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辽道宗耶律洪基皇后萧观音简介辽代女诗人萧观音

来源:  点击次数:3  时间:2019-06-30

萧观音(1040年—1075年),辽道宗耶律洪基的第一任皇后,父亲萧惠(辽兴宗母亲萧耨斤的弟弟),辽代著名女诗人。相貌颖慧秀逸,娇艳动人,个性内向纤柔,很有才华,常常自制歌词,精通诗词、音律,善于谈论。她弹得一手好琵琶,称为当时第一。也有诗作,被辽道宗誉为女中才子。

重熙年间,被燕赵国王耶律洪基纳为妃,生太子耶律濬。1055年(清宁元年)十二月立为皇后,尊号懿德皇后。由于谏猎秋山被皇帝疏远,作《回心院》词十首。1075年(大康元年)十一月,契丹宰相耶律乙辛、汉宰相张孝杰、宫婢单登、教坊朱顶鹤等人向辽道宗进《十香词》诬陷萧后和伶官赵惟一私通。萧观音被道宗赐死,其尸送回萧家。1101年(乾统元年)六月,天祚帝追谥祖母为宣懿皇后,葬于庆陵。

萧观音,辽道宗耶律洪基的第一任皇后。父萧惠为辽兴宗母亲萧耨斤的弟弟。萧观音爱好音乐,善琵琶,工诗,能自制歌词。曾作《伏虎林应制》诗、《君臣同志华夷同风应制》诗等,被道宗誉为女中才子。重熙(1032年~1055年)年间,被燕赵国王耶律洪基纳为妃,生三位公主:耶律撒葛只、耶律纠里和耶律特里,一位太子耶律浚(有的史料又作耶律濬)。清宁元年(1055年)十二月立为皇后,尊号懿德皇后。皇太叔耶律重元妻,艳冶自矜,萧观音告诫她说:“为贵家妇,何必如此!”

后来,由于谏猎秋山被皇帝疏远,作《回心院》词十首,抒发幽怨怅惘之情。《回心院》情致缠绵,萧观音叫宫廷乐师赵惟一谱上音乐。赵惟一殚精虑智,把《回心院词》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支玉笛,一曲琵琶,萧观音与赵惟一丝一竹相合,每每使听的人怦然心动,后宫盛传她两人情投意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又利用那纷纷谣琢,恶意中伤,有意陷害萧观音。

萧观音偷情冤案

背景

1075年(太康元年)皇太子参预朝

第一个死在潘金莲床上的男人竟不是武大郎

政,法度修明。耶律乙辛图谋萧皇后和太子的心情益切,得知单登记恨皇后,便同她串通一气,谋害萧观音。

单登的宫女本来是耶律重元家的婢女,她也会弹筝。耶律洪基曾经召她弹奏,可能也想宠幸她,萧观音说:“她是叛臣的婢女,难保她不会像春秋时的豫让那样为主报仇”(当然这里不排除萧观音有吃醋的私心),于是耶律洪基就没有过于亲近她。没入宫中,也善弹筝与琵琶。 她每与赵惟一争能,却不被见用,单登本是一个精于音律

文丑怎么死的其实并非关羽所杀

的宫女,经比试后败给了赵惟一,但她却认为自己并不是输在技艺不如人,而是输在皇后对赵惟一的偏心上。单登经常向妹妹清子发牢骚,恰好她的妹妹清子又是耶律乙辛的情妇,自然很快就到了耶律乙辛知晓。

过程

耶律乙辛命人写成粗俗、淫秽的《十香词》,由单登诓萧观音说,这是宋国“忒里蹇”(皇后)所作,请皇后“御书”。如此,可称词、书“二绝”。萧观音不知是计,为其手书后,又书写自己所作七言绝句《怀古》一首,诗曰:“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君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耶律乙辛借题发挥,命单登据以指控赵惟一与皇后私通。道宗轻信谗言,以“铁骨朵”击萧皇后,几至殒命。道宗又派参知政事张孝杰与耶律乙辛鞫审此案。二人对萧观音施以酷刑。耶律乙辛对赵惟一施加钉子钉、炭火烤等种种酷刑,又捕风捉影把教坊艺人高长命抓来,严刑拷打,两人都屈打成招。然后张孝杰奏报说,《怀古》诗“宫中只数赵家妆”、“惟有知情一片月”两句中,含“赵惟一”三字。于是,道宗敕萧皇后自尽。萧观音自尽前,想见道宗最后一面,也未获准,遂作《绝命词》一首,饮

古代兵器有多重李元霸典韦武器超出你的想象

恨而逝。

根据耶律乙辛的《奏懿德皇后私伶官疏》描述的萧观音与赵唯一偷情的过程:

大康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根据外直别院宫婢单登以及教坊朱顶鹤供认,本坊伶官赵惟一与本坊入内承直(官名)高长命私自来往,因为弹得一手好琵琶,得到召见入内,于是仗恃得到皇后的恩宠胡作非为冒犯明令禁止的法礼,计划伺候懿德皇后御前,疏忽于咸雍六年九月,皇后驾临木叶山,赵惟一公称有懿德皇后旨,将他召入弹筝。当时皇后将御制《回心院》曲十首,令赵惟一作调。

从早晨到晚后,调成,皇后向帘下看,随即隔着帘子与赵唯一对弹。到了晚上,命令点亮烛火,传命令赵唯一脱掉官服,身着绿巾、金抹额、窄袖紫罗衫、珠带乌靴。皇后穿着紫金百凤衫、杏黄金缕裙、头戴百宝花簪、脚穿红凤花靴,令赵唯一重新搁置内帐,对弹琵琶。

两人之后用酒对饮,一会饮酒一会弹琴,一直到院鼓敲了三下,命令内侍出帐,当时是单登值帐,没有听到帐内弹琴饮酒声,反而听见笑声。于是单登偷偷地从帐外偷听。听见皇后说:“可以封你做郎君”。赵唯一低声说:“奴才虽然健硕,但只不过是小蛇,自然敌不过可汗的真龙。”皇后说;“虽为小猛蛇 却赛过真懒龙。”此后只听见 “惺惺若小儿梦中啼而已”。

院鼓敲了第四下,皇后令单登揭帐,说:“赵惟一酒醉不省人事,替我叫醒他。”单登叫了很多遍才醒,于是起身告辞,皇后赐给金帛一箧,赵唯一谢恩而出,其后虽然皇后随时召见,但赵唯一不敢入帐。

皇后非常想念他,所以作《十香词》赐给赵唯一。

后赵唯一在朱顶鹤面前炫耀《十香词》,朱顶鹤夺其词,后与单登惧怕连坐找到耶律乙辛,乞求耶律乙辛代为转奏。

争议

这个历史名案,历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完全是耶律乙辛的阴谋构陷,萧观音是被冤枉的;也有人认为萧观音确实与伶官赵惟一有私情,只是不幸地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当时的契丹虽然已经是正在汉化中的民族,但在道德观念方面,特别是对两性交往方面远远没有中原王朝控制得那样严,像萧观音这样公然把男性伶官召进寝宫弹琴的事情,这在中原是不可想象的。在没有太多道德束缚的情况下,失宠的皇后爱上多才多艺的伶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不过这种事情即使发生了,以契丹的习俗,萧观音也不致于赔上一条性命。涿州人王鼎将萧观音冤案的详细情形写进《焚椒录》中,并将当时的奏折、诗词全部收录进去,极力为萧观音鸣不平、道冤情,他认为萧观音取祸的原因为“好音乐,与能诗善书耳”。假如她不作《回心院》,也就不会有《十香词》一事;假如她不善书,也不会一时技痒而为单登手书艳词,而《怀古》诗的巧合则是难以解释的巧合。

文化修养

萧观音自幼能诵诗,旁及经书、子书。长大后,容貌端庄秀丽,为萧氏诸女之冠。萧观音工诗,喜书,善谈论,并能自制歌词,好弹筝,尤善琵琶。萧观音的传世作品虽然只有15首,但她却是在中国女性文学史上排得上位,在契丹诸诗人中公认的第一人。

萧观音深受中原汉文化熏陶,具有很高的汉文化素养。一次,萧观音从行道宗秋猎,到了一个名叫伏虎林的地方,受命赋诗曰:“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那叫猛虎不投降。”萧观音还有《君臣同志华夷同风应制》诗,诗曰:“虞廷开盛轨,王会合奇琛。到处承天意,皆同捧日心。文章通谷蠡,声教薄鸡林。大宇看交泰,应知无古今。”这两首诗虽为应制唱和之作,却慷慨豪迈,大气磅礴,表现了北方女性粗犷豪放的性格。在萧观音的所有作品中,这十首《回心院》词流传最广,徐釚的《词苑丛谈》、徐诚庵的《词律拾遗》、况周颐的《蕙风词话》、钟惺的《名媛诗归》、陆昶的《历朝名媛诗词》中均有收入、评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