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暧光昧影正文第十三节迷奸未遂

2019-02-03 21:47: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十三节迷奸未遂,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十三节迷奸未遂

来到和平饭店,小于还想多聊两句,却被孙伴山草草的打发走了。阿彩也是想问一下孙伴山和司徒雷到底干了些什么,对于孙伴山很不客气的把小于打发走,倒没反对。

“半仙,你老实交代,你在外面和司徒雷都干了些什么?”一想到司徒雷是个同性恋,阿彩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没什么,那小子被我彻底打服了。他也不看看,就那副小白脸还敢和我斗。”

“就你那两下子我还不清楚?不说是不是,行,你等着,有你说的时候。”阿彩还以为孙伴山故意隐瞒,没准真的‘奉献’了自己的身体。

孙伴山也是心怀鬼胎,光想着怎么叫阿彩把迷药喝下去,根本没在意阿彩的问话。

“阿彩,我去给你倒杯饮料。”孙伴山说着,拉开冰箱,打开了两瓶冰茶。背对着阿彩,偷偷的把迷幻药放进其中一瓶。

“孙大哥,你今天是不是很累?小妹帮你按摩一下吧。”阿彩带着迷人的笑容看着孙伴山,声音中充满了诱惑。

美女要给我按摩?孙伴山觉得太出乎意料了。亲娘啊!难道阿彩本身就对我有意思?孙伴山想也不想,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

阿彩把孙伴山按在沙发上,站在孙伴山的身前,双手放在他的头上。孙伴山只觉得一股香气迎面袭来,浑身上下都觉得发热。

“孙大哥,全身放松,不要紧张。你看我手中的挂坠是不是很好看,你看看上面写着什么,看仔细了。”阿彩说着,轻轻的晃动着手中的挂坠。

不一会儿,孙伴山只觉得头脑发晕,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孙大哥,要困的话就睡吧。”阿彩微笑着看着孙伴山,心说在我的催眠下,看你说不说实话。

“半仙,老实的告诉我,今天你和司徒雷都干了些什么?”阿彩看到催眠效果已经达到,开始发布心理指令。这种心理催眠术,对意志坚定的人,失败的机率很大,但对孙伴山这种意志薄弱者,阿彩到有点把握。

当孙伴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完,阿彩也松了口气,她还真有点害怕孙伴山说出什么龌龊的事情。

“他为什么能对你这样?那后来呢?”阿彩觉得司徒雷又不是弱智,不会真叫这个家伙打服了吧。

“后来~~后来他还给了我一张卡,说能取不老少钱,我怕阿彩那丫头给我没收,就藏在裤兜里没说。”孙伴山迷芒之中,老实交代着问题。

“臭家伙,敢违反同居守则,私自开小金库,看回去后阿芸怎么收拾你。”想到这,阿彩又问了一句,“还有什么没说,全部都说出来。”

“还有~还有就是我买了一颗迷药,放在阿彩的饮料里,想今晚把她生米煮成熟饭。而且,今天我偷看到,她穿的是黑色的小内裤~”孙伴山闭着眼睛在那说着,脸上还露出了淫荡的微笑。

“你这个流氓~该死的!”阿彩也是满脸通红,下意识的把双腿夹紧。

阿彩也不再问什么,看着睡梦中一脸幸福的孙伴山,她只能苦笑一下。阿彩觉得她与孙伴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文化上的差异不说,就是孙伴山的长相,也不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啪’的一声,阿彩打了一个响指,把迷惘中的孙伴山喊醒。

清醒过来的孙伴山,迷惑的看着阿彩,弄不明白为什么关键时刻自己竟然睡着了。

“半仙,看来今天你是有点累了,早点睡吧。再一次警告你,不许进里边的套间。”阿彩端着饮料,好象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别介,我一点都不累,要睡觉那也先把饮料喝完再睡,浪费可不是好习惯。来,干一杯。”准备了这么久的计划,可不能就这么放弃,孙伴山赶紧端过桌上的饮料,有点激动的看着阿彩。

“好啊!我也不喜欢浪费。”阿彩微笑着喝了下去。

亲娘啊,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孙伴山激动的一口喝下手中的饮料,放下杯子,准备迎接即将要倒下的阿彩。

看着阿彩的微笑,孙伴山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终于坚持不住,倒在沙发上。

“哼!死半仙,回去后非叫阿芸好好的收拾你不可。”阿彩早就对调了饮料。放下手中的杯子,阿彩恶狠狠的瞪了孙伴山一眼,又把他藏在裤兜里的银行卡拿了出来。

孙伴山这一觉睡的,非常的香甜,梦中还露出甜蜜的微笑,看来在梦中他已经得手了。

“半仙,起床了!”

随着阿彩的喊叫声,孙伴山睁开朦胧的双眼,嘴角上还挂着口水。

“我??我怎么会睡在这?”孙伴山奇怪的看着四周,梦里美妙的情景还回忆在脑海中。

“废话,你不睡在这还想睡在哪?快起来,一会儿小于要来接咱们。”洗刷完毕的阿彩,一边化着淡妆,一边催促着孙伴山。

奇怪了?我不是睡在床上吗?怎么连衣服都没脱?孙伴山郁闷的从沙发中爬起来,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情。

洗刷完毕,两人吃过早餐,阿彩刚回到房间,就接到欧阳月的。

“阿彩,告诉你个好消息,京城四大化妆品公司,一次性订货超过百万,你马上叫王总发货过来,他们要的很急。”欧阳月在中高兴的说道。

“订货这么多?那款项怎么安排的?”一次性定货过百万,对于彩云伴月这样的小公司,可不是个小数目。

“产品入他们的库房,就可以结现。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定单,你那边可不能耽搁。”欧阳月在中也催促着阿彩,语气中充满着兴奋。

“好的月姐,上午我就催促发货,这边的款额我可以请王总延缓半个月,到时候再打给他们。”

放下,阿彩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正准备把这一喜讯告诉她们的‘孙懂’。只不过,孙伴山正跪在地上,忙着在那大沙发底下寻找什么。

“阿彩,你发现一张小卡片没有?我明明记得放在兜里,怎么找不到了?”孙伴山跪在地上,低着头搜寻着沙发的底部。

“是不是这张‘卡片’。”阿彩翘着小嘴,不肖的说道。

“亲娘啊,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服务员收拾房间的时候给弄走了,谢天谢地。”孙伴山说着,就要接过阿彩手中的银行卡。

阿彩一把收起了银行卡,“该死的半仙,竟然敢私藏小金库!按照规定,扣除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谁~~谁私藏小金库了。阿彩,这可是我娘留给我的财产,我保留很多年了,你可不能不讲道理。”

“得了吧,你娘死的时候,这种VIP金卡还没出现呢,说瞎话也不编个合适的理由,哼!而且,还~~还想用下流手段想~想那什么我,等回去再和你算账。”阿彩恰着小蛮腰,怒斥着孙伴山。

完了,自己那点破事看来阿彩全知道了,“亲娘啊,你简直比半仙还半仙,整个就是一大神,怎么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呢?”孙伴山也觉得自己败的有点莫名其妙。

“少废话,下次再敢作出这样无耻的事情,我保证你将会在病床上忏悔自己的过错。”

“病床?我没病啊?我身体好着呢。”

“李芸会把你打的一病不起,好了再打,直到你悔改了为止。”阿彩恶狠狠的说道。

“亲娘啊,你们这是玩虐待啊!”

阿彩脸色一红,“什么玩虐待!说的这么难听。快过来我帮你打好领带,小于马上就要来了。我可告诉你,等一会到了人家的会场,说话一定要注意场合,不许带你的山东口音,要用普通话。”

阿彩一边帮孙伴山打着领带,一边交代着要注意的事项。她们教过孙伴山多次打领带,可他就是学不会,一打就成了少先队员的红领巾。

北京化妆品界的四大公司,此时也集中在凯丰杨新华的办公室里。

“哥位老弟,经过我的调查,孙伴山的那家公司,现在能流动资金也不过几十万。这一次,咱们联手把他挤出北京这个市场,不管他后台有多硬,要玩起商业战争,他还嫩了点。”杨新华面带阴笑看着其他三家公司的老总。

“杨总说的不错,这小子忽然冒出来,吃了咱们的底盘,也该是吐出来的时候了。”

几个人阴险的笑声,充满着整个办公室。

而身在上海的阿彩,脑海中还充满着美好的幻想,计划着梦一般的未来。包括李芸和欧阳月,都还没发现一场即将毁灭她们的风暴,马上就要降临。

圆管抛光机
运动木地板
铝格栅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