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万家灯火时经典散文

2019-05-16 18:28: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荷兰福彭食品熏三文鱼携带沙门氏菌致人死亡
cun/109014.html" target="_blank">自媒体人再坚持下升级版企鹅号要来了
阿里巴巴大文娱板块成立为何俞永福再次得到
YouTube将与人气较高视频制作者分享

天又渐渐的黑了,海园的灯已亮起来了。我孤身一人拖着早已疲惫的身驱,再次爬上了学校图书馆的顶楼。从图书馆的窗户中定眼看这座城市,在灯火绚丽的映衬下,这座城市显得格位的漂亮清新。路灯、彩灯、霓虹灯,和千家万户的电灯给这座城市又增添了一份分外的装饰。看着这万家灯火,以及各式的灯光,令我想起了以往一系列的事情。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时由于电源紧张,农村常常停电。一到停电,晚上陪伴我们的就是煤油灯。煤油灯,可能对于很多城市的孩子们来讲很陌生,或许只是听说过,或许是在有些电视剧中看到过。但是对于我来讲,它真的很重要!那时,只要晚上一停电,它就成为了我的睛。

煤油灯由灯头和煤油瓶组成。煤油瓶是装煤油的容器,灯头通过灯芯的连接把煤油瓶连成一个整体,灯芯就像水管一样,时时给灯头提供煤油。

那时,爸爸妈妈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才回家,等做好晚饭,天已完全黑了。没有电时,一家人就围着一盏煤油灯吃晚餐,成为了当时最幸福的事情。有时候贪玩,把吃饭的筷子放到煤油灯的火焰上,然后把筷子熏成斑马一样的黑条纹。不过,这样做每次都遭到母亲的叱骂。晚饭后,我和哥哥便在煤油灯下看书、写作业。母亲则在旁缝补衣服,或者一边唠叨,一边忙别的事。父亲则躲在墙角一味的吸烟或者思索一些事情。

我和哥哥在写作业时,时常也拿铅笔去拨弄煤油灯的灯芯,把铅笔也如同筷子一样熏成斑马的一样的黑条纹,一节黑一节绿,漂亮极了。有时拨着,拨着灯芯,一不小心,火就被我哥两弄灭了。在这时候,在旁的母亲总会说我们一两句,然后再点燃煤油灯。后来为了防止我们贪玩,母亲买了一个灯罩。你可别小视了这个灯罩,它的用处可大了!第一,它可以防止我和哥哥贪玩。它是一个中间稍鼓起的,椭圆长方形的玻璃罩。把它罩在煤油灯上,就好像给它戴上了一个保险套,要想再拨弄火焰,就必须把灯罩摘下来。第二是可以防风。因为端着煤油灯走动时,会有风把它熄灭,没有这个灯罩,只能一手端着煤油灯,一手四指稍曲折,围着火焰,一路小心翼翼的好像护着一个无价之宝一样,生怕把灯火熄灭。有了灯罩,再也不用担心灯被风吹灭了。

等我们写完作业睡到床上后,母亲就端着煤油灯去厨房把碗筷洗了。而在母亲洗碗的这时,借着从门缝里传来的灯光,我和哥哥还会打闹一番,等确切玩累了,两人便呼呼入睡。

“何时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样的场景我们也经历过。记得那时,为了省点煤油,每次都把灯芯调到最短,除非要干事情,就把火焰调得大些。一般没有做事情,就把火调得很小很小,只要有一点光就行了!调火,其实这与剪蜡烛是一样的,都是把灯芯剪短,不过煤油灯的灯头旁边有个调试灯芯的调纽,只要转动调纽,就像手表紧发条一样,灯芯就可以缩短。说简单点,就是把灯芯转到煤油灯的油瓶里去,灯头只留一点。

有时,为了省事,我常常用剪刀直接剪掉灯芯。不过灯芯会越剪越短,每次只得从煤油灯的油瓶中把灯芯抽上来,但是这样,油瓶中的灯芯就没法浸到煤油中,灯就点不燃了。所以过一段时间,只能重新做灯芯了。灯芯一般是用草纸做的,把草纸折成一根很长恨细的长方形,从灯头的火焰口插进油瓶的底处,让新做的灯芯完全浸到煤油灯的油瓶中。有时,家中没有煤油了,就拿个碗,点缀茶油,用草纸同样做个灯芯,把它的一头浸到碗内,一头露在碗外,用火点燃露在碗外的一头,也可以用来照明。这一般时在应急的时候才这样做,毕竟茶油是用来吃的。但是一定要注意,灯芯插进去时,都必须首先把全部新做的灯芯完全浸到煤油或茶油男子吃凉皮后尿检阳性被拘 警方称误食也是吸毒
中许久,不然就会点不燃的。

如今,家中的煤油灯早已不见了,家中偶尔停电都是用烛炬了。但煤油灯的样子却时时停留在我的脑中。特别是每次停电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它。想起我和哥哥一起在煤油灯下做作业、看书,想起一家人围在煤油灯下吃饭的场景,想起母亲每晚端着煤油灯蹑手蹑脚到房中给我们盖被子,想起,想起,想起一系列难忘的事……可惜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站在图书馆的顶楼,看着这万家灯火,我觉得自己好像丢失了一些什么……但是就是说不巴基斯坦东部爆炸 警方发言人证实这是一起自杀式袭击
出自己到底丢失里甚么……

作者 李玉良

小儿退烧推拿穴位
小孩发烧39度
小宝宝发烧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