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财色正文第三百一十九章招驸马0

2019-02-03 23:16: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三百一十九章招驸马,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迪德拉是一位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看上去一

据吴敬对范无病说,这位总管可是国王在被废黜之前就非常倚重的手下,后来一直跟着国王夫妇到了北京,住了很多年,因此他的汉语说得非常利索的。

“范先生您好。”桑迪德拉一进门儿,就双手合十笑着向范无病问安。

范无病也照样儿回了一礼,然后请桑迪德拉入座。

至于茶水什么的,这里倒是不缺,桌子上面到处都是刚送过来的果盘什么的,还有一些酒水饮料,带有地方特色的电信什么的。

“桑迪德拉先生光临,有什么指教?”范无病开门见山地问道。

对于桑迪德拉的来意,他有点儿摸不准,因此也就懒得去猜了,便直接问他。

桑迪德拉也是个爽快人,见范无病直接问自己的来意,开口回答道,“在下奉王命,前来向范先生提亲。

提琴?范无病顿时一愣,心道谁跟谁亲啊?

桑迪德拉见范无病一头雾水,便解释道,“诺罗敦桑利亚公主受您的救之恩,常怀感激之心,愿意以身相许,国王陛下对此乐观其成,所以命仆人我前来向范先生提亲,希望范先生首肯,缔结中柬埔两国之间的大好姻缘。(9/.COM)”

范无病这下子才算明白了为什么国外一见自己就笑嘻嘻的,而公主一见自己就是脸红红的,似乎有人说过,男人笑嘻嘻,心里打主意,女人脸红红,心里想老公,还真应了这两句老话了。

只不过,想要让自己跟公主结亲,这事儿似乎有待呢人过于儿戏了。

于是范无病想了一下公主的白晢肌肤和高耸的胸脯,还是摇了摇头道,“桑迪德拉先生,您一定是搞错了,本人已经有未婚妻了,怎么可能再跟公主结亲呢?”

“啊?!”桑迪德拉听了范无病地回答,也是大吃一惊,他倒是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的。

因为久居中国的缘故,桑迪德拉对于中国的法律非常清楚,男子二十二岁才能够结婚,这一点他是清楚地,因此当他接到了国王的命令,并且了解到范无病如今不到十九周岁的时候,就觉得这事儿应该能成。()

按照一般的情况,此时的范无病应该还没有到法定的结婚年龄的,假如他是个正常人的话,绝对不会推辞跟王室的联姻地,毕竟柬埔寨虽然是小国,可是王室的渊源流长,王族的血统绵延了两千多年,在世界各王族当中也是最久的了。

普通人能够跟这样地王族结亲,而且诺罗敦桑利亚公主本人又是长得如此美丽动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实在没有想到范无病居然就这么推辞掉了。

那么,国王陛下交代给自己办理的事情该这么办呢?桑迪德拉顿时有点儿着急,于是就说道,“范先生,您一定要考虑清楚啊!现在的公主可真不多了,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如果娶了公主,您立刻就可以成为贵族,诺罗敦.哈桑利亚公主是国王陛下最喜爱的侄孙女儿,说不定他会封您为亲王呢!”

范无病闻言笑道,“我三岁的时候就跟人家订了娃娃亲,您现在让我毁约的话,是不是有点儿不地道呢?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相信国王陛下本人也是不会赞同地吧?”

桑迪德拉听了范无病的解释之后,顿时一张笑脸缩成了苦瓜样儿,满心踌躇地说道,“这可怎么办呢?公主殿下知道了此时,一定会伤心无比的——”

一摊双手,范无病一脸无奈地回答道,“这种事情,我真的是爱莫能助了。(WWW..COM)”

别的事情都还好说,自己跟沈盈之间的夫妻关系那是肯定不会变了,至于对自己有憧憬的女孩子们那也是很多的,就算诺罗敦桑利亚是公主之尊,可是也有一个先来后到的,怎么轮也轮不到她啊。

换一句通俗易懂的话说,就算是做小老婆,这个二奶三奶地位置也轮不到她呀!

桑迪德拉急得直挠自己的光头,良久才想起来一件事情,便对范无病说道,“可是范先生,你当时若是不可能同公主结亲地话,为什么您要接受国王陛下请您留宿宫中的好意呢?还有您为什么要接受那柄宝刀呢?难道您不知道,那就是驸马才能够获得地荣誉吗?”

“啊?!有这种事情吗?!”范无病顿时有些惊愕。(WWW..COM)

这事儿倒是也不能怪吴敬没有提醒范无病,实在是柬埔寨这边儿的环境比较乱一些,之前地多少年当中,王族的活动基本上已经停止了,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位王族的公主按照传统的习惯跟人结亲,所以他们虽然是

活动的,对于这些王族的习俗也是没有什么了解。

阴差阳错之下,倒是让范无病顶缸了。

范无病跟吴敬交流了一下意见,顿时头大无比,心想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范总,大概是您的个人魅力太大了,连公主殿下都招架不住,这事儿实在是怨不得我——”吴敬也是有点儿惴惴,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仔细追究起来,倒是也能够怪罪到自己的头上的,他倒是希望范无病能够顶下来,别找自己的麻烦。(COM)

桑迪德拉见两个人都是一副懊恼的样子,忙加了一句道,“范先生,中国人信义当先,自己做了的事情可是不能抵赖的,否则这事儿传了出去,公主没脸见人估计会寻死觅活不说,王室的尊严也要被践踏殆尽了,何去何从,您自己可要掂量着办啊!”

说完之后,桑迪德拉就溜了,眼见得范无病和吴敬被自己用话给拿住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要是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少不得再费一番口舌了。

“这事儿怎么办?要不要跟组织上汇报一下?”吴敬见范无病非常烦恼的样子,就提议道。(COM)

范无病白了他一眼,都懒得搭理他了,这事儿要说不怪他才有鬼,身为翻译和顾问,对于人家的习俗都搞不清楚,就知道坐在那里大吃大喝了,要不是因为他尸位素餐,自己也不至于陷入这种被动的境地啊!

范无病想得心里烦闷,就走到窗户那边儿,推开窗户扇儿,对着外面大喊道,“啊——啊——啊——谁想当驸马啊?!!!”

结果外面就传来了一大群回应声,“我啊——啊——啊——”

范无病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心想这里的中国游客还是很多的,居然有这么多人回应啊!

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吴敬就跑了,估计是回去跟组织汇报去了。

范无病挠了挠头,心里面烦闷无比,这事儿可真是有些难办了。

他在屋里面呆了一阵子,吴敬又溜回来了,灰溜溜地对范无病说道,“刚才我跟组织上联系了一下,他们正在跟国内进行紧急联系,现在给我的指示就是千万不要跟对方硬来,一切以怀柔为主,把这事儿给拖一拖,看看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如果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呢?”范无病有些郁闷地问道。

“那就只好范总您为国捐躯了——”吴敬有些同情地说道,见范无病一脸怒意,赶紧又补充道,“其实公主殿下的身材和模样儿也是顶尖儿的,您也不算委屈啊,这种好事儿,别人想还想不来呢——”

“我靠!我要找什么样儿的女人找不到,非得要入赘给人家啊?!”范无病有些恼火儿地说道。

方才他仔细地了解了一下柬埔寨这边儿的风俗,因为这边儿地处热带,男女发育较早,一般女子十六岁左右,男子二十岁左右就结婚了。

在举行婚礼前,男女双方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在双方父母和两个证婚人陪同下,到政府有关部门进行结婚登记,领取结婚证书。按照当地习俗,全部婚礼都是在女方家举行,婚后丈夫一般随妻定居,类似中国的招赘。

传统的婚礼通常要举行三天,第一天为入棚日,即女方家搭盖新郎棚、迎宾棚和饮事棚,让新郎在婚礼前住进新郎棚。第二天为正日,包括祭祖仪式、理发仪式等。

第三天为拜堂日,仪式通常由一位善择良辰吉日的老人主持。

这些是民间的风俗,要是王室的活动,会更加复杂一些,涉及到的礼仪更多一些,要准备的事情也更多一些。范无病估计,昨晚上那边儿热热闹闹的,很有可能就是人家在准备办喜事呢,可怜自己都要被卖了,还蒙在鼓里呢。

就在外面就是一片欢天喜地的样子,估计是王族请了传统的表演班子在搞庆祝活动。

范无病心想,如果这事儿已经由王族向臣民们昭告了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惹上大麻烦了,如果退婚不成,就要跟杨四郎一样,流落番邦做驸马了。

“唉——”范无病叹了口气,虽然公主殿下长得不错,身材也有人,而且会说汉语,还会喊雅蝶,可是自己却不是能够跟她长相厮守的那类人。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桑迪德拉总管又跑了回来,跟范无病说,“王后陛下请您过去。”

今日第二更送到,本月最后两小时求月票(()

甘肃电线电缆厂家
沙疗加盟
滤芯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