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冥花开不尽之小七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3-11

小七原本是一只狐狸,在千年以后,成了有着九条尾巴的狐妖。

但小七依然叫做小七,过着狐狸应该过的生活,除了多了九条尾巴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后来,她在蛇妖的引诱下下了山,在亭子里躲雨的时候遇上了个赶考的白衣书生……

小七就不是小七了,因为她懂得了情爱,还觉得小七这个名字不好听,在向书生自我介绍的时候,自作主张地换成了小琪。

同音不同字,就像现在的她,看起来是她,其实早已变得不像她。

陷入爱情的女人是愚蠢的,小七不是女人,却也逃不过爱情的牢笼,恨不得蠢成单细胞动物才好。

能够让小七一见钟情,足见书生有多么俊美,但更吸引小七的,却是书生的温柔有礼。

他会红着脸询问小七的芳名,会在看向小七的时候羞涩地躲闪着目光,这让小七觉得诧异,更多的却是欢喜。

那时候的小七,并不知道有些人就算不爱,也会对美貌的女子温柔有加,也会装作一副深爱的模样。不过游戏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小七输了。

所以她放弃了上山继续修炼,选择陪着书生一起上京赶考。

书生说,爱她甚笃。

书生说,金榜题名时,便是八抬大轿迎娶她进门的好时候。

所以她开心地答应了。

尽管书生在路上就以情难自禁要了她的身子。

尽管书生又结识了另一个漂亮的姑娘,用同样的许诺将其留住。

但是书生说了最爱她,不是吗?

京城繁华地,书生的银子很快用尽,却无法忍受困顿的生活。

“小琪,没有银子我便无法结识贵人,没有贵人,哪里来得金榜题名?”

小七虽然不懂这其中有什么联系,但她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情郎需要银子,而她并没有银子。

怎么才能弄来银子呢?

小七陪着书生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看书生指了指不远处的花楼。

书生的本意是要小七去花楼卖身,却不料单纯的小七根本不懂那花楼的含义,反而盯着那花魁身上的狐裘出神。

对呀,我有九条命,剥下一层狐皮也不过失了一条性命而已,很值得。

只是,书生居然猜到了我是狐妖吗?人人都说妖怪可怕,书生居然也不嫌弃,果然爱我甚笃。

于是小七欢欢喜喜地跑到花楼附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生生剥下自己的皮,又打听了卖狐皮的地方,果然赚到了三百两白银。

只是剥皮的时候流了太多血,明明是修炼千年的狐狸,却也忍不住脚步蹒跚,头晕眼花。

“书生,我给你赚来银子啦,整整三百两呢。”

彼时,书生正揽着阿阮从房间里出来,那知足的模样,经过情动的小七哪里猜不出是因为什么。

“好小七,我就知道你最有办法了,快把银子给我。”

书生温柔地笑着,却在从小七手里拿完银子以后刻意避开了她的碰触,任由她跌落在地。

小七不明白,书生不是爱她甚笃吗?为什么会躲开她,为什么会嫌恶地看着她,反而揽着别的女人温柔地笑。

“傻瓜,你都脏了,公子又怎么会再怜惜你呢?”

阿阮嗤笑,显然对小七的遭遇惊诧不已。同为书生在路上收来的女子,阿阮偏偏比小七多了几分自知之明,从来不曾对书生动心,也就不会真的伤心。

小七愣愣地望着书生的背影越来越远,不明白自己不过是剥了一层皮毛而已,怎么就脏了?但书生显然很喜欢自己用皮毛换来的银两,那么只要自己能不断地拿出书生喜欢的银两,他就会爱屋及乌地喜欢上自己吧?

小七这样安慰着自己,却终究没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趴在地上哀哀哭泣。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七硬生生地剥下了自己的七层皮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越来越虚弱,却在捧着银子去找书生的时候笑得甜美。

书生却总是变脸,在看到银子的时候温柔地对她笑,却在拿到银子以后冷漠地转身,就像是,就像是捧着银子给他的并不是小七,而是他的仇人。

许是觉得大家同为可怜人,原先嗤笑她的阿阮也渐渐地对她友好,告诉她书生从来都没有对她们交过真心,她的付出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小七却不信。

她始终记得在躲雨的那个亭子,书生是如何温柔的笑着,说爱她甚笃,说金榜题名后会娶她。

至于书生为什么不再看她,肯定是她带的银两不够多,书生不开心了,这才对自己冷言冷语。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

可是她现在只有一条尾巴了,再没有能力赚取银两了,书生肯定不会再喜欢她了。

小七越想越伤心,也顾不得阿阮还在身边,低着头伤心地哭泣。

而那头,书生用小七拿来的银子四处送礼,果然结识了许多官员,甚至还被一个三品的京官定为准女婿。说是只要他能考进前三甲,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还会在给他介绍官场的朋友。

九尾狐的皮毛堪称精品,寻常人家自然是用不起的,最后几番辗转,竟是被有心人送到了皇宫里去。

“糟了!小七那傻丫头肯定是着了人的道儿了!”

着急的正是诱哄小七下山的蛇妖媚娘,如今的她可是皇帝最最宠爱的贵妃,连皇后都要顾忌三分的。

而她之所以引诱小七下山,不过是觉得对方已经到了识情爱的年纪,哪里知道长年都在修炼的小七根本不了解人间险恶,又是个痴情的种子,这才被人迫害至此。

好不容易通过种种渠道找到小七,却发现她正穿着一身薄纱,满面惊惶地推拒着轻薄她的男人。

“书生,书生!

冥花开不尽之小七

媚娘听到她哀哀地唤着主位上的白衣男子,对方却始终充耳不闻,偶尔投过来的目光也是不耐和厌恶。媚娘就知道,那便是骗得小七掉了八条命的负心人了。

蛇族天性冷血奸诈,知道在人间使用法术害人不妥,索性直接化作一条大蛇,卷着小七就回了山上。又用八张狐狸皮从孟婆那里换来一碗汤水,逼着小七忘却人间的种种,继续做她的小妖精。

至于书生嘛……

书生果然金榜题名,却因在皇上的宴席上借着酒醉轻薄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夺了状元之名不说,竟是直接判了腰斩!人们不禁唏嘘,或是因着新科状元的霉运,或是感叹皇帝对贵妃的宠爱。

但这一切与小七再无关联,她不过是一只修炼了千年却只有一条尾巴的狐狸,或许愚钝,或许蠢笨,却还是当年的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