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反进化论第一卷畜生道第二百一十二章斩草除

2018-11-15 18:54: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反进化论 第一卷 畜生道 第二百一十二章 斩草除根

西餐厅的位置距离‘风来娱乐’并不远。几人离开西餐厅后,也没有心情再吃晚餐。

林庸心中还是十分歉疚:“我自己可以走,你去陪陪她吧……”便让孟小葵走到前面去安慰名伶,林庸则遥遥拉开十米远,远远地跟着二人,虽然眼上绑着白纱,在人行道间穿梭却闲庭信步,游刃有余,没有撞到路人及设施一下。

夜色下两人的亲昵话语不断地传入林庸耳中,名伶在孟小葵的陪伴下似乎也好多了,在夜色渐浓的繁华街道上东看看西逛逛,竟还买了一些衣服,但林庸能从名伶语中的附会感受到,她是强自振作。

直到夜里十点半,周围所有的商店全都关门了,三人才来到‘风来娱乐’的写字楼楼下,临别之际名伶深深与小葵拥抱了一下,却眼睛都不看林庸一眼,低头撩着头发上楼了。

孟小葵扶着林庸正要离开,刚走出一百米正拦下一辆出租车,这时一辆面包车在他们旁边的路上停了下来。里面传来了一些林庸十分熟悉却又听不懂的话语。

林庸一听这话,拉开出租车门的手僵在那里,因为这陌生而熟悉话语,曾让他感受到过窒息般的恐惧。

这是……缅甸语!

而且还有手枪拉栓的声音。

林庸脑子一转,蒋小葵拉了出来,跟司机说了一声抱歉后,揽着小葵就走。同时压低声音对小葵说道:

“别回头,听我说。今晚在餐厅的事是我过于冲动,名伶估计已经生气了。但现在我不能回去,因为名伶……很可能有生命危险!刚才路过前方两百米处时,我听到了警察对讲机的声音,我现在送你到那里,如果我两个小时之内没有回来,你不要报警,立刻打给庄老。但放心,那几乎不可能。”

小葵毕竟也是经历过生死患难的人,一听林庸的语态便知道林庸话语里的严肃,现在明明只剩下林庸小葵的两人世界,可林庸分明心里只有刚刚离开的名伶。

到了警局,小葵抿抿嘴,为林庸理了理衣服:“你小心~”

林庸对她点了点头,大步往回走!

……………………………………………………………………………………………………………………………………………………

名伶刚乘上电梯回到公司里的房间,便将脚下的高跟鞋脱下,深呼一口气坐在沙发床.上,拨散了自己的长发,在黑暗中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支女士的香烟来。

啪~

氤氲的眼圈夹杂着心中的烦怨盘绕成丝飞向空中,林庸和孟小葵一整天的打闹模样层层叠叠出现在眼前,却不能像烟雾般散去。

我该如何面对小葵……是他变心了吗……

名伶自幼是众星捧月的天骄,自尊心极强,要承受这样的苦楚已是不易,林庸在餐厅时霸道的举动更是让她心中怨结。此时公司里已经没人了,门口的值班大叔也藏在值班房里看电视,名伶蜷在沙发上十分憔悴。

就在这时……

嘎吱——!

走廊外的大门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开门声,这么晚了,谁又会来公司呢?

名伶毕竟是东南亚最大的毒枭之女,极为警觉地站起身来,探手在办公桌的底部夹层里抽.出一把袖珍手枪来!这半年以来她一直提高警惕,强大的安全意识让她随身都带有防范。她将手枪藏在身后。赤脚慢慢踱到门口,轻轻向外一望。

六个黑漆漆的人影正慢慢在走廊里向名伶的方向移动,影子被窗外耀眼的霓虹灯拉得老长。

名伶快速将头缩了回来,抬头深呼吸了两口,立刻蜷在地上朝办公桌的后面爬去仿真猴
,门外的一个黑影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垃圾桶。

亢啷!

那垃圾桶倒地发出巨响,在空荡的走廊间回荡,名伶这时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慢慢矮身钻进房间后的简易浴.室,打开浴灯和淋浴花洒,之后马上退出来缩在角落,举着枪静静等待着。

那六个身影一前一后.进入房间,看着气雾弥漫的浴.室,其中一个笑了笑,对着浴.室说道:

“名伶小姐!我可让我们好找啊~!”

浴.室里半天不回话。六人全部拉起手枪的撞针,一步一步朝浴.室踱去:

“名伶小姐,没想到你竟然躲到中国来,还成了大明星了,难道你忘了你缅甸那些受苦受难的子民了吗?我们奉演图将军的命令来请你回去主持大局!猜将军死后,演图将军已经收了金三角的大部分旧部,天天盼望着你的回归啊。”

四面楚歌,名伶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竭力地保持着自己的冷静,双手依旧稳稳地端着小手枪,藏从办公桌的角落指向前方。

没想到这些亡命之徒竟然追到这里来了!自己这一个多星期几乎都在大楼里没有出门,看来是今天出门与小葵他们见面暴露了行踪……演图?他从前不过就是我父亲手下的一只狗!天天想着在金三角称霸,怎么可能请我回去?必然是怕我回去召集旧部再跟他争夺金三角的产业,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名伶小姐,看来我们得亲自进来请你了,不知道你穿衣服了没有……正好我们兄弟几个一起洗洗!呃哈哈哈哈!!”

一个杀手小心翼翼靠近浴.室,双眼一点一点地朝里面看去,当他看到花洒下空无一人时,顿觉不妙。

“在自己的血里洗吧~!”名伶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办公桌的角落里,那杀手猛地一回头,正看见名伶举着手枪对着自己。

毫不犹豫,名伶扣下了扳机……砰!

那杀手的额头一个黑黑的血洞,一头栽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名伶就地一滚朝他的尸体边滚去,一边滚一边朝不远处的其他几个人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砰!!

“啊!我的腿!”再次有两个人被子弹准确地击中,同时其他几人也疯了一般用消声手枪对着阮名伶射击。

啾啾啾啾——!消声手枪的回击比想象当中更为剧烈!

名伶从尸体身后闪身进到浴.室之中,靠在墙边不住地喘息着,打死了两个,打伤了一个……

埋头一看自己的袖珍手枪,七发子弹已经打完,没有子弹了!

杀手愤怒的声音再次传来:“名伶小姐,估计你没子弹了吧?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也别怪我们辣手摧花了,兄弟们,和我一起冲进去!”

名伶听着咚咚咚地脚步声快速接近,两只大眼绝望地闭上了。

就在那三个杀手同时冲进浴.室,刚将手枪瞄准墙边的名伶时……

咣啷啷啷——!

浴.室的磨砂大窗突然从外面碎裂,一个双目绑着白纱的身影,竟然从直接窗外撞了进来!

几个杀手大惊失色,立刻调转枪头瞄向那盲眼人。

哪知这盲眼人虽然脸上缠着绷带,却仿佛比谁看得都清晰,他速度快到极致,动作极为流畅。用身体一撞就将门口的一个杀手给撞飞出去。一手扯过架子上的一张白毛巾,对着其中一个杀手的手枪一甩就将那手枪打到空中,另一只手随手吸起池边的一根尖头牙刷,对着另一边的一个杀手的脖子连插三下,噗噗噗,鲜血立刻就从那杀手的脖颈间的血洞中飙了出来。再拦住另一个杀手的脑袋往瓷马桶上一砸!

喀拉!

整个马桶都被那杀手的脑袋给砸碎了。

再之后,盲眼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用手在空中一接,将刚才打在半空的手枪抓广州瓷砖背涂胶
.住,这时候被撞出去的那个杀手刚好重新蹬开门来……

啾!刚一进门,一发子弹就已经穿过了他的眉心。

两秒钟不到的时间里,三人瞬间毙命!

一系列动作虽然看似繁杂,却极为迅速流畅,演绎着十足暴力美学。

门外的那个受伤的杀手连枪也不要了,瘸着腿站起来匆忙往外跑去,盲眼人耳朵一竖,提起枪来直接对着墙壁一路跟踪。

啾!啾啾!

门外传来一个人应声倒地的声音。

林庸快速地卸掉手里的手枪子弹,站在名伶身旁:“你……你没事吧……”

名伶看看那窗户又看看林庸:“你是怎么上来的~?”

“额……楼下的保安不让我上来,我怕来不及了,就从外面爬上来了。”

爬上来了?这里可是二十八楼啊!

名伶看着一地的尸体,又看看眼前这个刚救了自己命的男人,一下噙着眼泪站起来,对着林庸就是一推!

“你凭什么救我~!我要你救了吗?你不是要分手吗!你还管我死活作什么!”

这一下原本想将林庸推开,林庸却纹丝不动。接着就感受到名伶,疯狂地对自己拳打脚踢有线烟雾报警器
,口中竟然带着呜咽:

“你凭什么管我~!我爱和谁吃饭就和谁吃饭~!我就是天天被人暗杀也不关你的事!你以为你是谁!为什要这样对我……呜呜呜!你去找你的小葵去,去找其他人去!”

林庸任凭名伶打着自己,听着她呜呜的哭泣心如刀绞,也不知哪来的冲动,一手握住她锤来的拳头拉进自己怀里,一口就吻在了名伶的嘴上。

“放开我~!别碰我!唔唔~!混蛋!”名伶被林庸抱得死死的,渐渐也放弃了挣扎,任凭林庸亲吻自己,逐渐把双手也环在了林庸的背上,带着满眼的泪水主动迎了上去。

两人这一吻几乎吻了三四分钟后才分开。林庸也不松开双手,而是任名伶靠在自己的肩上嚎啕大哭起来。

“名伶,你要恨我就恨我吧,因为现在连我都恨我自己。但让我看着你身处险境不救你,或是看着你被其他男人带走,不可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