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a_故乡的那棵老榕树

2018-11-08 12:22: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a_故乡的那棵老榕树

a_故乡的那棵老榕树

夕阳西下,当天边的那一抹夕阳染红了夏日的傍晚,那一片柔和的夕阳也轻轻地洒在了老榕树的躯干上。

故乡的那棵老榕树,如今在浸染晚霞的黄昏,树干却布满了一层一层的裂痕,稀稀落落的树叶随风飘摇,就像一个沟壑纵横的老人,穿过流年的沧桑,细数着岁月的无奈与凋零。

记忆中的老榕树,高大挺拔,郁郁葱葱,稠密而茂盛的树叶遮天蔽日,盘根交错的树根缠牵萦绕,指天盖地的树枝长髯倒挂。树大根深的老榕树,像是一顶铺天盖地的巨伞,静静地生长在一条小溪流的旁边,为小镇的居民撑出了一片清凉的绿荫。

在这片浓郁的绿荫下,有一个清风习习的小平地。这个小平地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我们称她为“榕树头”。

夏日的傍晚,当暮色悄然降临的时候,清爽的晚风从老榕树的躯干上掠过,此时的榕树头,就会是一片欢乐的天地,老人下棋、小孩追逐、女人聊天。

榕树头时常会出现一个挑着一副担子,手里摇着一个小铃铛的收货郎。每到黄昏,收货郎就会用悠长的声调叫喊着:“收买烂铜烂铁,收买鹅毛鸭毛。”孩子们一听到收货郎的叫喊声,就会蜂拥而至,围住收货郎的箩筐,望着箩筐里的各种糖块直流口水。我最喜欢吃他自

制的花生糖了。他的花生糖总有一种土土的、香香的味道。

我家离“榕树头”很近。每天吃完晚饭,我就会牵着弟弟的手,飞奔到榕树头,和一帮小孩围成一圈,听收货郎讲《西游记》的故事。

有一天,收货郎指着天空教我们看北斗七星的排列位置。弟弟说看懂了,但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懂北斗七星正确的位置。事实上,大都市的灯光过于明亮,现在的城里人也基本上看不到天上的星星了。

小时候,以为天上的星星永远是那样得明亮,明亮到我无法看清楚北斗七星的位置,明亮到我以为生活永远是艳阳高照。直到有一天,收货郎来告诉我们,他明天就要离开榕树头了。因为他老婆嫌弃他穷,跟一个男人走了。他老家有一个老母亲要照顾,他明天必须得回

老家。

对于收货郎的离开,我很难过。因为从明天开始,我再也吃不到收货郎那土土的、香香的花生糖了。榕树头再也不会出现他那浑厚而回响的叫喊声:“收买烂铜烂铁,收买鹅毛鸭毛。”

几年后,我离开了这个小镇,从此也就失去了收货郎的消息。今年夏天,我回到了榕树头。听老邻居说,收货郎被石头砸断腿后,就一直在榕树头摆水果摊为生。老母亲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老婆跟的男人对她并不好,最后抑郁成疾。去年老婆哀求他重新接纳她。收货

郎最初怎么也不肯,后来看见老婆实在可怜,最后还是把老婆接回了家。

现在的榕树头依然热闹,只是没有了小孩的追逐、老人的下棋、女人的聊天了,每晚只有一排一排的大妈在跳着广场舞。大妈们跳累了,就会去收货郎的水果摊买水喝,顺便也买一点水果。

我很久没有吃家乡的龙眼了。家乡的龙眼虽然颗很小,但里面的龙眼肉又嫩又甜。我向收货郎买了二斤龙眼。收货郎并没有认出我来。我问收货郎:“这么晚了,还在榕树头卖水果,很累,很辛苦吧?。”收货郎回答我说:“没办法呀,我老婆有病,我也没有了一条腿

,只能靠卖水果为生。不过人嘛,主要是白天能吃,晚上能睡就行了。”

“白天能吃,晚上能睡”,这是多么朴素的一句话。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否就是生活的本质。

这些年,静静地行走在时光的深处,总是在空虚寂静的夜晚,一缕悲喜的忧愁,就像天边一首忧伤的诗,无时无刻地侵袭你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岁月的沧桑,世态的炎凉,感觉浮世如水。人恰似水里的浮萍,终日在水里漂泊游荡,却无法找到最初最纯朴的方向。榕树头是

我梦想开始的地方,我想回到原地。可是,今朝我心依旧,老榕树却老了,岁月也再无法回头了。

夕阳如纱,轻柔地铺在了老榕树斑驳的躯干上,轻柔地铺在了老榕树稀稀落落的树叶里,轻柔地铺在了收货郎花白的头发上。夕阳下的榕树头一片金黄。远处飘来的荷香,扬起了我淡淡的乡愁。

往事如烟,逝去的早已不可追忆。往昔那些温馨,那些追逐嬉闹的日子,那些曾经的美好都随着岁月的烟尘而远去了,不变的只有这片熟悉的土地和收货郎那一颗纯朴而善良的心。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