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昨夜西风凋碧树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6
小米将于3月发布重磅产品小米6要来了
下一代iPhone背面两种颜色是为了防止
用又快又准服务最后一公里苏宁焕新节引领网

根生参加了一个业务洽谈会回来一会儿了,眼前还有那位投资方的影子,据说是一名美籍华人。根生在纳闷这位投资方为什么会下降标底,为何会选中自己的这个项目,因为根生明白,研究医学方面的课题需要大量的资金。对方的投资也属于有风险投入,引进国外的高科技器械,也是要冒风险的。必须要掌握器械的科技性能,了解其技术含量。根生明白这是个硬骨头,不当心会被卡在喉咙里直到卡死自己。

根生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头脑里时而空荡荡,时而乱糟糟。耳畔反复回响着县统战部刘干事刚才中的那番话,根生啊,你十年前是不是救过一个四川姑娘?那个姑娘后来嫁给了一个外商,现在是美籍华人了。她费了很大的周折通过我们找到了你,说是今天上午要来看你,想表示她对你的感谢,还说这是她多年的心愿,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根生听完了刘干事的唠叨以后,自己的的思绪一下子被这个消息扯得很远,扯得很乱,心底隐约还有那种痛在撕扯着自己,脑海里的印痕重新叠印着,像是在粘和碎片,他需要慢慢地梳理,细细地回忆

那是十年前,一个炎热的午后,那一天也是改变了根生命运让他刻骨铭心永不忘怀的日子。

当时根生是在省城医学院读书的学生,暑假过后他就要去医院实习了。老师也很喜欢这位高才生,说他一定会去一个条件好的大医院工作。

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根生也会和他的同学们一样,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医生。可是命运无常,它总是在你最毫无防备的时刻最无情地玩弄你,让你措不及防,孤单无助。

那天根生在食堂吃过午餐没回宿舍,像平常一样朝教室走去,这既有几年来养成的习惯,也有毕业前夕对校园生活与日俱增的留恋。

午后的阳光炽热、刺眼,空气被烘烤得无意流动,知了躲在槐树叶间懒懒地拉着长声,斑驳的树荫散落在柏油路的两边。根生把白衬衣的袖子挽起,露出健壮的双臂,新买的天蓝色的牛仔裤和脚上乳白色的皮凉鞋让根生心情不错,步伐轻巧得总想高高跃起,嘴里随意哼唱着校园歌曲,轻盈灵动的旋律让他觉得心也要飞起来了。

根生忽然想起来要到校园外面的一个超市买样东西,还是女朋友丽霞再三嘱咐自己,今天晚上见面的时候交给她,根生拍拍脑袋骂自己差点儿给忘了,眼前仿佛出现丽霞娇羞嗔怪的样子,根生暗自笑了起来。

临近超市时,根生注意到路边的长途汽车站牌下站着两男一女,三个人都在神情焦急地东张西望。当根生走过他们身旁时,其中一个卷发男人拦住根生问道:小伙子,打听一下,这儿的汽车多少时间一趟?

10几分钟。根生一边答着,一边打量着他们。

卷发男人向根生点点头,谢谢啊。

另一个留着浓重小胡子的男人皮笑肉不笑地瞥了根生一眼,没有说话。那个年轻俊俏的女孩子引起了根生的注意,她双眼死死地盯住根生,仿佛欲言又止,顷刻间两行热泪滑落脸膛。

根生内心猛然一阵悸动,禁不住问道:需要我帮甚么忙吗?

不用、不用。卷发男人急忙说着。

没事。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也阴阳怪气地急忙搭腔。

女孩子紧抿嘴唇,饱含泪水的双眼依然死死地盯着根生,脸上的表情紧张而焦虑。

根生脚步开始缓慢,内心禁不住狐疑:怎么回事?那女孩子为什么只流泪不说话?这里面一定有事。会不会她受制于那两个男人?一定是的。

想到这儿,根生转身走近了他们,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打算去哪儿呢?卷发和小胡子顿时警惕地站直了身子。

不用你管。卷发冷冷地说。

没事儿,我可以帮你们。姑娘,你说呢?根生试图靠近那女孩子,突然被小胡子猛地推搡到一颗槐树下,脖颈也被小胡子用力卡住,并咬扛起万亿级市场 物联网深藏功与名
牙切齿地威胁:快走!你他娘的少管闲事。

根生艰难地点点头,趁小胡子松开手的一刹那,根生飞也似的过去拽起女孩子撒腿就跑。卷发和小胡子毫无防备,愣怔了片刻才气势汹汹地追赶起来。

根生牢牢拽着女孩子的胳膊,一边快步地朝学校方向奔跑,一边大声地呼喊来人呢!抓坏人呀!

学校门口三三两两的学生和行人闻声都把眼光投射过来,有人开始往这里跑来。卷发和小胡子发现情势不妙,匆忙掉头落荒而逃,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根生把女孩子带进了学校,才停下来开始询问情况。女孩子哭泣着说她叫水月,家住四川,那两个男人是她在外打工期间认识的同乡,他们欺骗她来这里招工,实际上是想把她卖给山里的农民,如果不是遇到根生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根生听过水月的哭诉,心里充满同情,他毫不犹豫地取出身上的几十元钱塞到水月手里,快回家吧,以后要多谨慎。

水月却一下子捉住了根生的手,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大哥,你好人做到底,送我回去吧,我怕在路上碰到他们。

毫无思想准备的根生有些为难地看着水月,他下午还要上课,怎样能旷课去送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到千里以外的四川呢?水月紧张地凝视着根生的脸,她看出了根生的犹豫,她畏惧被根生拒绝。此时此刻眼前这个憨厚朴实的小伙子就是她的保护神,就是她最大的希望和依赖。

大哥,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水月紧紧抓着根生的手,猛地跪了下去,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

根生急忙把水月扶起,连声说:别这样,别这样,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根生和水月踏上去省城长途汽车的那一刻,校园里想起了清脆的上课铃声。

到了汽车站根生才发现自己的口袋里的钱根本不够两个人买车票的,水月更是身无分文,她的钱早被那两个黑心同乡搜走了。

为了筹钱买去四川的火车票,根生拨通了一个在省城打工的老乡的,说明了情况之后,老乡给根生送来了两百元钱,同时不忘提示根生:三思而后行,可别上当受骗。

经过两天1夜的颠簸,火车抵达水月家乡所在县城的时候天已很黑了,根生和水月在车站旁找了一家小旅馆分别住下。第二天起来,水月深怀感激地对根生说:大哥,你和我一起回家吧,我爸妈会感谢你的,我也给你做顿好吃的。不用了。根生轻轻摇摇头,疲倦的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那你等我,我很快回来。面对水月充满期望的眼神,根生微笑着点点头。一定要等我啊。水月临出门还不忘再次叮嘱着。根生下意识地轻松地笑了。

根生枕着双臂仰卧在床上,几天来的奔波和辛苦、紧张和疲惫,让根生对生活、对人生有了太多太深的体验和感触:花样年华的水月本来应该和他一样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读书,或者整日盘桓在父母的身边撒娇,浓浓的友情和亲情让青春靓丽的她具有公主般的高贵和优雅;可是在残酷的现实里她却过早地离开了学校和家庭,离开了友情和亲情,像只单薄而孤独的雏燕飞在陌生、复杂、幻变的天空。

想到这儿,根生更加想念行将毕业的学校、朝夕相处的同学、含辛茹苦的父母,还有已和他订过婚的聪慧仁慈的丽霞。而且自己一味呆在这里,似乎等着人家来谢,也太有点

根生仿佛一下子恢复了体力,迅速翻身下床,来到登记台结了帐并且留下个纸条让服务员转给水月,我走了,多保重。

归心似箭的根生大步走向车站售票厅,他急切需要赶回学校去补课,去向父母报平安,去向丽霞讲述他这些天来的经历和感触。他恍如看到丽霞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又恍如看到老师夸奖自己救人的行为是英雄行动,恍如看到班级的同学们都在羡慕自己有这个机会展示一个现代青年的风采。想着想着不觉笑了出来。

突然,笑容凝固在脸上,由于根生在行将接近售票厅时,猛然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两个人似曾相识,两个影像倏地闪过他的脑际:那个卷发和那个小胡子。

真是狭路相逢。人地两生的根生顿时紧张起来,他想转身躲开已来不及了。卷发和小胡子也同时认出了根生,他们穷凶极恶地扑上来,不容分说地把根生推搡挟持进一条狭窄僻陋的小巷里。

他们穷汹极恶的发泄着,侮辱谩骂、拳打脚踢起来。根生毫无还手的机会,瞬间便被打倒在地,只能双手抱头本能地躲闪翻滚着。

兽性的发泄终于停止了。根生痛苦呻吟着蜷缩在地上,眼角、鼻子、嘴角都溵出了血,头有些发晕,小腹胀痛,浑身上下疼痛无力,衣服上沾满了污浊的鞋印。卷发和小胡子也精疲力尽地蹲靠在墙边,粗声地喘着气,嘴边挂着冷冷的笑,幸灾乐祸地瞅着根生。

那丫头呢?卷发在问。

回家了。根生艰难地回答。

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结果。还是卷发的声音。

还想英雄救美?哼!是小胡子的声音。

你龟儿子还真够仗义,这么远送她回来。她让你睡了?嗯!?还是小胡子的声音。

嘻嘻一阵淫邪的狞笑。

根生微闭着双眼,静静地承受着,忍耐着,任疼痛渐渐地麻痹,缓缓地消散。突然,有1双手在自己身上粗暴地撕扯、搜寻起来。根生睁开眼睛,发现小胡子正在翻掏自己的衣兜。根生已无力反抗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上仅有的那点路费被无情地夺去。

就这么点?!他娘的!小胡子恼羞成怒,又开始对根生野蛮地施暴。

别打了,别打了。根生尽力挣扎着说,我的裤子是新买的,你们拿去吧。

也好,别搞出人命来。卷发站起来用力扒下根生的牛仔裤。

还有鞋子,也蛮新的。小胡子踢掉自己的旧皮鞋,换上从根生脚上扯下的皮凉鞋,得意地跺了跺,略带遗憾地自言自语:大了两码。

走吧。卷发朝小胡子使了个眼色,开始往外走。

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小胡子快走出巷口时又转过头来,挥起拳头恶狠狠地说。

哦!根生长嘘一声,张开身体仰面躺着,紧张的神经顷刻间彻底松懈下来,再没有一点气力了。

百度云智能物联网产品全线降价,最高降幅达90%

被破旧的房檐和狭长的街巷割裂挤压的朦朦胧胧的天空,好像一条沾满露水的沉甸甸的破毛巾悬浮在根生视野所及的上方,潮湿憋闷的气氛迫使根生大口大口地喘息,还伴随着一阵阵缺氧似的眩晕。

根生就这样呆呆地、睁着眼睛静静地躺着,脑海里时而空空的,时而乱乱的,直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巷口传来,冲散了这份漫长的沉寂。

一个背着挎包的瘦高男人急匆匆地开始对着墙根儿小便。

根生朝巷口侧过脸来,正好与来人扫过的目光碰撞在一起,那目光瞬时变得惊诧和惶恐。

一边忍无可忍地畅快地释放着膀胱里的压力,一边满腹狐疑地莫名地解读着根生投射过来的眼神,瘦高男人终究急匆匆地践踏着脚下凌乱的尿渍,急匆匆地逃出了巷子。

根生轻轻捶了几下前额,然后强忍疼痛,用力扶着墙,艰苦地站了起来。他环顾四周找到了小胡子丢下的旧皮鞋穿在脚上,脚后跟却不得不露在了外面;下身只剩一条短裤了,虽然有些难堪却也还能遮羞。凑乎吧!根生心里默默念道,无奈地宽慰着自己;用手扶墙,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巷子。

面对冷冷清清的人流,根生显得无所适从。他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下漫无目的地走着,竟然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那家小旅馆。

服务台后忙碌的大嫂被突然出现的根生着实吓了一跳,老天爷!你这是怎样了?早上离开时还整整齐齐的

我被坏人抢了,甚么都没了。根生心里一阵酸楚,声音也颤抖起来。

唉呦,那你还不赶快报警?

他们早跑了。再说,我也不认识他们。

唉呦,真是。大嫂不无遗憾地摇着头,嘴里啧啧地叹息。对了,那个女娃娃来找过你。在这里等了好长时间才走的。

哦?她留下什么话了吗?根生急切地询问,心里竟怦怦跳得厉害。

她晓得你走了,哪还会留啥子话嘛?

根生一下子坐到了长椅上,懊丧的情绪从心底弥散开来。

来,快些换上这个吧,都成啥子样喽。大嫂向根生递过来一条宽大的旧短裤和一双旧布鞋。

根生的眼睛湿润了,他一边连声感谢着,一边接过来穿上。

你有啥子想法?大嫂热忱而关心地询问。

我想先打工,挣够路费再回家。

看你还厚道,要是没有去处就先在我这里干吧,吃住都方便。

好的,好的。根生感激地点着头。

暂时安顿下来的根生怎样也不会想到,他的不辞而别已经在学校和家乡掀起了轩然大波,他的人生之路也由此出现天壤之别。

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根生跟着个南方女子赚大钱去了。

有的说:根生把一个外地女子拐跑了

学校根据根生连日旷课的实际情况,做出了开除决定并正式通知了根生父母,任凭根生父母如何地解释和恳求都无济于事。一双老人只能终日里唉声叹气、忧心忡忡。

与根生青梅竹马的丽霞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她和根生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高中毕业根生考上医学院,她进了根生就读的省城一家变压器厂当上工人,两人又根据老家的习俗订了婚,感情一直很稳定。她不相信根生会做出那样的事来,但却有人亲眼看到根生和一个女子上了长途汽车,况且学校也把根生开除了。

丽霞的母亲知道了之后坚决主张女儿退婚,女儿不能不明不白的受这些委屈。

丽霞心里乱极了,偷偷地哭了无数次,人也似乎消瘦了许多,她急切地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根生到底去了哪里?

日子在焦急的等待和痛苦的承受中渐渐消磨着,当丽霞已对人们的议论习以为常并且准备放弃这段感情时,离开两个月之久的根生突然回来了。

根生首先去了自己的老乡那里,把当时借的钱还给他,把自己这两个月的遭遇说给老乡听,也从老乡嘴里听到了自己被学校开除以及丽霞退婚的消息。震惊之余,根生心急火燎地返回学校。他心存侥幸,不!他满怀希望。他希望人们能听他的解释,能相信他的作为,他希望事实真相能帮助他挽回自己的学业和爱情。

回到学校的根生顾不上向父母报平安,便迫不及待地跑到班主任那里,向班主任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和过程。

班主任听后急忙怜惜地拉着根生去找校长,并且不断地安慰根生:这是学雷锋做好事嘛!一定没事的,没事的。

可是根生的心底却没有完全的江苏严令:医生限期上缴2006年以来的全部回扣!
掌控,他知道校长正愁没机会报复自己,因为根生是学院的高才生,毕业后的去向看好,校长的外甥女早就暗地里喜欢根生,但根生由于有了丽霞,对校长的外甥女视而不见。让校长毫无办法,在他的老姐姐眼前无法交代。

校长异样的冷静让根生心里涌起一丝寒意。听完根生的讲述,校长目不斜视地凝视着根生足足沉默有五分钟,而后双手交叉在办公桌上,语气庄重地说道:如果你讲的情况属实,应当有那位叫水月的姑娘证明,你就是见义勇为;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所讲的一切,那学校的纪律必须尊重和执行,我也无能为力。说罢,校长摊开双手,身子向后靠到了椅子上,听凭根生如何的解释和哀求都不再理会了。

根生至今也记不得自己是怎样走出校长办公室又是怎样走进宿舍的,又是怎样离开学校回到家里的。恍忽中迎面而来的有叱骂,有询问,有哭泣,有沉沉的叹息,而根生则像归巢的疲倦的鸟一样,扑倒在床上踏踏实实地睡了一天一夜。

面对面的根生和丽霞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对方的憔悴和痛苦,来自家庭的、社会的、世俗的种种压力让两个年轻人几近喘不过气来。丽霞的母亲已经向根生家退了婚,并且不准丽霞再见根生;根生吃了几次闭门羹后,只好每天在丽霞上下班的路上耐心地等候、解释,渴望丽霞的理解和接受。丽霞每天径直走自己的路,从不理睬根生,也不理会根生的解释,可脑子里已经记住了根生所说的每个字,心里也翻来覆去地咀嚼揣摩了无数遍。她相信根生的人品,她不相信根生会说谎。

注意生活中含铅的物品
为什么有的人晚上睡觉会磨牙
看电脑看到大脑疲劳教你五招快速恢复大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