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从骑士到国王第八十七节凯斯的使者

2018-11-08 17:28: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骑士到国王 第八十七节 凯斯的使者

在庞克离开后,格雷觉得闷热,就走到营地的临时马场。

格雷正在查看自己的战马,鲁肯已经从马恩子爵那边回来,向他来汇报情况。

“马恩子爵怎么说?”格雷问道。

鲁肯的伤势恢复得不错,听到格雷的问话后,他立刻答道:“他想和你见一见,商议具体事宜。”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现在格雷知道马恩子爵以前做的事情,却有了另外的想法,他心中一动,表面却不动声色,轻轻抚摸着自己战马的背部,然后问道:“什么时候,在那里见面!”

“明天早上7点,地点马恩子爵让您决定!”鲁肯回答得很快。

格雷一愣,手中的动作停下,回头扫了一眼鲁肯后说道:“营地北边不是一块开阔的空地吗?刚好在我们两家营地的的中间,就在那里吧!”

“是现在就过去答复,还是……”鲁肯问道。

格雷无所谓的说:“只要不耽搁正事,随你什么时候去都行!”

鲁肯点头,然后告辞离开。

格雷没有去关注离开的鲁肯,他吩咐汉普给他的坐骑装上马鞍,炎热的天气让他想骑马狂奔,不过,正当格雷兴致勃勃的时候,兰特爵士找到格雷。

“凯斯子爵的两个特使想要见您!”兰特爵士在格雷的耳边轻声耳语。

格雷以为他听错了,愣了一愣,直到兰特爵士再次在格雷的耳边说了一句,格雷这才确定,他立刻让汉普牵走自己的坐骑。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格雷的显然还是有点吃惊。

“应该是刚到!”兰特爵士的语气有些不确定!

格雷想了想,对着兰特爵士吩咐道:“让他们来我的大帐,记住!别惊动任何人!”他说完后立刻往自己的主帐走去。

不消几分钟,格雷便回到自己的大帐,当他正准备坐下时,却发现自己的主案之上放着一小张牛皮,这张牛皮的皮质很差,就像是营中军帐上扯下来的,放在格雷的桌案上非常的显眼。

格雷很是诧异,迟疑一下,他拿起来翻看,却见,在这张牛皮的另一面,居然写着一行小字,格雷定眼一看,当他看清楚上面写的内容之后,脸色徒然一变,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正在这个时候,大帐之外响起一阵清晰的脚步声。

“男爵大人!”是兰特爵士的声音,格雷定了定心神。

“进来!”格雷尽量让自己声音显得平和。

话音刚落,大帐门帘便被掀开,两个士兵打扮的年轻男子,在兰特爵士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凯奇男爵!”这两个人的贵族礼仪很标准,只是他们现在一身普通士兵的打扮,加上脸上一层厚厚的土灰,让人感觉他们的行礼很是滑稽。

格雷直接问道:“说吧,凯斯子爵让你们来做什么!”

两人中的一人闻言后从怀中取出一封信,说道:“这是我们子爵大人的亲笔信!”

格雷眉头一挑,对着兰特爵士使了使眼色,兰特爵士会意,立刻拿过信件递给格雷。

“我们子爵大人现在已经从新招募近一个兵团的兵力,加上新得到的粮草物资,只要我们子爵大人愿意,他随时可以踏平你们两家的军队!”

刚刚拿出信件的那个使者,拿出信件之后,嘴中一直说个不停。

“子爵大人这是在给你一个机会,凯奇男爵,只要我们两家联手,那马恩子爵片刻就能击败,而后,哈伦斯城个凭本事!”

信件是用封泥封好的,格雷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自动过滤掉这个使者所说的话,慢慢的拆开信件。

当格雷刚看到这封信件的字迹时,就大皱眉头,因为这字写得实在是太难看,而且还不好认。

耐着性子,格雷开始认真阅读,下首的两个使者和兰特爵士退得远远的,看那样子,他们好像并不想知道这封信的内容。

“凯奇男爵,我们两家合作才是你现在最好选择,只要……”

那个使者继续在叙说。

没多久,格雷便看完这封信件,他面无表情,好像并没有听到那个使者在说话,在对方说到一半的时候,他便插话问道:“你们应该没有看过这封信的内容吧?”

“子爵大人交代过,这封信只能有凯奇男爵亲自开封,如果中途有什么意外,必须先毁掉这封信!”还是刚开始说话的那个使者在回答。。

格雷闻言后眼皮微微下垂,但随即又抬起头对着门口喊道:“来人!”

话音刚落,门口的守卫就钻进来两人,格雷指着说话的那个人,“把他带下去,以敌军间谍的名义处于绞刑,我将亲自执行!”

“是!男爵大人!”两个士兵得到命令之后一把提起那名使者,就往外拖。

那使者立刻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歇斯底里的叫到:“凯奇男爵,你这是什么意思?”

格雷也不理他,对着旁边的兰特爵士说道:“带着他跟我走吧!”格雷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另外剩下的一个使者。

另外一个使者现在使劲的咽着口水,显然有点不知所措,不过他正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色渐渐暗淡下去,营地里已经已经点燃了盆火,两个士兵拖着那个使者,把他带到军营中的一处开阔地带,然后把他绑住,扔在一边,开始动手搭建简单的刑场。

领主亲自处死一个人,这是一件大事,该有的场地必须要有。

森特骑士和鲁肯骑士得到消息赶了过来,

格雷没有像他们解释什么,不到一刻钟,绞刑架就搭建完毕,这个时候他缓步上前,也不理那使者的咒骂,一脚踢开了对方脚下的木头桩子。

做完这些之后,格雷转身走到另外一个使者旁边,哈哈一笑,拍了拍那名使者的肩膀,然后对着兰特爵士说道:“放他回去,我需要他回去告诉那个小领主,我们的决心不是他一封信就能够改变的!”

兰特爵士点头,然后吩咐两个士兵把剩下的那个使者扔出军营。

之后,格雷看也不看众人一眼,便往自己的营帐走去,进入营帐之前,格雷吩咐守卫,没有得到他的同意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入。

闷热的营帐里,格雷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他再次拿出那一小快破旧的牛皮,上面一排字很是显眼,格雷看得出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响起汉普的声音:“男爵大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