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女生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17章 公爵养女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0-19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17章 公爵养女

“凯瑟琳……老师,晚上好。”少年微醉之下反应迟钝,却依旧不忘问候,虽然不喜欢魔法,但母亲一向要求他尊敬师长,更何况眼前这可不是个普通的老师。

凯瑟琳毕竟不像罗德的母亲或姐姐那般随便披块布就能惊艳全场,她出席这种重要活动前可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身着一袭低胸深紫礼服的她在合身衣物的勾勒下显得腰身纤细前凸后翘,妆容淡而精致,一条华丽的紫晶项链在锁骨边闪着耀眼的光芒,黑色瀑布一般的闪亮长发披散在肩,遮住了一侧眼睛,显得优雅魅惑,在人群中也颇引人注目。

“哟,我家小帅哥今晚喝了不少?”她笑盈盈地挽住男孩胳膊:“你脸红得像烤熟了似的,找地方坐会吧。”

***

凯瑟琳比罗德大十岁,却已经是帝都中等学院的魔法教师,她笑称罗德为“我家的小帅哥”还真不是调戏他,挽他胳膊的动作也丝毫不显暧昧或让所见者多有遐想——因为她是罗德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他父亲佛斯特公爵的养女。

“佛斯特公爵养女”,这可厉害了。虽然并非亲生,但作为这权重家族的一员,凯瑟琳比那些普通贵族家真正的小姐更受人重视。

但当事人自己知道:这个身份其实只是个误会,是外人以讹传讹沉淀而成的假象……她其实只是公爵夫人宠爱的一个小丫鬟,既没有任何收养手续,也没有使用“佛斯特”这个姓的权力,对公爵夫妇的称呼和其他仆人一样是“大人”和“夫人”,并不受特殊对待。

这位如今自信美丽的女法师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幼时父母为了供养儿子而将她带到城里人准备卖给富贵人家作丫鬟,正巧被罗德母亲遇见,于是幸运的小小鸟阴差阳错飞进了凤凰窝。当时洛伊和罗德姐弟尚未出生,挺着个肚子的公爵夫人母性爆棚却无处施展,满溢的母爱便忍不住播撒到凯瑟琳身上——等到孪生姐弟俩出生,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孩子身上。没空再管凯瑟琳的公爵夫人发现,这路边买来的小丫头不仅品性不错,魔法资质和脑子也极佳,于是拍拍大腿:送她去上学识点字吧!

凯瑟琳把握住了这人生中最重要的机遇,她不负期望地通过刻苦学习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脱离文盲状态后,授课老师的一句“这丫头挺聪明”的评价让她获得了升学的机会,十六岁中学毕业后又被夫人继续出资送到皇家魔法学院深造,更是在二十岁时获得了低阶大魔导士的评级刷新了米德兰帝国女性大魔导士的年龄新纪录。

谁听说过主人送自家侍女上学,一上就是十年的呢?很快便有人误以为她是佛斯特家的养女,纷纷向她示好套近乎。夫妇俩又懒得澄清

,凯瑟琳发觉这个误会给自己带来诸多好处后更是没理由向外人解释……

等到学成归来,一个最高魔法院校毕业的姑娘、帝国最年轻的女性大魔导士,再回身边端茶倒水也未免太浪费……公爵夫人摆摆手:自己去外面找点有益社会的事情做做吧。

于是,凯瑟琳遵从夫人的指示,又回到中等学院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教员,不久后正好赶上洛伊、罗德姐弟入学,便被瑞雯钦点做了自己儿女的老师,更兼任了两个孩子在校时的半个监护人。

稀里糊涂十几年过去——现在就算公爵跳出来大喊一声这姑娘不是他的养女,凯瑟琳亦当众表明公爵大人不是他的养父,外人恐怕也只会以为“父女俩”吵架闹翻了。自出生后就在这误会中长大的罗德对此自然更是毫无怀疑:一个比自己大不多,逢年过节会回家住,母亲还老叫自己在学校里听她话的年轻女子——可不就是自己干姐姐么!

***

如果可以选择,罗德绝对会希望没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姐姐——凯瑟琳急迫地想报答“养父母”,可惜佛斯特家实在是个诡异到令人捉摸不透的庞然大物,她一个小小的女法师竟连报恩的资格渠道都无。于是历史转了一小轮又回过来——就像当年罗德母亲将过剩的母爱用在凯瑟琳身上一样,后者也把无处可施的感激之情用在恩人的两个亲生儿女身上,对他们毫不掩饰地额外照顾……洛伊倒是好学又配合,但罗德就比较惨了,爱偷懒的他三天两头被这“姐姐”留在办公室一对一补课,被针对得死去活来的。

“凯瑟琳老师……你今天真漂亮。”少年本来没想好要找谁帮忙,此刻意外撞上却换了主意。凯瑟琳可是自家人,何必舍近求远?只要态度端正再加嘴甜一点……

“呦呵,还会奉承人了呢。‘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想搞什么花样?”

被一语戳穿,罗德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紧张地看看左右后努力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您……有没有……就是那种……能阻止人施法的东西,戴在身上的……用反魔法物质做成的?”

“有啊,但那是管制品,用来对付犯罪法师的,它也不能阻止施法,只是扰乱施法过程让复杂法术无法完成,你不是不喜欢魔法么,要来做什么?”凯瑟琳拉着少年找地方坐下,优雅地举杯喝了口果酒,瞥了眼少年:“噢,我想起来了,你要用来对付那只小狐狸吧。”

罗德一下子窘迫万分,怎么好像全世界都听说了这事:“您怎么知道……”

“洛伊前两天过来找我借了有关兽人的书啊,我们随便聊了聊罢了。”凯瑟琳坏坏地笑着:“原来你还没搞定那只小狐狸啊,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像你这样的尤物,若不是你姐天天和你呆一起,这个礼堂里就有一半姑娘敢倒追你,一只小狐狸运气好被你带回家,却不肯乖乖献身,还要你想办法折腾,谁给你出的这馊主意?”

“我是男的,尤物这个词……太怪了吧。”

话音刚落,罗德就意识到不妙,前人早已总结出了经验:每个女法师都是女权主义者,强硬又骄傲,不想找不自在千万别和她们争辩。

***

男女平等只是一句口号,两性在生理上毕竟是有区别的,在魔法上体现为:男性往往体内法力更雄厚,而女性却对环境中的元素之力更敏感。学习法术的前期或许看不出什么差别,中期也是各有优劣,但到后期魔力亲和会愈发重要——施法者实力越到高深地步,所施展法术中自身的法力占比就越少,咒语的威力会越来越依赖周围环境的魔法元素而不是施法者体内的魔力。

以此推论,高阶法师中女性应该要多于男性才对,可实际上有登记获得魔导师称号的人中男性的数量依旧略多于女性,这就是性别歧视的威力——若没有机缘巧合,很多凯瑟琳这样有天分的女孩一辈子也没机会接触魔法,而即使侥幸进入这个圈子,培养一个优秀的法师依旧是要靠资源和时间堆积的。

于是,女法师就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一方面,她们已经拥有不低的社会地位,貌似摆脱了受歧视的困境;另一方面,她们往往有着更多诉求。不是所有女法师都像佛斯特公爵夫人那样愿意呆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出于对性别歧视的厌恶,这个群体会自发地聚拢抱团,尝试争取政治地位、接近权力中心、促进性意识上的平等乃至解放……

罗德没什么男尊女卑的观念,但他刚才随意的态度依旧让女法师感到不满,凯瑟琳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我说你是尤物就是尤物!凭什么这个词只能用来形容女性?像你这样出生好,干净帅气又漂亮的男孩,在女人眼里就是尤物!”她停顿一下,继续机关枪一样愤愤不平地抱怨:“女人谈论男人就是稀奇,反过来就天经地义?这也是性别歧视,说好听点叫大男子主义,不好听就叫直男明白么。你这么个好小伙,千万不能把这种想法养成习惯!”

“不好意思,口误口误……”少年有求于人,虽然对她所说的不以为然,却也只能赶紧道歉。

“哼,你没感觉到有女孩子追你,只是都被你姐姐和首相家的女儿赶跑了罢了。”凯瑟琳不欲与这小男孩多争辩,很快脸色平静下来:“芙丽丝可把你当禁脔看待呢,你以为她的座位一直在你旁边是巧合?你对她感觉怎么样?”

嘿,这才半分钟,自己又从尤物变成别人的禁脔了,和女法师说话就是这么古怪,有些话题越聊越离谱。罗德赶紧撇清:“芙丽丝只是我好朋友啊,我从来没对她有过想法!”

“哦,是么。”凯瑟琳眯起眼睛盯着他:“要是她和她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恐怕会很失望呢。”

“呃……我才不管那么多。”罗德差点忘了自己要做的正事:“不谈这个了,凯瑟琳老师,你到底有那什么东西么?”

“嗯~我想想。”凯瑟琳放下杯子,支起下巴瞧着罗德,这平日天不怕地不怕整天惹事的小祖宗,买了个狐人小女奴却不知从何下口,此刻为了摆脱处男之身,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求爷爷告奶奶地到处找人,简直有趣。如此想着,她脑海里竟真冒出一只猴子抓耳挠腮的画面,不由得被自己的想象逗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先入为主的亲密感作用下,越发觉得眼前的男孩可爱起来。

罗德不知凯瑟琳为何突然发笑,有些尴尬地站着等她下文。

“你毕业啦,别再叫我老师了。”你何等身份条件,想欺负一个狐人小女奴哪用费这么大劲,凯瑟琳心想着,却鬼使神差地决定顺水推舟:“叫我名字,或者姐姐,我给你想办法。”

***

让主人家的孩子叫自己姐姐简直是胆大包天,但外人都以为她是公爵养女,当事人也从不否认,如果连罗德都叫她姐姐,那这身份就弄假成真了。只是模棱两可的口语称呼,就算夫人听到罗德这么叫自己,也多半不会怀疑多想。

尽管讨厌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但凯瑟琳很清楚:没有这层身份作背景,她在这个城市里只是个普通的平民女孩,在法师圈子里更只是个入门新人,外人都不会正眼瞧她。身不由己……这就是出生平凡者的难处,要自己真是夫人的女儿,那该有多好。

“好吧,凯瑟琳……姐姐。”被上涌的酒劲麻痹,加上有求于人,罗德听话得很,他也根本没多想这声称呼对听者意味着什么。

“嗯,待会你跟我来。”凯瑟琳心一跳,装作若无其事地瞥了他一眼:“吃饱了么。”

“不想吃了,走吧。”少年心痒难忍:“能别把这事告诉别人么。”

“看你表现,来吧。”

凯瑟琳放下手里的酒杯,向着礼堂侧门走去,少年扶着椅子站起,晕乎乎地跟了上去。

——

焦作治疗妇科费用
吐鲁番治疗阳痿费用
滨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焦作治疗妇科医院
吐鲁番治疗阳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