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半缘经世半缘情 第七十章 惊见石佛

2018-11-09 18:27: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半缘经世半缘情 第七十章 惊见石佛

“文丞相,这边请。”小月领着文丞相并不是进入前厅,而是绕道酒楼的后面。

文丞相见着小月神色有些异样,他早就听过儿子身边有这么一位得力的助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却是如此瘦小,俊俏的年轻人,一时不知如此评判。只是静静的跟在小月的身后,不出一声。

小月领着他一路走向后院,在路过琉璃水榭和桃源居的时候,文丞相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门口看起来朴实无华的酒楼,后院却别有洞天。

当他来到碧云阁的时候,很明显看出来他非常喜欢这个地方,他四处打望,都没有注意小月停下了脚步。

“文丞相,我们到了,文大人在里边里面等着你了。”小月指着竹屋。

文丞相这才回过神来说:“哦,谢谢你了”,他迟疑了一下问道,“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月笑了笑说:“小的名字是文大人取得,叫文月。”

文丞相有些讶异,但是脸色很快就恢复正常,他并没有多说一句话,往竹屋的方向走去。

小月提前一步将竹屋的门帘打开,屋子里面充满了茶香味,文幽幽正在在屋子中间,抬头看着她。

“文大人,文丞相来了。”

文幽幽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到门口迎接文丞相。

文丞相见到文幽幽,不发一语,径直进了屋。

小月见状让一旁伺候的木诗给文丞相沏茶,然后就从竹屋退身出来。

小月准备回到前厅,一边走一边想着刚才文丞相微微驼了的背,有些感慨,希望他们父子俩可以好好的聊一聊。

出了后院,小月向前厅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热闹无比。

其实江上月酒楼处于这条小巷的巷尾,由于战后经济还没有完全恢复,这条小巷还是清清静静的。所以小月的酒楼就显得更加的热闹,有些人家还打开门,探头探脑的看着酒楼,估计是奇怪这个都快要关门的酒楼怎么会生意如此红火。

当小月在要跨步进入前厅的时候,她突然改变主意了,估计她一进去就很多官员找她打探消息,还不如现在借机溜走,她其实也不喜欢跟那帮趋炎附势的官员打交道。

于是,小月转身向巷尾的深处走去。

酒楼就是这个小巷最后的一个建筑了,不过酒楼是临河,由此延伸出去,在巷尾的深处还有一偏临河小小的柳树林。小月觉得这个地方倒是个藏身之处,便慢慢的迈步走过去。

小月站在河边的柳树下,望着潺潺流动的河水,月色迷人,水里倒映着一弯明月,不知怎么的的她想起一个人,那个在这世界与她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虽然她狠心将孩子送走,但是毕竟是血脉相连。前几日,当她听见孩子的消息的时候,还是不会情不自禁的被触动了。就想她现在看着那水里的月亮中隐隐出现了孩子的面庞,即使那面庞还是半年前的样子。

小月就这样吹着河风,陷入了深思,但是没过几分钟她就觉得身体不舒服了。

刚才在前厅应酬的时候,小月喝了不少的酒,虽然这些酒被许成昌做了些手脚,兑了很多白水,可是晚上她基本上没有吃什么东西,这个时候被河水一吹,胃里就难受无比。

她一手扶着柳树铸石板厂家
,一边对着河里发呕,可是她晚上基本没有吃什么食物,所以也吐不出什么,就是不停的干呕。

也就是巧了,这时候不知道是什么蚊虫在她手上叮了一口,小月扶着柳树手一滑,失去了支撑,她想向后仰保持平衡,哪知道脚下都是的草也滑溜溜的,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向河道倾斜过去。

只听见扑通一声,小月就摔进了玉带河里,虽然她会游泳,而且夏天的河水也不太凉,但是过于意外,小月有些惊慌失措,在水面上扑打着,直呼救命。

在小月准备平复心情,准备控制好身体的平衡,向岸边划水过去的时候,只听见扑通一声,身边溅起了巨大水花,小月正在纳闷,这落水还有同伴的时候,有一个年轻男子在水里靠近了她。

“不要惊慌,我来救你。”

小月侧头看见水里出现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黑衣,皮肤也很黑,不过有一口洁白的牙齿。

这人没有等她回应,抓着她的腰带,往岸边游去。

小月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啥也不做,任凭这人带着她游向岸边。

两人在水里划了没几分钟就靠近了岸边,不过岸边离水面还有些距离,小月正在想如何爬上滑溜溜的岸上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一个熟悉的、清冷的男人的声音,“抓着我的手。”

小月觉得这个声音很容易让人听命于他,她不自觉地将自己的手递到眼前那双修长又厚实的手里,想着这个声音如此熟悉,她不经抬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只觉得自己头上真是天雷滚过,一张石佛一般的脸近在咫尺。

向她伸出援手的人不是别人,正在当朝的太子,未来的皇帝,元辰皓手机麻将代理

元辰皓见小月将手交给他之后,正要使力将她拽上河岸,没想到这个文弱的男子竟然跟他卯上了。

小月抬头看见元辰皓,第一个反应就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虽然她事后对自己这一反应有些不解,但是当时元辰皓拉她的时候,她竟是反方向的想往水里钻。

可是,小月的手被元辰皓紧紧的握住,她挣脱不开,而元辰皓根本没有想到小月会是这样的反应,脚下一滑,本来是救人的元辰皓竟是也落到河水之中。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在他俩旁边的侍卫刑小羽都看呆了,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了,向他俩落水的地方游过来土鸡养殖
,“公子,你还好吧!”

元辰皓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死死不愿松开小月的手,小月随着河水向下游游去,元辰皓竟被她拖走了十多米,往岸边看都能看到江上月酒楼的后院了。

小月是想从引入水到琉璃水榭的暗道,躲进酒楼后院,但是元辰皓死死不松手,两人在水里纠缠不断。

不过,小月没想到靠近后院的河岸水势很浅,只有半人高。于是,元辰皓稳住身子,一只手抓着小月的右手,一只手拽着小月腰带,“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在救你,你跑什么?“元辰皓气急败坏的说。

小月也发现现在就算站在水里,也不被淹没。

但是自己又挣脱不过太子,便转身想跟他解释,没想到在水里挣扎半天,她的头发竟然跟元辰皓衣服上的盘扣给缠上了。

小月一转头,就拉的头皮发疼,而元辰皓也感觉到她的头发缠住,于是说:“你别动,我来解开。”

小月听了只好安安静静,一动不动的站着,乖乖等他解开头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