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大明孤狼正文第六百八十五章酒宴11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3-13

(小说《大明孤狼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流浪诗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明孤狼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百八十五章酒宴3,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小说书更新超快)这晚宴算得上所有人喝得比较开心,同时也得算得上喝得并不开心,至于这些人开心不开心,江狼并不举得有什么在意的,反正自己非常的开心。(小说书WWW。XIAOSHUOSHU。ORG)毕竟在后天,自己便可以带上自己的三位妻子一起去海外,不用再过这样的日子。

至于其他的大人,这开心的也有,不开心的也有,不过这开心也没有开心多久,虽说江狼走了,这最碍眼的他们不用看见了,但是江狼的影响力依旧存在,正如那个倒霉的大臣一样,仅仅一句话,就被发配到了戍边,只能说倒霉得非常的彻底,由此多少也能看见,即便是江狼大半年没有在朝内,这影响力依旧存在,没有人可以轻易的忽视,所以在高兴之后,他们多少感到了一丝沮丧,江狼在朝中的影响势力依旧非常的强大,甚至可以轻易的左右这皇帝,自己等人那里有什么办法能扳倒他,原来还有个钱公公,不过这钱公公却死了,另外一点,他们心中多少则有些害怕,万一自己的心思要是被东厂的掌握了,那么最后这结果很大的很可能丢官。

至于不开心的,则也是因为江狼的离开,而这些人中则包括了于谦在内,江狼没有什么野心,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而且一直以来江狼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朝廷,为了天下的黎民,虽说江狼掌握了东厂,但是被江狼掌控的东厂却显得中规中矩,丝毫没有以前那种滥杀无辜,栽赃陷害的情况发生,虽说他们还是在情报收集上扮演了很重要的情报,但是这本来就是东厂的使命,有句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些大人们一个个问心无愧。不做对不起朝廷的事情,当然不会用担心东厂了。

不过现在江狼一走,这朝中势必又会再起波澜,死了一个钱公公,虽说那些人得到了一些警告。但是这些人是不会如此轻易的就死心地,他们会千方百计地卷土重来。没有江狼坐镇的朝廷,就如菜市场一样,往往为了一个小事情要争论不可开交,谁也不会服谁。

江狼现在可不管这些,虽说中午已经和孙元彪等人痛饮,不过现在依旧放开了肚子,开心的大喝,好在这时候的酒相比原来的社会那种白酒而言淡了很多,而且身为一个武将,江狼即便在最开心地时候都保持了一分的机警。所以虽说喝得很开心,在离开皇宫地时候,江狼依旧保持了清醒。

于谦身为朝廷的丞相,景泰帝已经赐给了他新的宅子,而这宅子也在城外,这大概的路线和江狼的路线是一致的,于是两人便相约一起。

“明月隐高树。(小说书www,xiaoshuoshu,org)长河没晓天!”

江狼这时候忍不住的吟了一句。现在已经深夜,北方的天空永远显得那么干净。似乎看不到一丝的云彩,天上的明月高高地挂在了天上。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整个大地。

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这时候已经显得非常的安静,只有偶尔有几家酒馆还亮着灯,远处不是传来几声犬吠声。

“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

于谦这时候同样吟倒,不过他念的是全诗,而江狼刚才不过念的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已,念完之后,他才道:“这是陈子昂地《春夜别友人》,现在又我念来。显得在合适不过了!”

说完之后。于谦轻轻一叹。道:“今日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在相距!”

于谦地话里多少有些感情流露。不知不觉地微微地一叹气、

江狼则微微一笑。道:“于大人何必如此地伤感?我可是要回来地!有句话叫落叶归根。这片地土地。才是我地故乡!”

于谦微微点点头。然后突然一笑。道:“还好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要是被那些好事之徒听取。指不定又得说你什么了。对了。今天那个说话地好像是礼部地谢大人吧。这一下子就把他给发配边疆了。是不是有些大题小作了?”

身为朝廷地宰相。于谦显然比江狼想得更多。

“大题小作?”

江狼嘀咕了一声,然后摇摇头,这才道:“于大人,你以前也是出任过这兵部侍郎的一职,也应该明白这当兵的辛苦,虽说每个月都有些饷银,但是必要的时候,他们可是拿自己的命去拼命的,而死后,他们得到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瓷罐而已,以及很少的抚恤金,如此说来,这些士兵的命也仅仅只值那点银子而已,算起来,他们其实做了很多,但是有些大人,却丝毫不体会他们的疾苦,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些士兵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贱民一条,随时可以牺牲的,所以死再多的士兵,在他们眼里也仅仅是一个大小的数字而已,说句不客气的话,我非常讨厌这种人,而且今天那些谢大人完全也是如此,而且据我所知,这谢大人也并不是出生什么名门,原来也不过是个穷书生而已,这才一步一步登上了今天这个位置,所以说穿了,他和很多士兵都一样,所以他完全没有资格去看不起那些士兵!因此我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大题小作!”

于谦不由的微微摇摇头,道:“谢大人这人平时也属于那种比较傲慢的那种,前段时间和这钱公公多少也有些来往,所以在你说出那些话之后,大概也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吧,但是他还是太小瞧你了,当然,我也相信,你如此做,应该还有其他的意思吧?”

“于大人的意思说我是杀鸡给猴看?”

江狼反问道,微微扭头,看着骑马走在自己旁边的于谦,于谦的脸上显得非常的平静,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难道不是吗?”

于谦同样反问道,微微摇摇头,道:“说实话,这几个月,对于我而言,则是颇有感触,没有你的朝廷,每天乱的就如菜市场一样,很小的问题都会争论不少的时间,双方都不想让,很多时候,他们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的问题,正如一句话一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我发现你一回来,这些人顿时老实了很多,第一他们都对你有所畏惧,而另外一点则是皇上对你的话能听进去,而让我们放心的是,你很大程度都是考虑的大明朝廷,而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你走,至少你在的时候,这朝廷太平些!”

“于大人实在太开得起下官了!”

江狼谦虚的说道,丝毫没有自傲的样子。

于谦则摇摇头,道:“我这可说的是真心话,所以其实我希望,那边安定之后,希望你能快些回来,这朝廷还真的不能没有了!”

于谦的话中透着真挚,江狼多少也听得出来,安慰的般的笑了笑,道:“于大人你放心了,虽说我人没有在朝廷,但是并不代表我对朝廷的事情就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大明因为朝廷的政策已经步入了良性发展,所以我是不可能让朝廷因为那些争权夺势而影响朝廷的一些政策,哪怕最后我被人灌上了残暴之名我也毫不在乎!”

于谦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江狼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默默走着。

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已经是三更了,不过现在的将军府可一片的忙碌,下人们正在按照三位夫人的吩咐开始收拾东西,毕竟这远去海外,需要的东西不少,除了一些衣物之外,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

看着眼前乱成一团,就如敌人来了大逃亡一样的情景,江狼不由的微微摇摇头,于是迈步走了过去,率先来到了朱虞琪的房间,朱虞琪现在正在指挥人收拾东西,见江狼进来了,便立即问道:“你说这些衣服我带那些回去好?”

说完,拿起几件衣服比试了一下,问道。

“每一件都很好!”

江狼非常不负的说道。

“真的?”

朱虞琪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真的!”

江狼同样回答得非常的干脆。

“那我全部带上,今天晚上你就去紫玉那里睡哈!”

说完,头也不会的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看到朱虞琪如此的忙碌,江狼也只有离开了她的房间,朝紫玉的房间走去,而现在紫玉的房间好像也好不到那里去,走到之后同样一片的忙碌,那些丫鬟在她的指点之下,同样在整理东西,一副非擦汗给你忙碌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有些空闲。

紫玉这里是没有办法了,江狼只有来到了紫菱的房间,虽说紫菱这里并没有什么丫鬟之类的在收拾东西,不过在她的房间里面,三个小宝贝则在那里折腾,看样子为了让朱虞琪两人安心的收拾东西,她们的宝贝都交给紫菱照看。

虽说已经是晚上,三个小家伙则没有丝毫睡意,而现在的紫菱为了让三个小家伙睡觉,那可是绞尽了脑汁。

江狼不由的再次微微一叹气,看样子今天晚上,自己真的找不到房间睡觉了。

浅静脉炎
老人神经衰弱吃什么药最好
如何判断急性肝炎
月经量少需要怎么调理
不稳定型心绞痛治疗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