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泰安14枪击案真相浮炪背後湜壹段爱恨情仇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2-08

  南都 纪许光 发自山东晨光初上,泰山之巅薄云渐开。在4名殉职警务人员追悼会开始之前,泰安“1·4”枪击案真相终于浮出水面。枪响背后,是一段爱恨情仇。

  在枪响5天之后,山东省公安厅对外公布消息:在“1·4”枪击民警案中重伤的疑犯刘建军正是德州“12·29”杀人案的实施者,“二刘”之所以对入户民警开枪,皆因恐惧杀人行为败露。

  侦破“案中案”引发袭警案

  1月8日晚,山东省公安厅对外公布了泰安“1·4”枪击民警案背后的德州“12·29”杀人案侦办细节。警方通报称,刘鲁民、刘建军兄弟向民警开枪的原因已经查明。德州“12·29”杀人案与刘氏兄弟的疯狂对抗行为密不可分。

  2010年12月29日凌晨,德州市实华公司职工窦广东在下夜班归家途中遭到杀害。德州警方事后查明,窦广东的妻子张建菊具备重大作案嫌疑,遂对张进行控制审查。其间,张供述称,其与丈夫窦广东感情不和,且长期分居。在离婚事务中,又牵扯到婚姻财产纠纷。在双方多次协商未果,并屡次遭到窦广东打骂之后,张找到其情夫刘建民商议报复窦广东。随后,刘建军应刘建民之邀,赶到山东德州对窦广东实施了杀害,并于当晚乘车返回泰安。

  2011年1月1日,德州“12·29”杀人案专案组将刘建民拘传,但刘拒不交代。“命案必破”,1月4日,德州警方赶赴泰安,试图从刘建民的弟弟刘建军处获得有价值线索,并要求泰安警方派员进行协查,在对科大路干休所刘建军住处进行入户调查时,警员突然遭到枪击。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刘建军就是德州‘12·29’杀人案的实施者。”山东省公安厅刑侦部门一名高层人士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说,张建菊与刘建民商议后,刘即通过联系在泰安的刘建军前往德州,在经过短暂密谋后,2010年12月28日深夜,刘建军埋伏在经过事先踩点的窦广东住处,并于12月29日凌晨在窦广东下夜班后,手持砍刀对其实施了杀害。

  警方称,刘建军和刘鲁民两兄弟之所以对入户调查的民警开枪,不排除系刘建军以为在德州的杀人罪行暴露,情急之下所为。

  孽缘 夫妻不和埋下祸端

  当地警方参与侦查的人士称,从某种意义上说,泰安“1·4”枪击案背后,皆因张建菊和她的情感史引发。张建菊的丈夫窦广东在其生病后无情的打骂和排斥,加上刘建民在此期间介入,为之后的事件埋下了伏笔。

  德州市保健品行业熟知事件的人士说,张建菊患有淋巴癌,生病期间,经常遭到丈夫窦广东的打骂。两人感情长期不和,在多次协议离婚未果后,遂分居。其间,张建菊在当地摆卖地摊,与已经退休的刘建民相识,并发展为男女关系。从2009年夏天开始,还没有办结离婚手续的张建菊与刘建民的恋情公开。

  “建菊很可怜,刘建民经常帮助她。两个人都很不容易。”德州市一家保健品专营店老板黄旭东回忆,张建菊的婚姻存在很大问题,窦广东曾在2000年前后与别的女人有染。在张建菊被查出身患癌症后,窦广东变本加厉,对张建菊动辄施以拳打脚踢。2009年6月,张建菊搬离了原来的住处,从此与窦长期分居。

  黄旭东说,到了2010年春节以后,张建菊病情一直未见好转,经常需要向周围的熟人拆借钱款用于治病。而刘建民的妹妹刘彬彬在此之前偶有经营保健品,也与张建菊相识,刘彬彬的经济状况和家庭情况也极为复杂。两人相似的命运使得她们亲如姐妹。2010年5月,张建菊和刘彬彬开始策划在山东泰安地区开设保健品商店,为此两人四处筹资,还曾三下泰安,考察店面和当地保健品市场,黄旭东手里至今还保留着张建菊向其借款的一张欠条。

  同年10月某日,刘彬彬携带由她筹集的数万元资金前往张建菊住处商议开店事宜。在此期间,窦广东以“捉奸”的名义突然冲入张建菊住所,在捉奸未果后,窦广东与张建菊发生激烈口角,吵架期间,张建菊曾发短信给黄旭东等人要求“救命”。

  一名与张建菊熟识的保健品行业经营者徐丽芬回忆说,事后张建菊曾向她描述,性情刚烈的刘彬彬因看不惯窦广东的“恶毒霸道”,上前帮助张建菊与窦理论,还曾掏出一把短刀对窦进行喝止;未料,窦广东挥拳将刘彬彬打伤,导致刘彬彬鼻梁骨骨折。

  “刘大姐不仅被打,还被抢走了好多钱。”徐丽芬说,刘彬彬本不富裕,辛辛苦苦筹集的开店资金在那次打斗中也被窦广东抢夺一空,在后来的多个场合,刘彬彬都表现出极大不满。而张建菊的情夫刘建民眼见妹妹遭殴也多次表示“迟早要收拾窦广东”。窦广东死后第二天,刘彬彬和刘建民曾短暂出现在德城区,之后便传出两人被拘传的消息。

  破局 以为杀人败露持枪对抗

  泰安市警方宣传科一名梁姓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南都采访时曾称:“德州‘12·29’杀人案的疑凶从未到过泰安。‘二刘’枪击民警动机不明。”山东省公安厅公布的材料证实,此说法有误。对此,当地警方昨日解释称,泰安“1·4”和德州“12·29”两起大案在1月8日才得到重大突破,不仅泰安警方此前确不知情,至少在“1·4”枪击案发生前,德州警方也并未确认刘建军就是杀人真凶。德州警方在要求泰安警方协查时,没有向泰安警方提供明确信息。按照案件属地管理、异地协查的工作原则,泰安警方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全力配合。

  “当时即便突破其中一人,也不至于让泰安的同行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一名接近德州“12·29”杀人案的知情人士昨日在接受南都采访时透露,尽管张建菊在被抓后供述了曾与刘建民商议“收拾”窦广东的细节。但实际上,案卷材料显示,张建菊对刘建民的具体“杀人”安排知之甚少,包括被邀到德州的刘建军其人,张建菊都不甚熟悉。而被拘传的刘建民凭借较强的心理素质,在德州警方对其进行询问时百般推脱。在询问期间,刘建民抵触情绪极大,曾一度拒绝开口说话。

  这名人士说,一方面张建菊对窦广东被杀细节所知有限,另一方面她的情夫刘建民拒不交代,导致德州“12·29”专案组侦办工作陷入两难境地。

  “在泰安‘1·4’枪击案发生前,一直没有确定刘建军就系德州‘12·29’杀人案的实施者。泰安警方没有说谎,到干休所调查,确实只是入户走访,所以没有携带枪支。”德州市公安局德城分局一名工作人员说,刘建民到案后态度极为强硬,迫于“命案必破”的压力,当地警方只好试图从刘建民的亲属处寻找突破口,于是派员前往泰安入户走访。

  泰安市委宣传部王德全向南都证实:“两地警方本以为刘建军只是德州命案嫌疑人的弟弟,未料他就是真正的杀人疑凶。”

  一连串的巧合,最终促使泰安“1·4”枪击民警案发生。山东省公安厅通报的信息显示,刘建民被德州警方拘传后,刘建军遂与其妹妹刘彬彬、四哥刘鲁民订立攻守同盟,试图逃避追责。泰安科大路干休所一名熟悉刘家家族史的人士分析说,刘鲁民之所以被牵连到案件中,皆因刘鲁民在其家族中的地位和较强的心理素质———刘鲁民曾在部队服役的经历使其具备很强的反侦查意识。

  泰安科大路干休所值班人员在此前接受南都采访时曾回忆说,1月3日,枪击案发生的前一天,刘鲁民就出现在科大路干休所。1月4日上午11时19分,当地警方进入2号“将军楼”调查,随后枪响。疯狂的“二刘”在随后的1个小时里,沿着泰安市科大路、观光路、擂鼓石路、文化路疯狂逃窜,对追缉民警展开了激烈对抗。最终,刘鲁民饮弹自尽,刘建军重伤被抓。

  “两兄弟是抱着‘被抓必死’的心态持枪与民警进行对抗的。要是早知道刘建军是德州杀人案的凶手,警方肯定会配备武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警训部副教授常小龙说,按照规定,命案调查,警员必须携带武器。导致泰安警方未带枪支的原因,或系侦查信息不明确所致。

  回忆 睚眦必报心狠手辣

  案情公布后,南都再访泰安科大路干休所时发现,此前加强的门禁已经稍有缓和。干休所门前的大批便衣男子已经不知去向。干休所内部人士说,“1·4”枪击案中出现的双管猎枪在多年前就曾出现在2号“将军楼”。

  “那是用来打兔子的”,这名人士说,1996年10月1日,在我国《枪支管理法》出台之前,干休所很多家庭都有这种枪支。除此以外,还有一种发射铅弹的气步枪在当时也很流行。随着国家法律的完善,这些枪支有的被收缴,有的被主人主动拆毁,但刘家的猎枪一直保存下来。因为干休所特殊的社会属性,在当地警方的历次缉枪行动中,这杆枪成功躲过被收缴没收的命运。

  多名熟知刘氏家族背景的泰安市科大路干休所及泰安市某机关单位人士描述说,刘氏兄妹从小比较抱团。5兄妹中,有包括刘鲁民在内的多人曾到部队服役,从小到大,刘氏兄妹无论谁受欺负,其他人一定会“找回来”。

  泰安市某机关一名离休干部回忆,约在上世纪80年代,刘氏家族开始没落,这一时期,刘氏兄妹开始分赴德州、济南、新泰等地谋生。之所以分赴各地,皆因此前刘氏兄妹的睚眦必报的个性使然,刘家兄弟曾为了一个小口角,将一名当地干部子女堵在机关大院门前殴打。且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机关领导多次劝导未果。久而久之,使得刘家在当地口碑不佳。1983年,机关大院再次热闹起来,人们说,因为琐事,刘建军在德州持猎枪将一名青年杀害,被判无期徒刑。但仅仅数年后,出狱的刘建军便回到泰安科大路干休所,继承了父亲留下的2号“将军楼”,但与机关大院内的邻居和旧识交往甚少。

  “2008年,刘鲁民在济南因为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当时刘建军还想找我父亲帮忙说情,但我们没有理会。”干休所一名王姓干部说,实际上,他们的父辈早已经对刘家兄妹失去了期许。后来,刘鲁民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

  “几声枪响,断送了刘家兄妹‘5中其4’。他的父亲曾立下战功,儿女却这般不争气。这和家庭教育的失当是密不可分的。”这名离休干部惋惜道。

  反思 目前追责时机不佳

  兄妹情感、男女恩怨充斥着德州“12·29”杀人案和泰安“1·4”枪击案始末。遭枪击殉职的齐洪海、李良、夏波和肖斌,以及驾驶警车迎面撞击“二刘”越野车的交警直属二大队教导员张博、在事件中受伤的其他警务人员,都将铭刻在枪击案的英雄榜上。在惜别英雄之后,人们的追问也开始涌现:警方公布的书面材料显示,被证实在德州“12·29”杀人案中实施杀人行为并在泰安“1·4”枪击案中疯狂对民警射击的刘建军劣迹斑斑,在上世纪80年代,刘建军就曾因持枪杀人被判无期徒刑,但入狱数年便恢复自由。

  一连串的巧合下,4名警员殉职。他们的英勇无畏最终换来“革命烈士”的殊荣和泰安市民的无限惋惜。从山东省公安厅对德州“12·29”杀人案细节公布伊始,络上即出现对“警方入户调查预案是否得当”的追问。一些友在易、中华泰山灯络社区发起倡议,要求彻查“1·4”枪击案背后的指挥。

  “即便当时不知道刘建军系德州杀人案疑凶,就凭他过去曾持枪杀人的前科分析,警方是否也应该在事先做好预案呢?”友发帖称。

  “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些质疑。公安部和省厅领导在督促做好善后工作的同时,相应的工作也正在开展。”山东省公安厅刑侦部门一名专家级高层人士说,“1·4”枪击案在体现民警英勇无畏的职业精神的同时,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两案所引申的相关问题,值得总结。但他强调,目前,仍不是追责的最佳时机,相关决定将在进行调查后逐步作出。

二次元
通讯
电工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