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当老师遇到学生正文第九十九章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3-13

(小说《当老师遇到学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writerpl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当老师遇到学生全集阅读正文第九十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小伙子,你女朋友要不要去医院啊?”出租车司机边开边从后视镜中窥探后座,以免搞脏别人的车,顾文把刘诗宇整个抱在怀里,自己身上则布满片片血迹,甚是骇人。

一直犹豫着的顾文,这下又被司机动摇了,再看一下胸前那颗小脑袋,没了平时的哄闹,如湖水般沉寂,微皱的眉头,紧闭的双唇,担心得顾文内心一阵灼热,但每逢想改变目的地的时候,脑海中就会浮现刘诗宇那高傲的小脸对自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的乞求,唉,算了,还是先带她回家吧,看她目前的情况也没有恶化的状况。

“不用了,麻烦你开快点。”那股血腥味让顾文胃里一阵阵的翻滚,那触目惊心的红色,虽然不至于让人联想到凶杀案,但块状血迹还是引人侧目。

一到步,丢下车资和“不用找了”四个字,顾文抱着刘诗宇就夺命狂奔,大楼的保安紧盯着站在电梯口的顾文和他怀中的小美女,要不是知道顾文是住户以及他的品性,估计早就报警了。顾文倒是无暇顾及他人怪异的眼光,因为一直抱着一个死沉沉的女生,他腰都快要断了。

保留着最后一口气,用颤抖着右手开了家门,顾文瘫倒在地板上,在此之前用意志力让怀中那小魔女不至于摔到地上,两个人都躺那,顾文喘了好久的粗气,这时刘诗宇已经慢慢转醒,晃神地望了望四周,最后眼神定格躺在身旁的顾文,“这是哪里?”

“我、我家”顾文隔了几秒才够力回答。“要送你去医院吗?”顾文侧了侧头。

“不、不用,我在这休息一下就好,麻烦你。”又是那乞求的眼神,“我、我只是生理期。”小声地解释着,然后又慢慢睡过去。

顾文为之气结,“那你”本想问为什么不能去见校医,可是那个家伙已经沉沉入睡,唉,看着她这状态,才摆头看一下自己狼狈的情形,唉,情不自禁又叹了口气,凝神聚气爬起来,打给物管的家政中心……真是倒霉的一天。

下午的接力赛场上,顾文第一次跑得快虚脱了,都是那个家伙害的,拼老命,自己这队还是只跑了第二,原本大家还信心满满地说拿了冠军去哪庆祝,顾文有点内疚地站在领奖台上。剩下的比赛就与他无关了,有点失望地往回走,赵志刚大手一把从后面拍过来:“喂,不用这样吧,跑第二啊,又不是最后,至于这个样嘛,老是我们赢,总要给点鼓励别人吧。”说完还挤眉弄眼地对着顾文笑,这个平时木讷的男生,想不到也有如此细腻的时候。

“走吧。”其余几个没有比赛的男生也兴冲冲的加入,所谓吃东西,也不过是在学校后门不远处的小吃店吃一下炒粉、炒面之流,高中生的消费水平不过如此,但那平淡的生活、简单的幸福,无忧的心境,却是顾文日后最怀念的。

同学之间,打打闹闹,时间过得特别快,回到家已经5点多。回家途中,顾文想象了无数个打开门会看到的场景,例如家里一片狼藉,或者人去楼空,又或者……只是没想到,静静地打开门,那个家伙还一脸安稳地睡在自己的床上,其他东西都收拾好了,嗯,家政的服务还真不错。

看那状态,昏迷者估计一时半刻还醒不过来,顾文拿起睡衣好好的冲了个澡。

深棕色的擦头毛巾搭在头上,顾文一手擦头,一手拉开浴室的推拉门,就那么0.01秒,一个尖锐的声音响彻云霄。

尖叫者正是之前“昏迷”不醒的当事人——刘诗宇。

“你、你、你”说着一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着,是件男装t-shirt,不禁把被子往身上拢了拢,又颤着音说:“我、我、我。”说到后面,估计都要哭了,还是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倒是反应过来的顾文心头一阵火起:“你疯了啊,想吓死人啊,一睡醒就鬼叫。”那尖锐的叫声一直在他脑海嗡嗡作响,右手戳了戳眉心,无奈地望向刘诗宇,正准备开口,却见她脸色突然一凛,郑重地说:“你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那决然的样子,仿佛自己已然遭受何种不测,顾文忍不住咧嘴一笑,可同样的笑容,传达到女方眼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信息。

“你、你这禽兽”刘诗宇气愤地一手拉着被子,一手指着他说,“不不不,你这禽兽不如的家伙”顿了2秒,又开口“不不不,你是人渣”,又顿了两秒,“不对不对,你不是东西。”那犹豫不决的样子,再配上气红的小脸,外加那傻气的对白,顾文又忍不住笑了。

“你还笑?你真不是东西。”刘诗宇一个反手,从身后抽出个枕头扔过去,无奈小女子势单力薄,那枕头还没出房门,就牺牲在了门框那。

“好好好,你是东西,就这样对你救命恩人,真是个好东西。”

“你说,你看了多少?”刘诗宇哭腔都来了。

“谁要看你啊?那么吃亏的事我才不干。你的衣服是我找物管的阿姨帮你换的,她看了多少我就不知道了。”顾文没好气地说。

“真的?你什么都没看?”刘诗宇嘴角忍不住上扬,可是煞那间心里竟然该死的划过一丝失落。

“煮的。”顾文没好气地说,一不小心顺嘴说出:“血淋淋有什么好看啊。”

天啊,刘诗宇的表情瞬间精彩纷呈,害羞、气愤、伤心、懊恼、后悔,共冶一炉。

“你还是什么都看了……”想不到最后竟然是一脸的绝望,那表情泫然欲泣。

“等等啊,先别哭,你的血流到我身上,我当然看到,可是你的衣服,还有帮你洗澡的,是物管的阿姨,你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变态!”顾文义正词严。原以为说完,对方会冰释前嫌,可惜效果好像一般。

“哦,是吗?”刘诗宇突然有种深深地无力感,毕竟让一个男生看到那样的场面,也足够让自己郁闷了。

“喂,倒是你哦,不就是生理期嘛,你电视看多了哦,当时干嘛这么委屈自己。”顾文赶紧转移话题。

“呵”刘诗宇轻哼一声,苦笑着说:“唉”连解释的欲望都丧失了,也不知道他说的委屈是指自己坚持长跑还是打死不去校医室。可是抬眼看见顾文关切的神情,忍不住一颤,再想起自己这次丢人丢到家了,忽上忽下的心情,让她抿了抿嘴,微蹙着眉头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我这么大的秘密都让你知道了,好奇宝宝也该有个限度吧。”

秘密?生理期也算秘密吗?嗯,也许吧,毕竟自己好像对沈佳的生理期就一无所知,但这破秘密又不是自己想要知道的,好冤哦,助人谁说就为乐的啊。其实,顾文心底还真的有点好奇,所以激到:“你该不会是电视剧中毒吧,没事把自己委屈得一塌糊涂,弱女子的形象跟你可挂不上钩哦。”

“你!”刘诗宇气结,突然计上心头,“哼,想知道么?知道什么叫公平,什么叫等价交换,什么叫礼尚往来不?那天使般的笑容下掩藏着恶魔般的小心机。

不会让我也流一次血吧?顾文不敢把心里的问题说出来,不然一定被对面的女生掐死。“那你想怎么样?”

“你也拿个秘密跟我交换啊,怎么样?”那一脸的得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羞涩,右边眉毛轻轻上扬,略微泛白的薄唇犹如一轮新月,调皮地挂在无瑕的俏脸上,嗯,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坏笑的时候,嘴角变化的角度都是一样,总是右边嘴角稍高,然后唇边浮现一个秀气的酒窝。原来调皮+秀气可以有这么大的杀伤力,顾文再次忍不住想起心底的她,那个人跟面前的人在一瞬间仿佛重合了。

“喂,你傻了啊?”被看得脸都泛红了,刘诗宇粗声粗气地说:“你别想着耍什么计谋啊,被本小姐识穿,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天啊,连“吃不了兜着走”这句话她也说中了,呵呵,顾文再次觉得命运啊,你是故意要让我在伤口慢慢结痂的时候再掀开吗?如果一定要这样,也许是时候宣泄了。“好吧,你想知道什么秘密?”

“好吧……那么勉强哦”刘诗宇撇了撇嘴,余光瞄到酒柜里的红酒,又生一计:“谈心嘛,自然不能这么单调,不如喝点红酒吧。”说完,向着酒柜的方向努力努嘴。

“喝酒?你现在……适合吗?”

“红酒……不是活血嘛……嗯,小气鬼,快开啦,醒酒还要一阵子。”

你的血还要活吗?都流成河了快。顾文把酒打开,倒了一半进醒酒器,“好了,先说你的秘密吧”顾文边拿着托盘边说。

“想不到男生也有八卦的时候哦,这样吧,我们一人一个问题,互相问互相答,怎么样,以表诚意,你先问吧。”刘诗宇强自压下脸上得意的神情。

“你特殊时期为什么还要跑啊?”顾文毫无悬念地问出了刘诗宇心中猜想的问题。

“唉,还不是为了班集体,我好歹也是个副班长,本来就应该比你们更热心参加班集体活动,谁知那个会突然提前那么多啊,我也是比赛前两天才发现,名都报了,总不能最后弃权吧,那多丢脸。”

“比赛前两天?就是那天早上?”顾文突然想起跟刘诗宇闹别扭的那个清晨。

“嗯……咦?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哈,你欠我两个啰。”刘诗宇纤细白嫩的食指和中指在顾文眼前晃着。

“知道啦,你大学记得去学会计,那么会算计。”顾文无奈地说

“其实那天早上,我是……就是……你知道……突然发现……嗯,所以必须洗澡啊,赶着回家,才迟到了,我可是没有打算耍你的,要说耍,也只能说我大姨妈耍了你。”刘诗宇红着脸笑道。

大姨妈?不会是指那个吧?顾文脸也有点红了。

“那你今天为什么一副怕被发现的样子啊,去看校医而已。”顾文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主动说道:“知道了,第3个啊。”

“嘿嘿,真是聪明的孩子啊!”刘诗宇扬着手,做出拍他脑袋的手势,“吴校医其实是我阿姨啦,让她知道我这样的体质还去长跑,肯定要骂死,而且肯定要告诉我妈,那将是世界末日啊。”

“阿姨?”

“嗯,就是我妈妈的姐姐,也就是姨妈啦”

“大姨妈?”顾文忍不住调笑道

“嗯?我就这一个姨妈,据说本来还有个二姨妈的,不过出生没多久就病死了,所以我都直接叫姨妈,呵呵,严格说来,还真是大姨妈哦。”刘诗宇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早说嘛,这么点小事,搞到性命攸关似的,吓死人啊,还以为你怀”顾文突然刹住车。

“怀?怀什么?”刘诗宇一开始还只是困惑地望着顾文,突然神情一凛,“原来电视看多的那位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啊!”

“误会,误会,解释清楚就没事了,呵呵”顾文僵笑道。

“谁跟你呵呵啊,误会你脑袋,本小姐可是、可是连男友都没有,你、你当我是单性繁殖还是雌雄同体啊!”说完,刘诗宇轻咬着唇,尴尬着。

“你没看到你当时的表情啊,真的好像电视里那种未婚妈妈不顾一切地要保住孩子的表情,不过你肚子也没凸出来,所以我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想法而已,后面也觉得不可能了。”顾文不自在地笑了笑。

“哼,最好是这样!”刘诗宇咬着牙说着,死死盯着顾文,那一霎那,顾文又不自禁地想起了她,表情有点凝滞。

“喂,不是这都吓着了吧,呆瓜。”刘诗宇抬起右手,张开五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啊?哦,不是不是,只是想起了些旧事。”顾文赶紧解释。

“你七老八十咩?还旧事,说来听听。”

顾文刚一迟疑,刘诗宇马上挑眉,三根手指晃悠着,还陪衬着轻轻的哼哼声。

“知道啦,欠你3个问题嘛。”然后顿了顿,说:“我想起了一个人。”

被顾文清澈的眼神触碰到,刘诗宇能察觉到眼底的伤感,有点不忍心继续问下去,突然说:“哎呀,小气鬼,我刚才说了那么久,嘴都干了,我们干一杯吧。”

顾文怎能不理解这个大大咧咧的女生细腻的心思,把床头托盘上的两个酒杯斟上,递了一杯给坐在床上的刘诗宇,自己往后退一步,坐到了窗台上,冰凉的大理石让顾文混乱的思绪渐渐清晰。深深地喝一口,酸涩的红酒顺着舌尖,滑过喉咙,经过食道,沉淀到胃里,又是一阵凉意。

“喂,你牛饮啊,真是的,还不肯承认是小气鬼哦,怕我喝多过你啊,真是的!”说完,刘诗宇竟然一杯干了,还得意的晃了晃杯子,示意顾文再斟。脸上的红晕却出卖了这个酒量一般的小女生。

顾文倒完,望着这个可爱又倔强的女生,突然有种倾诉的欲望,也许是自己压抑得太久了,又或许是两个女生总有那么一些相似的小动作,顾文只知道,心底的那扇门,不小心被敲开了,笑了笑,说:“你想听故事吗?”

“呵呵,我最爱听故事了,小时候睡觉的时候都要缠着我姥姥给我讲故事呢,你讲啊,我一定是个称职的听众。”刘诗宇又抿了一口,纯真地笑着。

PS:好多人说我更新慢,嗯,我承认,说看得没感觉,嗯,我承认,因为我自己写得都快没感觉了。可是我一直没放弃,因为我一直没想好后面该怎么写下去,我想把自己的感觉写进去,无奈我只是个业余到不能再业余的人!继续看的朋友,我很感谢你们的支持,不再看的朋友,我也感谢你们曾经的鼓励,我只能说我一直在想着,想着,想着,写得少,想得多,所以成果少。无论如何,我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

尿酸测试仪
比较好的减肥药是什么牌子
经常痛经怎么办
毛周角化症可以自愈吗
微量元素正常值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