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第135章:短信

来源:  点击次数:6  时间:2018-10-23

那一场缠绵几乎要了何书蔓的命,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江迟聿给拆开重组了一遍,酸痛、无力,很想长睡不复醒。---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可某人却是吃饱喝足之后精神得很,先是抱着她去浴室洗了澡,然后在洗澡的时候又要了她一边,折腾得何书蔓差点要哭出来。

总算洗完回到了床上,他又说饿了,要她陪他出去吃饭次元远征军。

何书蔓默默地在心底哀嚎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有气无力地说:“我不饿,我很累,我不想动,你要不叫酒店的人送上来吧。”

江大总裁精神焕发,将她硬是从床上拉了起来,困在怀里又是亲又是摸的,“可我饿了,你要是不陪我去吃饭,那我就吃你!”

“”

虽说他是男人自己是女人,可毕竟都是人啊!这人和人之间的体力也相差太多了吧?

“我真的累坏了,真的不想动。”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样。

江迟聿叹了口气,看上去似乎是心疼她了,不准备勉强她了。

可谁知,下一秒他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我是怕你待会儿晚上会吃不消,所以才想带你去吃点东西补充一力。”

“什么晚上吃不消?”

“你饿了我八个月,难道你以为这么几次就能喂饱我了?”

何书蔓:“”

天哪!直接来一道雷劈了自己算了!

最后当然是怕了他所谓的‘晚上吃不消’,何书蔓还是乖乖地起床和他下楼吃晚餐去了。

————————

也不知是碰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竟然在酒店十六楼的旋转餐厅碰到了许昇炎,他的身后,跟了一个女人,安静内敛得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许昇炎也看到她和江迟聿,微微一笑走上前来,问道:“来这里吃饭?”

何书蔓点了下头,还没来得急说话身旁的男人就抢了先,“我们住上面,你呢?不会也住这里吧?”

“我只是来吃饭初始于聊斋世界。”

对于江迟聿的不怀好意的反问,许昇炎并未反击,他表现得就像是根本没感觉出来对方的咄咄逼人,淡然得让人不可思议。

一个,是明着和安然有过八年爱情长跑并且前不久还举行过婚礼的男人。

一个,是暗着跟在安然后面默默给予她无数支持并且为她收拾烂摊子的男人。

两个男人都和安然有关,可他们却带着不同的女人去餐厅吃饭,还遇见了。

生活,真是戏剧化。

江迟聿转而看向他身后的女人,眉梢微挑,“朋友?”

“不——”许昇炎一边回答一边回头对着那人伸手,然后将人拉到了自己身边,温柔道:“是我未婚妻,我们订婚了。”

何书蔓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订婚了?怎么没听你提起?”

因为每个月都要进行一场治疗,所以两人之间也渐渐地由陌生变得熟悉,到后面就一边治疗一边聊天,像是朋友一样。

起先何书蔓并不知道许昇炎和安然是有关系的,直到有一次他给何书蔓治疗的过程中接到了安然的电话,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后面许昇炎忽然失控地大声喊出了安然的名字。

然后,何书蔓就知道了他是在和安然打电话,也知道了他和安然是认识的。

后半段的气氛自然是有些奇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也觉得说什么似乎都不太合适炼器真仙。

后来还是许昇炎先开了口,在那一次治疗结束之后送她出门,在门口的时候问她:“你都不好奇我和安然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吗?”

何书蔓停下了脚步,表情安静如画,“不是不好奇,只是提到她心里就很无力,所以干脆就不去知道所有和她有关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你不会害我。”

“为什么?”

“要害我也不用等到现在啊,从疗程一开始你就可以下手了。”

被人信任是一种非常好的感觉,许昇炎由衷地笑了起来,语调轻松地说:“其实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安然抓着你不肯放,可这么久接触下来,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明白什么?”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跟了江迟聿八年,之后却因为你的出现就被江迟聿抛弃,无论她的心肠多么狠毒多么阴暗,若不是因为有人和她抢江迟聿,她的狠毒阴暗也不会爆发出来。

彼时,许昇炎一直都心疼安然。

可那通电话之后他就不心疼了,因为安然——真的太狠!

“从我对你的治疗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能‘一不小心’给你用错药,然后你就可以从这个世上消失,再也不会妨碍到她以后的人生。”

“那你为什么没那么做?”

“她对我来说——”许昇炎当时想了好久都想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安然在自己心里的存在,只好模棱两可地说:“她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我希望她好,所以我只能收拾她的烂摊子,而不是助纣为虐时代巨擘。”

何书蔓点点头,对他说的话十分认可。

临走的时候,许昇炎还告诉了她另外一个秘密——那便是安然之前怀的那个孩子,是他的,而不是江迟聿的。

何书蔓震惊这个事实的同时也震惊他为何会说出这个事实,毕竟只要他不说,就没人知道啊。

许昇炎笑着摇头,“不,江迟聿其实早就知道了,他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个坏人,他心里对安然还是有愧疚的,所以在知道安然怀的是我的孩子之后没有立刻让安然去打掉孩子,他甚至希望安然以后能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和我走到一起。”

没有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江迟聿那样的男人更加容忍不了。

之所以没有动手,无非就是别有原因。

“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将来有一天江迟聿来找你的时候,你能早一点原谅他,你们幸福,她也好早点死心。”

何书蔓当时还以为他希望安然早点对江迟聿死心是想要把安然带到他自己身边,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啊。

四个人两两分开坐下来,江迟聿见她一直朝着许昇炎那边看,皱了眉问她:“在看什么?你认识他未婚妻?”

“不认识。”何书蔓盯着那边,略微迟疑地道:“可我觉得那个人有点眼熟。”

“嗯,是很眼熟。”

“你认识?”

“不认识。”江迟聿头也没抬,视线迅速地在菜单上浏览,漫不经心地说:“你不觉得她有点像一个人么?”

“谁啊?”

这两个字一出口,何书蔓的脸上立刻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她知道了——

“像安然天才纨绔!”

江迟聿这时抬头看了她一眼,那表情那眼神都好像是在说:还是有点眼力劲的,不算太蠢。

何书蔓撇了撇嘴没再说话,心里却不胜唏嘘。

他许昇炎哪怕最后是放弃安然了,却还是找了一个和安然有着几分相像的女人,陪伴自己左右,终此一生。

这份爱,略显沉重。

江迟聿不指望对面的女人能从许昇炎以及他的未婚妻身上看出什么门道来,但是她这一脸的惋惜还是让他有些闹心。

自己和程千寻之间虽然没什么吧,但是那几个月里媒体捕风捉影的报道也不少。自己之所以不管,就是想让安然把注意力都转移到程千寻身上。

毕竟,程千寻还和何书蔓有几分相像。

可现在和何书蔓之间的误会已经都说清楚了,到时候要是她计较起来,自己好像——不是很好辩解。

何书蔓困惑地看着对面的人,这是在想什么想得这么认真,自己都叫了他三遍了还听不到?

“江迟聿?”

第四遍,还是听不到,正当何书蔓想叫第五遍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一震,提示有短信进来。

陌生号码,短信内容简洁明了:九点,1508房间,一个人来——何振华篮坛少帅。

何书蔓的心跳瞬间加速,她立即将手机放回了原位,抬头看着江迟聿,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未有所察觉。

别紧张!要冷静!

一再地提醒自己,却还是在伸手去拿水杯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叉子,‘哐当——’一声掉在地上,立刻引来了江迟聿的注意。

何书蔓眼神迅速别开不与他对视,然后弯腰捡叉子,顺势掩饰自己的慌乱,等叉子捡起,总算稳住声调可以如常说话:“我去一下洗手间。”

江迟聿点点头,目送她的背影走过拐角,随后,他的视线一转,落在了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

他刚刚是走神了,可眼角的余光似乎有看到她拿起过手机。

有蹊跷?

——天价前妻:

洗手间外面的洗手台边上,何书蔓洗完手正要走,一转身就看到许昇炎站在自己身后。

两人目光相对,他一点头,然后走上前洗手。

何书蔓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说:“我看到了。”

“什么?”

“你刚刚看完短信有点紧张。”

“嗯然后?”

许昇炎洗完手抽了纸巾,动作慢条斯理,表情意味深长:“你要是不想他知道短信的内容,刚刚就不应该把手机留在桌子上。”百镀一下“天价前妻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太原出台心理健康教育规范化评估
成立三年售出500辆车外媒称蔚来汽车IPO太匆忙
事件最新消息日监控防中国飞机
广州市委书记成长记1979年2014年11位市委书记组图
鲁甸65级地震是云南18年来最强地震
怀化中方县法院公开审理一起贩毒案嫌犯被判1年10个月
羽绒服价格较往年上涨百分之三十
菊花水热敷消针眼
喝酒后不能吃什么喝酒上脸的人吃它易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