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当爱靠近时第三卷战乱篇第四章风露立中宵

2019-03-13 11:38: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当爱靠近时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如雪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当爱靠近时全集阅读第三卷战乱篇第四章风露立中宵,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你……女人为什么都如此善妒?”关爷爷显然很不高兴我的顶撞,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拖长了声调“男人三妻四妾很是平常,你这样我很难帮你说话!”

“那就不要说。”我冷笑着“其他的我都可以让步,唯有自己的丈夫可没想过要和别人共享!还有一件事,你最好是搞清楚——我从来也没有说过要嫁给江大侠!”

说完这些,我气呼呼地站了起来,也不管关鼎山已气得老脸发黑,转身抬脚就想离开这个冥顽不灵的老头子。却不期然撞到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

柳无风依旧是白衣胜雪,不染纤尘。此刻,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也变得煞白,紧紧地盯着我的双眼,——显然,他听到了我最后的那句宣言。

“咳,无风,你来了。那你们聊,我走了。”关鼎山阴沉着一张老脸,颇不自在地点了点头,飞一样的消失了——老精怪,闯了祸你溜得到是挺快的,叫我怎么面对无风?!

“无风。”我尴尬地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对不起,没有早点跟你说清楚这一切!”

柳无风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我——到底什么意思?女扮男妆不是死罪吧?有必要生那么大的气吗?!

“你也知道,我不会武功,一个人在外面行走多有不便。不得已才隐瞒真相。”我讷讷地向他说明——汗!怎么老是不答腔啊?!

“大哥一早就知道了吗?”沉默良久,他终于开了金口“他叫周伯送的那些衣服,其实就是给你的吧?”

“恩。”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对不起。那时,江大侠身上余毒未清。他,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无力的样子,所以我也不好自作主张告诉你们。”

他又注视我良久,突然展颜一笑,那一笑,温暖得仿佛春日的阳光,能溶化世间的一切烦恼。然后,轻轻吐出两个我听不懂的字来“真好!”

“什么?”我完全傻眼。

“我说,原来你是女的,真好!”柳无风再一次意味深长的笑了。

“哦?你不怪我欺骗你?”眼看他不是要生气的样子,我释然而笑“是啊,无风是天下最温暖的人,又怎么会为这种小事生气?!”

“你刚才那句话是真心的吗?”他淡淡一笑,对我的评价不置可否,却又丢出了一个莫明其妙的问题。

“哪句话?我刚才好象说了很多话。”我茫然地看向他“你指的到底是哪句?”

“其他的我都可以让步,唯有自己的丈夫可没想过要和别人共享!”柳无风定定地看着我,慢慢地重复了一遍“你最好是搞清楚——我从来也没有说过要嫁给江大侠!”

没想到他会问我这个,我立刻羞得红晕满面,跺了跺脚,不肯直接回答“你刚刚问的是一句话,现在这是两句话了。”

他瞧了我半晌,忽然就笑了起来“好吧,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一定知道答案。”

“如果是关于我自己的事,一定如实相告。如果是关于江大侠失踪期间的事,那就最好是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小心的措词,坦然直视他的眼睛。

“青阳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你的真名是什么?”柳无风笑得得意。

“叶晴。晴朗的晴”我松了一口气,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是吧?

“叶晴?叶晴,叶晴。”柳无风轻轻地近乎呢喃的叫着我的名字。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我回过头,陆如眉俏生生地站在我们身后,正一脸狐疑地来回看着我和无风。

“有事吗?”无风淡淡地问她。

“江爷爷不是要你找姓叶的,一起到飞云阁用晚膳吗?”看得出来,陆如眉对这个决定极不情愿,她沉着俏脸嘀咕着“真搞不懂江爷爷在想什么?中秋节是应该一家团圆不错,不过跟他这个外人好象没有什么关系吧?干嘛非得叫上他啊?!”

“今天中秋节吗?”我讶然,随即默然无语——原来,我到这个时空已经一年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快点走,别磨蹭了。”陆如眉一脸不耐烦地催促着我“回头,叫江爷爷等久了就不好了!”

飞云阁里张灯结彩,灯火通明,下人们井然有序地来回穿梭着,脸上个个都洋溢着快乐、兴奋和喜悦——想必静幽山庄有好些年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如今随着怀远的意外归来,以及他的冤情得雪,再加上中秋佳节,山庄可说是三喜临门。

这场豪华盛宴没有设在大厅,却搬到了宽敞的院落里。花香夹着笑语,散发着一种叫做幸福的味道。

“青阳,快点过来。”江爷爷眼尖地看到我,立刻笑眯眯的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到他身边去。

陆如眉原本轻快,甚至有些急切的脚步突然之间放慢以至于停顿了下来——她的一双妙目,紧紧地盯在了端坐在江爷爷左手边的一身鹅黄衫裙的美丽少女的脸上。

我向江爷爷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了一下,避开了怀远灼灼的视线,朝杨婉清略点了点头,静静地坐在了无风的身边——我可不想面对关鼎山那张黑沉的老脸。

“二姐,好久不见。”如兰轻启朱唇,态度是那么的平和自然,笑得云淡风轻,仿佛两姐妹之间根本就不曾有过任何恩怨纠葛。

“如兰?”陆如眉颤抖着双唇,艰难地吐出这个名字。俏脸刷白,眼神里迅速地闪过错愕、愧疚、迷惘……等复杂的表情。

“这么多年不见,陆家大小姐还是那么的高贵雍容。”云梦烟声音冷冽如冰,目光如刀“怎么,看到如兰,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梦烟。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追究了吧!”江爷爷急忙站了起来,将陆如眉拉到身边坐下“难得今天这么高兴,小回子失而复得,冤情也已洗雪,来来来,大家干一杯!”

“是啊,好容易盼来了今天的团圆。真是可喜可贺啊!”关鼎山瞟了我一眼,举起酒杯,语带挑衅地看着我“小回子啊,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眉一个姑娘家,辛苦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可不能忘恩负义,辜负了她!接下来你可要早日成家,让我们两位老人家早日抱到曾孙哪!”

“关爷爷!我才刚回庄,这事情不急。”怀远漫不经心地回答,眼睛极力捕捉着我的视线。

我假意低头喝酒,借机躲过了他眼中的疑惑——唉!这道三角习题,恐怕不是一时能解得开的!我心中凄恻,百味杂陈。

“怎么能不急?你都已经二十八了!要不是六年前的那场意外,你和如眉的孩子都已可以扎马步、练梅花桩了!”关鼎山立马吹胡子瞪眼地怒视怀远“也不想想你爷爷还有几年好活?存心要气死他不成?!”

“鼎山,你怎么了?平时也不见你怎么喜欢小孩。今天倒是比我还急?”江爷爷一脸的莫名“小回子说得没错,婚姻之事岂容儿戏?咱们再急,也得等昆仑来了商量好了再说。首先这还得把如眉和无风的婚约取消了呢!”

柳无风见说到他头上,马上站了起来“爷爷,我和如眉只是兄妹之情。这件事是你老人家和陆老爷的口头约定。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所以不能算数的!”

“够了!当我陆如眉是什么?由得你们在这里推来让去的?”陆如眉娇叱一声,又羞又恼又急又怒,纤腰一拧,纵身一跃飞一般消失在院墙之外。

关鼎山弄巧成拙,却有口难言,只好把怒气转到我的身上——狠狠地瞪视着我,仿佛在说——都是你这个祸水,害得我们江家不得安宁!我唯有苦笑以对——老天作证,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难道这也能算是我的错?!

“哼!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这么骄纵任性!我看,小回子乘此机会推了这门亲事也好!省得一辈子吃苦受罪!”云梦烟冷语讥嘲,幸灾乐祸表现得非常直白。

“呃,不如我去看看她吧。”我指了指陆如眉消失的方向,马上找个借口开溜——开玩笑,此时不走,难道留在这里当关鼎山的炮灰吗?

“我也去。”怀远马上站起身来——用意非常明显,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用了,你和无风不论谁去,都只会令她更不开心。我去就好了。”我用力瞪他——开玩笑,我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了,当然极力否决他的提议。

寒露湿人衣,冷月来相照。我踏着斑驳的月影,沿着湖岸踽踽而行。柔软的柳枝在夜风里婆娑起舞,一如我此际纷乱的思绪。远处隐隐传来女子的低泣。我轻叹一声,终于做不到听而不闻,视而不见——那么大的山庄,我又刻意选择了偏僻的湖畔,这也能让我遇到她,只能说是恶缘吧。

一条纤细的身影,寂寞而又倔强地挺立在曲桥之上。皎洁的月光柔和地洒在她耸动的香肩上,冰凉的夜风将她的嘤嘤低泣吹送到我的耳中。看惯了她飞扬跋扈的张狂样,突然见到她这么娇弱无依的一面,还真是有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老实说,我更喜欢看到她扬起手中的鞭子。哎!我是不是有点被虐狂啊?!

“如此良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我暗自叹息,踟躇不前,不知道应该假装视而不见掉头离去,还是虚词安慰她一番——想来,她此刻根本就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到她吧?而我,不管说什么,都难脱虚伪矫情之嫌吧?

小孩子地图舌吃什么好得快
女性白带多正常吗
产后吃什么瘦身最快
轻度烫伤的处理方法
儿童湿疹饮食注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