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一百五十三章和尚要逆天

2018-11-08 17:23: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一百五十三章:和尚要逆天

舒嗣被罗霄的邀请惊呆了。

要他一起做堕仙的狗?

罗霄怎么敢提出这种荒唐的要求?他脑子有病了么?杀了玄阴子,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居然还有脸要自己跟他一起作狗?

舒嗣恨不得当场解开裤腰带尿他一脸

但是很快,舒嗣就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应该拒绝的太果断。

因为从客观的角度看,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他是市井出身,天然就缺乏什么忠诚感和归属感,自私自利是天性使然。如果堕仙一方能够开出足够高的价码,他没理由不心动。

而堕仙能开出高价吗?当然可以,连罗霄这种真君真传都能毅然决然地叛变,堕仙手中的资源,恐怕超出九州修士的想象,收买一个舒嗣还不简单?

此外,照常理来看,舒嗣应该对万仙盟充满仇恨:他的恩师玄阴子将他当作棋子甚至弃子,毫不犹豫地牺牲了他,那么按照正常的逻辑,此时的他,理应对玄阴子以及他所代表的万仙盟恨之入骨。

意识到这一点后,舒嗣不敢露出轻蔑或者否定的表情,生怕被看出什么。他努力调整表情,让自己显得警惕而恐惧――正符合一个十几岁的棋子应有的表现。

舒嗣并不清楚自己的演技怎么样――以前在市井厮混的时候,每次装死都会被人识破,然后好一顿胖揍。不过现在他也算是修仙者,对肉身和心灵的控制能力大大增强,说不定真的能瞒过去呢?

不知是不是舒嗣运气爆棚,罗霄的确没有注意到舒嗣那快速变换的表情,而是自顾自地说道:“这样的机会仅此一次,堕仙并不需要太多的帮手,在他们眼里,九州大陆上的修士死光了才好,多留一个都是扎眼得很。现在力量不足才需要招募几条忠狗,但他们的力量增长很快,要不了多久就再也不需要什么忠狗了。”

舒嗣一边听着,一边在脑海中不停地盘算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死人脸大概是怕了罗霄,对方在场的时候死活不肯跳出来说话,那么一切就只能靠自己了。

态度不能太积极,因为自己没有积极的理由。同样也不能太抗拒,比如直着脖子骂罗霄傻逼――风骨是有了,命估计就没了。至于想办法套对面的话……那就更是开玩笑了。他舒嗣的确是个油子,可罗霄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能从华严宗的底层一路走到四相真君门下,这种人会被人糊弄住?

心念疾转,舒嗣脑中忽的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他决定本色出演。

“……为什么找我?”舒嗣一边说着,眼珠一边咕噜噜地转动,显出几分油滑气质,“就凭我一个筑基期的小人物,能给堕仙做什么?”

罗霄笑了笑:“堕仙才不在乎投诚的人是强是弱,反正在他们看来都是蝼蚁。也不会在乎你是不是足够聪明或者忠诚,因为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你玩不出花招。找到你的理由很简单:方便。”

“方便?”

罗霄说道:“反正找任何人都是一样,那么找你又有什么不行呢?”

这个理由着实强大,舒嗣心中千百个不信,但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沉默不语。

罗霄却渐渐失去了兴趣:“看来你也是个无趣之人,既然如此……”

眼看罗霄已经抬起了手,舒嗣连忙说道:“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别说给堕仙当狗,给您当狗我也心甘情愿”

“好。”罗霄点点头,“那么,接下来帮我做一件事。”

“您说。”

“咱们一起,想办法于掉黑。”

“什么?”舒嗣大吃一惊,“为什么要于掉他?”

罗霄笑了:“很简单,因为他是我的上司,而我不希望自己有太多的上司。我给堕仙作狗已经足够了,没必要再多一个主子。”

舒嗣听了心中更惊,原来罗霄的背后竟然是黑,那个曾经隐隐作为地仙首领的黑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就凭一个罗霄一个舒嗣,有什么资格去和地仙叫板?

“同样是堕仙的狗,彼此之间就不会有太大的差距。而且黑的行动太快,堕仙的失心散马上就要在群仙城全面爆发,我们必须尽快阻止他。”

舒嗣越听越糊涂,失心散什么的,他勉强能够理解,能在群仙城全面爆发的,大约是一种奇毒吧。但是对堕仙而言,把群仙城里的人都毒死才好,有什么必要阻止他?

“狡兔死,走狗烹。”

“还是不行?”

“还是不行……”

仙一区,封毒阵外,几名鹤发童颜的修士彼此对视一眼,都是叹息不已。

堕仙奇毒,端的是厉害无比,从第一例毒发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天时间,中毒的人一个没救回来,反而是尝试解毒的修士,有不少不慎染毒,不得不被封在白玉棺里等死。

没错,等死。形势发展到这一步,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觉得这种堕仙奇毒,真的能凭现有的手段解掉。

已经有太多的人在这种奇毒面前折戟沉沙了。五大超品门派的掌门人,地仙之中擅长解毒的落雪仙子……甚至这些人聚集起来,集思广益,仍然拿不出行之有效的手段。

目前能做的,只有将他们封禁起来,避免毒素更加疯狂地传播,而躺在白玉棺里的人,在其他人看来已经无异于一具具尸体。而守在封毒阵旁的那些修士,就相当于守尸人。

守尸人轮换的速度很快,一个时辰换一班,一班两人。主要原因就是先前有守尸人莫名其妙中毒,于是白玉棺和封毒阵的效果开始遭受质疑。在诸多磋商和妥协之后,便定下了轮班制度――虽然中毒的人群因此扩大,但理论上只待一个时辰,应该不会有中毒的风险。

只不过,这种差事当然不是人人愿意接下来,被强制发配过来的,就会满腹牢骚。

“要我说,守着这些尸体于啥?完全是给其他人找倒霉嘛这白玉棺和封毒阵根本靠不住秀水山庄的碧流仙子多好的人啊,莫名其妙就在白玉棺旁边中了毒。我看还是尽快将这些棺材销毁了才好。”

“销毁?说得轻巧,封毒阵最中间躺着的就是灵剑派的三个真传。你敢跟风吟真人说销毁的事儿,小心被人家一剑劈了。”

“切,灵剑派怎么了?灵剑派的真传就不会死了?躺在白玉棺里就能自行复活了?生死有命,他风吟真人就算砍了我,他的弟子也活不过来啊……讲道理嘛”

“讲道理?嘿嘿,风吟真人脾气好,或许还能跟你讲讲道理,要是等王陆真人回来,你看看他肯不肯跟你讲道理

“王陆……王陆又怎么了?区区一个金丹,我会怕他?……打不过我可以跑嘛而且现在这局面,地仙出手都无济于事,他又能怎么样?要是他有本事把毒解了,我立刻就去灵剑山脚下跪上十年去”

“兄弟,我劝你别把话说太满不是瞧不起你,但是跟王陆真人有关系的事儿,往往都容易出人意料。你以为他办不到,他偏偏就办给你看。如今群仙城情况这么紧急,他却始终没有露面,我怕等他一回来,就要翻天覆地啊。

“靠,他要真能一回来就翻天覆地,于嘛不早点回来?我看他多半是回不来了四相真君下手看起来随心所欲,其实很有规律,灵剑派四个真传弟子,咱们身后就躺了三个,你觉得凭什么王陆就能置身事外?”

“……你爱信不信,到时候去灵剑山下长跪不起的时候,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哦。”

“你说……这不是毒?”

星河漩涡中,王陆有些意外地询问着脑海中突然响起的声音。

“不过,是不是毒姑且不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时刻与圣光同在啊。我尊敬的主人,这些年我其实一直跟在您身边,您不会是忘了吧?”

脑海中的声音有些好笑也有些委屈。

王陆当然没忘,当初若非无面者以圣光粘合无相功和混沌破天神剑,他这颗金丹还没那么容易圆满……如今世人皆知王陆以两大功法为根基,攻守兼备,却不知其实他的金丹内应该是蕴含了三种大道。无相功,混沌破天神剑,以及圣光之海。

只不过王陆对圣光之海的那一套始终没有什么兴趣,圣光的存在始终是作为一种粘合剂,存在感并不强。而当王陆成就元婴后,多彩元婴可以完美兼容多种大道,圣光的存在反而有些多余。不过好歹也是西夷大陆的至强之道,放着不管也没什么坏处。

王陆并不奇怪如今作为圣光教在九州大陆代理人的无面者,会时刻跟在自己身边――如他所说,自己才是九州圣光的真正根源所在。

他只是奇怪,无面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直以来,无面者都完美地扮演着小透明的角色,和王陆互不于涉,哪怕后者遇到险情他也视若罔闻。此时跳出来,着实有些奇怪。

“没什么,只是见到了熟悉的东西,不由得感慨而已。”无面者说着,仿佛故意吊人胃口,不再言语。

但是有了这句话的提示,王陆当然能猜得到真相。

“能让你觉得熟悉的,无非是圣光那一套。而你说这种奇毒并不是毒,难道是圣光的一种?唔,精神毒品?你们圣光教培养狂信徒的时候,就用了这种东西?”

无面者在王陆的脑海中笑道:“这您就错了……”

“我们玩的,比这个要高级一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