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安世纪 第四十八章 杀道剑

2018-11-09 18:25: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安世纪 第四十八章 杀道剑

此时场中还剩下四名敌人。

十名敌人去了大半,张安却并没有感觉轻松多少。

因为斩杀六名敌人,自己也消耗了不少体力和气,状态大不如刚开战的时候。

而剩下的四名敌人,虽然和小黑战斗了许久,却依旧一副精气神饱满的状态,看样子实力根本没消耗多少。

自己接下来的战斗,只怕是黎明前的黑暗,虽然未来是光明的,但是稍有不慎,自己就会在黑暗中倒下再也起不来。

除去和小黑从头打到尾的那名敌人,剩下三名敌人在张安用出秘术施展刺客剑的时候,便脱离了战斗,一直静静的注视着战局的发展没有出手。

在张安斩杀他们同伴的时候,三人只是冷冷的看着张安,没有出手救援自己的同伴。

当张安的战斗告一段落,十人只剩下四人的时候,这三人依旧没有主动对张安出手,而是仍然默默的以三角状站位,将小黑和最后一名同伴围了起来。

有时候,沉默并不代表无话可说,而是意味着心如铁石一般的冷酷。

当张安抬步向着三人走去的时候,离他们越近,张安越发能体会到他们那种漠视生死的冷意。

而且最可怕的是,张安在第二次观察他们的时候,惊悚的发现他们的站位竟然和自己第一次观察他们的时候保持着一模一样的状态。

他们的防御姿态依然是漏洞百出,不过在张安心中若有若无的威胁感告诉张安,那仍然是引诱他上钩的诱饵。

既然没找到想要的破绽,那就自己去创造一个出来!

已经决定出手,张安自然不会犹豫。

没有过多思考,张安故技重施,再次施展秘术,大幅提升了自己的速度。

他的打算,依旧是尽可能在时限内剪除敌人的有生力量,为自己的胜利铺平道路。

不过因为自己已经是第二次施展秘术,两次相隔时间不长,肌肉的疲劳还没完全缓解,所以这一次,张安的速度比第一次施展的时候慢了几分。

即便如此,张安的速度也依然达到了肉眼难以看清身影的地步。

因为三人之间气息勾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整体,实在难以辨别谁强谁弱,张安便选择了离自己最近的人下手。

当张安的身影闪现在那名敌人的背后,湛泸刺向后心的时候,张安的身后响起了轻微的破空声。

张安心中一惊,不假思索的收剑撤离,但是又有一道冰寒的剑意封堵在了他撤退的方向。

“铛铛铛”密集的金铁交击之声响起,张安踉跄后退。

然而在他还没站稳脚跟的时候,两柄长剑无声无息的从他身边两侧袭来,刺向张安的腰部。

湛泸在身周划了一个大圈,挡住袭来的两柄长剑,但是从湛泸上传回来的反震力道,却让张安的脚步越发虚浮。

趁他病要他命,这句话适用于所有想杀了自己敌人的人。

一时间三柄长剑在张安的前后左右不断出现,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剑,将张安深深裹了进去。

张安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挥动湛泸,扭转身体。

乍一看去,张安就像在手舞足蹈的跳着一支生硬的舞蹈。

当张安终于破开剑,稳住身形的时候,身上已经多了无数道不断向外流血的伤痕。

更糟糕的是,这些伤痕上都附着敌人的气,张安即便想要收缩伤口止血,也需要先清理了敌人的气才行,而这一点,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此时场面上又换了一个景象。

小黑依旧在和第四名敌人纠缠不休。

而张安,则被剩下三名敌人围在中间。

三名敌人依旧是呈三角形站在张安周围,脸上的表情依然是不变的冷漠。

只是他们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手上的长剑也多了无数缺口,正是和湛泸相碰撞时留下的印记。

一时间双方都在调息,并没有急着出手。

只不过张安的状态更惨一些,他不仅要平复自己体内因为接连交手而动荡不休的气,更要把伤口上敌人的气给清除。

而三名敌人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张安疗伤,因此在平稳了气息之后,三名敌人从三个方向,再次向张安出手。

张安被逼无奈,只得终止疗伤,提剑迎向三人。

这一次,张安撤出了秘术,用上了王道剑。

毕竟王道剑胜在稳妥,现在张安的第一要务并不是克敌制胜,而是争取时间尽量恢复自己的状态。

挑,抹,削,挡,撩,一板一眼的剑招从张安手上使出,湛泸轻盈的飞舞着,击打在三名敌人的长剑上时,却又变得沉重无比,让三柄长剑颤抖着发出阵阵低吟。

三名敌人却不顾将要破碎的长剑,而是错落有致的发起了猛攻,如同一波接连一波的巨浪,想将张安彻底淹死。

张安不慌不忙,不管三人的招式如何凶猛,就是一剑接一剑递出,见招拆招。

数十招之后,张安站在原地,只是小范围的腾挪辗转,仿佛成了巍峨不动的大山,任凭三人如何施为,一时半会之间,也难以攻破张安的剑围。

“咔咔咔”敌人手中的长剑终于不堪重负,齐齐碎裂。

三人虽然早预料到了这一幕,一直在提防,但是事情真的发生时,仍旧不可避免的犯了不大不小的错。

长剑破碎的时候,他们是在踏步上前,向张安进攻。

而当长剑破碎之后,他们却没来得及抽身后退,以至于他们自己赤手空拳的迎向了张安。

这本来是一个大好机会,张安若是抓住这个机会,不说将三人战而胜之,起码也能将三人伤到。

但是很可惜的是,就在张安眼睛一亮准备化守势为攻势,抓住时机让一人退场的时候,他却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手上动作不由一停。

刚刚张安虽然成功防御住了三人的攻势,但是三人的力道却依然透过长剑,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张安。

张安一直苦苦压抑着伤势,然而旧伤未去,又添新伤,在三人长剑破碎的同时,他的伤势也爆发了。

更惨的是,随着张安动作一停,他之前近乎无解的守势也顿时宣告瓦解。

因此张安不仅没占到便宜,反而被三人两掌一拳印在了身上,让伤势进一步加剧。

幸好张安强忍住又一口已经到了嗓子眼的鲜血,用以命换命的惨烈招式逼退了三人,不然张安真的要小命报销了。

至于三人为什么会退,而不是不惜和张安以命换命,也要将张安一举击杀,理由也很简单。

眼看着张安脸色苍白,脚步虚浮,气息变得微弱,俨然一副强弩之末的状态,他们自然不会再用自己的命去换张安的命。

毕竟就算他们放过这次机会,他们接下来只要稳扎稳打,耗也能耗死张安。

不过很快他们就后悔了。

因为在他们退下之后,张安的一双眼眸里泛起了腥红的血丝,一股百战还生的惨烈气势从张安身上猛然爆发,让三人冷漠的心境也起了丝丝涟漪。

张安不仅仅是气势上在节节拔高,甚至就连身上的伤势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嗤嗤嗤”无数道劲气从张安的伤口上迸发,向四周激射,让即使想上前阻止张安异变的三人一时间也难以前进。

在张安的气势终于不再上涨,到达顶峰之时,他体内的气顺着各个穴位狂涌而出,在张安的体表迅速凝结出一套虚实不定的盔甲。

这小子怎么还突破到了罡气境?三人惊疑不定的看着张安。

气依附于身体之上,化而为铠,这可是罡气境的标志。

虽说大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亦有大机缘,不少话本里的主角在被人围攻,重伤将死之时,都会临阵突破,一举反杀,从而活了下来。

但是对于张安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且不说张安距离化液为罡还有一段距离,再怎么临阵突破也顶多到凝气为液的巅峰之境,就算是张安真的突破到了罡气境,反而会暂时失去动手能力。

因为体内的气转换为罡气,是一段过程,而不是瞬间完成的事情。

这一段过程,称之为养气。

在养气之间,武人可以动手,但是却不能有剧烈战斗,不然一旦干扰到这个过程,武人不但会掉落境界,而且还会在体内留下隐患,再想突破,就比登天还难。

而张安之所以会表现出到了罡气的修为,是因为他动用了王越三令五申不到最后关头不可动用的一剑。

杀道剑。

王越总共传了张安四剑。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刺客剑。

堂皇大气的王道剑。

蛮不讲理,以力压人的霸道剑。

以及有我无敌,以命换命的杀道剑。

以张安的状态,对身体有沉重负担的刺客剑是用不出了。

王道剑需要慢慢蓄势,但是张安此时是强弩之末,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和敌人周旋。

至于霸道剑,王越曾明确说过,以张安目前修为,霸道剑只能用来欺负一下境界不如自己的敌人,想真正用来对敌,还需要苦修一段时间。

而杀道剑,则是王越交给张安的保命手段。

这一剑术,王越是在一场险死还生的战斗中领悟的。

一旦张安动用杀道剑,他体内的潜能会全部爆发,将张安强行提升一个大境界。

但是与之相应的代价也极为恐怖。

首先,张安的境界最多只能支撑杀道剑十分钟。

其次,不管战果如何,十分钟一过,张安便会成为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起码在十天半个月之内,毫无动手能力。

第三,用出此剑之后,张安会掉落一个境界,只能依靠苦修再次修回来。

不论是刺客剑,王道剑还是杀道剑,王越传授给张安的,只有意,而没有招式。

因为王越并不想看见张安被自己的招式束缚,希望张安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杀道剑的意,便在于以命搏命,向死而生。

不杀敌,便杀己!

而到了此时,正是搏命以换取生机的时候!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