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三國之棄子全文閱讀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22

劉備從一開始就對益州抱著不良的心思,兵馬之類的都已經安排好了。∑雜∈志∈蟲∑這次更是將所帶來的兵馬秘密隱藏在了成都的某處。為了掩人耳目,徐庶設計讓這些兵馬分散開來,然后在集中,成功躲過了益州的探子。“父親,劉備那末快就有兵馬進攻成都,還有偷襲城門,終于露出狼子野心了。”劉循聽到了消息,立刻來到劉璋面前說道。“此時此刻應該立刻發兵前去截殺!”“好,好!我兒立刻帶領兵馬過去阻截。”劉璋意識到不對勁了,讓劉循帶兵前去。劉循領命而去,臨走的時候,命令州府的兵士一定要防守住,千萬不能被劉備的兵馬攻進來。另外一邊,魏延和廖立兩人終究匯合了。“公淵,你速度很快嘛?吾這邊1到,你就打開城門了。倒是省了不少的時間。”魏延擦拭著自己手中的大刀,腳底下是之前被他殺死的西城門守將。廖立阿諛地說道:“跟了主公和魏將軍這么長時間了,在下好歹也是學到了一些東西。若不是魏將軍神速,吸引住了守將的注意力,在下也不能突襲得手啊。魏將軍才是頭功。”魏延對于廖立的奉承話十分受用,一腳踢開地上的死人,說道:“公淵,話等著拿下劉璋以后再說,我們可不能浪費時間,免得成都城的其他兵馬包圍過來,那就不妙了。”“是極,魏將軍果然高瞻遠矚。”廖立的馬屁還是不斷。“在下估計益州軍這些廢物1看到魏將軍的旗號就會膽氣全無,被魏將軍殺得片甲不留。”魏延帶領留下一部分兵馬守住西城門,他擔心要是失敗了,西城門也是一條后路。不過魏延實在想太多了。劉備現在是孤注一擲,要是失敗了,在益州,哪里還有他的活路。“魏將軍,這西城門就交給在下了。在下就算是拼了性命不要,也會保住這里!在下在這里等候魏將軍的好消息。”廖立主動攬下了守城門的重任。魏延認可了這個建議,帶著剩余的兵馬立刻殺進城中。成都城動亂了,魏延在西城門大開殺戒,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成都城。而益州的各方勢力都震驚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劉備采用這樣極端的方式。極端歸極端,但各方勢力認為劉備應該會有一個好的理由吧。沒有好的理由就對劉璋動手,別說成都了,整個益州都不會認可他的。劉備和徐庶早就料到了這一點,他們之前就命令魏延一定要打著為劉封報仇的名號行事。這一點也傳到了各方權勢的耳朵當中。劉備的兒子劉封被劉璋的兒子給殺了。現在大家伙終于明白劉備為何會動手了。坊間傳聞劉備已經失去了作為男人的能力,好不容易收了一個爭氣的養子,就等著養老送終的,現在劉璋的兒子殺了劉封,你讓劉備怎么辦?讓劉璋交出兇手,替劉封報仇雪恨?別開玩笑了,這里是益州,劉璋是益州牧,他的兒子就算是殺了劉備的父母,在明面上,劉備是無可奈何的。為子報仇,劉備打的就是這個旗號,豁出去了。有些人開始同情劉備了,想劉備都那么大年紀了,這個時候失去了兒子,白發人送黑發人,這類痛苦是誰能夠接受得了?甚至有些人還認為,劉備會不會因此而絕后都說不定。張松早早就收到了法正的通知,而他的反應卻沒有那末激動。之前和法正商議了要幫助劉備拿下益州,同時秘密借用劉備的手清除一些不聽話的人,有了這樣的想法,張松就緊閉家門,半步都不出去。這樣的做法并不是張松一人專屬,還有其他靜觀其變的人也是如此。其中也有對劉備十分看好的人,等著劉備占據成都以后再做打算。劉璋也有死忠的,例如黃權、王累之輩,他們早就當眾表示劉備狼子野心,在聽聞魏延帶著兵馬殺進成都,他們這些人二話不說就帶著自己的家丁護院,拿著兵器出來對抗了。黃權最恨的就是劉備這樣的虛偽之輩,對于劉璋不聽自己的金玉良言而痛惜不已。“主公啊主公,為何你就不聽吾的金玉良言,劉備這家伙擺明了就是只白眼狼啊。還好如今為時不晚。”黃權心中甚是慶幸。黃權、王累等人分散在成都各處,但他們都是不謀而合地向劉璋的州牧府前進。在一處接頭,黃權和王累兩人帶著家丁護院匯合在了一起。“黃大人,你來了啊。”王累對著黃權拱手說道。黃權沒有和王累有太多的客套,直接詢問道:“王大人,一路之上可有見到劉備賊子與其爪牙。”“一路走來,未見到劉備及其爪牙,估計正在趕往這里。”王累說道。黃權說道:“其他大人可有趕往州牧大人處?”“在下聽聞此事之后,就帶著家丁過來,未見到其他大人的動靜。但估計不用多久,其他大人都會前來了。”王累說道。“好,王大人,請您帶著家丁趕往西門方向,若是遇到其他大人,與他們匯合一處,擋住劉備爪牙魏延。劉備兵少,城內咱們有兩萬兵馬,擋住魏延一時,莫讓他殺到州牧府。只要大部兵馬一到,劉備就死定了。”黃權說道。對于這事,王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對,直接說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去擋住魏延那廝。黃大人請盡快趕往主公那里。在下擔心劉備賊子有其他的詭計。”“善!”黃權拱手一禮,就帶著要自己的部下趕往州牧府。王累和黃權還沒有動身,他們的不遠處就出現了魏延帶領的大批兵馬。“魏延!”王累和黃權驚叫起來。“原來是兩個老東西!兄弟們,沖上去,這兩個老家伙是劉璋的爪牙,殺了他們!”魏延嗜血地說道。“殺!”魏延的士兵一個個兇神惡煞地向著王累和黃權奔殺了過去。劉備用的動兵理由乃是為劉封報仇,但是這個理由說實在話,真的無法激起劉備軍上下的士氣。對這一點,劉備和徐庶心知肚明。沒有士氣,打起仗來真的有點懸,萬一成都的益州軍抵抗劇烈,這劉備軍就會一哄而散了。為了保證兵士的士氣,劉備示意魏延在將士們面前表示事成以后,準許將士們劫掠一番。成都城是多么的繁華,城里面的百姓家家戶戶都是很有錢的,更別說那些住著高樓的世家大族們了,趁著大亂,劫掠一番的話,足夠一個普通兵士美美地過完下半輩子了。當兵吃糧,圖的不就是一個溫飽么?如果可以得到一大筆錢財,那自然是更好的。誰他娘的愿意把腦袋別在腰間,今天不知明天事的活著。劉備這個命令1下達,他的部隊上下激起了高昂的戰斗力與士氣。不過劉備不會說自己下的命令,要是出事了,自然由魏延這個領軍人物去承擔了。仁義無雙的劉皇叔怎么會允許下面的兵士去劫掠呢,完全是扯淡。然而兵兇戰亂的,一些沒啥文化的士兵,做出點出格的事情很正常。劉皇叔一定會狠狠地處罰他們的。但是現在不是還沒有發生么?不急!徐庶對于這點很是無奈。非常之時行非常之事,徐庶知道劉備的命令才能夠最大限度地提高將士們的士氣,等拿下益州之后,再來整理軍紀了。而徐庶沒有搞懂一件事,軍紀問題,其本源是在劉備這里,只有劉備改變了,才可以實現整頓軍紀。魏延帶領的士兵猶如餓狼一樣撲向了王累和黃權,這些兵士經歷過很多戰役,一眼就看出眼前的這些人就是一些家丁和護院之類的,單打獨斗的話,還可能威脅到他們。但他們一擁而上,這些家丁和護院的戰斗力恐怕只有五。的確如此,王累和黃權帶來人剛和劉備軍接觸,就被殺得大敗,連王累和黃權都沒有想到劉備軍如此的強悍,他們之前似乎低估了劉備。不單單他們低估了劉備,他們也高估了自己。帶著家丁和護院出來和劉備這些疆場老手廝殺,王累和黃權兩人的膽子太大了。“怎會如此?”黃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樣啊。王累當機立斷地說道:“黃大人,咱們立刻撤!不可在此久留!否則全軍覆沒!”黃權真想罵一下王累,現在說撤,還來得及么?魏延的兵馬都已經殺紅了眼,在此之前撤退的話還行,現在要是撤的話,就會變成潰敗。黃權好歹是知道一些疆場上的事,傷亡最大的往往就是潰敗以后的逃亡。更關鍵的是,黃權看了一下自己的身板和王累的柔弱身軀,能夠擋得住對面那些豺狼虎豹的幾次攻擊啊。兩人的家丁護院不是魏延手下士兵的對手,殺得兩人的家丁護院頻頻后退。這樣的局勢讓黃權和王累膽寒。說不得他們今天都要交代在這里。“魏延狗賊!你劉循爺爺來也!”關鍵時刻,作為益州牧劉璋的兒子,劉循帶著五千兵馬直接殺到了。大救星啊!劉循的到來讓王累和黃權恍如取得了新生。他們剛才想的就是等著成都城內的大部隊劉循也看到了黃權和王累,心中對這兩位大人肅然起敬。從他在成都兵馬大營調動了五千兵馬向西門趕過來,一路上都沒有遇到有官員自發地帶著家丁護院出來,更多都是緊閉家門。王累和黃權能夠如此主動,不就是證明了他們對劉璋的忠心?對劉璋忠心,那就是對劉循忠心了。劉循絕對要保證這兩個老家伙的安全。成都的益州軍乃是精銳,他們在戰斗力上一點都不比魏延帶來的兵馬差多少。二者剛接觸就碰撞出了劇烈的火花。“兩位大人請靠后!讓吾來會會魏延此獠!”劉循揮舞著長矛,對著魏延殺了過去。王累和黃權對劉循的行為感受了欣賞,看到沒有,只有這樣英勇無畏強敵的大公子劉循,才能夠帶領他們大敗劉備。黃權和王累心中做了決定,等整理完劉備之后,他們就會舉薦劉循作為兗州牧的繼承人了。在這兩人心中,劉循一定能夠擊敗魏延的。同時劉循也是這么認為的。人生很多時候都是被打臉的。魏延對著沖過來的劉循就是一刀過去。刀速極快,劉循想要躲都來不及了,直接操起長矛格擋。這一擋,魏延巨大的力氣就讓劉循認識了一個詞語,自不量力。若不是劉循手頭上有點本事,虎口當場崩裂都有可能。“還以為多利害呢?原來就這么點本事?告訴你,本將還沒有出力!”魏延操起大刀就要來第二下了。“可惡!”劉循不斷地閃躲,被魏延打得狼狽不已。實力比不上魏延,劉循就算是嘴巴再能說也沒有甚么作用。黃權愣愣地看著被打得很是狼狽的劉循,剛才看劉循的風姿可是英勇非常,如今怎么像是被反殺的節奏啊。王累可沒有隨著黃權發呆,他對著黃權說道:“黃大人,大公子現在危險了,我們現在要去支援一下他。”黃權聽到這話,心中吐槽:就咱倆這身板,還去支援?豈不是送死!?可是黃權頭腦一轉,拱手說道:“王大人說的甚是,可魏延那廝甚是強悍,王大人馬上帶兵上前支援大公子,在下去給王大人和大公子找援兵,暫且告退了。”說完以后,不顧王累的反應,黃權徑直離去。他這一走,家丁護院也隨著走了。王累的陰沉得讓人畏懼,這一會他終究見識到了黃權的為人,貪生怕死啊。“黃公衡不過如此!無膽之輩!”王累罵了1聲以后,就帶著自己的家丁護院沖上去。相對于黃權,王累是的的確確忠心于劉璋的。劉璋的兒子有危險,王累絕對會不顧本身的安危前去支援的。王累手中的一把寶劍四處亂砍,看起來雜亂吾章法,可每一劍都可以斬傷或殺死一名劉備的士兵,端的深藏不露啊。經過一番的努力,王累殺到了魏延和劉循的身邊,一把寶劍對著魏延的頭顱就刺了過去。魏延專注著和劉循的戰役,正想著接下來用大招把劉循給斬殺了,魏延知道劉循是劉璋的兒子,殺了就會狠狠地打擊劉璋這邊的士氣。可他真的沒有想到一個老頭,居然可以沖到自己的身邊而自己卻一點都不知道。“我日了個去!”魏延罵了一句粗話,收回大刀擋住王累的這次志在必得的刺擊。一擊沒有得手,王累沒有貪功冒進,直接拉著劉循就往后撤。王累是有點手段,可無奈年紀有點大了,體力跟不上,“大公子,你沒事吧。”王累氣喘吁吁,剛才那一擊已經是王累的極限了,要是再打是不可能的。劉循很是感激地說道:“多謝王大人,王大人深藏不露啊。”魏延剛才就要殺死劉循了,卻被一個老家伙給攪和了,他的臉都丟盡了。“老頭!你死定了!”魏延全身冒出了殺氣。“不好,這家伙要動真格的了。”劉循心中冷汗直流。剛才劉循都沒有辦法奈何魏延,現在魏延已經打定主張要爆發了,劉循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大公子,您先回去班兵馬!”王累慷慨激昂地說道:“老夫在這里抵擋一二。”劉循簡直感動壞了,剛才王累救了他一命,如今又讓他先撤,這就是大大的忠臣啊。在這個時候,街道的另外一頭響起了一陣喊殺聲。“難道是援軍來了?”王累和劉循心中1喜。“魏將軍,傅士仁來也!”現實狠狠地打了王累和劉循的臉,不是他們的援軍,而是劉備那邊的人馬。魏延那個高興啊,喝道:“你們死定了,趕快束手就擒,本將可以饒你們不死!”“撤!”王累和劉循異口同聲地說道。此時此刻,王累和劉循再不撤退的話,他們的下場就只有失敗一途。對魏延的饒他們不死的承諾,王累和劉循都不會相信的。劉備都是那末虛偽的人,魏延可是劉備的義弟,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其誠信實在堪憂。王累和劉循沒有顧及其他,徑直帶著兵馬就離去了,剩余的和魏延兵馬交兵的部隊,他們就只能舍棄了。“想走!?沒那末容易!”魏延可不會放過他們,帶著精銳的兵士就追殺了過去。“魏將軍,窮寇莫追!”傅士仁飛奔到魏延的身后,急忙喊道。魏延停住了腳步,不滿地說道:“傅士仁,你居然敢命令我?”“哦,不,不,將軍你誤會了。是主公讓我傳達命令給你。”傅士仁馬上拿出了一張布條遞給了魏延。魏延看了之后,心中已明白了,說道:“既然是大哥吩咐的,那本將就是錯怪你了。現在咱們就依照大哥說的去做。”

新秀每日数据王特雷杨制霸三榜肯里奇表现惊维金斯穿西装最可爱东契奇超帅气科比穿上西开拓者众将为入职40年的办公室成员举行庆

切尔西报价8000万购法尔考豪门切尔西交
软包装绿色化顺应潮流 适应市场需求谋发展
淄博市卫生局局长张鲁辛调研高新区卫生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