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傲运天禧正文第17章红尘劫135芭蕾少女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3

(小说《傲运天禧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箓骑士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傲运天禧全集阅读正文第17章红尘劫135.芭蕾少女,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楚彤是个很有分寸的女孩,半夜时分就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铺位上。

早上起来,麦薇儿看我的目光有所不同,她晚上和珍妮挤在一个床位,睡得不踏实,很有可能知道楚彤偷偷跑到我的床上了。

楚彤还是一副端庄淑女的优雅风韵,只是在聊天时会挨到我身边,云芸抢位置她就笑着让开,只有珍妮偶尔会和云芸嬉闹一番,麦薇儿则像一个贤淑温柔的大姐姐,陪着我聊天。

有几次剧组来人想让她们过去玩扑克,都被她们四个拒绝了,楚彤干脆买来几副扑克,笑着说道:“陪他们乌烟瘴气的,还不如我们自己玩呢。”

“好啊!我听说坐火车打扑克是最消磨时间的方法看!”珍妮第一个赞同。

我看着扑克牌一阵发呆,好像…我不会打中国式的扑克啊!麦薇儿柔声问我:“你不会打牌吗?”见我点头承认了,几个女孩子都笑了起来,云芸根本不信:“真的假的啊?什么扑克都不会玩?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怪人?”

楚彤笑着说道:“那你看着我玩,一会就能学明白了。”

果然,打扑克真的很简单,不到一小时我就上去玩了,并很快就成了“高手”,时间飞逝,车厢里不知何时开始响起了流行音乐的曲调,列车广播员甜润声音提示:“本次旅程终点站,美丽的天府之城…成都到了。”

热辣的空气冲进车窗,四位美女看了一眼外面明艳的阳光,开始不紧不慢的擦防晒霜。

“辛迪,你也来抹一点,外边紫外线很毒的。”

楚彤的亲热举动马上引起了珍妮的关注,连有些粗心的云芸都发现了楚彤的异样,她惊呀的看着我顺从的接受楚彤的“伺候”,惊问:“楚彤姐,你们也进展太快了吧?打一会扑克就好上了?”

楚彤微笑不语,雪白的娇容上一阵粉红,脸上的喜悦之色却是异常动人。

麦薇儿却轻轻拉了一下云芸:“别乱嚼舌,云芸你出去可不能说。”

擦完了防晒霜,我和她们大大方方的交换了号码,然后问麦薇儿:“你常来成都吗?知道怎么去华城市吗?”

麦薇儿说:“华城是个县级市,也是成都的东大门,那里好像不通火车,你到站前乘坐巴士,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我向丽影组合的四位大美女告辞,独自来到站前巴士客运站,正好有一辆大巴士是去华城的。

上午10点钟,是成都去华城大巴的开车时间,这时候不是乘车的高峰期,所以坐的车人不多,候车室里人也非常的少,只有9个人。

不过我不得不惊叹,四川真是盛产美女的地方,9和旅客中只有3个女孩,但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甜润,最吸引周围旅客眼光的,是一个20左右岁的女孩,她上身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低胸露脐小衫,领口敞开的很大,透过轻薄的小衫,里面的胸罩隐约可见,红色的皮质短裙只遮到大腿的一半,雪白如玉的长腿上没穿丝袜,她在角落里拿着一本明星杂志津津有味的看着,一头很齐的刀削长发在她低头时垂下,虽然只能看到半边脸,那已经是晶莹玉润,明丽照人了,整体的感觉更是清爽中充满了性感。

时间也很快的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到了上车的时间,男人们很绅士的让女孩子们先上了车。

在她走过我身边的一刹那,我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幽香,不是香水味,应该是头发和身体上的混合香味。味道好清醇。就在这一刹那她很自然的甩了一下乌黑的长发,我从侧面看到了她脸,好白净,长长的眼睫毛大大的眼睛,好一个清纯的大学妹,她也在打量我,虽然只是轻轻一瞥,我已感受到她眼中的关注。

我跟在她身后上车,她穿的红色小皮裙因为紧身给她带来一点麻烦,由于高度的关系,我的视线正好盯住她的美臀,盖在红色短皮裙下的黑色三角裤清楚显现…

上车以后司机告诉我们不用按号入坐,因为只有14个人坐这班车,大学妹上车以后径直往车后走去,一直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了下来,我在第三排找个位置坐下。

“司机没人了就快开车吧!”一个先上车的乘客叫了起来!

“别急别急,还有个旅游团要去华城,人都在后面呢,稍等5分钟。”

不一会还真来了一群旅游者,大约有20几人,有男有女,年龄都在40岁上下,一个个长的凶巴巴的,满嘴的粗话,不但浑身酒气,还叼着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刚从局子里放出来的犯人。

一个回华城探亲的旅客小声和同伴嘀咕:“这都是咱们华城的城管老爷们,这是跑省城来乐呵来了。”

为了离这股子难闻的气味远点,旅客们都小心翼翼的从前座往后挪位置,虽然后边比较颠簸,也比在前面吸他们的二口烟强,我正好就挪到了最后一排那位大学妹身边。

她看到我坐过来,竟然很有礼貌的朝我点头一笑,真是令人倍生好感。

这时城管旅游团的一个中年干部模样的男人向后一望,正好看到了我身边这位清纯甜润的美女,马上带着酒气走了过来!

“哎呦!这不是咱们华城第一美女薛雪吗?怎么放暑假了也不给王叔打个呢?”

“王叔,我没带簿…记不得了!”薛雪看样子很怕这个中年男子,一看这个中年人就是个坏种,两只倒三角眼在薛雪白嫩的酥胸上来回看,仿佛要叮入肉里一般。

由于受到惊吓,薛雪的杂志掉在了地上,她如果去拣这份报纸,整个胸部都会**,我急忙伸手帮她捡了起来,薛雪感激的望了我一眼,可能是怕连累我,连谢谢都没敢说出口。

“这位是你的同学吗?”中年人像发现仇人一样,恶狠狠的瞪着我。

薛雪脸上露出了尴尬和惊恐的表情,我却平静对中年男人说:“这位老大哥,我是薛雪的男友,我叫辛迪,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这一下直承是她的男友,薛雪的表情马上从尴尬变成了惊讶,紧接着又变成了喜悦。她也知道我这是在帮她虽然我说了假话,她对中年男人微微一笑默许了我刚才说的话。

中年男人却心有怀疑,看了看我:“我是华城城管主任,你既然是薛雪的男友,就应该叫我王叔。”

我平静的一笑:“对不起,我没有乱攀官亲的习惯,王主任。”

“好!好!年轻人,有志气!”他气的面色发青,嘴上还客气着,“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咱们华城再见,有时间和薛雪来我家做客,我和薛家是老朋友了,千万别和我客气。”

看到王主任回前面去了,薛雪总算松了口气。我对她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冒充你的男友。”

薛雪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说:“没关系,我还应该谢谢你呢。”

“不客气,这家伙是个笨蛋,连男友和男朋友都听不出来,活该受骗!”我笑了起来,薛雪也嫣然娇笑,不知道的人还真为我们是一对小情侣呢。

随着汽车的启动,我们俩就天南地北的侃了起来,原来薛雪是北京舞蹈学院的大学生,今年只有17岁,主攻芭蕾专业,难怪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这么唯美。

“你这么美丽,将来一定能成为最迷人的芭蕾舞演员。”

薛雪苦笑:“独舞是不可能了,学芭蕾的女孩子16岁之前如果没有机会参加大赛,不能但当女一号,就不好出头了,以后也没多大发展了,最多也就是当个伴舞,混得好一点,也许能做个中等专业的芭蕾舞教师。”

“你为什么不去报名参加大赛?”我问。

“参加比赛是有名额限制的,学校不给推荐就去不了,去国外自己报名参赛,我又没那么多钱,再说我刚刚大三,离不开学校,也不能得罪老师,先熬到毕业再说吧。”

这时大巴已经开出了站前,忽然一辆出租车斜刺里杀了出来,吓得大巴司机一边猛踩刹车,一边打着方向盘躲避。

巨大的向心力和惯性把薛雪摔倒在我怀里,全车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薛雪抱着我的腰,不但没有觉得羞涩,反而惊呼:“辛迪,你的肌肉好漂亮啊!”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因为力量过大,把我的衬衫翻了起来,自然看到了我的六块腹肌,忍不住还伸玉手抚摸了两下。

“男人的腹肌是最难练的,能练的这么完美,你身上其他肌肉一定更漂亮,是不是?”她摸起来没完,还要看其他的肌肉,我有点哭笑不得的说:“美女,你摸够了没有啊?我被你摸得很痒痒…”

“对不起!”薛雪这才醒悟,自己在摸着我的腹肌,脸儿顿时羞得火红,双眼更是妩媚的娇艳欲滴,急忙缩回手,低着头不敢再看我。

此后,一直到华城我们俩都没有再说话,薛雪是羞涩难当,我是不想再招惹一个纯洁的好姑娘,这种女孩一看就是情窦初开的哪一种,这种一见钟情的纯洁的情感,虽然很浪漫,但是绝不会持久,也不可靠。

快到站的时候,薛雪终于忍不住把一个纸条递到我手里:“这是我的号码,上面是学校寝室的,下边是的…以后有时间我请你吃饭,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

我呵呵笑着,看了一眼号码,取出记录下来,然后拨通了她的,她看到我的号显示在自己的上,开心的笑了。

我轻声笑道:“记好我的号码,万一那个王主任去你家验明我们的关系,你就给我打,我就又多了一个女朋友了。”

“又多了一个女朋友?什么意思?”薛雪忽然感觉心里一紧,有些惊慌的望着我。

我笑道:“我有个十分要好的女朋友,被家里逼着相亲,只好说自己有男朋友了,然后就给我打,把我请了过来,这不是白捡一个女朋友吗?你要是再遇到这种事给我打,我不就是一箭双雕了吗?”

薛雪不但没有反驳我的话,反而一脸的惊喜:“原来你来华城就是为了这事?这可真是太有趣了…”可是,随即她又小心的问了我一句,“那你是住宾馆还是住她家里啊?”

“当然是住宾馆,我没有随便住人家里的习惯,我是从国外回来的,中国的家庭起居方式我有些不适应,所以还是不给人家添麻烦的好。”

“呵呵!想不到你还是海龟一族哦?”她一脸促狭的笑容,我半晌才醒悟海龟和海归是双关语,马上笑着反击:“别忘了,你很有可能成为龟婆的…哈哈!”

“讨厌!难听死了,我才不要做…”薛雪一边不依的请打着我的胸膛,一边撒起娇来,这幅动人的小模样,真是叫人怜爱万分。

电镀层测厚仪
诸城市夹层锅厂家
二次构造泵价格批发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