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仙魔大红楼第三百七十三章隐身幕后

2018-11-08 17:15:5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魔大红楼 第三百七十三章 隐身幕后

文字?箱子?

两人高的大箱子!

听到这个消息,金陵城李成德立马出口成章,笔毫幻化成小舟模样,迅速赶到现场。

“描绘文字的箱子,是不是装着古籍书册?来人,带本官去看!”

李成德大声叫嚷,没人理他,他四处查找,发现在西南侧的劳力草棚,好些人都围在那里……

“让开,都让开!老夫乃是金陵城司业卿,主管金陵城文人修行、训导的政令,都给本官让开!”

闻言,围着的生员、秀才、举人全都退散一边。

司业卿掌管全城教化,他们是金陵城的文人,全部在管辖之列。

只要李成德的一句话,他们这些寒门、世家的学子,就别想再从私塾或者学府里得到半张书册!

李成德看见道路分开,满身官威,大步匆忙上前。

他看见确实有两人高的大箱子,密封严实,在箱子的封口上,是陶府的‘长者言’家徽。

“很好,还没拆箱。这东西可能是遗留的瑰宝,本官负责全城教化,必须带走!”

李成德阴阴的扫了眼在场的陶府子弟,吟哦中卷起箱子就要离开。

这上面印着陶府的家徽,陶先知现在是从五品主监司,比他还高了半品,他不想拖延半刻……

可是此时,周围的生员、秀才、举人,全都看向陶府的子弟,眼底有兔死狐悲之感。

“李大人,您这样做不好吧?”

“李大人,这可是陶府的东西,说不定就是失落的古籍。”

“上面有人家的家徽……”

文人们提了意见,但是刚刚出口,就被李成德阴霾的视线扫过,不敢再次言语。

他们都是文人,对文人最重要的,就是书籍。

虽然现在很难从私塾或者学府里得到书籍了,但是每隔三五年,还有有那么一两本无足轻重的,这就是他们的命根!

李成德大权在握,捏着他们的命根,他们有胆子说半句不是?

于是,兔死狐悲,也只是兔死狐悲……

狐狸可以难受,却不能为了兔子拼了自己的小命!

他们看向在场的陶府子弟,第一次希望,陶府出几个有血性的……

“李大人!”

果不其然,陶府的子弟不能干看着自家的东西被拿走,他们站成一排,神情愤慨。

他们也不敢对官员不敬,满脸的哀求,全部冲向了附近的白氅幼竹。

李成德顺着他们的眼神看去,猛不丁的哆嗦了一下,腆起笑脸。

“诸位……”

干涩了片刻,李成德还是决定放低姿态,谄媚笑道:“诸位白氅幼竹,老夫乃是金陵城司业卿,自然要掌管一切书籍、文案等物,等老夫查清楚了,定然补偿陶家,如何?”

“没有宝二爷的令喻,我等不会插手。”

有人冷声说道。

李成德立马眉开眼笑,再次吟哦,就要化作旋风离去……

可是此时,突然有笑声传来。

“这白氅幼竹回禀了赵贵宁,赵贵宁又跑进府里找我,真个没意思……多大点事,就非得我亲自来呢?”

宝玉在箱子上落下剑光,正气加身下,万斤以上的大力猛然一沉,就把箱子压进了地面半截。

箱子整个散碎,一摞摞的书籍,就这样飞散了一地!

“《论语.文渊阁老注释》、《文赋.锦衣郎注释》、《钱塘先贤传》残卷……”

宝玉低低的念了几句,开心笑道:“都是好书呢,陶大人你这样可就不好,明明府上有这么多的好书,怎么不借给本官看看?”

“宝二爷,这应该是祖上留存的,下官以前没能见过。”

陶先知一边苦笑回话,一边难言满脸的兴奋狂喜。

这这这,这是祖上留下的书籍吗?

这么多他都没看过,要是留下来,府上就能出几个进士了!

这是世家的底蕴,书籍的多寡,可是代表着世家只是世家,还是能传扬门楣,不断有人做官啊!

他是官,没错;

他能修习朝廷的书籍俸禄,也没错!

但是书籍俸禄需要官印龙气才能观看,不能传给家族。而这些书籍要是留下,他的家族里,会有更多的进士出现!

这就是传承,就是自家的底蕴!

想到这里,陶先知扫了眼李成德,对宝玉跪下,深深的拜道:“求宝二爷为我们陶家做主!”

“做主?做什么主?”

宝玉十分诧异,笑问道:“既然是你们陶家的东西,自然归你们。对了,我想借几本看,可以吧?”

“当然可以!”陶先知狂喜道。

宝玉借书?他巴不得宝玉借书!

借书可是天大的人情,宝二爷的人情,多少人是求之不得?

他大笑着,仪表都不顾,带着陶家子弟去收拾书籍。

李成德看着浑身冒汗,猛然吼道:“宝二爷,使不得啊!书籍应该统归国司业,由下官拿走,送去京都胡大人处才行啊!”

宝玉正转身走着,回过头,眨眨眼睛。

“你说什么?

我没听清楚。

你给我再说一次。”

闻言,李成德瑟瑟发抖。

在他的周围,无数文人喷火的眼珠子,已经死死的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下官……没说什么。”

李成德哆嗦着,整个瘫软。

“混账东西,他说了什么?他说的,可是真的?”

回到府邸,方思民找上宝玉,光溜溜的脑袋带着全身都是赤金,怒火中烧百丈多高!

对此,宝玉只是笑笑,没有过多言语。

司业卿,每个大城都有这么个主管教化的官员,不过,已经变了味;

国司业,大周没有这个衙门,这个衙门,是法道儒家擅自弄出来的,统管全国的州司业,以及大城的司业卿。

司业卿本是一种好官,等于他记忆里的教育部门,是为了推广教化组建的。可是现在,各个司业卿扣除寒门本该得到的书籍,以至于寒门少进士。

偶尔出现的那些,都是因为天赋异禀,在大考里崭露头角,从而挑选进各个文院的而已……

方思民咬牙切齿,怒然嘶嚎:“我以为这只是传言,可是李成德的话证实了这个传言!贾兄,要不是书籍太少,我以前怎么会只是个秀才?又怎么会成了秃驴?我恨啊,混账!恨不得杀了这些混账!”

“那就杀了吧。”

宝玉随口说道。

方思民立马停了火气,傻乎乎的问:“杀司业卿?一城教化之主?”

“你不是想杀吗?”

“真的能杀?”

“去吧,带上求不得和赵贵宁他们,煽了风点着火,让那些生员、秀才、举人冲一下司业卿的府邸,混乱中杀了,就说民愤起了就是。”

“贾兄,您这是……”

“嘘,想杀就去,别乱说话,不然宰了你啊。”

宝玉笑了一下,知道以方思民的聪明,已经猜到了他在做的事情。

不过没关系,方思民现在……只是一个秃驴。

都说地里多宝贝,以前只是市井的笑话,但是今天,成了金陵城的真实情景。

不只是陶家,在陈麟的府邸,以及好几个世家的府邸都挖出了藏书。

这些世家的当家人狂喜之中,也不免有些惴惴不安,他们齐聚宝玉的府邸,恳求面见宝玉……

传了消息进去,等了好大的一阵子,王善保才走了出来。

王善保对以陶先知和陈麟为首的几个官员拱了拱手,摇头道:“诸位请回吧,主子说了,最近的事情太大,他闭门谢客。”

“司业卿之死我等也是害怕啊,民怨四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冲上我等的府邸,还请管事的通传一声,我等,怕死啊!”

陈麟连忙回道,陶先知看见他抢先了,也就闭了嘴。

王善保犹豫了一阵,还是摇头:“不成。”

他说的如此肯定,以至于这些官员全都满脸苦水

自从司业卿死掉,百姓都说死得好。这司业卿克扣文人书籍,断人前程无数,全都巴望他死呢。

可是民怨起了,想安抚就难。

很多文人眼热这几家挖到的古籍,他们怕谁煽风点火,让他们府上遭了横祸。司业卿的事情他们也看见了,上千文人冲击府门,可不是一个世家能够挡住的……

所有人都看向陈麟和陶先知,陶先知苦着脸不说话。

陈麟则是犹豫了片刻,一咬牙!

“劳烦管事的回禀宝二爷,就说陈麟愿意把得到的古籍捐献出来,建造一所书馆,对外开放!”

闻言,王善保的眼睛一亮。

木木的脸,也是扯起一种极其微妙的笑容……

静室中,听到王善保的回禀,宝玉就睁开眼睛。

他点头笑道:“陈麟确实聪慧,我想做但是不能做的,他帮我起了头……

把这件事传扬出去,就说这几个世家愿意捐献古籍建造书馆,但是书馆不能白进,人家也需要一定的报酬。”

“主子,这报酬,怎么定?”

“一两银子看书一次吧。寅时开馆,子时闭门,一天开馆十个时辰,定价一两,正好不被法道儒家忌惮。”

“遵主子令。”

王善保领命离开,宝玉又盘算了一阵,眼睛猛然眯了起来。

“一两银子看一天,正好。将来不断扩大规模,可以很稳的探寻法道儒家的底限。”

对这种影响巨大的事情,宝玉也需要准确拿捏……2k阅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