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革命吧女神二百三七同志不敌人

2018-11-15 18:41: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三七 同志?不,敌人!

泰德……

当初跟国王一起鼓捣灭世阴谋的那个夜女士大祭司,也姓泰德,不过肯定不是一个人,不知道那家伙跑哪里去了。

“泰德大师的赔偿,我怎么消受得起。”

李奇嘴上客套着,手还是伸了出去。

“大师?”

海瑟薇的手和腰肢比特蕾希娅柔软一些,或者说是掌控身体的力量更精妙,能让李奇充分享受女性身躯的美妙触感。

她盈盈笑道:“我可不喜欢这个称呼,在我看来,神术也好魔法也好,都只是一种力量。决定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不在于他拥有什么样的力量,在于他用力量做了什么,又想做什么。”

咦,这个传奇女魔法师,竟然跟他谈起了哲理?

“我被别人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为什么要加入秩序同盟,成为特蕾希娅的亲密伙伴。一般情况下,我的回答是,我认同特蕾希娅的目标,希望魔法师也能融入凯姆的秩序。”

海瑟薇直视李奇,银白眼瞳里流转着让他隐隐目眩的光华:“而对你,李奇-普雷尔,我的回答是,特蕾希娅牵引的这条命运长河,通向我希望抵达的下一条长河。”

李奇心中一震,这已经不是委婉的暗示了,很显然,海瑟薇听懂了他的发言。

他小心翼翼的应付:“您已经是传奇了,下一条长河,难道不是跨出主位面,迈向整个世界的半神之路吗?”

“半神之路?相信我,那只是力量的道路,凡人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终将迷失在力量之中。”

海瑟薇微微苦涩的道:“这也是世界为凡人设定的既定命运,没有人能逃脱。”

然后她展颜笑道:“下一条长河,是凡人能不分力量,不分出身的生活在一起。整个世界融为一体,不再像现在这样割裂。”

“在那样的世界里,魔法师也好,圣骑士也好,仅仅是他的力量标签,信仰也仅仅只决定他的生活态度。到那时,不管魔法师做什么,大家只会以他具体做了什么来评判,而不会把魔法师这个身份当作评判依据。”

李奇给脑子启动了加力,转了几圈后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您是说……自由?这真是非同凡响的宏大理想啊。”

“看来我们的确有很多共同语言”,海瑟薇的眼瞳如星辰般闪烁:“是的,自由。”

“凡人的灵魂,最深处的欲望就是自由。但凡人生来就被各种枷锁束缚着,借助力量粉碎枷锁的努力,最终又会陷入力量的枷锁。”

“下一条长河,就是破除这样的循环,让凡人真正能掌握自己的灵魂,自己的命运,让力量真正属于自己。”

怎么有一种革命同志的感觉?

李奇心灵激荡,难道这位背后的神祇,跟小红帽其实是知音?

他谨慎的赞叹道:“真没想到,泰德……阁下,您居然在关心所有凡人的命运。”

“所有凡人?”

海瑟薇随着舞步转了个圈,笑意更加灿烂:“不,我关心的只是愿意把握命运的凡人,就像你和我,那必定只是极少数。而且在这条长河里,我们还被腐朽的秩序束缚着,只有抵达下一条长河,我们才能不受束缚的成长。”

舞曲变得激昂,两人身体贴近,海瑟薇在他耳边低语:“等到那个时候,真理与道德将由我们衡量,命运和秩序将由我们创造,我们是自由的、自在的、自足的。”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这不是同志,是敌人!

李奇的愕然毫不掩饰:“这、这似乎是渎神之语啊。”

“李奇……”

海瑟薇调皮的挤挤眼:“我是魔法师啊,说这样的话不是理所当然吗?”

刚才还说不希望魔法师身份成为评判一个人本质的标准呢!

李奇敷衍道:“抱歉我失态了,在我的印象里,魔法师对神祇的态度的确有些……不同,但道德啊秩序啊这种只是凡人之间的事情,你们并不怎么关心吧?”

“是啊,魔法师只关心冷冰冰的世界,只追索确凿无疑的真理,这正是第一纪元魔法帝国覆灭的原因。”

海瑟薇随口道出一桩惊天秘密:“在魔法帝国建立的时候,今神,我是说依赖信仰之力的神祇,都还很弱小。魔法师把凡人当作泥土或者树木那样的自然之物,用掌控自然的方法统治凡人,爱、仁慈、正义、秩序、恐惧、暴政、死亡,这些今神的信仰由此才凝聚起来,粉碎了魔法师的统治。”

“魔法帝国毁灭的细节没人清楚,大致的过程却很容易推算。无非是魔法师企图用改变世界构成的方式消灭今神,可那时候的魔法师并不知道,今神的成长已经改变了世界,他们是自取灭亡。”

“他们还不懂得,魔法也是一种信仰之力,信仰的是魔凝结的世界真理。而世界不仅仅是由物质构成的,灵魂本身,灵魂和灵魂之间的关联,这也是世界的一部分,这里也有真理。”

听起来像是一帮工业党统治国家,以为发展生产力就会解决一切问题。压根没想过生产力发展起来了,就要求对应的生产关系。而他们这帮妄自阻止生产关系变革的家伙,自然就成了被革命的对象。

果然,多元宇宙里没有新鲜事……

李奇了然的点点头,并没追问,倒让海瑟薇楞了楞,一时没了下文。

舞曲即将结束,海瑟薇按着他的胸口,妩媚的笑道:“或许你对魔法师的道路并不认同,但即便是到下一条长河里,我相信我们仍然会是盟友。”

“这是我的荣幸”,李奇装作稀里糊涂的应付着。

这一曲结束,小龙女又冲过来霸住了他。一边搂着要胸部没胸部,要屁股没屁股的龙人幼女跳舞,李奇一边琢磨海瑟薇的来意。

那一通云里雾里的话,自然是示好并且站队。

他提出的各种措施,是在推动费恩的封建邦国走向中央集权,进而向近现代国家蜕变。特蕾希娅身负凯姆神意,至少是她所理解的凯姆神意,对此坚决反对,而一般的贵族和魔法师,又因为特权被削弱而抵触。

只有看到统一的国家能造就统一市场、推动生产力发展、而后可以依靠资本和技术跻身统治阶级,才会支持他这些“疯言疯语”。

海瑟薇,显然拥有这样的超前眼光。

这样的人,跑来支持特蕾希娅……

李奇暗叹,看来把特蕾希娅当作前浪的势力,并非只有自己一方啊。而这样的势力,未来注定会是革命大业的生死之敌。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海瑟薇说得对,在特蕾希娅身上,他跟海瑟薇的立场是一致的。

除了这层用意,海瑟薇肯定还想试探自己的根底。

李奇审视自己的言行,觉得对方应该没有摸到太多的底。至于神力本质,得看小红帽……

他呼叫小红帽,只得到“呜呜呜”的模糊回应。

赤红神座上,小红帽被神力丝线绑成了粽子,秋香和画眉还压在她身上,一脸凛然之色。

“呜~呜~呜~~”

小红帽的帽子被取了下来,塞在嘴巴里,只能翻着白眼嚷嚷。

“呜呜~呜~呜~呜~”

她晃着身体,小天使尽责的使劲摁住。

“啊——!”

最终她爆发了,身体膨胀为少女,挣脱了丝线,吐出帽子。

可惜李奇不在,变化间暴露出来的春光可真是了不得。

少女气愤的对小天使大叫:“刚才我说可以了啊!”

秋香很委屈:“陛下不是说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开您吗?”

小圆脸画眉直接揉眼睛哭了……

少女缩成萝莉,把皱巴巴的帽子甩到头上,懊恼的敲着自己的额头:“该死!忘了设定脱离指令!”

然后小脸皱成一团:“真设定了我又很难忍住不用啊!”

她抱住画眉:“乖啊乖啊,别哭,是我的错嘛。”

画眉哭得更大声,小红帽恼火的道:“都是李奇的错!为什么非要跟那个家伙跳舞!”

………………

“赤红女士不是复苏的爱神,李奇-普雷尔的那些话也不是疯言疯语。特蕾希娅能走到这一步,的确是他在幕后推动。”

不明位置的奇异空间里,海瑟薇的低沉嗓音回荡着。

“当初我误导罗尔丰,让他觉得在特蕾希娅面前打迩香牌,就能占到便宜,特蕾希娅必定会借助我的力量破解困局。这么一来,我们就能抢占先机了。”

“没想到特蕾希娅不仅找了我,还找了各方面势力,更催生出断塔誓约,让进程大大加快了。后续的计划得全盘推翻,重新来过。”

“这个李奇-普雷尔,还真是高深莫测啊。”

海瑟薇感慨的道:“在他身上没有发现炼狱深渊的气息,也没有探测到旅法师那种界外来客的痕迹。神力的构成虽然很混杂,可都来自纯正的信仰之力,赤红女士必定是位新兴的神祇,我有些怀疑是女士的另一手布置。”

她显得很遗憾:“可惜,女士抹去了我离开风暴群岛后的所有记忆,又陷入了沉睡,我无法获得更多的启示。”

一个苍老的男声道:“女士可不是凯姆那个可怜的家伙,这是在保护你。不抹去那段记忆,让你碰触到神祇的意志,你的意志就不再独立,会被渐渐吸收掉的。”

“别忘了,女士交托给我们的期望,是以修正后的魔法师本心去迎接变化,去开创新秩序。所以,即便你的出生都是女士的安排,但女士希望你以凡人之身,凡人之心达成使命,那也必定是你本心所欲。”

海瑟薇歉疚的道:“谢谢您的提醒,导师,我又有些迷失了。”

她又豁然笑了:“特蕾希娅与凯姆同在,而我,与自己同在。”

苍老的声音问:“那么这个李奇,下一步会做什么?”

海瑟薇道:“他应该有意自立门户,在会场上说的那些话,既是真心实意的想法,又是与特蕾希娅划清界限的伎俩。特蕾希娅只看到了第一层,当然会遂了他的愿。”

她又有些苦恼:“但那些话仅仅只是他最表面的想法,背后必定还隐藏着什么,我也没试探出来。反而感觉他摸透了我的本心,当时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苍老声音平静的道:“既然跟迩香那些半神不是一路人,又和我们一样,把特蕾希娅当作棋子,那么在特蕾希娅完成她的使命前,我们跟李奇应该没有根本冲突,甚至需要合作。就在合作中,再一步步查探他和赤红女士的真面目吧。”

“而且,我也想不出,除开这几个方向,还有什么方向,会出现不可化解的矛盾。”

海瑟薇赞同的点头:“我也实在想不出,认同自由之路的人,彼此之间还会有难以共存的矛盾。”

苍老声音说:“既然李奇不再是不稳定的因素,他又不会待在特蕾希娅身边,接下来,你就努力确保特蕾希娅的步伐会按照我们的规划前进。”

“我们的规划……”

海瑟薇有些犹豫:“我仔细咀嚼过李奇的发言,获得了很多启发,感觉我们原本的想法似乎有些……回到了魔法帝国的老路。”

苍老声音疑惑的道:“你觉得李奇的建议,其实有利于我们?他是要把所有力量,所有权柄集中在特蕾希娅一个人身上啊,这里面对魔法师,对魔导技术,对商业的管制,还会有益于我们的发展?”

海瑟薇说:“不先融为一体,又怎么能反噬呢?别看那些国王大公们极力抵制,甚至嘲笑李奇的建议,可私底下却有不少人正琢磨怎么改头换面在自己的地盘上实施。”

“的确”,苍老声音叹道:“如果把权力集中的对象,从特蕾希娅换到他们身上,只要是头脑清醒的人,都会明白这是有益于统治的。”

他顿了顿,再道:“那就遵从于你的本心吧,我会在风暴群岛稳定形势,尽快让它重新凝聚起来,这需要跟其他半神做很多沟通,短时间内无法给你更多指导了。”

“我会尽力的,梅奈苏斯导师”,海瑟薇恭谨的道。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