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恐怖鬼故事之半夜的撞墙声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3-12

夜,寂静的可怕,仿佛吞噬了一切光明,伸出手早已看不见五指。

肖燕与男朋友楚桥刚刚分开,这个男朋友也真是的,非要约自己出来玩,陪着他一群狐朋狗友,在饭店了喝酒。

肖燕和楚桥在大学里认识的,毕业之后,肖燕选择了自己擅长的会计工作,而楚桥则是在一家小公司里面当销售员,虽说日子贫寒了点,但是过的很幸福,两人毕业后,依旧保持男女朋友关系,楚桥人品好,长得又帅气,就是有一点不好,总是拉那些大学里面的朋友一起喝酒,还总喊着自己也去,这不,害的肖燕回家时已经将近十二点。

走进了家里,看了看手上的表,肖燕大吃一惊,已经半夜十一点半了,刚刚在楼下的时候才十一点,这一转眼功夫就是十一点半了。

打开了家里了灯,洗洗正准备睡觉时,突然被一阵撞墙的声音吓得立刻从沙发上站起。

“咚,咚,咚。”

如同打鼓一般的声音,在自己卧室响起,肖燕急忙走进卧室,什么都没有,只有什么东西撞墙的声音,而墙上的表定格在十一半那里,居然不走了,这一刻将肖燕吓得是魂飞魄散,傻傻的坐在那里。

“咚,咚,咚。”

撞墙的声音很有节奏感,如同钢琴师指下的音符一般,渐渐的停止了,肖燕在自己心里数了数,一共十二声,待十二声响完之后,墙上的钟表便奇迹般的走动起来,而肖燕一直瘫坐在床上,点着明亮的灯,一直呆到天亮。

第二天,肖燕的男朋友楚桥给她打,而肖燕由刚刚的失神中反应过来,将这件事告诉了男朋友楚桥,楚桥一听大吃一惊,急忙告诉肖燕让她在家里等着。

不一会,外面传来叮咚的按门铃的声音,肖燕赶忙跑去开门,外面站着的正是自己男朋友楚桥,今天特地的穿着一身黑夹克,下身裹着一条蓝色牛仔裤,感觉挺合身的,但是肖燕现在早已经没有什么欣赏楚桥穿着品味心情,急忙扑到楚桥怀中嚎啕大哭起来,昨晚那撞墙声音可是把她吓坏了。

楚桥紧紧的将惊魂未定的肖燕抱在怀中,这个女孩子在上大学时就特别胆小,楚桥以为肯定有人捉弄肖燕,或者这个女孩子夜晚失眠了出现幻觉,就轻轻的拍着肖燕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乖,我们到医院看一下。”

将肖燕带到医院,医生也解释说是肖燕长时间的工作,出现了幻觉,需要在家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于是楚桥便把肖燕安排在自己家中居住,果然换了一个环境,肖燕的精神好多了,也没有听到半夜撞墙的声音。

七月十四的夜晚,传说中的鬼节,这一天正是鬼出门的时候,相传这一天有大量鬼出没与人间,不过对于楚桥这种不信鬼神的人来说,在这一天晚上出去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楚桥将肖燕放在家中,自己一个人找了一群朋友喝酒,肖燕这段时间身体较差,便将他安排在自己家中,没有带出来了。

喝了许久已经十点半了,突然铃声响起,楚桥一看是肖燕的号码,楚桥便按了接听键,关切的询问道:

“亲爱的,有什么事吗?”

里传来肖燕的声音,里面有些胆怯,颤抖的说道:

“楚桥,我会我家了,那个撞墙的声音又出现了,我好害怕,”

楚桥有些无奈,刚刚把她安排到自己家了,她又回去了,胆子又小,无奈的回答道:

“亲爱的,你在家稍等一下,我去接你。”

匆匆的与朋友告别,骑在自己的电动车一溜烟的跑到肖燕家的楼下,看着肖燕家闪着亮光,不知道为什么,楚桥也觉得有些异常的阴森恐怖。

悄悄的走了进去,门居然没有锁上,楚桥叹息一声,这小丫头太粗心大意了,这么晚居然不锁门,要是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人走进去,这可怎么办。

打开了肖燕家的门,慢慢的走了进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肖燕的人影,看到肖燕的房里的灯亮着,慢慢的推开了门,说了一句:

“亲爱的,我来了。”

走了进去,看见肖燕坐在床上,穿着雪白色的连衣裙,脸色苍白,低头不语,眼睛好像没有神采似的。

恐怖鬼故事之半夜的撞墙声

楚桥走了过去,抓住肖燕的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肖燕的手,格外冰冷,如同万年寒冰一般,楚桥抓着肖燕的手,含情脉脉的说道:

“亲爱的,你怎么了?”

肖燕沉默低头不语,就在这时,声音响了,楚桥有点想骂街的感觉,自己坐在安慰女朋友,也不知道那个不长眼的打了过来,坏了自己的心情,于是脾气有点暴怒,转过身,按住接听见,对着喝斥道:

“你谁啊,深更半夜打什么。”

“楚桥,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我,我有些担心你。”

这是肖燕的声音,楚桥一下子愣住了,噗通一下掉在地上,再回头,房间里那有半个肖燕的身影。

刚刚那个是?楚桥不敢猜测,也失去猜测勇气。

就在这时,头顶上有“沙沙”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抬头一看,一张雪白的脸正对着自己,眼神中透出鲜血,而整个天花板上已经爬满了黑丝丝的头发。

还没有等到楚桥反应过来,那黑丝丝的头发便伸了下来,紧紧缠住楚桥的脖子将他吊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楚桥挣扎了一会,身体便不动了,已经僵硬,而那黑发吊着楚桥的尸体,不停的撞击在墙面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刚巧十二下,而指针正指向十一点半。

。。。。。。

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十一半点了,而楚桥现在还没有回家,肖燕有些担心,便拨通了楚桥的,刚一接通,便听到楚桥严厉喝斥的声音:

“你谁啊,深更半夜打什么。”

肖燕有些奇怪,楚桥平时不这样对自己说话啊,今天这是怎么了,于是便担心说道:

“楚桥,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说话,我,我有些担心你。”

“哦,我正在你家呢,我已经找到了你家半夜撞墙的声音的来源,你过来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句话的语气特别冰冷,根本不想映象中的楚桥,不过也管不了许多,肖燕应答了一声,急忙骑着电动车赶了过去。

轻轻的推开了门,自己家里一片明亮,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奇怪刚刚自己给楚桥打是十一点半,现在怎么还是十一点半,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楚桥的踪迹,房间里传来楚桥的话:

“亲爱的,我在你房间里,进来一下。“

听到楚桥的声音,肖燕兴奋的推开房间的门,跑了进去,却一屁股瘫坐在地面上。

楚桥被一些长长的头发悬吊在办卡,眼睛已经发白,明显已经死了,“啪”感觉头顶有雨水,轻轻一摸,是鲜红的血。

一抬头,一张邪恶的眼睛盯着自己,一张白皙的来脸正低着血,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黑色的头发从天花板爬下缠住肖燕脖子,将她吊了起来,悬在半空中,肖燕挣扎了半天,渐渐失去了力气,身体慢慢僵硬。

“咚,咚,咚。”

头发吊着肖燕的尸体,来回摇晃,撞击在墙上,正好十二声,此时墙上的闹钟,指针依旧指着十一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