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暧光昧影正文第二百七十九节愤怒的司徒雷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七十九节愤怒的司徒雷,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二百七十九节愤怒的司徒雷((上)

孙伴山一个人无比的烦恼加郁闷着,其他人到是玩的很开心。

经历过雨露滋润的凤凰女,也体会到了‘朱哥’的苦衷,看来有时候‘耍流氓’也是一种爱的体验。朱永生可不想叫小石头跟着当灯泡,好不容易把小石头推给了穆水哗与人皮张。条件是回国后给他俩每人十万人民币,但绝对不允许小石头去骚扰他与风凰女。这一次凤凰女却没有责怪朱永生,她也开始明白,两个人之间需要一点私人空间。

司徒庄园在新加坡那可是首屈一指的建筑。不但占地广住房多,光是配套设施就十分的先进。

私人游泳馆里,成了穆水哗与人皮张的天下。两个人安排小石头把门,任何服务人员都不许进入。小石头也不容易,长这么大第一次赚到了收入。穆水哗承诺,回国后给小石头五千人民币当酬劳。小石头也在琢磨着,这五千块钱,能不能买部好点的笔记本电脑。

高尔夫球场里,朱永生卖力的教着凤凰女怎么打高尔夫。他也只是想体验一下这种高雅的运动,朱永生自己根本就不会。

“凤妹,不是这样,应该是这样,力气要大!”朱永生轮圆了胳膊,连吃奶的力气恨不得都用上了。

“朱哥,真帅!”虽然朱永生也没击到球,但凤凰女还是很花痴的赞美了一句。

看着上下飞舞的草被,服务人员心疼的肝都疼。两个人不是在打击球,简直就是在挖坑,还得说看谁挖的深。

但服务人员谁也不敢指责什么,这两位可是老爷子请的贵宾。别说是在球场里刨坑,就是弄两把锄头在这开荒种几排大葱,他们也只能看着。

孔大师是最敬业的修行主义者,哪里人多他就往哪去,为的就是发泄一下他的表演欲望。一脸的神圣不可侵犯加上时不时的飘浮一下,不一会儿,孔大神棍的四周就围满了人。弄的冯伯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赶紧带着一队护卫跑过去看看。

在一片欢呼声中,飘浮在空中的孔大神棍越发显得仙风道骨,“听完本大师的演讲,难道你们就不心动,内心里就没有什么想法吗?”孔山心里在等待着众人扑倒在他的脚下,要拜他为师的那种神圣时刻。

“好~~!再来一个~!”

在一片欢呼声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掏着,五元十元的新加坡元不断的扔了过来,有的人还扔的是美元。冯伯也觉得很神奇,这样的室外飘浮魔术他还是第一次见。

“你~你们这是~!”

“大师,您别光表演‘空中飞人‘,能不能来个‘空中解体’啊?”

“厄!”孔大神棍只觉得脑子有点短路,一个倒栽葱,从空中栽了下来。

冯伯一看不好,赶紧跑过去看看。可怜的老孔这下栽的可不轻,连脖子都歪了。没办法,只能送医院了。

周围观看的人都是庄园里的员工下人及仆人,但他们一个个都显示出了高昂的素质。不少人帮着捡起地上的零钞,准备给那位演砸了的魔术师送去。

周老怪坐在花园的摇椅上,正从那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估计正回忆着不怎么美好的童年。

今天司徒搏龙把周老怪这位假‘舅老爷’请过去之后,先是之乎者也的一通道德情操教育,然后就是逼迫走老怪给他个说法。

周老怪也不着急,刚才握手赔不是的时候,周老怪就知道了司徒搏龙的想法。既然这老家伙想靠上中国这棵大树,周老怪更是求之不得。

“司徒先生,不知道这里说话方便不方便?”周老怪故作神秘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老妖精忽然严肃起来,司徒搏龙也认真的看了看四周,“走!到我书房里说去!”

两个老家伙,象小偷一样贼头贼脑的溜进了书房。

“周先生,有什么话您尽管说,这里绝对的安全。”

周老怪背着双手,看着司徒搏龙,很严肃的说道:“司徒先生,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是伴山的舅老爷。我的真实身份,是中国的一位部长级别的院长。但是,在中国除了主席和总理,我谁的话也不听,谁也无权利管我。”周老怪这句话,说的到是实际情况。

司徒搏龙一下子也蒙了,他是想到周老怪可能是中国政府的高官,但没想到会这么高。高到只有主席和总理可以命令他的地步。

“周~周先生,能认识您这样的大员,老朽真是三生有幸啊。”

司徒搏龙不得不高看一眼,中国可不是小国,一位部长级的官员有多大能量,司徒搏龙非常清楚。难怪美国人要围捕他们,看来还真不是一条小鱼。

“司徒先生,本来我是不想透露身份,但看到您这么真诚,我代表中国政府,也欢迎您成为中国的朋友。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也欢迎司徒先生有机会去中国走走。”

内心里正激动的司徒搏龙,一听周老怪要回去。马上把脸一本,“不行,周先生您可以走,但伴山那小子绝对不能走。侮辱了我的孙女,不能就这么一走了知,这叫我的老脸往哪里放。他要走也可以,必须与我孙女马上成婚,不然就别想走出司徒庄园。”

“司徒先生,您也不想想,我这么大年纪了,在中国不是和你吹,就是总理的话有时候我也不听。但为什么跟着伴山这小家伙到处乱跑?唉~!那是因为,他的身份太特殊。”周老怪长叹了一声,一脸的郁闷之状。

奶茶培训
河北爬架网生产厂家
湖北随车吊货车带吊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