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女生

五十七岂曰无衣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3-11

【五十七】岂曰无衣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让时间回到一天前。

当我借有东西忘了这个理由回到苏家大院里找到李明跟周海后,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心林报国,这人心里有鬼。”

李明愣了下,随后把头凑了过来,低声问道:“老大,那你想要我们两个做的任务究竟是什么?还要不要去井底把骨头弄出来?”

我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前进的大部队,压低了嗓子:“弄,当然要弄!但是记住,带着骨头回警局后,你们两个要再回来,换身衣服,埋伏在这宅子里。我猜这货肯定还会来搞事情。”

李明跟周海凝重的点了点头。

.....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是没有错的。林报国也确实是这么做的,这个老狐狸一方面让林臣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想把我们几个尽早扼杀;另一方面,他本人则是回到这个宅子里,打算继续制造恐慌。

但是他错算了两招。他既没有想到我会安排李明跟周海埋伏在苏家大宅里等他暴露,也没有想到吴子明这个以前杀猪的夯货竟是个打架高手;相对他而言,我算错了一步。那就是林报国这个老头究竟有多强!而这一步,是李明用生命的代价帮我踏出的。

李明死了。这是我们踏进苏家大院时的第一个发现。

这个年轻人倒在了冰冷的泥土上,两只眼睛朝上看着,满是不甘和恐惧。一层星辉洒在他的身上,那颗警徽在闪着光。

我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合上了他的双眼。将他的手放在了胸前,堵住了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他安然的躺在那里,就像睡着了一样。这个平常老是爱起哄的年轻人,再也不会笑着喊我老大了。

吴子明走上前来,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他的身上。

身后,莫雨涵的哭声更加响亮了。

我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捡起了地上那把手枪,里面的弹匣已经空了。

我平静的看向了吴子明,问道:“怎么样,还能打吗?”

“咋不能!”回应我的是吴子明的一声怒吼。他狠狠的攥住了拳头,鲜血瞬间染红了他胳膊上的那层纱布。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向后走去,吴子明紧跟在我的身后,我脑子里很乱,但是有一个念头却很清醒:

报仇!

李明的死,只能用鲜血来洗刷!

如霜走到我的身前,表情平静的几乎让人愤怒。我冷冷的说道:“让开!”

“让开?去让你送死?”

“让开!”我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

如霜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开口道:“李明跟周大海的水平你不是不知道,那个林报国不是个简单人物!他可能不是人,是鬼!”

“所以呢,因为他是鬼我就要放弃?因为他是鬼就可以随意杀戮我的兄弟,随意杀死那么多的人?狗屁!我 草 他妈!如霜,别让我恨你!”

如霜忽然笑了,尽管这幅度很小。她摇了摇头:“不,我是说,我跟你们两个一起去,别忘了,我除了是名警察,也是个道士!”

“那么我呢?我也要去!”正在我愣神的那一刹那,莫雨涵也跟了上来,她擦了擦红肿的眼眶,一脸的愤怒:“我也要为李哥报仇!”

“不,你现在马上给局里打,让他们增派人手过来,你到村口去等他们。”

莫雨涵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这个小姑娘抓住了我的手,带着哭腔恳求道:“白飞,不要死!”

不要死。这句话曾经还有一个人跟我说过,小胖。一时间,我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紧紧的握了握她的手,笑了笑:“向毛主席保证,这次死的人,肯定是他不是我!”

打定主意后,我们四人分道扬镳。莫雨涵去报信等待救兵,我们三人则直奔林报国的家中。然而,在离他家还有3米远处,我们几个停下了。

我们三个藏在一个胡同中,死死盯着那扇紧闭的门。报仇跟送死,从来就不是一个同义词。

直接冲进去蛮干是肯定不行的,第一个是因为林报国不一定在家;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林报国很强,他可能真的不是人,李明那个打空的弹匣已经说明了问题。

这家伙,可能真的不是人。

扫视了一下如霜跟吴子明,

五十七岂曰无衣

我瞬间制定好了作战计划:“小明,你在这里守着,我跟如霜先进去打头阵。打不过的话,我们会喊你进去;打不过的话,你就看着点,别让林报国从这里跑了!”

吴子明重重的点下了头。

看着那铜绿色的门环,深吸了一口气后,我一脚踹上了眼前的木门。

“哐”的一声,门开了。

我跟如霜走了进去,下一刻,我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屋子里有两个人,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

在地下的那个人,是周海;悬挂在屋梁上的那个人,是林报国。

林报国竟然上吊死了!他凸着眼球,长大了嘴巴,一条长长的舌头吐了出来,整个人都随风晃荡着,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一滴滴的洒落在地。他才刚死不久。是自杀,还是他杀?

我走上前去,发现他的身上有着一个个弹孔,是李明的枪造成的吗?难道他在中枪后又扛着周海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然后自己一蹬腿就上吊了?

这怎么可能?!

还有,在这一路上我们竟然没有看到一丝血迹,这又是怎么回事?是有人在给他清理血迹,还是他在死后鲜血才终于流了出来?

如果他是人的话,怎么可能中了那么多枪还不死;

如果他是鬼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死呢?

他把周海的尸体带到这里来,又是什么意思?

一个个的疑惑将我的脑子快要撑爆炸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如霜的话打破了我的思绪:“周海还没有死。”

还没死?我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随后就是止不住的狂喜。我赶紧蹲下了身子,将手放到了周海的左胸上,果然,虽然很微弱,但是他的心脏还在跳动着。

“先离开这再说!林报国可能还有同伙!”如霜点了点头,跟我一起把周海搀扶到了门口。吴子明一见到我们出来,也快速跑过来将周海接了出去背在了身上。

我最后扫视了一眼这个空荡荡的屋子,准备转身离开。然而下一刻,眼前的门忽然自己关上了,门外,是吴子明跟如霜惊骇的眼神。

原本空荡荡的屋子里忽然响起了掌声,狂笑声响彻在了这个不大的空间里。

我沉默着转过了头,接着月光,我清楚的看到了那张脸。

下一刻,我的眼红了。我紧握着拳头,低声吼道:

“又是你,张臣!”

读完本故事,你害怕了吗?如果你还有更恐怖的鬼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