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人界第一仙第185章怎么折腾人怎么来

2018-11-08 17:24: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人界第一仙 第185章 怎么折腾人怎么来

宠物。

被冠以这个词的时候,一般会给人一种很lo的感觉。

而当被冠以这个词的是一头超级神兽,远古洪荒时代的霸主五爪金龙皇的时候,似乎无论是宠物本身,还是拥有这宠物的主人,其逼格都在瞬间被拉高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所以,毫不例外的,当听到敖天的身份从林天口中说出之后,在场的几个人是一阵目瞪口呆的。

其中,尤以二秃子的反应最为剧烈。

遥想当年,它还在为自己拥有一丝神兽血脉,有那么一丝微乎其微的进阶神兽的可能而沾沾自喜。

再看如今,它家主人的另一头宠物,竟然已经是神兽中的霸主,一头超级神兽五爪金龙皇。

有那么一瞬间,它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拉低了自家主人宠物的平均水准?

呸!

从颜值上来论,它二秃子一身七彩的羽毛,绝对没有拉低半点队伍的平均颜值。

相较于二秃子内心的不平衡,二白则是从沙发上一蹿而起,稳稳地落入了林天的怀中。

“喵喵~(林天,这条小虫子是你的宠物》)”

二白伸出毛茸茸肉嘟嘟的小爪子,在敖天的脸上戳了一下,又戳了一下,一副对这种从未见过的东西很感兴趣的样子。

“嗯,前些天新收的坐骑。”

林天点点头,说出了对敖天的定位。

同时,看了一眼在场的几人。

“大家准备一下,一会咱们去老爷子那里一趟。”

一听此言,在场几人心下都是一震。

林七十一心道少爷终于想起来老爷了。

苏子衿想着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没啥好怕的,心里却总是惴惴不安,不知道长大后的自己,林爸林妈还会不会喜欢。

凤九歌眼神复杂,不知在纠结什么。

而交代完之后,林天却没有去管这些人的想法,把敖天丢下之后,身形闪烁,人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对于林天的消失,几人虽然面有异色,但想到了他前几天展露出的手段,也没有太过惊疑。

毕竟,相比于穿越时空,这种突然消失的手段,似乎容易接受的多。

就在几人各自准备的时候,消失的林天,已经出现在了数千里外,一座略微有些荒凉的山上。

山上有一座小院,小院中有三件农舍。

农舍前,院子里,整齐有序分类合理的种着一些奇花异草。

而林天此行的目的,就是寻访小院的主人。

“请问,有人吗?”

本着先礼后兵的原则,林天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门前问了一句。

毕竟,他又不是大反派,看上什么都是玩抢的。

虽然他不介意去抢,但在能够用更怀柔的手段的时候,强抢完全可以留作为最后的底牌。

随着林天声音的传出,首先回应的不是小院的主人,而是一条大黄狗。

听到林天的声音,大黄狗耳朵微微一束,整条身子从地上弹起,四腿用力,快速的从屋后跑来。

一边跑,还一边汪汪的叫着,生怕自家主人没听到有人来了一样。

“汪汪汪!”

“汪汪汪!”

随着大黄狗的临近,叫声愈发的清晰。

然后,当大黄狗跑到林天近前的时候。

“汪汪~汪~”

前面气势汹汹的叫声,到了最后竟然突然转变,露出几分讨好之意。

在这一声叫声过后,大黄狗猛地停下脚步,下意识的四腿弯曲,趴在了地上,一副臣服的表现。

却是林天刚刚把敖天带回来,身上还有那属于超级神兽的气息。

他没有可以的遮掩,狗鼻子又特别灵,临近之后自然地感受到了林天身上那让它有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感的气息。

顺应着动物的本能,它选择了对上位者的臣服。

好在,虽然到了最后成了哑炮,但大黄狗的叫声还是提醒了小屋中的主人,有客人来了。

“吱呀。”

就在大黄狗趴在地上的下一刻,小屋的房门被从里面拉开,从中走出一个看上去二十四五岁年纪的青年。

“请问,你是?”

青年看着林天,面上满是疑惑。

他自觉自己记忆不错,尤其是近年来经过它的改造,更是非凡,可搜遍了自己的记忆,他依然没有找到一点点关于林天的信息。

所以,在断定了自己跟林天绝对不相识之后,他心中开始疑惑。

然而,在问出之后,林天的第一句话,就让青年脸直接黑了下来。

“小兄弟是姓王吧?”

青年:“......”能不能别把‘王’和‘吧’这两个字放在一起的?

说鸡......呸呸,说王不说吧,文明你我他啊!

“我是姓王,你是什么人?找我有事吗?”

对于这个不速之客,青年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因此语气也开始冷淡了起来。

当然,态度冷淡不冷的林天是不在意的,毕竟他来的目的也不是交朋友不是。

“是姓王就对了,我来找你做一笔生意。”

“生意?”

一听到‘生意’二字,青年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来意——又是一个找自己来求药的。

只是,来上门求药,不按照我的规矩也就罢了,还一来就给我难看。

这样还能让你求到药,我以后的面子往哪搁?

“今天不做生意。”

青年毫不犹豫,冷冷的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要向身后的小屋走去。

“开门,还有不做生意的?”

刚转身,身后又想起林天的声音。

闻言,青年停下脚步,回过头,冷冷的看了林天一眼。

“生意,我做,但我的规矩,你没有守,所以不做你的生意。”

“哦?什么规矩,说来听听。”

听着青年的话,林天饶有兴趣的问道。

青年冷冷的看了林天一眼,伸手一指自己小院栅栏上挂着的一个牌子。

顺着青年的手指,林天看向那牌子,见上面果然写着一些‘规矩’。

比如:求药需沐浴更衣,虔诚徒步登山。

不接受任何形势的预定,求药需千里来访。

又比如那写着的三不卖:心不虔诚者不卖、钱出不起者不卖、态度不恭敬者不卖。

反正满满的规矩,千奇百怪,又都有着同样的一个核心——怎么折腾人怎么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