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丞相的世族嫡妻第092章将计就计

2018-11-08 17:13: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092章 将计就计

第09章将计就计

薄情听到曼珠的话,心中一震,脑海中忽然相到的,竟是风云翔无故当面杀人,两者一联想起来,马上明白这是对方的——缓兵之计,眼眸内不由一寒。

忽然,薄情像是想到什么,心里马上好起来,轻轻笑道:“他们在哪里。”

看到薄情生气,曼珠正想安慰几句,不想薄情却忽然好了,一脸摸不着脑道:“是宫里的冰库。”面上露出些许意外道:“宫里的冰库,人来人往的,为什么会一直没人发现?主子,我们现在过去吗?”

宫里的冰库,薄情听到答案后,脑子马上飞转起来,似是在搜索在脑子中很多的东西,

片刻后,薄冰的唇角微微扬起,浅浅笑道:“不急。”转身退回栖凤宫,裙角飞扬,往那一片梅花林走,人少的时候,最好赏花。

回头,看到曼珠还在发愣,抬起手,对曼珠伸出三个手指。

这點xiao事,何须他们亲自出手,只要想个法儿让风云啸知道,风云弈、风云翔他们是跑不掉的。

经过薄情一段时间的调教,曼珠无论是性子,还是领悟力,都提高不少,马上会意薄情指的什么,转身消失在皇宫的长巷中。

……

皇宫冰库,天寒地冻的季节,本就是人少行动,再加上前头设宴,多少人恨不得挤进去,冰库虽离御膳房不远,但是因着这天气,除了几个看守的侍卫并太监,几乎是没有人烟可寻。

因前头有宴,现在连仅有人几个侍卫并太监,也聚到一起喝酒聊天,偶说说笑笑,不过男人间的笑话,一众人正喝到欢处,突然有人闷哼一声,率先晕倒在地上。

其他人纷纷惊讶叫的道:“老三,怎么样了?”

接着又是几声酒瓶态碎开的声音,不消片刻,几名侍卫和太监纷纷倒在地上。

这些人悉数倒下后,数道身影随之出现冰库外面,正是风云弈、玉相,和当日那名蒙面的女子,此时她已经不再蒙面,一张冰冷绝艳的面孔,让人欲近不能,欲舍不得。

风云弈并没有多看一眼,而是看着冰库的大门,目光在不经意间,就流露出一抹妖邪之色,走到倒成一团的侍卫太监中间,从其中一人的腰上摘下一串钥匙,阴冷出声:“现在前头设宴,这里基本没人,让人换上他们的衣服,在外头看着。”

玉相对跟在后面的人點點头,然后看着女子道:“灵雎,这传承有没有风险,你有几成把握能成功?”

再次面对这名女子,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慨,她的能力毋庸置疑,但她的隐忍力,还有她对自己的那份狠,超出他的意料。

想到这里,不由的翘起唇角,便宜了风云弈。

灵雎并不看玉廉,淡淡然道:“这些事,不必你操心,本姑娘自有分寸。”玉廉,她历来没好感,连女儿都舍得出卖的人,自好不到哪里。

玉廉也不介意,脸上挂着狐狸式的笑容道:“你有把握就好。”

厚重的推门声,打断二人的对话在,二人不由正色看着正缓缓移开的玄铁厚门,刺骨的寒气从里面散出,比外面冷上百倍止,门外人即便身怀武功,也有些抵挡不住。

玉廉不由开声道:“寒气逼人,不愧是从百丈冰层下,割下的万年玄冰。”瞬间冷入肌骨。

灵雎傲慢的瞟一眼,冷冷道:“这地方,本姑娘曾经来过,却没有什么发现,现在看来这冰库还真不简单,是内有乾坤。”说完,看了风云弈一眼。

风云弈暗邪的眼中,露出一丝得意:“这冰库的秘密,除了本王,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没有本王,就算把冰库毁掉,你们也不会有任何发现。这算是当年建造这冰库的人的巧妙之处,本王也是无意中得知。”所以薄倾情的遗体藏这里,他没有丝毫的担心。

三人对视一眼,纷纷闪入玄铁门内,厚重的铁门,再次合上。

……潇湘书院……

栖凤宫的梅林中,薄情站在那棵陆贞明倒的梅树下,忽然想到一首旧诗,不轻轻吟出声:“花开笑春风,却被风吹落。自无坚贞性,便怨风轻薄。赖有护花幡,众芳得所托。恐此亦偶然,莫便矜灼灼。①”

陆贞明这花一样的女子,输在她不够自强自立,终究还是沦为任人玩弄的地步。

虽可叹,却不值得同情。

细细索索的脚步声,忽然从身后响起,薄情全然不理会,继续欣赏她的梅花,只见来人投在地上的影子,忽然跪下,隐忍的声音随后响起:“妾,谢左相夫人,为xiao女子讨回公道。”

薄情翘起唇角,声音冷冰雪:“真的讨回道吗?”

陆夫人马上没有了声音,薄情马上明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过骗人而已,皇后也不过是虚应一句。

想了想,道:“陆夫人,可知道,你为什么讨不到公道?”

地上的影子在摇头,重重的摇头,薄情看到后,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告诉陆大人,皇宫各处的门,年代失修,是时候检修检修,这门都不宜太紧。”

陆夫人看着眼前高贵的背影,一时不明白薄情在说什么,连叩三下头道:“妇道人家不识这些,夫人的话,妾定为夫人带到,请夫人放心。”

薄情淡淡笑道:“你去吧,明天就会有消息。”

疑惑的看一眼薄情,陆夫人虽然有疑问,却依旧恭顺的道:“夫人的情,妾不敢忘记,妾告退。”

看着陆夫人走远,薄情才缓缓的转过身,只看陆夫人,并两名太监抬着陆贞明的尸首,往梅林深处的后门走。

梅林后面有道门,不是只有皇宫的人才知道的,薄情唇角浅浅一扬。

风,突然有些异样,夹着一股甜腻的异香,薄情不由的轻蹙眉,只听到身后带着轻挑笑意的声音响起:“左相夫人,你说,若本王把你方才的话,告诉父王,你会是什么下场。”

薄情唇角掉浅浅上扬,风云翔会出现,她一點也不意外,皇室中虽然明争暗斗,面子却依旧是要的。

皇后根本不会严惩他。

再者,死的不过是xiaoxiao从四品侍郎的女儿,死了便死了,自不会为一条贱命赔上一位皇子。

皇上知道只会责备一顿,对于陆侍郎,不过是多多给赏些赐安慰。

风云翔见薄情不出声,以为她害怕,不由扬起得意的笑容:“凤麒国,是我们风氏的天下,不要说本王杀一个xiaoxiao的从四品侍郎之女,就是把左相夫人你怎么样,慕昭明也不敢说什么?”目光不由上下打量着薄情,眼中是赤一裸裸的欲望。

薄情听到也不生气,轻蔑的笑道:“是么?”

轻蔑的语气,任谁都听得出,风云翔方想发作,却听薄情淡淡道:“八王爷,有没有想过,其实本夫人,是故意说给你听的。”

风云翔面上一怔,马上笑道:“夫人真当是自己神算,能未卜先知吗?”

此时,不过依着右相的话,先行拖着薄情,等他事成之后,他便是他风云翔的朝臣,眼前的女子,自然也是他的。

薄情的唇角扬得更高,蠢,蠢到无可救药,不以为然的道:“我不是神算,但是我有眼线,这宫里的一举一动逃不过我的眼睛,无缘无故当着本夫人的面杀人,总应该有點目的。八王爷,本夫人说得可对?”后者的面色骤然大变。

兀然听到这些,风云翔的笑容僵在脸上,目光震惊的看着薄情,像是不认识一般,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好一会后才讪讪的道:“一派胡言,本王能有什么目的。”说完,暖阳般的笑容再次扬起。

薄情淡淡笑道:“是不是本夫人一派胡言,还是八王爷你有不可告人目的,都不重要,重要的八王爷,你把事情办砸了。”心中不由的暗暗偷笑,谁对谁使缓兵之计,还不一定。

风云弈他们有缓兵之计,她可以——将计就计。

剑眉一横,风云翔面上虽然还在笑,声音邓紧张的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薄情玉手抬起,拔下冰魄,习惯性的在手中轻轻把玩,不紧不慢的道:“八王爷今儿杀了陆xiao姐,只需要悄悄的走开即可,本夫人也是不管事的人,皇后没有线索,这一查起来怕没有半天也不会结束,本夫人也不会那么快脱身。偏偏八王爷,自作聪明跑出指证本夫人,让这事不废吹灰之力就解决,本夫人一出宫门就收到信。”

回头看着目光晦暗的,勉强作笑的风云翔,薄情展颜一笑道:“八王爷,本夫人是不是该夸你——色胆包天!”

风云翔脸上笑容渐渐敛起,丝丝狠色爬上来,沉着声音道:“那又如何,夫人如今,还不是被本王缠在这里,脱不得身。”

薄情马上接话道:“本夫人是脱不得,奈何这宫里,想八王爷有事的,不只是本夫人。”说完,弯起红唇,轻蔑的笑了笑,到这份上,还看不出她的意图。

真蠢!

风云翔上前一步,逼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开脸,薄情把冰魄重新插回发髻中,拢一下身上的披风,笑道:“本夫人的意思是,本该是我做的事情,三皇子已经做了。你难道看不出来,本夫人是在拖延你的时间,让你不能赶去相助?八王爷,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猜右相会怎么看你?”

“你……”

风云翔听到这些话,不由气得青筋突起,风云啸为了帝位,绝不会错过任何打击对手的机会,他心里自然也是明白这點,却又无可奈何,盯着薄情,忽然扬起一丝邪笑:“既然方才左相夫人,夸本王色胆包天,本王若不好好的表现,怕对不起夫人赞誉。”说完,轻轻欺近两步。

薄情看到风云翔这样,就知道他是要鱼死破,她可没心思跟他玩。

以她身手怎么会让风云翔近身,轻轻一旋身,已经在一丈以外,看着震惊不已的风云翔,手一扬隔空點了他的穴,敛起笑容,冷冷道:“八王爷对陆xiao姐情深义重,在梅树下上吊殉情。”说完,轻轻點地,骤然消失在梅林中。

风云翔看到这幕,才知道惹上的不是美娇娘,而是女煞星,眼睛不由的瞪大,不等反应过来,系在腰上的汗巾突然一松,回过神时,已经套在他的脖子上。

天空上,突然飘起飞雪……

梅林中,一道身影被悬挂在梅树上……

陆贞明的死,就如梅林中落了一朵花,抬出去后,皇后的千秋华宴,依旧进行,过了今天,没有人会记住那无辜惨死的女子……

薄情刚来到御花园,恰一人从里面出来,不由的笑道:“陶公公,有些日子不见,最近过得可好。”

陶公公猛然的抬起头,见是薄情,不由满脸堆笑:“奴才见过左相夫人,谢左相夫人记挂,奴才一切安好。”

目光淡淡的打量一眼陶公公,薄情打趣的道:“陶公公面色红润依旧,本夫人这话问得有些多余。”

陶公公眨了三下眼睛,也笑着答道:“全凭夫人成全。”

薄情会意的一笑,当日算计如雪公主只是其一,真正的目的是除掉元帝那近身的太监,只有这样,陶公公才机会出来,微微颌首道:“举手之劳。陶公公,这是要上哪里?”

陶公公马上恭敬的答道:“奴才奉皇上之命,请皇后娘娘同赴宴会。”

薄情马上会意,今天是皇后的千秋,这點颜面皇上还是给的,随之笑道:“那就不防碍陶公公办差,本夫人先到永宁宫,给太后请安。”

“夫人,请!”

……潇湘书院……

皇后的千秋华宴,自午后开始。富丽堂皇的长乐殿,因为皇后的千秋,重新的粉刷过,比之前更加奢华入骨。

再兼殿中,歌姬、舞姬们的轻歌漫舞,琴瑟、鼓乐、丝竹声声美妙无比,让人无不为能踏入这里参中宴会,而自豪无比。

薄情逢宴必坐在慕昭明身边,已经成了宫宴中不变的惯例,只是皇后千秋华诞,各国免不了派出使臣,让她不由的暗暗好奇,这些人究竟是原皇室中,还是箫和国派人假扮的。

同时,这些人自然也对坐在男宾席间女子,感到好奇不已,同凤麒国几位皇室公主坐在一起的,燕越国的倩华公主,看了看薄情,皱了皱眉,对坐在身边的九公主xiao声道:“九公主,本公主有些不明白,为何男宾席间会坐着一名女子?”

九公主随着倩华公主目光,正好落在慕昭明身边的薄情身上,芫然的笑道:“倩华公主指的是左相夫人,其实本公主也不是很清楚,从本公主能参加宫里宴会起,左相夫人就一直是坐在左相大人身边。”

倩华公主看着薄情,目光不禁有些冷,正色道:“自古以来,礼教有云男女七岁不同席,即便是夫妻也应该有所顾忌,你们凤麒国这男女大防也太不注意。”眼中露出一丝不屑。

九公主听到倩华公主这样说,脸上不由一红,旁边的十公主听到了,瞟了瞟九公主,冷冷的道:“这有什么好脸红,本公主倒是听人提起,以前左相夫人是哑巴不能说话,这样安排便于照顾;还有一样因为……”

十公主看着倩华公主,垂下眼眸道:“因为左相夫人闻不得胭脂水粉的味道,所以父王特特下旨,左相夫人可以坐在左相大人身边,这是整个京城皆知的事情,九皇姐两耳不闻窗外事,差點让倩华公主笑话我们凤麒国没有礼仪廉耻。”

九公主的头垂得更低,倩华公主听到十公主一番话暗有所指的话,不由的面上一热,讪讪的道:“本公主只是一时失方,倒连累了九公主,还望两位公主别放在心上。”

偏偏皇后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们仨在聊得这么开心,说来大家听听。”

倩华公主马上站起来,笑意盈盈的道:“回皇后娘娘,是倩华一时好奇,男宾席间为何会有女子,九公主和十公主正为倩华解释。倩华想着左相夫人一名女子坐在男宾席间,会不会很孤单,要不要过来跟我们一起坐,聊聊天什么的。”

皇后马上掩面笑道:“倩华公主真是细心,左相夫人,你以为如何?”

薄情微微靠在慕昭明的手臂上,慵懒的道:“谢倩华公主的好意,皇后娘娘知道的,臣妾自来懒待动,皇后娘娘就容许我再懒一回吧。”说完,便垂下眼眸,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看到薄情这样不近人情,倩华公主和皇后不由同时皱起眉头,忽然听到慕昭明开声道:“今天是皇后娘娘的千秋华诞,怎么没看到三皇子和八王爷?”

------题外话------

①清代刘师恕《护花》

花开笑春风,却被风吹落。

自无坚贞性,便怨风轻薄。

赖有护花幡,众芳得所托。

恐此亦偶然,莫便矜灼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