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中美貨幣博弈預演金融洗牌戰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0-22

中美货币博弈预演金融洗牌战

货币作为美国主宰全球战略资源分工的最后堡垒,是美国难容他国染指的高边疆美国在金融领域的国家竞争战略是:既要确保击败原本基本面不输美国的欧元区的金融力量,也要设法遏制不断扩充行为边界的人民币的硬实力指望美国现在就学会喜欢人民币,无异于让受伤的绝顶高手主动拥抱对手在此混乱的金融世界里,保持理性与战略上的清醒,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尤为重要

两耳不闻“院”外事(“占领华尔街”示威运动)的美国参议院部分政客们歇斯底里地对人民币发难,以及众议院和白宫此番看起来态度迥异的相关反应,其实是一向擅长玩大国金融博弈的美国把原本就玩得十分纯熟的“双簧戏”再演一次而已

核心利益的战略碰撞

美国主动挑起中美金融摩擦,是处于不同发展阶段与分工地位的两大经济体,各自维护在全球价值链核心利益过程中的战略性碰撞早已完成工业化且独享金融霸权许久的美国,在国内经济乱象丛生的时候选择对中国发难,除了眼红中国的经济成就以及相对稳定的金融形势之外,更是为了延续处于顶层地位的“金融化享受”状态

站在美国国家利益的角度,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对美国现实与未来核心金融利益构成实质性威胁的主要有两个:欧元和人民币领悟迈尔克·波特《国家竞争优势》核心思想的人都应该知道,占据主导地位的现实力量是不会轻易接受新竞争者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所以,世人看到,欧元问世至今的12年间,可谓跌宕起伏、命运坎坷1999年,美国就通过发动科索沃战争对雄心勃勃的欧元区当头棒喝,因为美国深知地缘政治与秩序稳定是欧洲迈向强势统一货币的最大软肋之一此后,欧元在“法德轴心”的引领下逐步稳住了阵脚,并在全球货币体系中升格为足以挑战美国一家独大地位的重量级符号只是,在玩金融方面,无论是工业实力雄厚的德国还是浪漫情怀绵延的法国,都不是美国的等量级对手笔者觉得,欧洲尽管是资本主义文明的发源地,但充满浪漫基因的欧陆国家在面对其实极为残酷的资本主义内部竞争时还是少了一根筋当年,是美国掏钱挽救了欧洲资本主义,但欧洲付出的中长期代价其实一点也不低美国不仅在政治和安全上控制了欧洲,更在经济上全面压制了德法意等经典资本主义强国欧洲始于上世纪50年代的联合自强是在既有约束条件下的一种自我保护和发展不过这个时候,美国主导的机制化霸权差不多完成了对欧洲的渗透

欧元区天生不足成难题

或许,如今心乱如麻的欧元区财经领袖会对“欧元之父”的蒙代尔爱恨交加但若欧洲把今天的糟糕局面归咎于蒙代尔实在是不公平其实,蒙代尔早就提醒:尽管实行单一货币可以大大节约交易成本,但生产要素流动、经济开放度、通货膨胀率、外部冲击、转换成本尤其是政策一体化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前提姑且不论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的欧陆国家是如何相互约束并协调对外经济政策的,就是被广泛诟病的欧元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分离,这些年来也是横亘在欧陆国家面前的一道世纪难题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经济学家就货币与财政政策分离情况下的经济对策提出最优解这样,欧元区就像安装了不同功率发动机的各种军舰,要想保持阵形统一非常困难,往往顾此失彼加上同床却不时异梦的德法两国在政策上的摩擦,以及美国在欧洲的天然盟友英国的扯后腿,使得表面强大的欧元区经济在应对危机冲击时显得异常脆弱

美国利用欧元体系的致命弱点,在高盛、标普等通过各种金融力量工具的助阵下,通过极为敏感的金融传导机制,成功地将欧元引向全球金融市场的风暴中心如今,希腊成了欧元大厦的“空心钢筋”,经济随时可能崩溃不过,假如破罐子破摔的希腊人选择违约,相信美国人也不会太在意美国最为关注的倒是财力雄厚的德国届时会否拿出托底的勇气

金融洗牌战已经到来

世人应该懂得,货币作为美国主宰全球战略资源分工的最后堡垒,是美国难容他国染指的高边疆美国在金融领域的国家竞争战略是:既要确保击败原本基本面不输美国的欧元区的金融力量,也要设法遏制不断扩充行为边界的人民币的硬实力指望美国现在就学会喜欢人民币,无异于让受伤的绝顶高手主动拥抱对手

中国务必高度警惕的是:由美国挑起的美中货币博弈短期内是不会消停的美国在把欧元弄得半死不活之后,针对人民币的大面积封杀或许正在酝酿而这场可能决定本轮金融危机之后全球主要经济体国家命运的“金融洗牌战”正在不以中国意志为转移地到来

其实,在知己知彼方面早已是九段高手的美国对中国金融业的软肋可谓一清二楚表面强大的中国银行业是在资本项目未开放的前提下获得暂时性优势的尚在发育中的金融市场体系更潜藏着系统性金融风险假如通过绑架人民币汇率使得尚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的中国失去在金融贸易和制造业领域“补课”的机会,而美国成功地通过美元贬值、人民币的升值实现出口的快速增长,则不仅有可能打破“美国消费-中国生产”的分工格局,而且将极大地挤压中国在全球价值链环节的核心利益这样的话,中国不仅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财力来支持建立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更有可能错过追赶美国的“时间窗口”,进而失去成为一流经济与金融强国的基础性条件;另一方面,假如美国正在酝酿中的跨产业革命取得重大突破,结合其依然强大的金融服务优势以及丰富的新技术产业化经验,美国无疑又将筑起针对中国的经济高墙;届时中国不仅再次被拉开与美国的经济差距,还有可能失去原先拥有的传统经济优势如何应对这些可能发生危险,需要有关方面未雨绸缪

动脉硬化图片
冠心病吃什么药
脑梗塞手术
肩膀手臂关节处酸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