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亵渎在地狱中仰望天堂章十二神仆上唐

2019-01-14 11:29: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亵渎 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章十二 神仆 上

章十二塞拉菲

两扇紧紧关了十七天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衣衫褴缕的罗格迈着虚弱的脚步,从大门后走了出来。

这两扇沉重的大门纯以生铁铸成,那么荣耀厚近半米,其开关全部依靠水力机械推动。罗格一走出门外,厚重的铁门就在他身后徐徐合拢。在铁门合拢前的一瞬,约略可以看到铁门后的一小片地方。

那是一片尸骸纵横的死地!

罗格看起来疲惫不堪、脚步虚浮,连带着还瘦了一圈。不过他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

比胖子还要肥上两圈的典狱长早已恭敬地候在了一旁,亲手将一套新衣奉了上来。在换衣过程中,罗格体表黑一块白一块的皮肤不住地掉落,看得典狱长心惊胆战。他立刻不动声色将目光投在地上,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典狱长久经官场,深知最大的取祸之道,就是对上司的私密事知道得太多。

罗格现在所站的地方,正是大地牢的最下一层。还在神圣同盟刚刚成立时,这座大地牢就开始动工兴建了。历来一个国家成立,最先修建的往往就是军营和监狱,阿雷公国也不例外。在阿雷不算漫长的历史中,大地牢已经扩建过三次,里面可以关押一千多名最危险的犯人。在罗格执掌公国大政后,尽管财政极为紧张,他仍然拨出了一笔钱对大地牢进行维修。毕竟胖子谋权夺国的经过殊不光彩,反抗者众多。原本地大地牢一时显得不大够用。

铁门背后是大地牢中冤魂最多的地方。门后空间开阔宽广,但没有光,没有出路,只有一点少得可怜的水。大地牢中如欲处死犯人,往往会把数人一齐关到这片绝地,任其在黑暗中慢慢死去和腐烂。

在无光的绝地里,自知必死的犯人们用不了多久就会陷入最后的疯狂。而最后还保持清醒的那个人,往往也是最不幸地人。

数百年来。这片绝地中不知积蓄了多少凶厉的怨灵;空旷地空间中,不知回荡着多少最恶毒的诅咒。

罗格一自‘风怒裂谷’返回,就一头扎进了死亡绝地。他是亡灵魔法的大师,需要汲取这里的灵魂和诅咒力量来对抗钢铁战争傀儡卷轴上所附带的诅咒。也许整个公国内,都找不出亡灵和诅咒力量更加强大的地方了。

钢铁战争傀儡卷轴上附带的诅咒细密繁复,虽然初始威力看起来不大,但极难加以驱除。罗格本以为可以在五天内完全驱逐诅咒效果。可没想到在地牢绝地内一呆就是十七天。不过这次胖子也是小有收获,经过亲身体验,罗格对诅咒力量地运用更加熟悉,他发出的各种阴狠诅咒也就更加难以抵抗。

罗格无瑕为自己魔法上的进步欣喜,他匆匆披上衣服,直接回到了大公府。

由于破解高级诅咒事关胖子的小命,因此在进入大地牢绝地前,罗格下了严令。不许任何人打扰。可他没想到,这一呆就是十七天。

十七天,已经可以发生太多的事了。

罗格小心翼翼地撤去自己房间中角落里的一处魔法机关。这座魔法阵威力强大,一旦不小心触发,就是以胖子的魔法抗力也会被打个半死。

魔法阵中一块青色的魔镜正一闪一闪地发着光。这是洛克菲勒专门送给罗格用来进行远程通讯地魔法道具。一看魔镜上闪动的光芒,罗格就知道里面至少贮存了十几条消息。魔镜价格极为昂贵。但总共使用次数也不过二十次。这十七天来洛克菲勒连续传递消息,可见他的焦急。

这些消息大同小异,除了向罗格通报帝国最新的动向之外,都是在催促罗格尽快率众北上。若没有挑战银龙王一事,罗格早在二十多天前就该北上帝都了。

他思索了一下,简单回复了一条讯息,称将在五日内出发。

抛却风月的因素,对付云宵之城和帝国宰相斯特劳是眼前的头等大事,除此之外,公国中可说别无大事。有五天地时间。应该够他处理公国这十几天来积压下来的事情了。

没过多久。行色匆匆的罗格又出现在智慧之眼的主殿中。

一袭圣袍的摩拉不会似是知道了罗格要来,早已等候在主殿的门口。胖子一言不发。默契地跟着她向殿后走去。

罗格已经不知道进了多少次智慧之眼的主殿。可是这一次不同于以往,他总是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些微妙的变化。可是具体变化在什么地方,他也说不上来。

看着走在前面的摩拉,罗格地心里忽然微微动了一下。

摩拉走得非常地有韵律。随着她的脚步,宽松圣袍下诱人地曲线忽隐忽现,特别是那丰满、圆润的臀,在轻微地一荡一荡。一时间,罗格的心跳似都在与这荡漾的节奏呼应着。他忽然想起了与摩拉突如其来的那一次缠绵,她美丽的身体、诱惑的眼神、时轻时重的呻吟、疯狂的动作以及不支时那张慌的神态,一一在眼前浮现。

“今天这是怎么了?”罗格暗自感到奇怪。若在平时,他绝不会压抑自己好色的心,可是只要有正事在前,胖子对美色的抵抗力就非同一般。象今天这样几乎压抑不住自已对摩拉的**,最近一段时间内,这还是第一次。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祈祷室,摩拉小心地将门掩好。祈祷室中有奥黛雷赫的神力加护。只要关上了门,那就根本不怕一般的窥探魔法。

祭坛上的火焰如往常一样熊熊地燃烧着。火焰前坐着一个小小地女婴,正在吃着自己的手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无言的罗格。

“这个……就是降临后的女神?”就是镇定功夫如罗格,也掩饰不了自己的震惊。

“女神的确已经降临。”摩拉不动声色地道。

罗格盯着小女婴左看右看,若不是怕激怒了奥黛雷赫地后果自己承担不起,他还想把小婴儿拎起来仔细看一遍。他甚至偷偷地以精神力对这个婴儿扫了一眼,在她身上,的确发现了一丝奥黛雷赫神力地痕迹,只是神力实在是太薄弱了点。不过一个婴儿。哪怕资质再好,都不可能拥有多大的力量。

其实一直以来。罗格对奥黛雷赫选择降临在一个婴儿身体里感觉到非常奇怪,这种做法看起来颇为类似于光明教会中天使的转生。可是以罗格所知,似乎光明教会近年来流行的是直接在成熟身体中降临。

罗格还想仔细研究一下这但有幸福感的人一定是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人个女婴,就在此时,摩拉刻意压低的声音适时地传了过来:“罗格大人,您现在的举动可是对女神十足的不敬啊……”

罗格一惊,立刻后退了几步。可不知什么时候。摩拉已经无声无息地站在了他地身后,胖子这一退,立刻与摩拉撞了个满怀。摩拉又哪里撞得过胖子?

圣女当即摔倒在地。

罗格的后背感受到了摩拉柔软的身体,心中的火焰轰地一声,再一次熊熊燃烧!

他一言不发,转过身就扑向了尚未爬起的摩拉。摩拉刚刚支撑起半身,旋即被罗格压倒在地。在胖子的蛮力之下,她丝毫没有抵抗之力。转眼之间圣袍就被撕开。罗格喉间低吼一声,将脸深深地埋进那熟悉的两团温软山峰之中。

摩拉毫不惊慌,她只是在罗格耳边低低地叫了一声:“奥黛雷赫来了……”

罗格立刻惊起,本能地四下望着,“在哪里?”

摩拉见罗格已经清醒,若无其事地将他推开。随手用破损的圣袍掩了掩裸露地胸。此时摩拉的圣袍几乎完全被罗格撕碎,她掩得住这边,掩不得那边。不过摩拉也不在意,她以镇定温柔的声音道:

“女神传下了两个神谕,都是与您有关的。”

罗格此时神志已经完全恢复清明,他有些不敢去看摩拉。在女神的祭坛前试图非礼女神的圣女,这在任何宗教里都是不可饶恕地大罪。胖子不禁为自己意外的失控感到奇怪,似乎,上一次与摩拉缠绵时,他也曾如此失控过……

但还未等他想得明白。摩拉就道:“女神要求智慧之眼在一个月内举行一个盛大的祭祀仪式。只有同时在场的虔诚信徒超过五万人。才有可能达到女神的要求,并获得女神的神恩。可是您知道。整个德累斯顿也不过十万人,要凑齐五万名虔诚的信徒,只能号召外地的信徒来到德累斯顿。这将是一大笔费用,但智慧之眼并没有这么富有。不过无所不知的女神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她要求您为智慧之眼补齐这次祭祀仪式的经费。我已经计算过,这个仪式一共需要您捐献二十万金币。”

罗格默不做声,不过脸色已经是要多难看那就有多难看。公国新一季地税款刚刚入库几天,总共也不过二十五万金币而已。而最近两季地税收要占去全年税收的大部分,可是刚刚收入国库地钱一下子就被智慧之眼用去大半,这要他拿什么去支付官员的薪俸、士兵的军饷?更不用说制造精良器械甲胄和完善训练营地了。

罗格虽然不知道这个祭祀仪式是用来干什么的,但一个频繁展示神迹的女神就在面前,若不想尽办法满足她的神谕,那绝对是个傻瓜。且不论奥黛雷赫的神威是高是低,但她不光展示了无数神迹神谕,还曾经亲自出现在罗格面前。当然了,每次降临,她都把胖子吓得不轻。

在一切务实的胖子眼中,这样的女神,可远比那个绝迹了几十年的冰雪女神要强得多了。信奉的神明不需要多强大,只要肯帮助它的信徒。那就够了。若是象希洛那样干脆来个千年不出头,那你信奉地就算是至高神,又有何用?千年战争之前,强盛的精灵帝国几条乎横扫大陆上一切强悍生物,可是在失去神的庇佑后,辉煌时代还不是在短短数十年中就彻底终结了?

这些想法在罗格心中一掠而过。胖子悚然而惊,难道。自己也要走上供奉一位活动的神明,开创一方天地。然后等待着后来者将自己打倒的这条轮回之路吗?

“罗格大人,”摩拉柔声问道:“您是否愿意执行女神的神谕呢?”

“当然!”罗格不假思索地道。他暂时抛开了宿命这个远远超出他能力范畴的命题,转而考虑应该如何弄上一笔外财,好能补上公国财政地大窟窿。说到敛财,这可是胖子当年赖以发家的看家本领,他脑子急速地转动着,转眼之间。数十条敛财方法就一一闪过。

“战争!只有战争!”罗格忽然咬牙切齿地吼道。

地确,只有战争!惟有树立起一个外敌,才能既为公国内心怀不满的人树一个标靶,又借机发一笔战争横财。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打得赢这场战争。所以这个敌人的选择至关重要。

不过让罗格不知道是该得意还是该沮丧的一点是,他的敌人多不胜数。

就算没有奥黛雷赫要的二十万金币,罗格也绝对撑不过今年。所以他必须在公国国库破产之前,狠狠地发上一笔横财。

这一次智慧之眼聚集五万信徒地祭祀仪式绝不是小事。在历史上。每一次类似的事件都有其原因结果。女神奥黛雷赫绝不会平白无故地举行这么一个仪式,但真实神意如何,就不是胖子能够猜得出来的了。

圣女摩拉对罗格恶狠狠的战争宣言毫无奇怪或厌恶的表示,就似是已经知道了罗格的回答一样。

她温柔地道:“罗格大人,您为女神奥黛雷赫服务了这么久,因此女神要奖赏您的虔诚。您在北方的敌人既强大又阴险。所以女神决定派遣她地仆人随您一同北上。这就是女神的第二个神谕。”

胖子又惊又喜,他万万没想到女神竟然会派一个神仆来直接帮助他!女神的神仆,怎么也该是个圣域强者吧?

“神仆在哪里?快让我见见!”他喜不自胜地道。

“在这里。”一个冰冰冷冷的声音忽然在罗格背后响起,听起来距离胖子不足一米,胖子几乎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阵阵寒气!

胖子不敢过大地动作,只是缓缓地转过身来。

轰!

罗格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一时之间,他怎么也看不清对面那张刀削般、充满了雕塑美地脸。

似乎,这张脸孔,在许多年之前。他就曾经相识。

罗格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并不认识对面那美丽如冰的女子。

那女子一头金发。湛蓝双眸,身上披一件精致的轻甲,腰间随意挂着一柄十字剑。看起来她一身装备除了精致一些之外,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请问您的……”罗格小心翼翼地道。

女子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是女神的神仆塞拉菲,你不必加大人或者尊敬之类的称呼。我身为女神代言人,今后会自行判断一切,你也不要试图命令我。”

罗格立刻点头。

他又仔细地看了一眼塞拉菲,目光在掠过那张绝色的面容时,又是不由自主地一阵眩晕。可是让罗格吃惊的并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地实力。

这个女神派来辅佐他地神仆塞拉菲,竟然只有十四级的斗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以精神力扫描了一次,终于确信自己地判断没有错误。

十四级的神仆,这玩笑开得有些大了吧?

可是还未等胖子有机会发发牢骚,塞拉菲已经当先发难了。她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摩拉,对罗格冷冷地道:“你侮辱了女神的祭祀,就是侮辱了女神的尊严。”

罗格还未来得及回答,就见眼前一片耀眼地明亮剑光。看这势头。这一剑势必要点瞎他的双眼!罗格大惊之下,瞬间施放了一个透明光盾,拦在身前,然后整个人闪电般向后退去。

胖子临战反应已经快极,瞬发的透明光盾非常阴损,如果对手想乘虚攻击,多半会一头撞在静止的光盾上。受伤倒不一定,大吃一惊那是肯定的。只要有这么短短一线的时间。罗格以精神力驱动的低阶魔法就会如狂风暴雨般攻来,轻松扳回不利战局。

可是耀眼剑光转眼散去,罗格面前空空如也,哪有塞拉菲地人影?

此时罗格后颈处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意。胖子实战经验何等丰富,立刻感应出塞拉菲地十字剑正停在那里,静静地等着自己将脖子送上去。

此时罗格的后冲力极大,万万停不下后退的势头。胖子情急之下。当即大吼一声!他的吼声中暗含了一个魔法咒语,这种施法方式虽然不如瞬发施法速度快,不过能够施放的魔法比瞬发魔法要高上一级。再加上胖子精准的魔法操控和亡灵、黑暗魔法专精特长,其它法师施放一个同级魔法的时间,罗格足足可以放出两三个魔法来。

一片白骨之墙随着罗格地吼声出现在他背后,正正好好地拦住了他的身体。即使面对神仆,罗格也不会束手就死。他尾指上一枚深黑色的戒指一亮,又是一片深灰色的诅咒之雾向背后飞去。

罗格虽然知道诅咒之雾未必会对塞拉菲起作用。但他能够快速发动的其它低阶魔法更不可能对伤到塞拉菲。

“反应很快嘛!

亵渎在地狱中仰望天堂章十二神仆上唐

”塞拉菲那冷得彻骨的声音几乎是贴着罗格的耳朵响起!

哗拉一声,罗格倚之为依靠的白骨之墙忽然倒塌了,可是塌地只是上半边,下半边仍然完好无损。罗格双脚绊在白骨之墙上,这一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仰天摔倒。

塞拉菲那漂亮的银色长靴随后从天而降。重重地踏在罗格的肚皮上!

罗格的脸一下子变得雪白,连叫都叫不出来。虽然他皮坚肉厚,但塞拉菲这看似轻飘飘的一踏,力道竟然不下于一头地龙!胖子身体再怎么结实,也绝对受不住地龙从身上踩过。

塞拉菲地一踩还附上了不少斗气,只是她运用斗气的方式非常古怪,轻易就破开了罗格用于防御的精神力,让罗格完完全全承受了她威力十足的一踩。

踩了一脚之后,塞拉菲似乎还不解恨一样,她忽然道:“摩拉!转过去”

摩拉柔声回道:“遵从您的指示。塞拉菲大人。”

胖子一侧头。见摩拉竟然真的就此转过身去,将他扔在一边。不闻不问。

不知为什么,胖子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自心底涌起,他只觉得今天智慧之眼的主殿已经变得说不出的诡异!胖子有心逃跑,可是被塞拉菲踩了一脚后,他全身极度乏力,又哪里逃得掉?

塞拉菲忽然笑了,但笑容中夹带着的阴险丝毫不妨碍她足以耀花胖子双眼的美丽。

她以只有罗格才能听得见地细小声音道:“你不是看不起十四级地斗气吗?哼,收拾你这种废物,有十级斗气就足够了!”

见摩拉听话地没有回头,塞拉菲匆匆地在罗格身上又补了两脚,持续不断的剧痛将胖子地一切话语都堵在了肚子里。

呛的一声,塞拉菲的十字剑回到鞘中。她以冰冷圣洁的声音宣布了对罗格惩罚的结束,并责令他立刻离开祈祷室,否则将会得到加倍的惩罚。

已经领教过厉害的胖子一声不吭,强忍剧痛,急急忙忙地溜掉了。他终究没有发现,祭坛上的圣婴与当日的获选者容貌有少许的不同。

祈祷室的温度悄然下降了几分,黑发银眸的风月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塞拉菲身边。她们以精神波动不住地交流着。

“你要是心痛,那我下次会打得轻点的。”

风月淡淡地道:“尽管打。”

塞拉菲轻轻一笑,道:“好了,不和你斗气了。反正你欠我的,总有一天我会想办法讨回来的。时间不多了,你回去好好准备吧,这边的事就交给我好了。北上的时间很长,我倒想看看那老东西能在我面前躲多久!”

【……在地狱中仰望天堂章十二神仆上----……】@!!

香菇木耳粥报价
360全景地图报价
气体流量计算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