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暧光昧影正文第四百一十八节棋高一招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四百一十八节棋高一招,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孙伴山奇怪的看着来客,没想到竟然是很久没有来往过的杨新华。两个人之间确实可以说是‘故交’,当年的京城化妆品界的四大公司,目前其他三家已经早以不复存在。反到是只有杨新华,还是干着老本行。

自从与孙伴山握手言和之后,两个人以往的恩恩怨怨也算是一笔带过。加上杨新华与展易又是亲戚关系,孙伴山到是对杨新华十分尊敬。有了展易与孙伴山的照顾,杨新华的生意更是顺风顺水。

不过,目前的情况可不同了,孙伴山与展易公开决裂,况且赵明的重伤也是拜展易所赐。在这个时候,杨新华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即便是他不站在展易的那一边,但作为他俩的特殊关系,杨新华也应该避开孙伴山才对。杨新华不算是黑道中人,即便是孙伴山与展易打的再火,他相信孙伴山也不会把他牵扯进去。

“哦,老杨,你怎么来了?快别这样,这可是要折我的阳寿,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孙伴山赶紧拉住了正给他鞠躬的杨新华。

“伴山老弟,我刚从医院过来,老赵的事情,我很难过。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与展易会闹成这个样子。为了老赵,我也应该过来赔个不是。”

杨新华说着,心里也是连声的哀叹。伴山与展易翻脸,他的位置十分的尴尬,更没想到展易会对赵明下手。不管怎么说,杨新华与赵明也算是‘老朋友’,这个脸面他真有点放不下。

“老杨,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你是你展易是展易。我与展易闹的再僵,你老杨只要还看的起老弟,那咱们就是朋友。那什么,你与老文先去屋里喝茶,我送送她们马上就来。”

外面的车还在等着阿彩与李芸,伴山只能先送走两人,再回来与杨新华好好的叙叙旧。阿彩与李芸也客气的与杨新华打了招呼。她们彼此之间都不陌生,当年杨新华在京城化妆品行业中可是高高在上。现在正好掉了一个,阿彩与李芸的商业地位,可要比杨新华高出不是一个档次。

“伴山,得饶人处且饶人,杨新华不是展易,咱开业的时候,别忘记人家还是咱们的大司仪呢。”阿彩担心伴山不给杨新华面子,一出大门,就小声的劝说着。

李芸哼了一声,“臭丫头就是一副菩萨心肠,什么事情只记着人家的好。你别忘了,当年他是怎么害咱们的。”说完,李芸看着伴山,用了一种肯定的口吻说道:“伴山,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现在的你,真的很优秀。”

孙伴山‘嘿嘿’的傻笑了两声,能得到李芸的称赞可不容易。在以前,李芸就是个家法执行者,伴山可没少挨了她的揍。

“嘿嘿,那当然,不优秀怎么能当你们的男人呢。”伴山不禁挺了挺瘦弱的身板,到是具有一副强者的气息。

“瞧你那得意样,我可警告你啊,这段时间你可要照顾我自己,不许叫我们担心。”李芸说着,关心的给伴山整理着衣服。

“放心吧,我比猴精,展易还没如来佛那本事。来,咱们也抱一抱,亲一个,做个吻别。”

“天,你怎么也学的这么肉麻了。”李芸笑着说道。

“这不都跟老朱学的吗,咱们也要与时俱进。”

“要死了你,都在看着呢。”阿彩可不好意思在兄弟们的注目之下,与半山这么亲热。

孙半山抬起头,一看亮子等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聚精会神的盯着他们。

“看什么看,都把头转过去。亮子,你小子眼瞪这么大干什么,靠!不怕长鸡眼。”

亮子等人都笑着把头转了过去,算是给了三人一个小小的私人空间。

孙伴山吻别了阿彩与李芸,转身回到了大院,一路上孙伴山也在琢磨,杨新华今天会不会有什么目的。

“老杨,不好意思啊,叫你久等了。没办法,生意上出了点问题,只能叫她们出去跑跑。”一进客厅,孙伴山就客气的解释了一下。

“伴山,我知道你最近可能事情很多,我也不能久坐。今天来这里,没别的意思,一是就老赵的事情,过来说声对不起。展易怎么说也是我的亲戚,他这样做确实有点过分。二来,我也听说你仓库那边的事情了。我是做正当生意的,我很明白这对一家公司来说,是意味着什么。”杨新华说着,从他的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伴山,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孙伴山接过来一看,上面竟然是一千一百万。孙伴山可知道化妆品的利润并不是很高,杨新华又不收保护费,这么多钱,可以说是杨新华积攒了小半辈子的积蓄。

“老杨,这钱我不能要,你的心意我领了,我知道做正当生意没有流动资金可不行。虽然我现在缺钱,但我会想办法的。”孙伴山说着,把支票推了过去。

杨新华苦笑了一下,“伴山啊,我知道现在的你不是从前了,可能这点钱不入你的法眼。但我老杨一不粘黑二不贩白,这钱是我一瓶一瓶卖出来的。虽然有时候手段不光彩,但我自问这钱还算干净。伴山,如果给我面子的话,你就收下。”

杨新华这么一说,孙伴山到是不好意思了,文风也给伴山点着头,那意思叫他收下。

“好!杨老哥,这份情我心领了。不管以后我和展易怎么样,伴山永远是你的老弟。老文,叫月月开具公司的收据,这份钱,咱们要加倍偿还。”

孙伴山觉得杨新华这份钱份量很重,如果是朱胖子给他一千多万,孙伴山没准还要骂上几声。但杨新华这钱,不管他用什么手段,确实是自己一点一滴赚来的。

杨新华知道自己不便久留,黑道白道孙伴山都有一身的事情,他这个董事长,可不能只挂了个空名。

孙伴山发出了江湖救急令,道上的帮派再难受,多多少少也要拿出一点。七千万的资金缺口,对孙伴山来说到是不难。但兄弟们每天的开销,还有公司的流动资金这方面,可不是七千万能够的。本来孙伴山还想再一次追杀展易,但现在火拼一次,那就等于是在烧钱,孙伴山只能暂时的隐忍一下。

朱永生虽然被‘八千万’的数字所吓跑,但他知道自己怎也逃不过孙伴山这一刀。不说自己的老婆还在人家手里,光是许的这些兄弟还在为他拼命,朱永生就得拿出来一部分。

被凤凰女逼的没办法,朱永生咬了咬牙又跺了跺脚,最后狠了狠心,终于答应凤凰女他可以拿出三千万。但是,必须要孙伴山答应按照七分的息给他还款。

凤凰女根本不知道七分的息对孙伴山意味着什么,这等于是比借高利贷还黑啊。一听‘朱哥’终于松口了,凤凰女赶紧跑过来给孙伴山等人‘报喜’。

一听七分的息,文风与阳子都笑了起来,凤凰女还以为大家是在为她把钱弄来而高兴,根本不知道大家在笑朱永生的‘黑心’。

“伴山,我记得道上放高利贷,也不过是五分的息,这老朱,他是不杀穷人不富啊。”文风笑着说道。

司徒雪吟也在笑,每个人都不在乎什么七分的息。因为大家知道,只要是朱胖子把钱汇了过来,就别想再拿回去。估计朱永生也想到了这一点,才死乞白赖的不想出钱。

朱永生的钱可以不还,但道上帮派的钱,与陈七和老杨的钱,孙伴山是必须要还的。不然这份人情,他欠不起。

“老文,雪吟,你们听着,我准备这两天动身去一趟瑞士。”孙伴山考虑了很久,终于决定要弄点钱出来。

司徒雪吟眼睛一亮,伴山不说,她差一点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伴山,你想去打开那银行里的保险柜?”

孙伴山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敢肯定乔治博士在那边存放了什么,但孙伴山也想好了,即便是乔治博士的科研成果,或者说是什么机密文件,孙伴山也准备敲诈周老怪个三五亿的。实在不行,他就复制一份,在国际黑市上花高价格卖掉。反正现在孙伴山急需要钱,没有钱,他根本没办法与展易和马友对抗。况且,北方还有个欠着他们兄弟血债的韩举。

“伴山,你去那里干什么?什么保险柜?”李民等人不知道内情,听的稀里糊涂的。

孙伴山把在伊拉克得到乔治银行保险柜钥匙的事情,简单的给大家说了一遍。众人一听,没想到孙伴山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秘密。

“伴山,要去的话,就让阳子陪着你去,这里有我和雪吟做阵,你就放心吧。咱们暂时不去招惹展易,自保是没问题。”文风怕孙伴山担心家里的安危,赶紧宽慰着他。

“光一个阳子还不行,他俩都不懂外文,到那边就是个睁眼瞎。我看,叫月月也陪伴着你去吧。”司徒雪吟考虑的很细致,她知道自己不能离开,能叫大家放心的,只有欧阳月了。

孙伴山看了众人一眼,“这么说,你们都同意我去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所有人都明白目前的资金状况。借别人的,也终归要还。在黑道中拼的就是实力,没有家底,根本就没办法行动。去外地血拼,每一场下来,多多少少都会有受伤的兄弟。加上勘察,提前入住等吃喝拉撒,没有钱根本就别想能胜出。与展易的对局,谁都知道不可能是一两场就能定胜负的事情。即便是杀了展易,还有马友。以后还要对付韩举甚至杜老大。这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钱。

“好!那就这么定了!不过,在我走之前,咱们也要送展易一份大礼。他烧了我的货场,虽然展易没有实体经济,但马友却有一家大型的吞吐码头。来而不往非礼也,老文,你马上派人去勘察,两天后就动手!”

孙伴山憋了好几天,他知道不出这口恶气,连去瑞士的心情都没有。

天津开发区内,展易与马友也在商量着对策。

自从宋涛与那七名俄罗斯人烧了孙伴山的仓库,在送他们出海外逃的时候,宋涛毫不犹豫的各个击破,把七名俄罗斯人全部残忍的斩杀。

这两天展易与马友也是提心吊胆的,他俩知道孙伴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虽然在政府方面,没有了证据证明是他们干的。但展易明白,孙伴山可不会去寻找什么证据。

“展大哥,伴山这小子发出了江湖救急令,看来这一次对他的打击很大。咱们是乘胜追击?还是等他们上门?”马友看着展老大,他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孙伴山不彻底倒掉,他俩谁都不好过。

“老马,虽然说落水狗要痛打,但也要防止狗急了会反咬一口。孙伴山这个人我很清楚,对待仇恨他是睚眦必报。你做初一,他就会做十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码头,就是他下一步的目标。”这两天展易一直在考虑,以他对孙伴山的了解,他觉得码头那边肯定是重点。

“他敢!如果动了老子的码头,就是倾家荡产我也不会叫他好过。再说,我觉得他还没这个胆子。”马友觉得展易担心有点过了。码头与孙伴山的仓库可不一样,码头虽然是他承包的产业,却是挂着政府的牌子。他不相信,孙伴山敢袭击‘国家的产业’。

“老马啊,你也太小看孙伴山了,别忘记,他连李枫都敢明目张胆的杀。孙伴山就是个疯子,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他。”展易不得不提醒马友一句。

“那好,我马上叫兄弟们暂时放弃所有的场子,全部到那边守株待兔。只要他们敢来,老子就绝对不能叫他们回去。”马友也豁出去了,既然早晚是个打,那还不如就在码头上大战一场。

展易摇了摇头,“老马,这么多年,你还是有点冲动啊。做事情要光靠自己,那早晚会拼光老本的。我马上去市里一趟,既然那边挂着政府的牌子,那就由武警和驻军来对付孙伴山吧。到时候,咱们就有好戏看了。”

展易在财政部的时候,与天津的上层都很熟悉。况且码头是天津政府对外部分转租的产业,以防止恐怖活动为由,申请武警协防也很正常。

这一次展易还真是棋高一招,包括文风与司徒雪吟都没想到,他们即将要对付的,竟然是正规的武警部队。

长白山黑木耳批发
船用油水分离器厂家
随州拖挖机平板带随车吊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