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霸者何为 第417章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2-15

霸者何为 第417章

第417章

住在宫里的几天没发生什么大事,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刚搬到宫里,方青的境界就突破到武境六阶,达到与白烨同一个境界。

事实上,从北荒山脉里出来之后,方青他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进步,只不过进步最大的人是方青,方青因为受伤吃的苦也最多。至于林玄仲近段时间有的只是坏消息,大牛和大虎因为实力太低的关系,自愿去支援雷国。

青羿此刻则在离西风城最远的那个军营里,因为被其他人缠住或是单独无法去找青羿。另外,由于身体问题,林玄仲想去找青羿的想法没有之前那么坚定,林玄仲打算过一段时间再说,现在只能留在皇宫里。

与方青的情况有很大不同,林玄仲现在的实力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有些退步。不管一个人怎么练习,身体情况都让林玄仲觉得不能再走出五步八荒,现在每次强行要练习步法时,体内就会有一种气血不通的感觉,仿佛回到小时候,那段强行练习身法只会给自己带来痛苦的时光。

身体问题让林玄仲越来越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可没有人能理解林玄仲的问题,林玄仲也没有主动找人帮忙,就像是有心事不愿对别人说那样,一个人藏着。不管怎样,林玄仲的境界已经达到参与大比的标准,所以几天里方青他们时不时地会邀请林玄仲参与大比,还提议让林玄仲直接参与六阶武修之间的比试,不需要与那些五阶武修浪费时间。

一个个都想让林玄仲参与大比,似乎林玄仲不参与大比对于他们来说便是最大的损失。林玄仲当然明白方青他们有能力不让其与那些五阶武修比试,从而与武境六阶的人比试。只是林玄仲觉得保持低调更好,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说,每次都会拒绝他们。

林玄仲拒绝方青他们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身体问题使得林玄仲越发不自信。现在看来,不仅是身体有问题,连林玄仲的思想都有了一定的问题,偏偏身边那么多人,林玄仲却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越是和他们相处的好,林玄仲越是不想告诉他们自己的问题。

虽然一直都很受方青他们欢迎,但林玄仲却越来越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还是由现在的处境导致。总之。林玄仲觉得最近自己过得很不好。

每到一个人待着的时候,脑海里总会有太多的问题浮现,林玄仲还想到过白青蓝和林飘雨她们,根本是就是无法解开的死题,但林玄仲却深受干扰,以至于练功的时候思想都有问题。

在思想出现问题后,林玄仲整个人的情绪都变得越发低迷。可是不管林玄仲处于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每天方青他们都会来找林玄仲,像正常那样要求林玄仲教他们身法。

有时候方青他们还会带来一些擅长身法的将军过来

,那些人来此都是因为听了林玄仲的事迹动了收徒的心,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想收林玄仲做徒弟。不管怎样,那些将军的到来给了林玄仲一个信息,身法方面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够,想想以前石磐与自己说过的话,林玄仲觉得以前做过的事有很多错误。

在越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后,林玄仲不参与大比的意志越发坚定。还好总归是有好的消息,因为军中许多将军都已经知道林玄仲的事迹,蓝枫在知晓林玄仲不愿参加大比后,主动给林玄仲一个内定的名额。如此一来,不管林玄仲此次是否参与大比,林玄仲都有资格同那些最终获取资格的人前往凤羽城。

蓝枫的好意由蓝馨传达,得知这样两全其美的消息后,想要离开军营的林玄仲总算有点高兴,情绪跟着有所缓和,渐渐的不再像之前那样低沉,每天至少可以正常的同方青他们待在一起。

一转眼,离大比开始只剩下三天时间,已经刻苦修习多日的方青他们今日聚在一起,在蓝馨公主的提议下,众人打算到宫外走走放松一下。于是,知会蓝枫后,林玄仲、方青、刘能、白烨还有蓝馨公主以及糖衣姐弟,一共七人结伴出了皇宫。

除了林玄仲外,对于到宫外走走,其他人都是兴致盎然。

西风城的大街上有些空旷,巡逻队伍很多,从穿着看都是从夜军中调过来的人。由于蓝馨公主是私自出来,没带随从,那些巡逻队又不认识众人的关系,没人会过来参拜,城内的城民同样如此,倒是让几人觉得很自在。

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西风城的秩序已经恢复正常,宽阔的街道还是有不少行人,不少商贩们摆着摊铺,不停地喊着卖各种东西。许多酒楼和客栈都已经开张,走到西风城里,还是有种走在繁华都市的感觉。

跟在蓝馨公主后面,林玄仲他们一一看过各种小摊,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器物,其中许多小玩意只有糖衣姐弟能叫出名字。一路边走边看,倒是挺有意思。

“等大比结束,我就要回凤羽城,”走着、走着,蓝馨公主突然问道:“林大哥,不如跟我一起走吧?”

“凤羽城是什么地方?”林玄仲还没反应过来,糖宝已经先好奇地询问。

“凤羽城是夜国的京都。”

“原来公主姐姐是要回家啊,”糖宝像通常那样表现出一贯的聪明,话就自然而然地多了起来,“凤羽城比西风城大吗?”

“相差不多,不过现在凤羽城里住的人一定比西风城多。”回话是白烨,西风城已经不比从前,许多城民都已经搬走,而且少有客商来,白烨知晓的只有这些。

“那凤羽城是什么样子?”

“顾名思义,凤羽成的形状应该和凤凰羽毛的形状一样吧。”走在一旁的方青想表现一下自己的聪明,自作主张的回答一句。

“凤凰的羽毛是什么样子?”方青的答案又引得糖宝问到另一个问题,说着糖宝还向方青看去。

“这个……”方青被问的瞠目结舌,结巴半天才回答道:“我没看过凤凰羽毛,不知道啊。”

“咦~”结果顿时引来一阵唏嘘之声,糖宝和倪友斌第一时间对方青表示鄙夷。

“怎么,难道你们知道?”面对十几道异样的目光,方青有些挂不住面子。

“古语有言,凤凰其实是鸡变成的,所以凤凰的羽毛应该和鸡毛很像。”说话的是白烨,白烨是强行在用自己知道的一点东西回答方青的问题。

“那鸡毛是什么样子?”只是当方青问到下一个问题时,白烨同样有种面子挂不住的感觉。

像白烨和方青这样的大家公子从小到大吃的鸡肉很多,但并没有真正见过鸡长什么样子,或者即便见过真正的鸡也不一定知道那就是鸡。

“鸡毛是什么样子我知道,”在白烨考虑该怎么替自己挽回一点面子时,旁边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的糖宝忽然开口,然后还主动把鸡毛的样子描述给众人听。糖宝一般描述,一边用手比划给众人看,然后林玄仲他们才纷纷流露出一副渐渐明白的神情。

“原来是凤羽城是这个样子,还真特别,”倪友斌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好似大涨见识般。不得不说,虽然倪友斌几人是在凤羽城长大,但凤羽城的形状怎样他们还真不知晓。

“你们别再说什么鸡不鸡的了,”见其他人因为凤羽城的形状较起劲来,蓝馨公主觉得很没意思,不由提醒其他人道:“剑皇节快到了,集市中心应该更加热闹,我们往里面走走吧。”

“剑皇节,”方青嘀咕一声,流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直接催促其他人道:“我们走快一点。”方青的语气很急,只要是人都能听出来。

与此同时,林玄仲同样是心神一动,有些意外地想着剑皇节竟然到了。同方青一样,才知道剑皇节要到的人都是一脸意外。

虽然林玄仲的过往有些不堪回首,但对于一年一度剑皇节的期盼和其他人没多大差别,剑皇节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只是现在雪国的人能不能高兴起来林玄仲不清楚,因为林玄仲知道剑皇节是庆祝和平的节日。

做为北域最大的一个节日,剑皇节的由来尤其突出。几千年前,剑皇剑飞仙逝世的那天,就是四月十八日。后来,北域的人民为纪念剑飞仙的贡献把每年的四月十八日定为剑皇节。

传承至今,剑皇节一直是北域最大的节日。在剑皇节当天,人们互相拜访、互相祝贺以及共同祈祷和平的永久。

紧紧跟着前面的蓝馨公主,林玄仲发现雪国的皇室虽然已经没落,但是剑皇节对前雪国的人民依旧有着重大的意义。不管现在他们被哪个国家统治,他们看起来都要庆祝剑皇节。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显然他们最想做的就是祈祷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