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陈家妖孽正文第六百三十八章重新开始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百三十八章:重新开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六百三十八章

陈平在军区大院陪一个在南京军区能排上前五把手的中年大叔下了盘棋,临近中午时分,果断告退,最近几天他一直都在军区大院内厮混,在自家老头子和大伯的建议下将一栋栋隐藏着或大或小权利的小楼一一走访,没吃到啥闭门羹,也没谁弱智到要给陈平摆脸色,毕竟作为军区一把手的陈富贵在大院内部口碑良好,加上身居高位,这些大叔爱屋及乌之下,也不会给陈平摆谱,南京是陈家的大本营,重中之重,陈浮生陈富贵二十多年的经营,早已经将这块地方打造成了铁板一块,关系脉络清晰,陈平刚刚上位,现在要做的只是走个过场,混个脸熟而已,至于今后交情,还得慢慢培养,起码陈平可不认为陪刚才那位肩膀上扛着金星的大叔下几盘棋就能称兄道弟了。

中午在陈富贵的将军小楼吃饭,楚云芝亲自下厨,陈平只要一来,她做的绝对都是最符合陈平口味的饭菜,这无疑让某牲口觉得大妈愈加贤惠,餐桌上陈富贵话不多,倒是如今上三年级的陈长生挺活跃,小家伙发育的砸,如今三年级各头就窜到了一米五,同年级里面,俨然就是一副鹤立鸡群的姿态,在加上大院内以卜懿轩为首的小牲口们平日里谆谆教导,现在陈长生在那所小学里,绝对是小霸王一样的存在,现在大院里都流传着一个至今都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段子,说富贵家的孩子在学校强行撩开女同学的群子,事发后被小女孩告诉了老师,刚刚才从师范毕业没多久的年轻班主任大怒,点名叫陈长生写检讨悔过,小家伙装模作样一阵忏悔,表面上看真有点痛心疾首的意思,这都是半年以前的故事,现在好了,陈长生根本就不用强行抓同学裙子了,在学校,只要指着女同学大吼一声你没穿内裤,对方就会可怜兮兮的自动撩开裙子,带着哭腔让陈长生亲自证实,对此老师都颇为无奈,甚至偶有五六年级的大姐姐都会被一脸奸诈笑容的陈长生堵在角落,脸红着掀开群子,六年级学姐的美腿,对小家伙来说绝对不是一般的修长,无形中也培养出了这厮御姐控的苗头,一整顿饭,陈平就一直听小牲口左一声哥右一声哥的喊着,说他在学校的光荣事迹,滔滔不绝,陈富贵不闻不问,楚云芝无可奈何,更是助长了陈长生的嚣张气焰。

饭后陈富贵没事,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陈平找了个机会跟大伯聊了几句,受益良多,军区大院每家每户都得跑的,这是面子工程,但具体谁说话分量较重,属于哪个派系,对陈家态度如何,这些都是需要陈公子未来亲自去揣摩的东西,现在有陈富贵指点,顿时少走了不少弯路,陈富贵说道一些隐秘事情的时候也会已有所指的提示一下,深度把握正好,恰到好处,之后就穿上军装出门,陈平待在大厅抽了根烟,紧跟着出去,按照计划,下午还有两家要一一拜访,都大意不得,出门的时候楚云芝笑容温婉,问陈平要不要过来吃晚饭,陈平摇了摇头说不用,晚饭去卜叔家解决。

卜言泉。

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一方诸侯,位高权重,特别是近年来始终跟陈家共同进退,关系相当的铁,陈富贵说起卜家的时候没有丝毫吝啬,明白说你卜叔信得过,找我不方便的,可以去他那试试,当时给陈公子听的半是欣喜半是蛋疼,跟薛虞妃搞出那档子事之前,他每次来军区大院都会去卜言泉家坐坐,但自从自己强上了薛虞妃之后,似乎越来越少去了。

晚上七点钟左右。

陈平提着两瓶楚云芝偷偷塞给他的茅台,亲自登门拜访卜言泉,一路上看到陈公子这架势的人们都笑意玩味,这帮平日里严肃私底下最为恶趣味的大叔,对大院里年轻一代的感情问题还是比较关注的,卜家丫头和陈平的猫腻,早就流传开来,并且有越传越玄乎的苗头,陈平不大了解内情,薛虞妃一直保持沉默,无意中又让传言真实了几分。

陈平站在门前,深呼吸一口,脸色平静敲开门,开门的是卜懿轩的母亲,面色柔和,看到陈平愣了一下,随即温雅笑道来看虞妃了?先进来,她去部队了,我给她打个,一会就回来。

陈平一阵憋屈,裤裆里的鸟也跟着难受,得,还没开口,就把自己这次目的给定性了,他扬了扬手中的酒,苦笑道阿姨,我找卜叔喝酒,他在没在?

温婉优雅跟楚云芝一样走贤妻良母路线的女人轻轻笑了下,柔声道在的,进来一起吃个饭,我在做两个菜给你们下酒。

饭厅里,卜言泉声音洪亮,笑骂声直接传进了陈平耳朵:“臭小子,赶紧给我滚进来,这几天早就听说你在大院里来回串门,我就等着你小子过来,你要在晚来点,我非得去找你大伯理论理论不可。”

陈平提着酒,也不客气,直接来到餐桌旁边坐下来,把酒打开一瓶,笑眯眯道卜叔,这话多伤感情,早来晚来还不是一样?总之我这做晚辈的不可能把你忘了就是,再说了,我走了这么多家,这还是第一次带着礼物登门,多有诚意?

卜言泉眼睛一瞪,大手一挥,豪气干云道这算啥?女婿给岳父带点东西,天经地义,先满上,咱爷俩走一个。

“......”

陈平一头冷汗,终究却不敢反驳什么,操,上次自己睡人家女儿的事情都被对方知道了,虽然那次的情况是被薛虞妃睡了,但怎么说也是亲密关系不成?陈公子没那胆量在这耍无赖,只能沉默是金,给卜言泉倒酒。

薛虞妃的母亲笑容和善重新端上一盘酱牛肉,然后去给女儿打了。

“卜懿轩没在家,不然的话我们俩一起跟你喝,那才痛快,小时候就担心你们两个小王八蛋长大了能干嘛,嘿,现在你出息了,那小子还是没个长进,幸亏有个女儿有出息,不然的话我出门还真没脸见人。”卜言泉自嘲笑道,跟陈平碰了下杯子。

陈平无奈道卜叔,酒桌上可没父子兵,不带你这样的,两瓶酒,说好了一人一瓶,谁喝不完不让下桌,洗手间都不许去。

卜言泉笑骂了句没大没小,陈公子翻了个白眼。

一老一少,相谈甚欢。

陈平也不傻,没谈正经事,卜言泉表面上大大咧咧,但内心比谁都精明,一句女婿和岳父看似鲁莽,其实表明了立场,一家人了,还客套个啥子哦?聊聊家常反而更能增进感情。

一直到十点,就在陈平喝完酒打算告辞并且庆幸没遇到某个娘们的时候。

薛虞妃姗姗来迟。

却震撼登场。

一条淡紫色的棉质长裙,精致的短靴,白色毛衣,略施粉黛的脸上刻意遮掩了一丝冷傲清高,略显几分柔媚,扎着一条马尾辫,竟然有了一丝俏皮味道,特别还挎了一个小巧的LV皮包,这装扮,似乎跟刚从部队出来的中校娘们一点关系都没。

不一样的中校姐姐啊。

陈平愣了下,不可避免的升起一丝惊艳感觉。

军装诱惑是强烈,但他妈谁说时尚女郎就不诱人了?

微醉的卜言泉笑容玩味,卜言泉的妻子微微松了口气,这丫头,难怪来这么晚,原来是去打扮自己了。

薛虞妃脸色平静,跟父母打了个招呼,主动来到了陈平身边,伸出白嫩的小手,轻声道你好,我是薛虞妃。

嗯?

啥情况?

卜言泉两口子愣住,笑容微微僵硬。

陈平眼角肌肉挑了下,同样站起身,跟她握了握手,笑道:“陈平。”

他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上次被这娘们强行迷奸了一次之后,到现在,她所说的谁都不欠谁,两清了的承诺终于生效了。

薛虞妃脸色平静,点了点头,坐下来,夹了一个鸡爪,小口品尝。

卜言泉两口子有点发愣,这是个啥情况?

陈平笑着跟卜家三口告辞,薛虞妃抓着鸡爪,亲自起身相送,很礼貌,与暧昧无关,与怨恨无关。

陈平走出小楼,没有回头,他现在这种情况,四面楚歌,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实在没多余的经历再去征服女人,这样挺好,回去睡个好觉,明天起来,还得去见见另外一群在体制内厮混的政界大佬,忙,很忙,起码现在没什么谈情说爱的时间。

薛虞妃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陈平的背影,怔怔出神,不得不说,这娘们确实是个实力派演员,今晚仅仅两句台词,却将自己的意思亲自表达给了陈平,她相信那个男人明白自己的意思,至于以后?薛虞妃懒得去想,对感情,她一直都是一个不奢望也不太拒绝的态度,可有可无,相信玄而又玄的感觉,憧憬着所谓的缘分。

她跟陈平有没有缘分?

薛虞妃没由来想到这个问题,继而摇摇头,姿态优雅的啃完手中的鸡爪,将骨头扔进垃圾桶,转身回屋。

自己当初在北京国防大学还有些同学,是不是要动用起来帮他一把?

薛虞妃关上门,拿出,犹豫不决。

这一对关系奇特的男女,真能两清了,并且重新开始?!

求订阅求票大家给力晚了点。抱歉...

温室遮阳厂家
晚熟桃
加药搅拌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