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天路尽途第五十七章疯癫局

2019-01-12 16:20: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天路尽途 第五十七章 疯癫

无尽虚暗中,叶云峰独自一人飘荡,不知道过了多久。长久的死寂让叶云峰几乎疯狂,伸手看了看自己那双惨白的手。微微摇头。脑海中传来阵阵刺痛。

“我到底还要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漂游多久才能出去啊。”叶云峰抓我们每一个人头,颇为不耐烦的嘶声怒吼。

忽然,一股心悸之感从叶云峰心头猛的升起。身后突然的出现一道光,那光充斥着一股寒意。直奔叶云峰而来,凄厉的鸣啸中。一声滔天剑吟响彻虚空。

叶云峰神色瞬间阴沉,看了看那越来越近的光,蓦然抬手。体内修为爆发而出,轰鸣间。叶云峰丹田中那颗血元丹猛的旋转起来,一股力量从那元丹中爆发。涌入叶云峰体内时,疯狂在滋生着叶云峰肉身的力量。

“轰!”

刹时间,一道罡气从叶云峰体内升腾,然手一挥。一抹黑芒闪烁,天问剑出现手中,暮然低鸣。剑锋颤抖时,叶云峰轻轻抚摸剑身。喃喃自语

“西门长老説得对,让你跟着我,的确是委屈了你。但是我不能放你离开啊,xiǎo慧还未苏醒,她的灵魂还镇压在你的体内。就让我任性一diǎn吧。”

蓦然,叶云峰仰天一声咆哮,其声凄厉。婉如地狱来的恶鬼一般,一股煞气猛的从叶云峰身上爆发,修为之力在叶云峰身躯里沸腾。轰然抬手,掐诀间。举剑刺出,平淡的直刺。此刻在叶云峰手中,天问剑却爆发出一声响彻天地轰鸣。

剑啸鸣动,叶云峰身影突兀的动了,手中长剑划过一条诡异的弧线。一抹黑芒闪过时,已然狠狠斩在那疾驰而来的银色光芒上。

“呛!”

精铁交击声刹那响彻天地,叶云峰脸色暮然惨白如纸。嘴角溢出鲜血,身影在那狂暴的冲击力下如脱弦的箭一般,倒飞出去。

“噗!”

体内气血翻腾,叶云峰转身,紧握长剑再度刺出,体内修为轰鸣。刹那爆发出一股绝强力量,强忍着体内的翻滚。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暮然,叶云峰身影一闪。

消失于虚空,在出现时,已然在那银光之前。一瞬间,叶云峰咬牙,神色癫狂。

“你想我死,那我便先让你死。”仰天怒吼,叶云峰手中剑,刹那间化为一道黑色的光,那光呼啸间,爆发出一股滔天的轰鸣。剑气四溢是,一道充满毁灭与哀伤之意的剑意轰鸣。

“给我碎!”

眼眸刹那变成血色,一股暴虐从叶云峰体内升腾,轰然爆发。蓦然怒吼时,叶云峰握剑的手,化为一道残影。

剑锋呼啸,

天路尽途第五十七章疯癫局

一瞬间刺出。刹那轰鸣中,虚空里雷霆咆哮。暮然响彻的爆炸声,一股狂暴的力量瞬间没入叶云峰体内。

“吼!”

剑出,一道寒芒。叶云峰喷血倒飞,手中剑却是牢牢的插在那银光中。虚无里,响起咔咔声。那是破碎的旋律在轰鸣。

剑柄脱手,蓦然间,叶云峰心头一震。手中的空虚一瞬间让叶云峰的心神颤抖,一股失落感瞬间席卷叶云峰的灵魂。

“不!”

伸手,眼前一片白炽的光,天问的身影在叶云峰眼中逐渐淡化。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蓦然在叶云峰心头肆虐。

与此用时,在那银光破碎瞬间,在那不知名的时空断层里。西门雪羽暮的喷出一口鲜血,那血黑色。带着一股恶臭散开,西门雪羽眼神瞬间变得充满杀意。

目光仿佛看破虚空一般,体内修为轰然爆发,一股问鼎的气势骤然从西门雪羽体内升腾。

“叶云峰,吾今生必杀汝。”仰天,西门雪羽愤怒嘶吼,脑门青筋跳动,显然是在强力忍住心头怒火。

“哼!”

拔剑,一声冷哼。西门雪羽身影暮然一动,手中剑刹那刺出,划破虚空。瞬间来到一只异兽身边,轰然一声凄厉惨嚎。

“就凭尔等,蛮夷也敢窥视你家爷爷。”剑锋呼啸,瞬间划破那异兽咽喉,虚无顿时扭曲。

空间破碎时,一头二十米高的异兽王者身影倒地,强悍的生命力此刻却成了它最大的疼苦。

西门雪羽的剑划破它的咽喉,却是没有将它灵魂摧毁。一瞬间,在体内磅礴生机的刺激下,咽喉处的剑痕已然消失。

只是此刻,西门雪羽情绪暴虐,而这只兽王却是偏偏在此刻前来窥视。自然的就成了西门雪羽的出气筒,剑锋呼啸。一道道剑气四溢间,一抹寒光闪过。

瞬间在那兽王身上留下无数的剑痕,鲜血溅射时,凄厉哀嚎响起天地间,间将那还在虚无里蠢蠢欲动的异兽群震摄。

凶残,此时的西门雪羽只能一凶残来形容他的剑。每一次剑锋闪烁时,便是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留在兽王身上。

一股傲然剑意从西门雪羽体内爆发,附在碧雪之上,刺入兽王体内。让其恢复能力大大减低时,却是将其疼痛感无限的增大。

西门雪羽在杀戮,叶云峰此刻却是再次陷入了危机之中。在叶云峰疯狂的一剑将西门雪羽的剑意轰碎时,那强大的冲击力。却是将虚空破碎,一条虚空隧洞在那强悍的冲击力量下形成。蓦然将叶云峰吸入其中。

要知道,叶云峰本那么这种人当然没有威信了就是在虚空隧洞内,而此刻却是在这虚无隧洞中,再一次轰出一个隧洞。

那其中暴虐的时空碾压之力何其强悍,在叶云峰被吸入其中瞬间,便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在叶云峰身躯之上。一股撕裂之力轰鸣间,疯狂的撕裂叶云峰的一切。

暮然,叶云峰神色极为难看,伸手一指。一层淡淡光晕在身外形成,将那无形的时刻碾压之力格挡在外。

体内轰鸣时,那血元丹此刻竟是出现了一丝萎靡之势,那原本通体血色的元丹,此刻光芒暗淡。旋转时,那元丹上溢出的血色变的虚无。

魔胎脸色一沉,看着那随时都可能破碎的元丹,心神震荡。暮然咬牙,魔胎抬手一指diǎn出,刹那,一股力量从魔胎体内爆发,瞬间涌入血元丹内。

轰然鸣动,血元丹骤然膨胀起来,仿佛呼吸一般。眨眼间,血元丹将魔胎的力量尽数吸纳。骤然震荡时,血元丹上那暗淡的光瞬间云润。一抹淡淡的雾气从血元丹上升腾。

魔塔深吸口气,体内传出咔咔声。身躯骤然缩xiǎo数倍,一瞬间,魔胎身影缩xiǎo到一寸大xiǎo,神色萎靡。

学做生煎包
保定冷库批发市场
阿波罗灯饰照明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