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财色正文第九十一章打掉你的筹码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3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九十一章打掉你的筹码,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见到王远晴了?怎么说?”范亨看到儿子范无病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范无病嘿嘿一笑道,“见到了,搞投机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除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她是不会罢手的。”

“她到底想要什么?”范亨一听这个,就有点儿头痛。

几千亩的土地被占住,磐石机场就没法开工建设,总不能因为这个就把跑道改道吧?况且这个难度是相当大的,几乎不可能实现。

本身磐石机场的跑道设计,就是依据地势顺势而为的点睛之笔,可以省下很多休整土地的资金投入,一旦这条跑道不能够顺利建设,那么磐石机场基本上就要被扼杀到摇篮里面了。

因此作为范亨而言,还是希望范无病能够把事态控制在可协商解决的范围之内的,单纯的对抗,对于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

“她的胃口比较大,我也懒得过问了,现在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打掉她手上的筹码。”范无病考虑了一下,对父亲范亨说道。

“有多大的把握?”范亨问道。

“十成。”范无病信心十足地回答道。

范亨踌躇了一下后说道,“其实,没有必要做得太绝,毕竟人家是海外投资者,如果你让她在我们这里下不了台,没准儿她还会到处乱嚷,给我们磐石抹黑的。那个征地款,大概也就是多出来一千万的样子,你不如给了她算了。”

范无病立刻摇头道,“钱不是多大的问题,如今这事儿,是一口气的问题,如果我这时候松了口。在王远晴之后,必然还会有很多人抱着分一杯羹的想法追过来,到时候可就是不胜其烦了。====事情也就没法儿做了。这一次,我是需要杀鸡给猴看的!既然有一只外国鸡送上门来,那我当然是只有笑纳了。”

范亨也没有问范无病究竟有什么办法对付王远晴,只是提醒道,“注意要合理合法啊!别闹出什么乱子来!不管是投资者也好,投机者也好,王远晴在我们磐石市的安全问题是需要保障地,这个你要注意一下,别搞那些黑社会的恐吓活动什么的!”

范无病心说我有那么傻吗?!找人去恐吓王远晴,可真地是自己授人以柄了!

“对了。关于那个水泥厂和钢铁厂的事情,你有眉目了吗?”范亨时时不忘这档子事儿,忍不住又问了儿子一句。

范无病有些挠头道,“本来已经让人去看了,我还准备亲自过去走一趟,可是这两天老妈叫我学习外语,忙得我都忘记了。”

“你妈也是会添乱----”范亨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倒是觉得范无病目前的状况就很不错,干嘛非得去上那个大学?就算是名校,就算是亚洲排名靠前的名校。又有什么好夸耀的呢?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的学生还不是满街都是吗?

但是这话不能随便说,万一传到了张梅的耳朵里面,还不又得在家中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来?于是范亨便补充道,“学就学吧。复旦也算是好学校了。”

连着两天的时间,空气里都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感觉。低低的云层似乎触手可及,闷热地天气令人什么精神都提不起来,昏昏欲睡。

陈靖楚还是每天都要来范无病家给他温习外语,今天过来的时候,还给范无病带了半个大西

“哟呵,这么大的一只西瓜啊!”范无病首先就发现陈靖楚今天过来的时候没有穿裙子,而是T恤加七分裤,都是素色的,不觉有点儿遗憾。(j.m首发)心道是看不到裙下风光了。

“我家包了一块儿西瓜地。今年大丰收了。”陈靖楚解释道。

“难怪了,看起来就是本地瓜。”范无病点点头说道。

本地瓜一般都是黑皮大个儿。一只西瓜往往有十几二十斤重,远不如外地来的小个儿瓜方便贩卖,在这边儿,大个儿的本地瓜一般都是切开来卖的,虽然并不一定很甜,但是好在水分足,夏天用来解暑最好不过了。

“今天我们学什么?”吃了几块儿瓜之后,范无病擦了擦手问道。

陈靖楚却拿了一份儿卷子出来,对范无病说道,“今天我们测试一下学习成功。”

范无病做了两份卷子,感觉相当无聊,好像有多少年没有这样正儿八经地做卷子了?范无病也想不起来了,但是感觉天气却在迅速地变化着。

终于外面喀喇一声,粗大的闪电光束曲折地劈了下来,接着就是隆隆的闷雷声响了起来,一场期待已久地大雨终于落下来了。

“啊,居然下雨了----”陈靖楚倒是没有想到这雨说来就来,一点儿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看着外面一片白茫茫的天地,陈靖楚有点儿发愁,待会儿怎么回家啊?

刚才看到电视上面的预报,说是大雨估计会延续两天,第三天会转变成为中雨,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势头还有很长时间维持,这么大地雨,即使打上伞出去,也会在瞬间被淋湿全身的。

陈靖楚今天穿地都是浅颜色的衣服,只要被雨水一淋湿,恐怕就要变得跟半裸差不多了。

“不用担心,待会儿我开车送你回家。”范无病以为陈靖楚是担心回不了家,于是便安慰道。反正他的车子就在院子里面听着,根本不需要为这些事情发愁。

“不是这个了----”陈靖楚担心的,不是下雨,而是如果因为下雨,范无病用车子将她送到家门口的话,恐怕会惹来三姑六婆们的闲话的。

毕竟被市长公子的车子送回家,这可不是一般人的待遇,尤其要是发生在一个如花似玉地年轻女孩子身上地话,更是会惹来无穷的遐想空间,引申出无数个版本地闲话来。

本来陈靖楚能够直接进入市一中这件事情,就会引来无数人的眼红,如果再加上被范无病亲自开车迎来送往的话,这件事情就更加解释不清楚了。

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取得什么成功的话,别人首先想到的可能不是她的种种努力,而是在这其中她的身体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虽然是俗人的想法,却不能不令人正视。

人言可畏啊!陈靖楚可不希望因为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将自己的名声给毁了。

外面的雨依然在下着,雨势很大,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磐石这边儿,西北面都是河流,而东南方的地势偏低,一旦遇到夏季汛期,市里面总会动员各种力量进行防汛战备工作,虽然不一定能够派上用场,但是按照上面的要求,这是一定要有具体的安排的。

现下雨势未歇,防汛的准备工作就已经开始运转了,哪里的河堤需要加固,哪里的村子地势低洼,哪里的下水道容易积水,这些事情都要逐一落实下来的,市政部门一整天都在忙忙碌碌地应付着这一切。不等到雨过天晴,这事儿就不算完。

没有人注意到,在漫天大雨当中,一辆越野车开到了磐石西北方的一个小型农业蓄水工程旁边,在堤坝旁边儿计算了一下水位的高度,然后就在上面装了一只小型爆破装置。

十分钟之后,随着一声闷响,碎裂的堤坝随着滚滚的洪水,一路顺着设计图上的磐石机场跑道,也就是那条谷地汹涌奔腾而下,瞬间就将地面上的一切都给吞没了。

陈靖楚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不知道待会儿是否能够小一点儿。

范无病出去接了个,然后就喜滋滋地哼着小调儿回来了。

“看起来你的心情很不多啊?”陈靖楚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了,刚刚省下一笔很大的开销,我自然要高兴一点儿,要不晚上请你出去吃饭?”范无病心情大好地笑道。

“我还是给你省点儿好了,那样你就会又省下一笔开销,就会更加高兴。”陈靖楚回答道。

二十分钟之后,远投国际的董事长王远晴也接到了手下的报告,说是半个月前,他们突击种下的麦苗们,此时已经葬身在一片洪水之中了。

“磐石,真得不是一个容易待的地方。”放下之后,王远晴怔怔地呆了许久才苦笑着说道。

她忽然觉得,要想在磐石发展的话,自己还有很多麻烦需要去克服。

优质南宫市毛毡收纳盒厂家直销
扬州发电机厂家
磷酸三钠厂家直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