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彩衣愚亲正文第九章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彩衣“愚”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李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彩衣“愚”亲全集阅读正文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自从蓝蝶楼的正主儿“半正式”回归蓝蝶楼后,蓝蝶楼每日只营业半日,而且是上午半日。试问谁会一大清早就想吃甜?可千万别这么想,蓝蝶楼的客户为了吃,一早就来排队也不喊辛苦的。

谁说甜的一大早不能吃?谁又规定买了一定要马上吃?客户们可以一口气买很多,再慢慢和家人、朋友们一同享用。每天午时,蓝蝶就会自客栈被玉于衿拉来蓝蝶楼,一同享用午膳。

“我总觉得有人在瞪咱们耶…”自侧门进入蓝蝶楼的蓝蝶,感受到身后刺眼的视线,也就是虽然早早来排队却买不到仍流连未散去的人们。

“虽然我也是这么觉得,但为了能吃到季于姬亲手做的每一餐点,就假装没看见吧!”玉子衿的脸皮显然比蓝蝶厚了许多。

两人习惯地走到蓝蝶楼里最雅致的位置,也是二楼唯一的位置,在此可俯瞰楼里各武风情的摆饰,亦可远望窗外河川秀逸景致,也可痹篇楼内的喧嚣,虽然此刻楼里只有他们两个客人。“欢迎!”端上刚泡好的香茶,季于姬早已在楼上等候,他笑着迎接蓝蝶。

“喂、喂!我也是客人之一吧?怎么只对蝶儿说欢迎?”玉子衿表示不公平。

面对季于姬的笑容,非常浅却又非常温暖的笑容,总让蓝蝶看得胸口变得怪怪的,有点闷,心又跳得有点快,她想不明白是为何。

“酥辣花生、辛香小鱼。”涸旗地,季于姬就上了两碟开胃小菜。

“我一直以为你顶多只会做甜的,想不到你连咸的、辣的都做得不错耶!”先行动筷吃了两口的玉子衿有感而发。

季于姬暗暗击了玉子衿手肘一记。

“哎哟!”本想嚷嚷的玉子衿被倚近他的季于姬制止。

“你要是敢将我特地为蝶儿做的菜吃光光,小心你的小命!”季于姬附在玉子衿耳旁小声道。

“唔…”他的手被季于姬这么一击都麻了,就算想吃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只能干瞪着又端上的美味淌口水。

“怎么了?”蓝蝶问道。

“没什么,他今逃谇子不舒服。”季于姬的笑容只对蓝蝶展现。

蓝蝶不由得愣了愣,然后低头说:“原来玉公子今天身体不舒服,却还陪我来这…”

“别理他,是他心甘情愿的,对吧?”季于姬痹篇蓝蝶的视线,威胁玉子衿。

“对,没错,只要是为了蝶儿,要我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玉子衿叹道,却又挨了一记。

“不许你唤她蝶儿!”季于姬声音虽小到只有玉子衿听得见,但他的霸道表露无遗。

“唔…”痛又不能哀号,玉子衿只能在心里诅咒见色忘友的季于姬情路更坎坷。

“翠玉青蔬。”季于姬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涸旗地又上了第二道刚做好的菜色。

“好漂亮的绿色!如同刚采下来的般!”蓝蝶赞叹。

“嗯!”

的确是刚自蓝蝶楼后的小菜圃里采下来的,但季于姬只是笑了笑。

“赤金豆瓣鱼。”第三道菜又上来。

“嗯…这股辣味,不呛又容易人喉,一人口就让人顿感舒畅。”蓝蝶吃得眉开眼笑。

‘嗯!”季于姬话依然少。

悄悄地恢复过来的玉子衿,趁着季于姬不在时拚命吃。他真想告诉老友,这么绝佳的手艺却只为一个人展现,是多么可惜、多不人道的一件事。

“绍子豆腐。”

“嗯!”愈吃愈自在、愈吃愈沉浸在享用美食的愉悦之中,蓝蝶原本忌讳于失去的记忆而放不开的胸怀逐渐开朗,她的本性也逐渐回笼。

待季于姬暂时走开,玉子衿又欲对佳肴展开攻势,却在只动了一口、引发了更多的饥渴后,被蓝蝶将一整盘抢了去。

“喂?”玉子衿的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既然是给我一人享用的美食,理当等我吃饱后才轮到你吃!”蓝蝶毫不客气地说。

“什么?你是要我舔盆子配饭吗?”

“剩余的酱汁也是美味得很呢!”

眼看着蓝蝶连莱汁也往碗里淋,玉子衿直嚷,“好、好!住手!舔盘子就舔盘子!””放心好了,我会留一口给你的,我的心肠没那么狠。”蓝蝶笑容明媚。

“唔…你们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绝配!”

“啊!有人竟连最后一口都不屑耶…”

“不、不!留给我!留给我!”玉子衿忙不迭恳求。

一顿饭就在热闹又愉快的氛围间结束,只剩下最后一道甜点。

“冰糖葛仙米。”季于姬道。

仔仔细细品嚐完最后一道,蓝蝶脸上写满了饱足。

“你忙着张罗蛤我们吃,那自己呢?不饿吗?”蓝蝶蚊足勇气开口,面对季于姬那一双专注得令人想躲避的眼神,她真怕自己会溺死在那对深遣的眸子里。

“不饿。”季于姬只是笑着。

“下回…”她迟疑道。

“嗯?”

“下回一起吃好吗?”

“嗯!”

不过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邀请,而且不费蓝蝶一丝气力,却能让季于姬开开心心对着她猛笑。

她害臊得不敢抬起头,宣纹着手中的帕于。

而玉子衿人呢?他在季于姬端上最后一道甜点时,就识相地端着他的饭碗寓开,自行到厨房里搜括,将季于姬特地为蓝蝶准备的东西全吃光光。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刚开始需要玉子衿陪伴才会来见季于姬的蓝蝶,已经变得一日没见到季于姬便会觉得浑身上下不对劲。

这天,她独自来到为了她而歇息的蓝蝶楼。

“你来了!”季于姬的眸子散发亮眼的光辉

“嗯!我来了。”蓝蝶已经渐渐不再闪避他的目光,但心里仍是涌上一丝丝羞涩。

没被任何人间起的玉子衿,今日之所以没来,是因为他再不回家可是会被母亲大人追杀了。

“今天我为你请来一位稀客。”

“谁?认识我的人吗?知道我的过去的人?”蓝蝶急问。

“你别急,也别紧张,你的过去没什么好令人烦忧的,相信我。”

季于姬平稳的语气令蓝蝶激动的心跳涸旗地平静下来。“嗯!我相信你。”没有其他的话更能让季于姬开心,除了蓝蝶充分的信任。

“走吧!我带你去见她!”季于姬带她上二楼。

木制梯子“咿咿呀呀”的,在一片宁静中显得嘈杂,但望着季于姬宽厚的背,蓝蝶心中所有的不安全部平息下来。

“咦…”

宽厚的背一闪开,露出待在二楼的人影,蓝蝶有的只是哑然。

一个不顾形象、埋头猛吃的女子!蓝蝶明白季于姬亲手烹煮的莱肴的魅力,但看着那个女子,她忽然想到,自己是否也是如此不顾形象地在季于姬面前猛吃呢?自己是否也该节制一下?

“蝶儿,她叫上官绮,应该是你的姐妹淘。”看见上官绮狼吞虎咽似的吃相,季于姬选择视而不见。

“哦!小蝶,好久不见!”闻言,上官绮才稍稍离开食物,随便打了个招呼便继续狂吃,一直一直不歇口地吃着。

“喂!你也该留一点给其他人吧!”眼见盘子里的佳肴愈益减少,蓝蝶忍不住开口。

“其他人?你是指你自己吗?”上官绮语带揶揄。

“是又如何?”蓝蝶毫不服输。

“不如何!”上官绮加快速度狂吃,一大口、一大口的猛往小口里送,也不怕噎着,摆明了不让给别人吃。

“你…”

倔强又容易被人挑衅的蓝蝶愤而加入战场,两位娇滴滴的美人竟在季于姬面前像是饿了许久的饥民般抢夺起食物o

“别急,还有很多,不会吃不到的。”季于姬在一旁的劝说,两个美女一个字也听不到,只是一个劲地吃着。

就算撑死也不让对方多吃一口!这是蓝蝶和上官绮两人心里最真实的写照。

季于姬一道一道地上菜,两个女人也一道一道地抢着吃光,只是速度愈来愈慢,表情也愈来愈痛苦。

“嗝!想不到你这么会吃。”上官绮摀住肚子说道。

“嗝!想不到你也是。”蓝蝶也抚着肚皮。

两人相视而笑,终于决定不再自虐。

“我好□慕。”总算得以休息的季于姬艳□道。

“干嘛?□慕我们快被美食撑死吗?”蓝蝶笑问。

“不,是□慕你们即使分别两地、即使相互遗忘,但只要一见面,却能马上舍弃疙瘩,如同亲人般。”

“我们本来就是亲人!”上官绮好不肯定。

“嗯!是亲人。”蓝蝶也感动地哭了。

季于姬再自然不过地拥蓝蝶人怀,哭泣的她也不挣扎,仿佛她本就该在他怀里哭似的,看得上官绮□慕不已。

上官绮夺去了他和蓝蝶独处的时间,但应该不满的季于姬只是面带温和的笑意,静静陪在两人身边,一直到上官绮因故离去。

“寂寞吗?”

蓝蝶对着担心她的季于姬露出最真诚的、艳丽中带着俏丽的笑靥。“不,我反倒觉得耳根子清静不少。”

“那就好。”

这天,怕少了伴的蓝蝶会觉得寂寞,季于姬于是邀请她外出游玩。

两人走在林荫间的小径,即使不说话,也不显突兀或不自在。

“你为什么…”蓝蝶突然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

“嗯?”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如果说我居心不良、别有所图,你会怎么想?”

“我…”他赤裸裸的情感令她无所遁藏。

“不急。”季于姬收敛。

“万一…”

“你是不是担心若永远无法恢复记忆该怎么办?”季于姬自行接下她的后话。

“你怎么知道?”

他笑得自然,仿佛只要是有关她的事,他没有不知道的。

“用不着担心,遗忘的记忆可以再造新的来弥补,可以用快乐的记忆来塞满,让你永远不用再去想它,不会再为过去而不快,而我会帮你的。”

“我不值得…”蓝蝶几乎掉泪。

“呵!你不值得谁值得?”

“傻瓜!”她笑斥他的傻。

“不,以前你从不觉得我傻,而觉得我像木头,不笑不怒,只有一个表情。”

“嘻!是吗?不过,现在的你常常笑。”虽然她有注意到,他只在她的面前露出笑容,仿佛他的笑容如金子般珍贵似的,舍不得在别人面前多笑一下。这表示她是特别的吗?

“因为你平安无事,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季于姬说得真挚,蓝蝶却听得脸红。

幽静林间,两人之间比无人的林子更静…

人散楼空的蓝蝶楼里,只有厨房一隅最近热闹。

“蝶儿,你行吗?”季于姬担心地问着正和面团奋战的蓝蝶。

在蓝蝶楼里白吃白喝太久,久到本性喜欢占点小便宜的蓝蝶也会开始不好意思,便心想换她做一顿请他吃。

“既然你都可以了,没道理我会不行。”卷起袖子的蓝蝶用尽全身气力,却只将面团压了个小凹洞。

“你真好胜。”

“你到今天才知道吗?”蓝蝶反而一副得意状。

“当然,你是唯一会让我感到棘手的女人。”

“什么话嘛!”她用力捶打面团,手都快没力气了,面团却依然故我。

“这是称赞。”

蓝蝶偏头略作思考,半晌…

“好吧!我接受。”

“呵呵!”

每每季于姬笑容乍现,蓝蝶的心跳总会漏拍,她习惯的以手拍抚胸口,却将白白的面粉抹上了身。

“你应该常笑的…”常常看见他的笑容,等她习惯后,就不会再被他吓得心脏无力了。

“呵呵…”季于姬以笑声回应她的话。

“噢!麻烦下次要笑之前先知会我一声!”蓝蝶再次抚着胸口。奇怪?以笑容来迷惑人是她的专利,所以不容季于姬剥夺。

“是你要我笑的。”

“唔…”无法反驳的蓝蝶只好拿面团泄愤。

“这样差不多了。”

“是吗…”总算自揉面团中解脱,蓝蝶吁了口长气o

“再来由我来揉面,粗重的工作理当交给男人。”

“早说嘛!”那么揉面团亦是粗重工作,她也用不着揉个半死了。“那我来炒蛋好了!”

“好。”季于姬趁蓝蝶转身从篮子里拿蛋时,偷偷将桌上的面团换成昨日已揉妥、醒妥的面团。

“好!看本姑娘我大展手艺!”蓝蝶气势十足,拿着锅铲开始“唰、唰、唰”的动作着。

两个时辰过去了,蓝蝶端出来的也只有一盘炒蛋、一盘炒青菜,以及两碗糊了的面条。

“唔…”她手拿箸,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夹自己亲手烹煮的食物。这些能吃吗?又黑又焦的,季于姬却吃得涸篇心,她看不过去,嗫声劝阻,“很难吃,别吃了!”

“不,我要吃。”从季于姬幸福的表情看来,会让人以为他正在吃什么人间美味。

“可是…”蓝蝶明知这些绝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她甚至认为这不是人吃的。

“这让我想起我第一次亲手做的甜食河诠包子时,你一脸的凄苦,却不愿辜负我的好意硬着头皮吃下去的模样。”季于姬眉开眼笑的说。

“哦?我有这么好心?”蓝蝶本身倒是很怀疑。

“也许只对我吧!”

“你…”说的人不害臊,倒是听的人羞得整张脸都红透了。

结果,蓝蝶的“杰作”全人了季于姬的肚子,蓝蝶则吃于姬做的,两人甜甜蜜蜜地度过一天。

逐渐一整天赖在蓝蝶楼里不走的蓝蝶,名义上是帮季于姬的忙,实际上说是帮倒忙还差不多。

“哎呀!”

盘子碎掉的声音伴随着蓝蝶的惨叫,但蓝蝶楼里的人似乎一个比一个还要习以为常。

“蓝姑娘,你又摔破一个盘子了,好耶!”客人阿甲鼓掌。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就好喔!”客人阿乙鼓噪。

“为什么我摔破盘子你们这么开心?”蓝蝶嘟起小嘴,不平的嚷嚷。

“这可不能说…”客人阿甲严正道。

“为什么不能说?”蓝蝶追问,但众人在嘴前打了个大叉叉,不肯吐实。

“真的不能说吗…”蓝蝶假意以绣帕捂着眼,一副再不回答她,她便管不住泪水似的模样。

“蓝姑娘,你可别哭啊!我说就是了…”阿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阿乙抢了去。

“我们是在打赌今天蓝姑娘会打破几个盘子啦!”“什么…”蓝蝶瞠目。

“我赌十个,目前你已经打破九个了,再一个就好,不多也不少!”阿乙非常诚实。“我赌十二个!”

“我赌十五个!”众客纷纷向蓝蝶报告自己所赌的数字,而且数字愈益庞大,甚至还有人赌五十个呢!

拜托!太瞧不起人了吧!蓝蝶在心里发誓绝对要让他们一个也赢不了,也就是说,今天她绝对不会再打破一个盘子!

但是…盘子碎裂的响声仍频频,响起,蓝蝶赌气地躲到厨房里,不肯再见这群“歹”客。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也不管外头客人等得有多急,一见到不高兴的蓝蝶,季于姬什么也不管了,他放下手边的甜点,管它会不会蒸得太老太硬。“哼!”蓝蝶不轻易回答o

“告诉我,我再偷偷在馅里头加料,让那个人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只能痛苦地躺着哀号。”太狠了吧…蓝蝶心想。

“不要?那我出去断他一根手臂,让他三个月里只有一只手能动?”更狠耶…“也不要?那我吻你一下,吻去你所有的恼怒。”咦…反应不过来的蓝蝶,只能睁着大大的眸子,任季于姬夺去她的呼吸。

“亲吻时闭上眼睛才有礼貌。”季于姬笑得温柔得过火。

蓝蝶直觉地合上眼,但闭上眼的同时才想起自己干嘛这么听话,感觉好像被他愚弄,玩弄于手掌心似的。

但是,她这一不小心,已陷溺于季于姬深不见底的情猴,难以自拔…

跑得快
天津非标智能装备公司
博山十字滑块联轴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