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暧昧高手正文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女人的心思3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暧昧高手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紫气东来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昧高手全集阅读正文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女人的心思3,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迎新晚会圆满的落下帷幕,获得第一名的解东来被当场宣布获得了龙辉传媒集团今年即将启动的选秀节目复赛资格,他将直接晋级到总决赛前的复赛海选中,成为了今晚最幸运的人。

而范伟与李姗都选择了拒绝参加,这也令很多同学感觉到了惋惜。李姗的美丽与她那美轮美奂的钢琴旋律久久不能让人忘怀,范伟那精彩绝伦的高科技舞蹈表演也是令人大开眼界,他们的婉拒的确令很多希望看到他们更多节目的人实在有些恋恋不舍。

晚会结束后,李姗还未走到体育馆门口,便被范伟给直接拉进了旁边小树林内。李姗用力的扯开范伟的拉扯,一脸不耐烦道,“范伟,你干什么啊,孤男寡女的把我给拉进这黑乎乎的林子里,不怕被别人看见乱传些什么绯闻吗?”

“绯闻?你不是说你怕被人传绯闻的吗?”范伟一脸认真的看着李姗道,“你刚才在颁奖的时候,到底和吴诗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只是说了我一直很想说的话。”李姗瞧了范伟一眼,呼了口气似乎很开心道,“范伟,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你还怕我会对吴诗说,要当她的情敌来抢你?那你还真是把自己给高看了。”

“不可能,那为什么吴诗离开的时候脸色那么难看?一定是你和她说了什么!”范伟一脸的不相信,他太了解吴诗了,以吴诗端庄成熟稳重的性格,是不可能会在正式场合这样失态离开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而刚才她就只和李姗窃窃私语过,所以只可能是李姗说了什么,才会让吴诗这样失态的!

李姗望着范伟,淡淡道,“如果你不信你大可以去问你的吴诗啊,问问她我到底说了什么,你这样火急火燎的找我兴师问罪,不觉得有些太幼稚了吗?”

范伟听了一楞,仔细一想觉得李姗说的也对,这样贸然的质问李姗确实有些太不礼貌了些。他轻叹口气道,“对不起,是我冲动了些,不该贸然这样来质问你的,不过你能告诉我,你们说了些什么吗?”

“没说什么,她只是说很仰慕我的琴声,而我则说很仰慕她和你的感情,要向她学习,仅此而已。”李姗耸耸肩膀道,“你觉得这样会有什么问题吗?”

“奇了怪了,那吴诗为什么会这么不开心的离开?”范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摇了摇头,无奈道,“好吧,那看来我还真是有些冒失了,李姗,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李姗露出丝迷人的微笑道,“行,我就先走了,你也得快点回去照顾你的宝贝女朋友吧。”

范伟苦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便走。李姗望着他消失的背影,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坚定,喃喃轻声道,“范伟,只要我下定决心要从别的女人手里抢走你的那一刻起,你的那些女友们,将会受到我最大的挑战!原本我已经打算放弃了,是你,是你碰了我的身子!既然如此,那我这一辈子就是你的女人,不能放弃,那就必须要霸占!范伟,你将来只会属于我一个人!”

说完,李姗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扭头便消失在了树林中。

而在此时,距离李姗几百米远树林另一边,同样躲着三个脸色难看的家伙,其中有两人,赫然就是凌高与包艳哲,还有位很是陌生戴着眼镜一脸委屈的小个子男人。

“我就不明白了,范伟那家伙怎么会有那么神奇的东西,居然,居然能自发光!”凌高一拳狠狠砸在树干上,疼的他忍不住叫出了声,又是一阵破口大骂道,“娘的,今天干什么都不走运!”

包艳哲铁青着脸,朝着一旁的小个子皱眉道,“小张,你能确定你已经把体育馆的电源线给剪断了?”

“绝对能确定啊老大,我按照你的吩咐直接去的机房外剪的电缆!差一点就被人发现了。”那叫小张的包艳哲手下苦闷着脸道,“如果被抓住,那可是要直接被开除的啊!我冒着这么大风险干成的事,结果居然没起到作用,真是晦气!”

“哼!算他范伟运气好,本来可有他狼狈的!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滚!没用的东西!”包艳哲不爽的一脚把他手下给踢倒在地,望着那手下狼狈的匆忙逃离,不由冷哼一声道,“我还真就不信了,难道真整不了那臭小子一回?每当我看见李姗和他走在一起,我心里就非常的不爽!真想痛扁他一顿!”

“痛扁?哼,你又不是他对手,你怎么痛扁他?”凌高冷冷望着包艳哲,恶狠狠道,“这个混蛋,还真别把我逼急了,真惹火了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有什么好办法?”包艳哲见凌高这样说,不由有些好奇道,“说来听听?”

凌高脸色阴晴不定的摇了摇头,“不行,我这方法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用的。万一要是失败了,那可就不是小打小闹,问题可是会很严重的!”

“哦?什么法子这么厉害?”包艳哲越发好奇道,“凌高,不论搞不搞,先说来听听又没事。”

凌高瞧了包艳哲一眼,嘴角阴笑道,“其实很简单,我们不是拿范伟没办法吗?那就要想个办法让他拿我们没办法,让他好好吃点苦头!我们是打不过那家伙,但是谁让那家伙花心呢?如果我们可以利用好这一点,也许不仅能让他吃苦头,更能把他直接给……”凌高说到这里,阴狠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包艳哲瞳孔猛的一缩,有些咋舌道,“你……你想把范伟给……”

“怎么?怕了?害怕你就不要参与,胆小鬼!”凌高鄙夷的望了包艳哲一眼,冷笑道,“俗话说的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不狠点怎么能成大事!要想得到,就必须要付出才行,这事风险是大,但是你想想,一旦成功,我保证能让你不但抱得美人归,而且还能一劳永逸的把范伟给彻底除了!不过……现在我还没下狠心,觉得这样干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包艳哲被凌高那句抱得美人归给彻底诱惑了,他舔舔嘴唇兴奋道,“和我说说,到底该怎么干?”

凌高瞧了包艳哲一眼,淡淡道,“你真的想知道?”

“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包艳哲明显急的有些不耐烦了。

凌高忍不住发出一阵阴沉的冷笑,“其实这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很简单。他范伟不是和李姗亲亲我我的吗?那不如干脆些,我们找人把李姗给绑了,到那时候,你觉得范伟还不是乖乖任由你摆布?等把范伟给解决了,就凭李姗一个弱女子,给扔到荒郊野外的房子里关起来,上点药,她还不好好的给你当奴隶,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什么贞洁的烈女,用药之后还不乖乖变成**,你说呢?”

包艳哲被凌高这计划吓的浑身猛的一颤,后退时一脚踩空整个人一屁股便坐到地上!他急忙摇头道,“不不不,这,这种事,要是被人发现……那可是要坐牢,要杀头的!”

“哼!只要做的天衣无缝,到时候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知道,你怕什么?”凌高阴狠道,“只要范伟在乎李姗,他就一定会中圈套!”

“凌高,你说的好听,那为什么你不拿你爱的女人做诱饵?”包艳哲并没有被凌高的话语给诱惑的失去理智,有些愤愤不平道,“如果绑架你喜欢的那位外国语大学的校花,范伟一定也会很紧张的!”

“你说绑架方佳怡?不行不行,方佳怡父亲和我父亲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两家世代友好,绑架她我还不如去死!”凌高摇头冷冷道,“你不愿意我又不勉强,拿方佳怡说什么事!再说,这计划只不过是我心里想想的而已,不到万不得已,不用冒这么大的险。”

包艳哲缓了口气,叹气道,“我一定要得到李姗,范伟就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我一定要打倒他才行!你说的很对,无毒不丈夫,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这个计划虽然很凶险,但是一旦成功,李姗将会永远成为我的女人,没有什么比这点更重要,更让我开心的!如果真要实行这个计划,我……我愿意参加!”

凌高有些意外的望了眼包艳哲,冷笑道,“行啊包学长,为了李姗,你居然连命都敢豁出去了?不错,果然够男人!不过我也觉得值,就冲李姗那脸蛋,那身材,不拿来当奴隶好好尝尝滋味,那还真是可惜了。”

“去你的,什么奴隶,那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包艳哲反驳了一句,冷冷道,“我的女人,别人永远也都别想抢走!”

“行了,你还是多想想其他的办法吧,不逼到绝路上,绝对不能用这招。”凌高皱眉道,“一旦被发现,那可是会万劫不复的!”

包艳哲浑身轻颤着,良久没有说话……

烧纸炉
惠州企业贷款
水式模温机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