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凤公主嫁到之醉龙君第149章可远观而不可

2018-11-15 18:10: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凤公主嫁到之醉龙君 第149章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青淼打坐一个周天后发现,某龙竟然还在纠结,崩溃的朝天叹了口气,酸书生果然最难应付啊!不过,这温泉水潭还真是有效化学品安全说明书
,她方才打坐一个周天,发现身体三处丹田之气已经开始凝聚,加以时日,一定可以完全恢复法力。

龙傲天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表情不满的瞪视着嘴角洋溢着满满笑意的她:“很开心吗?”

青淼回了他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多少带着点儿挑衅。并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睛,准备再运功一个周天看看,希望可以尽快恢复法术,好离开这个地方去找清灵。

然而,这次运功之初,就遇到了凝滞,真气在上下丹田之间不能融会贯通,堵在上丹田根本下不来。看来,此时不能冒进,只能慢慢来了,今天只能到这儿了。有些事,急不来,以免事倍功半。

青淼收了功,从水中起身,一身绯红的纱衣已然透湿,原本广袖阔衣,风起飘飘,如今却是紧贴着她曼妙的身姿,玲珑有致。芙蓉如面,长发及腰,一颦一笑,尽敛芳华,怎一个‘妙’字可言尽其美好?

龙傲天突见她这般起身,一瞬间血气上涌,‘歘’的一下打开折扇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嘴里嘀嘀咕咕的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想到她如此不避及他人的出水,心中顿生怒气和嫌弃,“身为女子,竟如此不知廉耻,实在是有伤风化!”

青淼被他那酸书生样儿气的又想笑又想骂人,又听他说出那样辱骂之词,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青淼的性格本是极好的,要不然也不会跟凤清灵成为知己,但想她青淼仙子几万年来也没有受过这等辱骂,心中的火气熊熊的燃烧着,只恨不能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让他也尝一尝这般被折辱的滋味。

如今她法力虽未完全恢复,但弄干几件衣服还是不在话下的。龙傲天不分青红皂白的说了一通,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衣服在离水出水潭后已经干了,青淼愤怒的震了下衣袖,飘然而去。

龙傲天拿扇子挡住脸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青淼的反驳,心里更是生气,连折扇也不挡了,回头就打算继续教训她,可是原本青淼所在的位置此刻那里还有她的是身影。水潭里的水还在泛着涟漪,底下的药草也还在轻轻摇曳,可是,原本站在那里的人儿,却已经没有了踪影。

此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药草原本就暗,如今望向水底,更有种暗暗的恐怖感,龙傲天身体打了个寒颤,觉得四周都在冒冷气,他犹豫了下,决定往回走,这个什么狗屁水潭,他是不打算再来了。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恢复法力,一定!

不是他胆小,是他对水草类的植物有阴影。好吧,身为堂堂龙族二太子,一出生就生活在海里的龙,竟然对水草有心里阴影,说出去确实蛮丢人的。所以,他打死也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的。

他料想青淼一定又回到了那片荷花池处,不出他所料,她果然在那里。只是这一次,她不是在荷花池边,而是在荷花池中央的观景楼里。那个站在顶楼的人还在,她却坐在第一层的廊檐下,并没有要上去的打算。

见龙傲天过来了,青淼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冲着他微微的笑。她的面前是一方白玉石桌,桌面上摆着几样水果,还有一些清炒小菜。美酒佳肴,美人美景,然而龙傲天却没有心情欣赏,因为那些美酒佳肴他没办法飞过荷花池享用。两人又刚刚有了矛盾,他断然不会求她帮忙。

磨碎了几个银牙,龙傲天发现,一天没有进食的身体实在是饿的发慌,没有法力维持的身体实在是麻烦,只是一天没有吃东西就这样,也太没用了吧。

努力让自己从那一桌的菜肴中挪开视线,他折扇一展,故作潇洒的看向远处的莲花,苦中吟诗为乐:“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手机打鱼
,早有蜻蜓立上头。”

“意境不对啊,龙公子!”青淼温和的笑着从玉石圆凳上站了起来,学着他一派文人雅士的风范,变出一把折扇,潇洒的展开,摇了摇,挑着柳叶眉,笑的开心,“这太阳早已落山,何来树阴照水?荷花也多已盛放,蜻蜓也已还家,公子晚来了半个月吧?若是公子喜欢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怕是如今这盛放的莲花在公子眼中也不过是昨日黄花了啊!”

龙傲天被她气的胃疼,怒瞪了她一眼,并不接她的话,只是故意大声的继续吟诗:“……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士者也……”

“公子这文章就又读的文不对心了啊!”青淼举杯邀明月,轻啜一口,朗声慨叹,“小女子自问洁身自好,自比青莲,却被公子以‘有伤风化’折辱危房鉴定
。公子自比君子,却不肯踏入水草之中,何谈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呢?不过,公子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倒是确实应情应景了!”青淼这番话,三层意思,表了自己的清誉,讽了他的酸腐怯懦,又嘲了他目前的窘境。

龙傲天气的以手扶额,闭上了眼睛来掩饰自己的怒火,不知咬碎了多少牙齿。

看他气成那样,青淼爽了,心里大笑不止,面上却依旧清清淡淡,不骄不躁,一副关切的表情看着龙傲天:“龙公子何以扶额,看公子咬牙闭目,可是身体有所不适?还是腹中饥饿难耐,小女子不介意公子前来共饮同食!龙公子,请!”

龙傲天觉得自己简直要出离愤怒了,她明知道自己过不去,方才也已经讽刺过了,这会儿又如此说,不适故意气他又是什么?想到从与她认识到如今,自己就一直处于焦躁状态,心里更是不忿。她平时不问不候就能让他气闷于胸,如今倒好,那种让他头皮发麻的温柔暧昧目光没有,清清淡淡的说着气的话的她却更加让他烦躁愤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