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补天道 千四七 点手毁性命,剑阵压群雄

2018-11-09 18:30: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补天道 千四七 点手毁性命,剑阵压群雄

段凌夜诧异道:“你倒是挺诚实。”

孔不平垂着头,道:“我何必虚言。”

段凌夜道:“那你倒说说,怎见得你们就是埋在沙子里坐以待毙?”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后面的弟子都看着孔不平,多少都露出了不快之色。显然孔不平诛心戳肺,令众人尴尬不悦,但在段凌夜面前,无人敢开口驳斥。

孔不平仿佛毫无感觉,道:“事实明摆着。那些界主将我等围困在此,便不再理会,各自分头去劫掠。想来他们倒也并非要灭我宗门,只是找了个借口,趁火打劫。反正他们人多,一哄而上,过后无处算账。但我们明知他们分散行动,无心对付我等无名小卒,可依旧只是躲在阵法中埋头不出,瑟瑟发抖,更无保护宗门财产之意,只当什么都不知道。想来若有界主临时起意,又来攻打阵封,我等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在阵法中等死。一生一死,全凭他人兴致,这不是俎上鱼肉是什么?”

他侃侃而谈,众人脸色更难看,但依旧无人指责,纵然指责,恐怕也只能谩骂,无人能有理有据的反驳,更没人硬出头,放一句硬气话。

段凌夜道:“有趣,看来你对现在的情况不满?”

孔不平淡淡道:“我有点憋气。不过我是不会强出头的。因为我也不想找死。别说我,大师兄你对着那么多界主,难道就不害怕么?”

段凌夜眼睛眯起,道:“真是有趣的人。也够讨厌。孔不平,谁给你取得名字?”

孔不平瞳孔一缩,神色变得狰狞恐怖,但转瞬即逝。且他低着头,段凌夜也没看见。

段凌夜没真要他回答,问道:“黎家的人呢?”

孔不平道:“什么黎家人?”

段凌夜道:“不是说黎家在带领你们反抗么?”

孔不平道:“不知道。从没看见过黎家的人。除了躲在这里的人,就只有最上方的凌师叔。”他伸手一指,指向天空。那是两个绝世剑客交手的地方。

段凌夜哈哈一笑,道:“有趣。”挥了挥手,让孔不平回去,又点了两个人问话,结果大同小异,反正谁也没看见黎家所谓的“团结同门,领导抗争。”

孟帅在旁边冷眼看着,低头看了一眼黎剑昆,道:“还真叫他说着了。浑水摸鱼,趁火打劫,真是黎家的门风。”

过了一会儿,段凌夜离开大幕,径直往山上走,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道:“刚刚情势你也听见了。”

孟帅刚要回答,段凌夜一撇头,看见黎剑昆,道:“这家伙还在这里呢?”

孟帅道:“不然呢?他不是……”话音未落,就见段凌夜随手一点,一道劲风穿过,黎剑昆头上立刻多了个血洞,哼也没哼,气绝身亡。

孟帅忙把手一松,黎剑昆的尸首栽倒,血流出来,并没有溅到他身上,他皱眉道:“你干嘛?人说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你这还没说话呢。”

段凌夜道:“他碍事。”

孟帅自然不是多可惜黎剑昆,但对段凌夜的作风不敢苟同,段凌夜继续道:“刚刚留他一命,只看他黎家有可能正担当重任,力挽狂澜,他虽行揽权霸道之事,看在公心面上,还可饶恕。现在既然知道他黎家只是浑水摸鱼一搅屎棍,满口谎言,还留他何用?”

孟帅摇了摇手,不提这个话题,只道:“你刚刚说,情势如何?”

段凌夜道:“情势就是一元万法宗之内,除了最上面一场大战决定最终胜负,就是散落在一元万法宗山门劫掠的各个界主。一元万法宗富庶,多年经营,除了核心地段,其他各个宝地中也有各种财富。难怪他们动心,以报复为名行抢。可是他们分开,是他们昏了头,取下下策。”

孟帅已经明白,道:“你要各个击破?”

段凌夜道:“留在山间的界主,怕有几十人,让我一个个找出来杀了,那也不现实。就看谁倒霉了。”

孟帅眯眼道:“猎杀界主?这倒是有趣了。”说完这句话,心道:这个表情语言配套,怎么跟段凌夜似的。

段凌夜道:“你就不用参与了。我知道你不喜欢一元万法宗。”

孟帅道:“我本来也没打算参与。不过你要是打不过,可以喊我过去帮你,这种事实我愿意的。”

段凌夜道:“没有这种机会。反正都这么乱了……”他指了指群山,道,“这些东西,我看大部分还是要丢的,你喜欢什么,就拿走吧。”

孟帅愕然,道:“不是吧?你一边去抓那些抢劫的,一边让我一起抢劫?”

段凌夜道:“我知道了,就不算抢劫。”

孟帅失笑,道:“行了。你真以为我喜欢你们宗门的东西么?我虽然不会帮一元万法宗,但可以帮你。有一件事不知你想到了没有?”

段凌夜道:“什么?”

孟帅神色一沉,道:“黎家的黄雀们,现在在哪儿?”

和段凌夜分别之后,孟帅独自来到一处山顶。

这座山虽然不是宗门中最高的,山上却有一口泉水,涌出形成一个小湖,是一元万法宗内最高的水面。孟帅需要身边有水。

在段凌夜的指点下,他大概弄明白了一元万法宗山门中的水分布,以此为骨架,就足以让他监视全部山门。

之前在万印万法山的沼泽中,他依靠的是星罗棋布的湖泊水塘,才能在一定范围内切换视角,现在不过几日,他对力场的理解已经天翻地覆,已经触摸到领域的门槛,掌控力自然完全不同。一元万法宗山门内的水稀疏,但对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够用了。

心神沉入水面,霎时间化作百十道意识分了出去,孟帅的脑海中多了繁丽如万花筒一样的各种视角。

所有的视角在一瞬间化为信息被孟帅接受,他已经掌握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黎家果然藏在隐秘之地,等待渔翁得利。孟帅通知了段凌夜,继续监视着黎家的活动。

除了黎家,他还看到另外一群他关心的人,也放了一部分心神在。

他可以同时拥有几十上百个视角,但拥有那么多视角,也只有一个意识。就像一个服务器联通多个屏幕。如果他把意识完全分化,分成不同的独立意识,那么数量就有限,他的领域不算镜的规则,还有三部分,星光、水和黄泉,他可以同时控制,便有心神三分的本事。

剩下的一分心神,孟帅给了高空。

空中,有剑气纵横。将周围的云都震散了。孟帅好不容易在百里之外找了一片云朵,化了鸡蛋大小的冰晶以为镜面,窥探战局。

即使在百里之外,孟帅还是被剑气震得几度丧失了视角,若亲身在,恐怕难免被卷进战场。

然而,当他看清楚之后,还是吃了一惊:

不是一对一么?怎么变成围攻了?

只见当中剑光中,一人白衣如雪,手持双剑,和三个人战在一起。另一方中,就有那不可一世的剑之主,号称天下数一数二的界主,现在也不过三个对一个,只是稍占上风。

孟帅仔细看去,那中间一人竟是个长发女子,双剑上缠绕着一圈圈的封印图,剑指到哪里,封印就如雪花般散到哪里。要攻敌便攻敌,要围困便围困,要守御便守御,心随意动,神通无比。再加上她清冷的比尚素天还冰冷三分的容貌,真如雪山天女。

这是个阵法师!

孟帅看了出来,剑法他一知半解,但阵法他是内行,那女子举手投足之间,布下阵法,不逊于底下掩蔽众弟子的防护阵法,显然这不仅仅是因为她阵法造诣高深,更是因为她的力场也与阵法封印相关。阵法本是以一敌百的法门,她便以此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她虽应付得来,却毕竟是以众欺寡,孟帅纵然讨厌一元万法宗,也无法认同。

剑气中,那白衣女子一闪,一道封印打中了一个敌人,登时将对方击飞,三角围困出现缺口,那女子登时扳回局面。

这时只听有人道:“凌师华,多年不见,你修为越发精进,早已超过了浦公胜,为一元万法宗之冠。只是如今大势已定,你孤军奋战,又有何益?”

孟帅一凛,暗道:又有人来了,还是个熟人。

只见半空中绽开一团黑气,走出一个阴阳脸的人来,正是两界山多先生。他身后还跟着五六个人,一半是界主,可也有两个少年,只是混元修为,大概是他的后辈。孟帅在万印万法山中可没见过,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那女子凌师华神色不变,漠然持剑,道:“你这老鬼也来了。人来的齐全。很好,是五方世界联合起来,要对付我一元万法宗吗?我又有何惧?”

那多先生道:“这可是个意外,一元万法宗独擎一天,谁会主动挑衅?我们本来不过因缘际会,在这里迎接一场盛事,却没想到被你一元万法宗陷害,生了同仇敌忾之心,这也算你们自作孽不可活吧。”

凌师华道:“所以我们在家中坐着,你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闯进门来要打要杀,要偷要抢,到最后还是我们的不是?”

多先生哈哈笑道:“我知道凌主不问世事,你们宗门干缺德事从不叫你。多某也不是伪君子,倘若真是欺上门来,也不妨承认,光明磊落的烧杀抢掠。但这次真不是,你们动手在先。”

凌师华低声道:“很好,理直气壮,天下无敌。多说无益,你们上来吧。”

多先生摇头道:“馒来。凌主不出面,我们自然要让一元万法宗从世上消失。凌主出来,我们却要给个面子。我有一个法子,不必太伤和气,也能分个胜负,不知你意如何?”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