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没人继承的遗产

2019-05-17 11:23: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秀妮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前几天她接到保姆的电话,说父亲病重,等他交代好手头的工作,刚想回家,却又接到了父亲去世的消息。

她乘坐从北京到县城的汽车,一路上一言不发,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到父亲身边,再看上父亲一眼。

她来到了家里,推开门,看到的是父亲的灵堂,正前方挂着父亲的遗像,两面排列着鲜花,庄严肃穆,亲戚朋友都在,看到秀妮来了,都站起来。

“爸爸——”秀妮跑过去,扑倒在把爸爸身旁,放声大哭,“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叫女儿怎么过呀!”

众人都过来相劝:“孩子,人死不能复活,你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节哀顺变。”

这时她家的保姆,一位中年妇女,名字叫梨花的走过来,对秀妮说:“秀妮,先不要哭,料理父亲的后事要紧。”说着,自己也止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秀妮母亲早年去世,那时候她刚十六岁,和父亲相依为命,上完初中上高中,又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直接在北京找了一份称心的工作,很少回家。秀妮让父亲搬到北京和自己一块居住,好说歹说,父亲就是不答应。没有办法,她给年迈的父亲找了一位保姆照料父亲,算来也有十几年了,她每次回家,除了给父亲买上东西以外,都给保姆梨花买上一份,秀妮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外人。

这次父亲去世,秀妮对丧葬风俗,一窍不通,一切都由保姆料理。

父亲入土为安后,秀妮无精打采回到了家里,她来到家门前,看到门上挂着铁锁,有一种人去楼空的感受,心酸的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梨花呢,梨花到哪儿去了?”她这才意识到,保姆不见了,她拿出钥匙,打开门,看到房子里井然有序,干干净净,父亲遗像,端端正正挂在正面,微笑着正在看着她。

秀妮斜躺在沙发上,想躺一会儿,可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好像有什么事情。

她站起身,来到父亲的卧室里,还是那张床,还是那张写字台,她止不住趴在父亲床上痛哭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来到写字台前,整理父亲的遗物,看到有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放在上面,上面没有写地址,只是歪歪扭扭写着自己的名字,她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来,里面有房产证,有一个20万元的存折,还方方正正叠着两张信纸,她先拿起一张放开,上面只有两行字。上面写着:“秀妮,我走了,这是你父亲的遗嘱、房产证和存折,他老人家临走虽然交给了我,但是,这原本就是你的,还给你。梨花。”

她又打开一张,是父亲的遗嘱,遗嘱的主要内容是现有存款20万元,和一套楼房,全部由保姆梨花继承,立遗嘱人,就是父亲,还有两名见证人的签名,一位是主治医生,一位是护士。

秀妮不明白,父亲有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什么把所有的财产交给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他们两个又是什么关系呢?一个个疑问,萦绕在秀妮的心头,她要到医院去问问两个见证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站起身,刚要走,有人敲门。

“请进吧,门没有关。”秀妮擦了擦眼泪说。

进来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一进门就自我介绍说:“我姓李,是一位医生,你父亲最后的主治医生。你就是秀妮吧?”

秀妮点了点头说:“你好,李医生,我正要去找你问个明白,这份遗嘱是真的么,是不是父亲的意思。”

“我正是为这件事来的,当时你父亲立这份遗嘱,我是见证人,千真万确。”

“这我就不明白了,他有亲生女儿,为什么把遗产交给一个保姆,他和保姆是什么关系?”

李医生笑了笑说:“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梨花是你父亲的亲生女儿,直到立遗嘱,我们才知道她是你们家的保姆。”

“认为是亲生女儿?你仔细讲一讲。”秀妮疑惑的说。

李医生把见到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秀妮:“你父亲住院时,只有梨花在他身旁,不分昼夜的守候着老人,夏天,天气热,你父亲又怕热,梨花每天都拿着一把蒲扇不停地为你父亲打扇。每天晚上,亲自给你父亲洗澡,浑身擦洗,大家都羡慕你父亲有个好女儿。你父亲只是笑笑,什么也不说。后来,你父亲病重,吃喝拉撒睡,都离不开人,是梨花一勺一勺的喂你的父亲,你父亲大小便失禁,也是梨花天天拖尿布,一天还不知道换洗多少遍,像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医生护士都称赞梨花。

“后来,你父亲要立遗嘱,叫我和护士长作见证人,他对我说‘我只有一个女儿,她在北京,身不由己,不能回家,她们夫妻两个都是工程师,工资很高,也用不着家里的什么,我要把家里的遗产,交给我这位保姆,我想,我亲生女儿知道了也会同意的。大家这才知道梨花是你家的保姆。

“开始,梨花说什么也不要,你父亲生气的说:‘你在我家十几年,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我在世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你连我这最后一点小小心愿也不答应,真叫我死不瞑目么!’

“大家也都劝说梨花,接受老人的要求,梨花看了看大家,对老人说:‘大爷,那我就先替你保管着,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会慢慢恢复健康的。’

“老人听了,脸上露出了微笑。没想到,老人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了。”

秀妮听了李医生的叙述,擦了擦眼泪说:“李医生,这既然是父亲的心愿,那父亲这份遗产就应该是梨花的,你有没有时间和我一块去看看梨花,把这钱和房产证给她送去,这也是我最后对父亲行孝吧!”

李医生说:“今天是星期天,正好我不值班,那咱现在就坐我的车一块去。”

李医生开着车,秀妮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路上秀妮一言不发。很快来到了梨花的村庄,经过询问,来到了梨花家门前,二人下了车走了进去。

梨花一看医生和秀妮来了,连忙往屋里让。

秀妮仔细的看了看整个院子,里面杂草丛生,好像很久没有住过人一样,来到屋里,室内陈设简陋,一张双人床,一张八仙桌,一个大衣柜,如此而已。

落座后,秀妮问:“梨花姐,你家里人呢?”

梨花叹了一口气说:“哎,都走了,丈夫患白血症去世不久,我那心爱的女儿也患白血症去世了。”

“那没有住院治疗么?”秀妮问。

“你看看我这个家,那有钱支付那么多的医疗费用。”梨花叹了一口气说。

“真是个不幸的家庭呀!”李医生也叹了一口气说。

“那你没有再找个伴儿?”秀妮问。

“不找了,个人无牵无挂。”

沉默了一会儿,秀妮说明了来意。

梨花听了,连忙推辞说:“虽然这是老人家的遗愿,但我却不能接受,这本应该是你的,老人家和我非亲非故,我怎么好接受老人的遗赠呢。”

“怎么说非亲非故,你是我父亲的干女儿,你是我的姐姐,送给你,是应该的。”秀妮说。

“我不是老人的干女儿。”

“怎么不是,我父亲早就拿你当女儿看待了,他嘴上没说,可心里是这样的,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姐姐。”

梨花还是推辞。

秀妮看了说:“梨花姐姐,这是我父亲的最后心愿,难道你连父亲的这点要求都不能实现么,难道你连我这做女儿的最后对父亲的一点孝心都不给么?”

“这……”

李医生也在一边劝说:“梨花,这是老人的愿望,也是你应该得到的,你就收下吧!”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那我就收下,我先替你保管者,什么时候用着,随时可以来拿。”秀妮不再推辞。

“好吧,就这样!”秀妮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微笑。

离开梨花的家,汽车奔驰在回来的路上,秀妮深有感触的说:“这钱和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些人为了钱,兄弟姐妹反目成仇,父母和子女互不来往,有的甚至连命都搭上了,这是为什么?”她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李医生说,“人这一辈子,遇到一群好人,是一辈子的福气呀!”

李医生一边开着车,一边说:“是呀,现在这样的人可不多,我们祝福梨花一生平安吧!”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秀妮回到了单位,这一天,她早早的来到办公室里,顺手拿起一张报纸,一个醒目的题目,映入眼帘:《农村妇女捐款100万元,救助白血病患者》。她仔细的看了下去,原来是梨花把20万元现金,和楼房折价的80万元,全部捐给了白血病研究中心,为的是让那些家庭困难的白血病患者,得到及时的治疗。

“好人呐,真是好人呐,过段时间我要去看看她。”秀妮喃喃的说,“好人有好报,梨花,你真是我的好姐姐!”

牛皮癣要怎么进行治疗濮阳牛皮癣那家较为好男性白癜风久治不愈的病因是什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