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九州鼎记第二百章邪月刺杀

2018-11-08 17:21: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州鼎记 第二百章 邪月刺杀

苏易自然不知道白芓元的想法,更不知道邪月杀手已经潜入了城主府中。..

城主府中,除了白芓元,还有一个人发现有些不对。这个是,就是正在练习刀法的夏耕。

一名潜入城主的邪月杀手,必经的路径上,夏耕正在苦苦思索着什么,手中锈迹斑斑的青铜长刀在半空胡乱舞动。

“出凡境后期?”

夏耕真气修为之弱,让这名刚刚踏入虚灵境的邪月杀手有些不敢相信。

即便自己从他身后掠过,这个黑衣少年也不会发觉什么吧?邪月杀手心中暗自叫声侥幸。自己在遇到高辛苏易之前,遇到的只是这样一个弱者。

想归想,邪月杀手当然不会冒险从夏耕身后掠过。隐匿在黑暗中,邪月杀手很是放心的潜行。若是能够被一个出凡境的少年发现行踪,真是枉费了这么多年的严苛训练。要知道,有多少同伴在成为一个真正的杀手之前,就已经死在训练之中。

正在挥舞青铜长刀苦苦思索的夏耕,忽然动作停在半空。用力的抽了抽鼻子,仿佛在空气中闻到了什么味道。

邪月杀手屏住呼吸,紧紧贴在墙壁的阴影中。邪月楼杀手身上根本不会带有任何的味道,难道这个黑衣少年闻到了什么。在内心,邪月杀手根本不相信这个弱的出奇的黑衣少年,会发现什么。

当然,小心谨慎,是杀手的法则。

夏耕吸了吸鼻子,脸上毫无表情。但是,夏耕闻到了一股味道。一股杀气的味道。

黑衣少年环视四周,除了黑暗和冰冷,什么也没有。邪月杀手屏住呼吸,心跳也慢慢的减缓,就像一块毫无生气的石头。

夜风很冷,只是裹着薄薄黑袍的邪月杀手感觉有些冷。

邪月杀手小心的向这黑衣少年望去,看到的,正是一双毫无感情的眼睛。

“他居然在盯着自己?”邪月杀手感觉不可思议:“他居然能发现自己?”

夏耕手中青铜长刀一挑,遥指缩在阴影中的邪月杀手。

惊讶之余,邪月杀手握住黑布缠裹的长刀。他觉得很有趣,这个只有出凡境后期修为的黑衣少年,举着破烂的青铜长刀,好像在对自己挑战一般。

若是他转身就逃,或是大声呼喊,邪月杀手不会感到奇怪。但他却是在向自己挑战,想虚灵境初期的自己挑战?

若果不是身在孤华城主府中,邪月杀手几乎要笑出来。上一次和出凡境的交手,恐怕要十余年前了吧。

既然他没有呼喊,也没有逃走。那边一招将其击杀好了。

邪月杀手不再去想这个黑衣少年为什么能够发现自己,握紧长刀,身形微微弓起。就让这个黑衣少年带着秘密死去吧。

邪月杀手身形猛然传出,长刀横挥,就要眼前少年的咽喉割开。邪月杀手打着一招毙命,不让夏耕出声的念头,迅疾的一刀,抹向夏耕的咽喉。

自信满满的邪月杀手已经看到长刀贴向了夏耕的咽喉,忽然觉得手上一轻。长刀居然落空。黑衣少年用了一个极为扭曲的姿势,从他的刀下逃过,锈迹斑斑的青铜长刀从腋下撩出,刺向邪月杀手的肋下。

邪月杀手斜跨一步,避开青铜长刀,心中极为震惊。这黑衣少年的身法极为古怪,又极为实用,不仅避开了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刀,而且还有余暇反击。

难道这个少年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不是,明明是个出凡境后期的干瘦少年而已。不过是碰巧避开了自己的一刀。

邪月杀手身形如烟,不带一丝声响的掠至夏耕身前,长刀急刺夏耕的咽喉。

这一次想,夏耕的反应慢了一怕,之躲开了一寸,长刀刺入夏耕的肩头。

不过如此。邪月杀手心道。刚刚果然是碰巧而已。

邪月杀手忽然看到夏耕的目光,这个黑衣少年的目光之中只有平静,没有丝毫的痛苦。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邪月杀手迟疑的片刻,夏耕猛然向前扑去,任凭锋锐的长刀刺穿自己的肩膀。邪月杀手大惊,想要抽刀却已经来不及了。

夏耕欺身到邪月杀手身前,青铜长刀划出一道虚影,自下而上的刺入邪月杀手的咽喉。

好快的一刀。邪月杀手感觉咽喉处一阵剧痛,粗钝的青铜长刀一分分的刺入自己的咽喉之中。

这样的刀,也能杀人。这是邪月杀手的最后一个念头,眼前便慢慢陷入了黑暗之中。甚至,都来不及横摆刺穿夏耕肩头的锋利长刀,换一个同归于尽。

若是邪月杀手还有意识,他会更为惊讶的发现,这个黑衣少年,对于杀人,比他更为有效,更为简练。只是,他已经再也没有机会思考了。

与白芓元和夏耕遇到的邪月杀手不同,出现在苏易面前的邪月杀手,根本没有隐匿自己的行踪,手中寒光闪烁的长刀上,也没有缠裹黑布。这名邪月杀手,从藏身处缓缓走出,凛冽的杀机牢牢锁定苏易。

虚灵境前期。

苏易眼角微微一挑,轻声说道:天照?

盈碧的手变得更加冰凉,低声说道:“此人不是天照。”

“不是天照?”苏易眉头紧锁。苏易宁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天照。对面的邪月杀手不是天照,那天照一定还隐藏在暗处,等待着对自己致命一击。

眼前的邪月杀手不过是虚灵境前期,苏易也明白这应该不是天照。

虚灵境前期的杀手。若是放在几日之前,还是很让苏易头疼的。在如今,苏易已经吸纳炼化了冀州鼎大半灵气,单单是自己的修为已经是真武境后期,距离突破虚灵境,只是一步之遥。

就算不动用冀州鼎灵脉,单凭自身修为好曜日青陨戈,苏易也有信心和邪月杀手一战。唯一让苏易有心担忧的,是隐藏在暗处的邪月楼副楼主天照。

苏易微微用力握了一下盈碧冰凉的小手,示意盈碧退后。盈碧轻声说道:“苏公子,你,你要小心。”

美人软语,让苏易心中豪气大增,放开盈碧,迎着邪月杀手大步上前。

邪月杀手猛然间身形暴起,手中长刀绽放出寸余刀芒,如电光闪落,迎头向苏易斩下。这一刀之中,竟然蕴含着他虚灵境的全部修为。这一刀,杀机毕露,委实惊人,倒不像是邪月楼杀手的风格。

苏易轻喝一声,掌心青光暴涨,曜日青陨戈如青蛟探海,激射而出,蒙蒙青色真气在戈身上环绕,淡青真气之中,不尽星芒幻灭闪耀。

一戈如飞星闪过,毫无花哨的影响邪月杀手电光乍现的一刀。

“苏公子……”盈碧紧紧扯住自己的衣袖,紧张之情,写满脸上。

当——

一声清脆的声响。一颗青色飞星,破开乍现的电光。

邪月楼杀手心中大惊,不过是区区真武境后期的修为,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当下自己这一刀。而且,飞星之力,竟然隐隐压制住自己全力施展的一刀。

怎么会这样?邪月楼杀手心中虽然惊骇,但身体的反应不减,借着刀戈相交之力,身形向后飘退。

恩?邪月杀手忽然发现,自己周围不知何时,尽是淡淡的青色星芒。

“难道自己刚刚冲入夜空之中?”邪月杀手暗自惊奇:“我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修为了?”

还没等邪月杀手想明白什么,身周的星芒,忽然全部化作长戈的戈影,一齐刺落。邪月杀手身上十余处齐齐一痛,鲜血泉涌,闷哼一声,重重坠落到地面之上。

就在此刻,苏易的身后一道黑影闪过,一柄黯淡无光的匕首,悄无声息的刺向他的后心。

“苏…..小心…..”盈碧疾呼,但这黑影的身法实在太快。盈碧刚刚开口,黑影已经到了苏易身后,“小”字还没有说完,黯淡无光的匕首已经刺中苏易的后心。

黑影全力一刺,这柄锋利的匕首,可以轻易破开苏易身上的冰蚕丝软甲,再顺利的刺穿他的心脏。

黑影匕首用力刺出,眼前却是猛然一空,算计的分毫不差的一刀,竟然刺空。

苏易似乎早有准备一般,身形急转,匕首贴着自己的衣衫滑过。黑影还没来得及缩回刺出的匕首,猛然间看到一道青光迎面扑来,青光之中,三颗飞星光芒绽放。

嘭,一声闷响。黑影的身躯凌空飞出五六丈远,被青扫中的腰部,扭曲成诡异的角度,显然脊椎已经断裂。在他的体内,所有的内脏,都已经震裂成碎块。

苏易横握青陨戈,气息微微有着散乱。刚刚,苏易借着青陨戈之内的飞星之力,一举破开第一名邪月杀手的刀芒,紧接着一招星落九州,将猝不及防的邪月杀手斩落。

这一刻,是黑影偷袭苏易的绝佳机会,也是苏易留给天照的绝大陷阱。

斩落邪月杀手,苏易身形扭转,真气变幻,暗运北斗横移,身形急转之间,将偷袭的黑影一招毙命。

偷袭的黑影死得很是冤枉,以他虚灵境前期的修为,就算是真面对抗苏易,也不会轻易就死。若是他在匕首刺空的瞬间,选择抽身退开,也不一定会死的这么惨。

怪就怪在,他想用真身护体真气硬接苏易这一记北斗横移,换来的只是在苏易肩膀上割开一道细细的伤口。

本书来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