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蝉声悠悠润心怀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8

听蝉的感觉,有时候就象听一首记忆中的童谣,会把我的思绪带回那已在时光中远去的童年。虽然时光久远,但是流淌在心里总是快乐的,甜蜜的。而有时候听蝉在树枝上吟哦,又象是在听一首哀怨的诗,更象是在听郑源的忧伤情歌,流进心里总会让我想起与敏儿妹妹的那一段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缘份。

世间的友情和爱情,我想都是上天安排好了的。说是缘,的确一点都不错,说不是缘,也的确一点都不假。不管怎么样去看待人生的际遇和恩爱,那些美丽忧伤的故事,已经那么如人所愿的发生了,也那么让人失望的看到了结果。

就象我和敏妹妹的家一样,相隔不到一里地,本是一出门就可以看到敏儿妹妹家,轻轻一喊就可以叫上敏儿妹妹一起玩。但是偏偏中间就长了那么一座小小的石山,把我和敏儿妹妹硬生生的分隔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里。我家在石山上面,敏儿妹妹家就在石山下面。而更让人遗憾的是,明明在一个村子里,却因为一条小小的干河沟无情的把我和敏儿妹妹分在了两个不同的区级地域,敏儿妹妹是阳洞区,我却属于甲马池区。于是就有了那么多的美丽的青春故事,有了那么多遗憾的情感传奇。

山村的白天是小孩子的乐土,山村的夜就是儿童们的摇篮。特别是夏天,山村的白天和黑夜都成了小孩子的琼台瑶池。

一到夏季,很多个早上,天刚朦朦亮,我就会吵着妈妈起床,脸都顾不上洗,就天真烂漫的跑到敏儿妹妹家敲门,一边叫着敏儿妹妹的小名:敏儿妹妹,敏儿妹妹……然后就听到敏儿妹妹的妈妈起来开门,敏儿妹妹就睡眼睲松的跟在她妈妈的身后,开心地看着我,一边奶声奶气的叫我:斌哥哥,斌哥哥……她妈妈则会温和的看着我微笑,然后无奈的说:这两个孩子……然后我们两个孩子就在敏儿妹妹家院子里玩,玩着玩着就被那些早起的咪啦子(我们家乡对蝉的俗称)的叫声吸引到那座小石山上去玩了。

这座小小的石山是我们童年时代的乐园,石山上长有各种高大的树木,各形的石头;山里的各种昆虫就是我们童年时代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玩具。比如蟋蟀,绿绿(一种绿色外壳的昆虫,能飞),萤火虫。而咪啦子却是我们孩童的最爱,因为它很难捉到,声音却很好听。童年时代的我和敏儿妹妹就经常会一起站在一棵高大的树下,一边听着咪啦子在树上悠闲的鸣叫,一边仰着小头寻找那个小小的却能发出振耳欲聋的声音的虫子。一听就是几个小时,有时直到我们的妈妈大声地叫我们回家吃饭时还舍不得离开那棵树,更舍不得离开那个在高高的枝头叫过不停的小虫子——咪啦子。

很多时候,敏儿妹妹听着听着就要我给她爬上树去捉咪啦子,可是那时的我又爬不上树,她就要哭,还说她可以推我上去。于是我就经常爬上几尺高后,敏儿妹妹就在下面托着我的屁股用力地往上推,当然是怎么也推不到那咪啦子唱歌的高度。

记得那次也是为了给敏儿妹妹捉咪啦子,在一棵有小孩一抱那么大的树上,一只咪啦子正在挑逗我们似的卖力地唱着诱惑的歌,我们就悄悄地向它靠近。正好树的旁边有一大石头,高度刚好与那棵树的分枝处相平,我们就象两个小偷一样悄悄地爬上石头。相离那只咪啦子就一两米高的距离了,它还没有感到危险的到来,仍然在高兴的逗引着我们。我们大气也不敢出的站在那石头上,盯着那只咪啦子兴奋地看着,敏儿妹妹用小指头指着树上,一边用手指竖在嘴巴上,示意我不要出声,一脸的兴奋象花儿一样在她的脸上开着,在夏风里摇曳着,散发出清纯的童年香,我就在大石上找着爬上树的地方。也正好,这石头离树身也就一两尺远,我攀附着石头上的一些小树枝,大胆的把身子向那棵树扑去,再用尽全身力气向上爬,终于爬上了那棵树的树丫。敏儿妹妹一见我爬上了树,高兴地跳了起来,欢快的说:斌哥哥好厉害哟!斌哥哥好厉害哟!

当我们从兴奋中醒悟过来,再去找那只挑逗我们的咪啦子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它早已飞走了。象是故意引诱我们上当一样,那只咪啦子又在另一棵树上开始它那引诱式的独唱了。对那只飞走的咪啦子遗憾一阵后,我才想到下树。当我想要下来时,才发觉下树不是上树那么容易了,树下是高坎,想要回到那块大石上已不可能。我在树上焦急地找录下树的方法,树下的敏儿妹妹见我不能下来,早已吓得哇哇大哭,一边坐在石头上伤心地叫着:斌哥哥,斌哥哥……我妈妈听到她的哭声后才从家里跑来,把我抱了下来。

嘿嘿,那次还挨了打。

那座小小的石山,就是我们两的花果山、水帘洞。一年四季都是我们两的乐园。在夏天的蝉声中,我们会听着蝉声,寻找着蝉。那时的我,只知道顺着声音去寻找蝉的影踪,对时常跟在我身后的敏儿妹妹不仅一点也不懂得照顾,甚至许多时候还感到烦。因为敏儿妹妹就象一只小花猫,总是跟在我的身后,喵喵的叫过不停。很多时候眼看就要捉到一只蝉了,却被她因为走不赢我而发出的哭声惊动了那胆小的蝉,只听呼的一声轻响,那蝉就从我的耳旁飞走了。这时候,我就恨死了她,会大声的吼她。她呢,就会嘴巴一撇,慢慢的浸出几滴眼泪,然后知错的稚气的向我认错:斌哥哥,我下次不哭了!

有时候是当我小心奕奕的用手一点一点地靠近那蝉时,却被她一声兴奋的惊叫又把蝉吓跑了。这样的情况呢,本是玩得高兴的她又要被我骂了。她又会有些后悔的向我认错:斌哥哥,下次我再不叫了。然后又和我一起去寻找咪啦子。

在太阳暖暖的日子里,敏儿妹妹玩着玩着就会说走不动了,但是又不想回去,于是我们就坐在树荫下的一个石槽里,我就一边听着蝉吟,一边用野草茎编织用来装昆虫的笼子,敏儿妹妹就叽叽喳喳地问我一些昆虫的秘密。这样玩着玩着,敏儿妹妹就会爬在我的膝盖上悄悄地睡着,一脸甜甜蜜蜜的笑容,嘴巴还会一动一动的象是在吃着什么。

就在对咪啦子声音的诱惑中,在对蝉的一次次寻找里,在敏儿妹妹一次次悄悄在我膝盖上的睡梦中,在敏儿妹妹梦中还露出幼稚的微笑里,我们就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了。遗憾的是,虽然我们天天在一起玩,就象一个院子里的伙伴,可因为所属区镇不同,我们却被迫分开上学,敏儿妹妹在阳洞上学,我在甲马池读书。

上学那天早上,我哭着跟妈妈闹,说要和敏儿妹妹一起读书,不管怎么样都不去上学。不一会,敏儿妹妹的妈妈也把敏儿妹妹带到我家了,笑着对我妈妈说敏儿妹妹也一定要和我一起读书才肯去学校。两位妈妈都被我们两个小孩子的倔强惹得无可奈何。但是最后还是我们认输了,终于被两位妈妈用软硬兼施的办法让我们各自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学校。

在对学校的选择上我们输了,但是在童心里我们还是那样离不开,只要一放学,不是敏儿妹妹跑到我家来玩,就是我跑到她家去耍。很多时候都是还没吃过饭,只把书包一扔,就一起到那石山上去听咪啦子,捉我们梦想中的玩具。

那一年的夏天,我们终于实现了我们的童年梦想。

那天,我们放了学,又一起在那石山上玩,一起听咪啦子鸣唱。这时,敏儿妹妹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对着我说:斌哥哥,给我捉只咪啦子吧,我把它装在里面,然后拿到学校去给我的同学看,好不好嘛!

那时的我虽然只有七八岁,但是总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所以就爽快的答应了她,并开始为我的小敏儿妹妹找寻容易捉到的咪啦子。

夏季里石山的树上虽然听着到处都是咪啦子叫,可真正要捉一只,那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我们经过半天的辛苦,终于捉到一只咪啦子放入她那个透明的玻璃瓶里时,敏儿妹妹高兴地搂着我又是笑又是跳,还一个劲的说:斌哥哥好厉害,斌哥哥真行哟!然后兴高彩烈的一路欢唱着小童谣向家里跑去。

好象小小可爱的敏儿妹妹刚刚转过那个小土坎,她那稚嫩的声音还在林中回荡,她那小手中装着咪啦子的玻璃瓶还闪着童年时代的光芒,那紫褐色的咪啦子还在瓶中扑棱着那对半透明的翅膀,小小可爱的敏儿妹妹就已经是个文文雅雅,说话含羞,留着一束马尾发,散发着幽香气味的青春少女了。

那时我们都已经是中学生了,一起玩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只有在每个周末才能在家里玩上一天,见一次面。我还是习惯地叫她敏儿妹妹,她也还是温柔地叫我斌哥哥。我们除了有时互相到家里讨论学习之外,期余的时间都会在那座小小的石山上度过。

不知是年龄改变了性格,还是性别决定了性格。每到夏季蝉声悠悠时,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一个人走到石山上去玩,却再不是为了听蝉,而是为了想看敏儿妹妹。但是又不敢象小时候那样跑到她家去拍她家的门,大声叫敏儿妹妹出来玩。这时候,我就会拿出口琴,悠悠扬扬地吹着一些校园抒情歌曲,也会吹一些流行的爱情歌曲,让自己在悠悠的旋律中憧憬着浪漫的爱情。让我的琴声把我的敏儿妹妹吸引到小石山上来,吸引到我的身旁来。

当我吹着吹着时,有时候敏儿妹妹就会悄悄地从我身后出现,带着粉润的羞涩,微笑地说:哟,斌哥哥的口琴吹得多好哟,连咪啦子都静下来听你的琴声了。有时她会悄悄地站在我的身后,当我吹得入神时,她会突然一声娇吒,然后在我惊惧的反应中吃吃的娇笑不停。然后我们就会在石山上的石头上面跳过去跳过来,享受着与童年时代不一样的幸福和快乐。

不同的是,童年时代是敏儿妹妹老跟在我的身后,叽叽喳喳地说过不停。现在呢,是我跟在敏儿妹妹的身后,想方设法地惹她笑,让她开心。

她有时会故意把我引到那棵我曾经下不来的树下的石头上,取笑我说:斌哥哥,还记得那次下不来了吗,要不是我伤心的哭喊,也许你今天都还站在上面呢。然后望着我调皮的笑。我也会随便跳进一个光光的石槽,回忆着说:敏儿妹妹,你还记得吗,在这些每一个石槽里,都有一段你爬在我膝盖上睡觉的童年故事,还经常流梦口水在我裤子上呢!我这样一说,敏儿妹妹就会满脸含羞,故作耍赖地说:没有没有,是你瞎编的。

呼和浩特那家医院看白癜风好?秦皇岛治白癜风医院那个好哪些是癫痫病的病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