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贵女反穿生存记第269章追踪

2018-11-15 18:24: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269章 追踪

时间还未到中午,太阳就已经晒得脊背发烫。请大家看最全!街边树上的枝叶、街心花坛的花朵儿,甚至来往的人群和车辆都蔫儿了,透着那么无精打采,有气无力。与千年前的古代相比,现代的气温的确高了许多。仙女如果不借助法术的力量,也会难耐酷暑喘息不得。无奈,飘飘只好再次使出法术,消除了身上的燥热。她径直朝那个奇怪顾客消失的方向走去。

即使不用隐身匿行之术,飘飘的速度也是极快的,双脚几乎没有迈动像是在地上滑行。好在街上的行人已经被酷热的天气,弄得晕头转向没有心情观察她的行为和举动。出了城区只是街道窄了一些,行人却未见减少。那里是近郊,名义上是农村但早就脱离了农业,之前在城区的一些重工企业都搬到了近郊。当地人大多都已搬到了城里居住,剩下的破屋旧宅租给了外地人。所以这里的人口并不算少,而且山南海北的都有。

恰赶上那天是赶集的日子,狭窄的乡村街道来往的人们摩肩接踵,拥挤的很。不得已,飘飘只好收回法术,以正常的步态前行。

飘飘推测到了,那个从早餐铺出来的奇怪顾客,就居住在这个村子里。穿过集市的那条街转进一条小巷,这里总算清净了许多。巷子欣长且狭窄,如果有两个体态并不胖的人并排行走,恐怕肩膀都会擦着墙壁。尽管这样,这里的房子却是左右对称的,密密麻麻如鸟笼般排列着。看到这些,飘飘不禁在心里哀叹一句:“人类活得好辛苦。”

窄窄的巷子尽头,左右各有一户人家。一户是红漆铁门,一户是黑漆铁门,都不是很宽,看门楼的建筑样式以及那石刻花纹,至少也有二十年以上的历史。两扇门都没有上锁,都是虚掩着的。左边那户的院子里还传来了小孩子的嬉闹声,或许里面住的不止一户人家。

飘飘的法力虽推测出了在这一带,在这条巷子的尽头,但不确定是哪一户?

“只有各自询问一下了。”飘飘低声自语了一句。

她先走向了左边的那扇门,两扇门上各有一只圆铁环,飘飘抓住其中的一只轻轻拍打了几下。里面传出了几声咳嗽,紧接着是一阵沉闷缓慢的脚步声。

门响了一声。闪开了一道缝隙探出一个脑袋来。一位至少已逾古稀之年的老人,白缎般闪亮的头发。褶皱密集的面孔。也许是因为穿着白色恤和黑色中短裤吧,飘飘一时没有分辨出老人的性别。仔细打量一番之后,才发现老人带着一对古朴的金耳环,飘飘终于确定了老人的性别。

老人沧桑深邃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飘飘。

“老人家,请问……”飘飘停顿了一下,一时想不出该怎么询问了。关于那个人,她见到了可以一眼认出,但是却不知道姓名。

老人又看了一眼飘飘。苍老的声音问道:“姑娘,你要找人吗?”

“嗯。”飘飘点点头。

“找谁呀?我这个院子里住着好几户人家呢?都是在这里打工的。”老人说。从语气里不难听出,这位老人可能是这里房子的主人。

“哦……这个人……身材高大,皮肤有些黑,年纪大约四十几岁。”飘飘只能这样根据印象描述,老人听后干涸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像是在笑。

“他叫什么呀?”老人又问了一句。

这下可把飘飘问住了。她愣了一下回答说:“不知道姓名,只知道他有个习惯,每天早上都去城里的一家早餐铺吃饭。”

“哦,你说的可能是……对面居住的一个人。”老人说到这里,把那两扇门左右拉开了一些,她挤出了整个身子。然后指着对面的那一户人家说。

“老人家,您认识那个人吗?”飘飘突然有些惊喜的问道。

老人又把门开得大了一些,佝偻的身子颤巍巍的往前走了一步,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老人叹口气严肃的说:“姑娘,可不要轻信别人呐!”

在人类世界生活了这么久的飘飘,懂得这位老人的热心肠,担心自己会上当受骗。

她摇摇头。迅速想出了一个找人的理由。

“是这样的,他每天去我们的早餐铺吃饭,有一些欠账没还清。”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呀!是有这么一个人住在对面的院子,我每天起早遛弯儿都会看到他出门,只是不知道他出去做什么?”老人这样解释说。

“那么……他叫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人?”

飘飘追问,她急于想知道那个人的更多情况。

“别人都叫他大力,至于姓什么,不太清楚。他在这里租住三年了,没见过他的家里人,大概是一个人在这里打工吧。”老人说出了这些细节。

“打工?他在哪里打工?”飘飘又追问道。

“村西边的家具厂,听说他只上夜班,白天好像还干着别的工作呢。”老人又提供了这些情况,这让飘飘心里豁然开朗,感觉有处入手查找了。

“请问:这个院子里还有其他人住吗?”飘飘又问道。

老人摇摇头说:“前些日子有一对年轻夫妻,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儿也住在这个院子里。后来听说不知是父亲还是母亲病了,所以一家三口回了老家。”

听了老人这番话,再看看对面那扇门虚掩着,没有上锁,飘飘顿时明白了。那个人此时一定就在里面,应该是还没到上班时间,所以在休息吧。

“谢谢您,老人家。”

飘飘向老人家道了声:“谢。”转身向对面的院子走去。那位老人又好心的叮嘱了一句:“孩子,一个姑娘家凡事小心点儿。”

飘飘回过头再次感激地说:“放心吧老人家,我会小心的。”

飘飘说完去敲对面的门了,那位老人也回了自己的院子,随手又关上了门。抓起那只铁环拍打了足有十几下,里面才终于传出一个男性的声音。

“谁呀?”虽然仅仅两个字,虽然飘飘不常去钱盈儿的早餐铺帮忙,但她有入耳不忘的异能,已经辨出来了就是那个人。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