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画里画外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9

伍明坐在桌前,对着一幅水粉画发呆。画上的小桥流水,枯树残草,特别是那一轮欲坠未坠的斜阳,他是熟得不能再熟了。画中小桥的那一边,烟水迷离,看不真切,就在这背景中,有他真正的渴念,那是他从前读大专的地方。画上没有,他心里却清晰得异乎寻常。一房一舍,一桌一椅,一草一木,都比放电影还来得明白。他就是在那里认识静怡的。

那时的静怡就爽朗活泼,是典型的北方人的脾气。说起话来铿锵利落,掷地有声,同她的名字恰好相反。带着几分男孩儿气的静怡非常漂亮,可是洇上了她的言谈,便只能呈现出相当粗枝大叶的美丽。然而伍明就喜欢她这一点,欣赏她的敢讲敢做,心无城府。喜欢归喜欢,具体到行动上,倒还是女方先主动的。那天静怡约他到外面去玩,他问干嘛,她说去看落日。他当时愣了一下,料不到她还有这一份细腻的情怀。学校里的风景虽说不差,毕竟及不上恬适的郊外风光。他们去了,说笑了,还野炊了,天黑下来也没留意。计划中的主角——夕阳,被完全冷落,只是后来才陆续补看了几次。那苍茫的暮色也真动人,可是第一次去的时候,他们的心思不在那上头。她的目光里流动闪烁的内容比夕阳更吸引他。在她无声的鼓励下,他吻了她。

他们的恋情如星火燎原。三年的学校生涯成了他回忆里永恒的亮色。临毕业时,二人难舍难分。他的家远在九百里之外,而她却是当地的走读生,只偶尔才在宿舍住上一晚。照大多数人的眼光看来,这段情感是注定要无疾而终了。他们到郊外长谈了一次,在晚风中,看着古朴的小桥与微颤的碧波,沐着残阳有气无力的晕黄,刚强的静怡头一次哭了。伍明劝慰着她,自己心里也很难过。但他是个现实的人,他知道种种情况不允许他留在当地。他做好了“当断则断”的打算。那也并不是他自私凉薄,生在这个世上,谁还愿当个罗曼谛克的傻子?真的,当年那么年青,他已经不容易热血沸腾了,何况现在?

伍明吃了一惊,最近总无端的想说“当年”、“年青时”,仿佛他很老了似的。其实也不过才二十八呢,这还是虚岁,二十七岁的生日还没有过。机关生活真是催人老的。

他妻子摆上饭碗说:“吃饭了。”伍明应了一声,把那幅画抚了抚,才走到饭桌边坐下。妻子看了他一眼说:“又做翘脚老太爷了,你不能盛饭?”伍明心里一阵发烦,没好气的说:“菜都烧得好好的,不过叫你盛个饭,你就这么多话。”妻子把两碗饭重重搁在桌上,将其中一碗向他面前用力一推,道:“我只说了一句,你牢骚一箩筐,你话多我话多?”伍明无奈的叹口气,过了片刻,息事宁人的说:“今天这鸡蛋挺香。”妻子不屈不挠的说:“那也是你炒得好啊!”伍明笑道:“不是,是你回锅回得好。”妻子“哧”的一笑:“油嘴滑舌!”她心情一好,好奇心也随之而来,问他道:“你老趴在书桌上看那个画干什么?”这话她问了不止一次,伍明嫌答案肉麻,总不肯说,今天为了调节气氛,便说:“在想我们从前。画上的地方你总不陌生吧?”妻子笑道:“我当然记得,难得你有这份心。其实我也是这么猜的,又怕万一你只是朝着画出神,脑子里在想其他事,怕你说我臭美。你记得这是谁画的?”伍明笑道:“是刘震宇,我们班的张大千。”

刘震宇是伍明大专班上的小才子,瘦金体的书法,略带国画韵味的水粉画都获过奖。就是他应伍明之邀,特地跑到郊外临摹了这幅画,送给伍明和静怡作了结婚贺礼。

他们毕业前的那次郊外长谈,伍明是打定了主意要分的,不料静怡却做了个令他大吃一惊的决定:她要跟他走。“没有你,活着也没意思。”她说。她为了同他一起,不惜离开父母,告别她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地方。伍明问她:“你家里会同意吗?”静怡只简短的答道:“脚生在我身上。”伍明险些儿就流出了眼泪。他深知这样连根拔起,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那一刻,他决心娶她。

他们回来不久,他就通过父亲的老关系进了机关。一边自修完了本科,一边在局里上上下下打下了基础。他学的专业跟工作不对口,可是小地方的人际关系压倒一切,再则,伍明自己也识得眉眼高低。该硬时硬,该软时就软和些,业务上加紧钻研,处人方面左右逢源而又不卑不亢,不出一年就有了不错的口碑。个别人背地里酸溜溜的说他“天生该在机关里混的”,“未来的局长料子”。他只当不知道,过后却格外的同这些人更客气些。他深知这类人是最得罪不得的。他不指望他们帮忙,他们免开尊口就是最大的帮忙。

静怡也没停止奋斗,先是千方百计进了化肥厂,又经常用长途电话软化她伤心失望的父母。一番努力,竟也成绩斐然:她终于和家人恢复了关系。逢年过节,也和伍明也回去走走亲戚。

若说美中不足,就只有房子一件。伍明的父亲在伍明工作不久后就去世了,留下的遗产被五个子女一分,平摊到的实在不算丰厚。伍明盘算了一下,决定先不买房,先租了朋友家一间大房间,又陆续添置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就为没有房子,两人一直没要孩子。静怡几次三番吵着要生一个,也还是被伍明阻止住了。现在每个月有住房津贴,一买了房子,不算困难户,倒反而没有了,也是不划算的事。还是再等两年,手上有几个钱了再说。

他的脑子,成天在这些事上打转,一旦稍有闲瑕,回想起从前,便又是甜蜜又是恍惚,仿佛不大敢相信他曾有过那些经历。结了婚以后,他逐渐发现了静怡的不少缺点,比如,她不擅持家,工资常是莫明其妙就花掉了,她那过分豪爽的个性,使她买东西从来不屑于还价;待人接物上也太直露了,在学校时看着坦率可喜,到社会上就显得不会转弯;又比如,她竟然不会烧菜,连菜叶子都是伍明捡,伍明若是不回家吃饭,就得提前一顿把饭做好,让她自己热一热吃掉,他出长差,她就泡方便面,买盒饭。照这么下去,哪天才积得起钱来买房子?总不能全靠着住房贷款吧?那也不是银行白送的,是要一点一滴去还的。然而这些琐碎的烦恼是不能宣之于口的,人人知道他娶了一位漂亮夫人,还是大老远抛父别母跟着他来的。这样的情深一往简直像个传奇。人人夸他前世修来的艳福,他只能笑着承认他的福气;碍于实际情况,他一时无法提供她优越的生活,众人又不免觉得他妻子嫁过来受了委屈,娘家关照不到,夫家生活又清苦,他也唯有默认。他欠了她的,在他是压力,在她恐怕有点像镇他的法宝,在外人则是绝好的谈资。那幅画上有他爱的静怡,没画出来,他看得到,那和饭桌边的这个女人,似乎并不是同一个人。

天黑下来了,伍明在室内转了几圈消消食,顺手把窗帘拉上了。静怡收拾着桌子说:“今天晚上我上小夜班,十二点才下班,深更半夜的,我就不回来了。”伍明调侃她道:“铁娘子也有怕的时候啊?”静怡说:“我怕什么?我夜里回来洗脸洗脚的,你还睡得成呢?我白天有时间睡,哪像你天天一大早就赶命似的。”伍明胸口微微一热,又听她说:“对了,我包里有‘海王金樽’,都忘了拿出来。你成天陪领导喝酒,人家说‘海王金樽’护肝。”伍明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看着她,笑道:“那东西挺贵,怎么想起来的。”静怡不由得提高了音量说:“是命要紧是钱要紧?”伍明忙岔开去说:“那么你今天就睡在厂里?”静怡不知不觉忘了刚才的话题,说:“反正有宿舍的。”

她拿起碗来想要出去,伍明看了下手表说:“八点多了。”静怡说:“怎么了?你晚上有事?”伍明不答,慢慢的走过来,从后面搂住她。静怡忙挣了一下说:“要死了,我碗还没洗,手也没擦……”伍明把头埋在她颈窝里说:“那就来不及了。”

……

静怡上班去了,床头的小灯依旧柔柔的照着。床单凌乱,被子蹬在一边。伍明躺在床上,想着桌上的那幅画,暗道:“等有了房子,生了儿子,叫刘震宇再给画一张。还用那一张的景,上面添三个人。一个我,一个静怡,还有一个,就叫伍小亮吧。”

患上白癜风该怎么诊断小孩牛皮癣的一般治疗方式有那些癫痫病的中药疗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