢,人家都这么秀恩爱虐狗了,你竟然还能够挺住不动手坚持讲道理吗?唉?等等,刚刚说姥姥?

黑白打了个激灵,转头认真的看了看和尚四人,又看了看那个巨大的建筑,靠!这是倩女幽魂的剧情啊!

老板的《倩女幽魂》剧情是有三部曲的,人们都知道小倩和宁采臣的名字,但有很多人忘了,第三部里虽然女主角人选没变,但角色已经是小卓了,只是小卓相比起小倩的知名度要差了不少,所以黑白一时间才想不起来。

不过这不是让黑白恐惧的理由,他害怕的是这任务本身,他虽然不常在种花家的古代线任务中玩,但是却听他父亲白闯提过。

倩女幽魂系列任务都是死任务,任务的前期并不难,无论是哪一部的小BOSS都不难打,但若想彻底完成肯定要打大boss的,这里就麻烦了。无论是黑山老妖还是蜈蚣精,其实力都远超玩家所能够理解的档次,那牛逼程度感觉就是虚空三杰沙赞变身也不是对手,所以至今为止还没有谁完成了倩女幽魂任何一部任务。

一段时间中,玩家们统一放弃了倩女幽魂的系列任务,后来玩家们的实力有了普遍提升所以这才有了这些玩家的再次尝试,不过显然情况有点诡异啊!

“姥姥只是囚禁小卓,又不是她的父母,凭什么帮她决定嫁给谁!”小和尚据理力争,看得黑白和无数玩家一阵尴尬,你以为人家黑山老妖真跟你讲理啊!

黑山老妖看都不看小和尚,反而望向黑白,“我的聘礼她都收了,那些聘礼中就有强化小卓魂体的天材地宝,有本事让她还啊!”

黑白囧,你看着我算怎么回事?嗯?难道是因为我在这,所以才跟我讲理的?难道哥们的威名已经响彻阴间了吗!

黑白这里正懵逼呢,却听一个清亮又坚决的声音叫道:“好!你的聘礼我还给你!”

转过头,小卓已经仰天大叫了一声,接着堪称澎湃的能量乱流刹那喷溅出来,甚至形成了一道直通向天际的气柱。

而小卓在之后身体一阵恍惚,好似原本蓝光的画质突然间变成160p一样,然后连完整的人形都保存不住了,嗖的一声化作流光钻进了小和尚怀里的骨灰坛中。

“小卓!你为何如此绝情啊!”小和尚还没有来的及哭叫,黑山老妖就先嚎啕大哭了起来,浑身一抖无数的碎石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啊!

骤然的变化让黑白连带着一众玩家都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都有些恍惚了,这是魔幻剧情吗?就算是,也该是魔幻偶像剧吧!嗯,这么说的话,那这黑山老妖若是也化成人形,是不是也属于那种超级大帅哥了!

“哼!聘礼的事我就不提了,但是你们抢我的新娘,这事必须要有个交代!”哭声一收,转眼黑山老妖又变的凶恶无边。

所有人怔了一下,好吧,这样才应该是黑山老妖的人设,虽然凶了点但也算是回归正常了。

“小卓她不是你的新娘!”

“我聘礼都给了!”

“她还给你了!”

“她散去魂体只能说是没用聘礼,我又没有收回!”

“谁要的聘礼你朝谁讨去,反正你们一没拜堂二没洞房,你们就不是夫妻!”

“我聘礼都给了!”

“……”

这就尴尬了,一众玩家看着小和尚像泼妇一样跟黑山老妖讲理,不由阵阵头大。

黑白摩挲着下巴,琢磨了半天,这事的关键不在于怎么讲理,而在于黑山老妖为什么会与他们讲理!这些玩家也许没有看见,但是他可全程都目睹了,黑山老妖之前一根根石柱立起来阻止老和尚他们离开,那可不像是有什么留手的意思,如果这么说的话……

“哎呦,两位这么一直争论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让我来说句公道话做个和事佬如何?”黑白踏前半步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说道。

黑山老妖和小和尚纷纷闭嘴,小和尚一脸狐疑的看了看黑白还没有等说什么呢,就听黑山老妖道:“好,看你也是个知书达理的文化人,我就听听你说句公道话!”

玩家们(ΩДΩ)

小和尚自然也不能再说什么,黑白见状呵呵一笑却是更加胸有成竹,哼,这特么都“知书达理”了,都“文化人”了,那他还怕什么?

转头对着黑山老妖道:“黑兄,大家都姓黑也算是本家了,这男欢女爱的事是强求不来的,不光体验不好连姿势解锁的也很少,再说你提聘礼聘礼的,可听过这么一句话?没有签过字的纸,就是厕所里的屎!”

黑山老妖沉默了半晌,不甘道:“那难道就这样算了?”

黑白双眼微眯,有门!语重心长道:“黑大哥啊,我跟你说,这女人都是视觉与听觉动物,第一眼在不知道人品的时候就是会以首先印象来判断事物。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再瞧瞧那小和尚的模样,这是个美女也不可能选你嘛!”

黑白这话出口,建筑的首殿竟然像是脑袋一样的四处倾斜了一下,好像真是在低头查看的模样,然后继续沉默不语。

黑白又道:“你看现在都法制社会了,大家的三观还是都不错的,你光是这样用聘礼压着别人可是不行的,下次你变个英俊的模样,在人家美女被你美色所迷还没有接触到人品的时候就签了婚书,这就有理有据了。等再有哪个笨蛋多管闲事,你就将婚书拿出来一亮,那些多管闲事的顿时就站在了反派立场上,要知道,正义必胜啊!”

玩家们一个个愣在原地,看着黑白在这口若悬河,突然间觉得系统真是高深莫测,这么神经病的任务都能发展出来,而这个黑白不愧是人族第一高手,这么变态的任务都能找到方法通过,厉害!嗯,也不是个正常人啊!

黑山老妖轻轻点头,整个建筑的瓦片都跟着乱颤,“你说的有道理!哼,本大爷今天看在黑兄弟与小卓的面子上,就放过你们这两个秃驴和牛鼻子,下次再被我遇到,定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滚!”

老和尚踉跄的支起身体拉着小和尚和道士离开了,而那些玩家也彼此对视了一眼跟着离去。

走的时候还不停交流,“老大,原来倩女幽魂任务是这么个做法啊,我说大boss那么强玩家怎么打呢!”

“嗯,不错,这个情报不要说出去,我们回去马上收集相关任务物品,到时候将三部倩女幽魂任务都刷了!”

“老大英明!老大威武!”

黑白不知道这些玩家们在打什么主意,只是回过头来又看着黑山老妖,而黑山老妖也就那么安静的跟他对视。

三分钟后,黑白叹了口气,“人家度假都是找个地方享清福,你这度假就是霸占NPC美女?”

黑山老妖整个建筑轰隆一声座落在地,瓮声瓮气道:“每个人总是有些特殊爱好嘛,再说我也没有作弊提高实力也完全是按照剧情再走,那姥姥总是往我怀里送美女,我有什么办法?”

黑白撇嘴,这货还有理了,抿了抿嘴道:“我怎么没有听我师傅提过你啊,好像发哥也没有提过。”

黑山老妖好似哽了一下,轻咳一声笑道:“那两位大人每天事忙哪里会管我呢!”

黑白心里一定,真相就跟他预料的没有半点错误,这家伙从自己出现之后就开始讲理了,明显是自己有什么地方让他忌惮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的实力虽然在人类中出类拔萃,可在这些能够附身在NPC上的大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唯一能够拿的出手的也就是自己的背景了!

什么背景?自己的师傅是圣人嫡系,而且从无情谈及圣人的语气来说,这关系应该非常铁,这就是传说中的上面有人啊!

当然,这背景并不能保证黑白在游戏里横着走,至少从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争王者没有给过他面子,但黑白觉得那些争王者应该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些背景,也就是说他们级别不够,上面的复杂关系他们接触不到。

另外争圣者没有给过自己面子,嗯,这么说也不对,福克斯和阿努比斯平时对自己另眼相看应该也有自己背景的原因,只是争圣之战关乎新的圣人,所以争圣者就算知道也不会给自己面子。

黑白的面子什么时候有用,就是在那种不涉及争圣者利益的时候,他们会送个人情,再就是遇见这种同样是来度假的大佬时候了。

黑山老妖笑道:“不过你刚刚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以后我也弄一副好看的皮囊去撩妹。”

黑白呵呵,伸手指了指,“对了,你就在地府外面这么截停通往地府的灵魂,这样好吗?地府里的NPC不会出来对付你吗?”

黑山老妖低头看看,只见两道若隐若现的灰色雾气连接着宫殿内部,恍然道:“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来的。”说着宫殿大门一开喷出了两个灵魂,可不正是铁蜻蜓和诸葛青云!

“地府现在能够出来的都是鬼差,最高实力等级也不过是B级,而其他诸如阎君之类的高手都没有开放呢,这必须要等你们人类玩家有人能够达到A级了才会开放,所以我根本就不担心。”

黑白心头一跳,玩家达到A级?

就在黑白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大八卦的时候,黑山老妖却一点都没有保密的意识,哈哈笑道:“从生到死,地府的开启意味着整个神话体系的完整,无论是哪种文化必须都会有亡者的世界出现才行。而一旦地府出现了,就意味着其余神话任务也会全面开放。到时候玩家们能够接触到的任务等级将会直线升级!”

黑白讪讪笑了一下,轻咳一声道:“现在我们遇到的敌人也有很多都是神啊什么的。”

黑山老妖却是摇摇头,“现在你所见到的那些神,不是被封印了力量的就是争圣者扮演的,而那些争圣者扮演的神级NPC,你见过他们哪一个出手了?就是因为在地府开启之前,他们是不能对玩家直接出手的,这是圣人定下的规矩,谁都不能违反。”

黑白皱眉,“呃,这算是对玩家的一种保护吗?”

黑山老妖肯定的点点头又是一片碎石乱瓦横飞,“当然,圣人是很慈悲的!因为那些争圣者有很多选择寄生NPC的时候,都是选择的神,这些神若是打起来以现在玩家的水准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这完全违反了大宇宙OL建造出来的意义。所以对玩家适当的保护是有必要的!再说,那些争圣者一旦打起来,就意味两个甚至多个争圣者之间开启了争圣之战,是不死不休的,若是让他们胡来,那玩家也不用玩了,每天光死就完了。”

黑白眼中精光一闪,有些期待的问道:“争圣之战可以随意开启的吗?我看哪个争圣者不爽,就能够码齐了人去砍他!”

“当然不能,如果有任务缠身的争圣者就会以任务的机会开启争圣之战,如果没有任务缠身的话就会扶持争王者,利用争王者的胜利来奠定自己的圣位。这是最开始就定好的规则!”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没有牵扯任务的争圣者岂不是占尽了便宜,行动自由了许多?”黑白疑惑,毫无疑问,福克斯就是这种,至于阿努比斯,他不知道其身上究竟有没有任务。

黑山老妖摇摇头,“没有任务牵扯的争圣者多数附身的都是实力弱小的NPC,这种争圣者虽然自由但争圣的胜负却都寄托在了别人的身上,对于那些宇宙大佬来说,这可接受不来!”

黑白恍然的点了点头,如果按照实力来分的话,那阿努比斯身上也肯定有任务,只是很可能因为地府尚未开启,所以有关于他的任务也没有开始。

黑白点点头接着望向黑山老妖,发现这货定定的看着他,好像在等他继续问下去似的,“呵呵,那个,我也没有什么想知道的了,你若是有事就忙去吧!”

黑山老妖闻言笑道:“那我就先离开了,那黑兄弟你下次回去见你师傅的时候可别说我告诉你这么多事啊,嘿嘿!”

黑白眉毛一挑,这必要的人情世故还是要懂的,如果不让无情知道,那人家告诉你这么多情报示好做什么?这意思是,要在无情面前提提他,但是又不要说他泄露情报。这货以前莫不是溜须拍马上位的?

黑白呵呵,“放心吧,我怎么能坑黑老哥呢?黑老哥忠于职守严格维护圣人规则,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嘛!”

“哈哈哈,黑兄弟仗义,无怪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亲切!哦对了,本来我不该说的,不过我与黑兄弟一见如故,这话在嘴边不吐不快啊!”

黑白额头有井字号青筋凸出,这货还留了一手啊,若自己不说帮他美言几句,这货怕是就留着不说了!笑道:“老哥有事直言无妨!”

黑山老妖肃声道:“刚刚我见你运用精神力的时候似乎有一丝微弱的法则之力,我想黑兄弟你是偶然间接触到法则了。”

黑白一惊忙问,“什么法则?”

“这是什么法则我也不清楚,太微弱了!而且我之前也没有见过,也看不出你是怎么接触到这法则的。不过这终归是好事,虽然你现在的实力就算领悟了法则也无法发挥,但却可以通过阵法或者特殊的物品来运用。而且一旦领悟了法则那未来就是一片坦途,直升S级成为大佬级人物指日可待啊!”

黑白双手有些激动的握拳,自己现在是灵魂体,也就是说这一丝法则是存在于灵魂的,与所有肉体力量无关。不是降龙十八掌、不是军阵,更不是与任何技能相关的东西。只与灵魂、只与精神力有关,那就非常明了啦,就是之前他无意间发现的那种强大的预感能力,那就是法则的一种体现!

黑山老妖又道:“不过黑兄弟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有许多A级的强者终其一生即使触摸到了法则却也没有最终领悟。你若是想通过这个契机来彻底领悟法则并形成神格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多收集点功德,那玩意儿基本上是万金油级别的辅助用品,可以帮助你加强领悟!”

“哈?功德?”黑白眨眨眼,这特么是鼓励我搞事情吗?

黑山老妖见黑白明白了笑了笑道:“话已至此,咱们兄弟有缘别过了。”

黑白回神抱拳,“那就祝哥哥天天入洞房,夜夜做新郎啦!”

黑山老妖闻言大乐,“哈哈哈哈哈,承兄弟吉言了,老哥我去也!”接着回身大步离开,一趟宫殿轰隆隆的向着远处挪移走了。

黑白看着浑浑噩噩的诸葛青云和铁蜻蜓灵魂一时间有点惆怅,这一次任务不算白来,这些情报已经足够抵得上任何奖励了。只是得知自己以后不光被动要搞事,还要主动去搞事,这心里总是怪怪的!

……

高舞趴在高雯的怀里,探出抓子扒在高雯的手腕上,看看表担心道:“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他会不会出事?”

高雯一脸长姐如母的威严表情,“小浪蹄子我是怎么教你的,女人不能太上赶着倒追!尤其是不能在正房面前表现出对人家男人的兴趣!”

高舞(?′ω`?)喵,使劲往高雯怀里钻了钻,高雯却完全不吃这一套,拎着她的脖子将其薅起来。“哼,你可知道卖萌可耻?你姐夫吃这一套,我可不吃!”

“谁卖萌了?”黑白的声音突然间在身后响起,高雯吓了一跳直接将高舞扔了出去,黑白刚要接却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晕,忘记自己还是魂体了。”

杨天宝激动的大叫,“太好了,可是成功了?快将他们的灵魂按进新身体里去!”

黑白撇撇嘴却是没动,“不急,咱们先谈谈,你不是说没有危险吗?为什么我会遇到黑山老妖?”

“嘶!黑山老妖!”杨天宝显然知道对方的凶名,脸都吓白了。

黑白郑重严肃,眼中似有怒火酝酿,喝道:“你知道我为了将他们的灵魂从黑山老妖那抢回来付出了多少吗?”口水都说干了。

杨天宝闻言尴尬的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黑白指了指自己身体的伤臂,“让你掌门把我的伤臂治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