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局长半夜来慰问

2019-04-04 00:55: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夜已很深了,我关上电脑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发展你的抱负。

这个时候还有谁来呢?而且敲门的声音像是地下党接头,有些不太正常。我心里不由狐疑起来,因而想通过门上的猫眼朝外看,可外边黑乎乎的,怎样也看不到是谁。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开门。

当我打开门后,原来敲门的人居然是我们王局长。王局长见我把门打开,也怔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抱怨着说:小余,你怎样到现在才开门呀?说着,便走了进来。

听王局长喊我小余,我倏地1愣,王局长是否是酒喝多啦?我明明姓李,他怎样能替我改姓为余呢?我闻了一下,果然是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不过,我真不知王局长深夜造访来我家究竟有甚么急事。但却又不便主动问他,因而连忙给他倒了一杯茶,又拿了香烟。

王局长见我走路一拐一拐的,便笑着说:小秦啊!脚是怎样受伤的呀?我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我怎么一下子又变成小秦了呢?看来王局长根本就不知道我姓甚么。这也难怪,虽然我来局里工作已有两个年头了,但却很少跟王局长接触过,他也就记不清我究竟姓甚么了。不过,为了不让他感到尴尬,我便来了一个曲线提示,笑着对他说:王局,我这脚是今天下午上班时不小心摔伤了筋的,不过没什么大事的,已经贴了伤筋膏药了。王局,真是认为自己天生就是干大事的人感谢您这个时候还来看我小李,真让我小李不知怎样感谢您才好啊!我故意将小李两个字说得很高,而且重复了两次,目的就是提示他,我姓李,而不是姓什么余,更不可能姓秦。

果然不出所料,王局长怔了一下后,有些为难地朝我笑着说:小李你就不要客气了,我来看你是应当的。我是局长,关心自己的下属,这是我的职责嘛!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又说:对不起!我这么晚来看你,也没有带甚么东西,只是听说你受伤了,我有点不放心。这样吧!明天我让工会的张主席再来看你吧!说着,便起身要走。

我见王局长要走,连忙站起来要送他,他却把我按住,笑着说:你就不要送了,好好在家休息,身体要紧啊!说着,便朝门口走去。听王局长这么说,我心里顿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别看王局长平时对男职工一副目不斜视的模样,关键时刻,却显出了他对我们男职工的热忱和关心,特别是这么晚了,他还亲身来看我,真让我感到受宠若惊。我心里1激动,也就百感交集起来,因而奋不顾身地站了起来,将王局长送到了门口。就在我准备将王局长继续送到楼下时,却被王局长又一次拦住,他嗔怪地说:小李啊!你怎样不听话呢?我让你不要送,你就不要送嘛!

没有办法,王局长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不能不服从命令听指挥了。

我关上门,刚爬到床上正要睡觉,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吵架声和打斗声。心想,这个时候还有谁家活得不耐烦要吵架呢?后来仔细地听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太对头,仿佛有王局长的声音。不好,难道是王局长遇上劫匪了?我几近忘记了自己的脚疼,急忙打开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楼下冲去。

当我来到二楼时,发现王局长倒在地上,只见他双眼青紫,像是大熊猫的形象代言人。一些穿着睡衣的观众,脸上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我见状,心里不由怒火万丈,这些人真是太麻木不仁了,见到他人挨打,就像是看武松打虎,怎样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呢?我朝大家扫视了一下,发现没有哪一个像是武松,于是便连忙问一名中年妇女:谁打的?

中年妇女朝我楼下的二楼指了指,没好气地说:是林老板打的呀!这家伙打人家老婆的主意,林老板固然要打他人了。其实我经常发现这胖子半夜三更来林家,这次终究被林老板捉住了。遇上这类事,打他还是轻的呢!应该把他送到公安局去。这些当官的,以为自己有权有势,就可以胡作非为了。说着,还朝王局长啐了一口痰。

我听到这里,终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王局长根本不是来慰劳我的,而是来慰劳楼下的秦丽琴的呀!开始他大概是敲错了门,敲到了我家去了。想到这里,我刚才对王局长的感激之情和想为他拔刀相助的豪情,顿时像泡影似的消失了,我本来想加入到观众的行列,可想到如果王局长大难不死的话,我还是他的下属时,也就只得委曲求全,把他从地上扶了起也就是往东游来。

再说这秦丽琴是我们局下属单位的1名职工,她丈夫叫林年生,是个做生意的小老板,常常外出洽谈业务。虽然秦丽琴的父母长得一点儿也不出众,恰恰生了她这么一个有沉鱼落雁之貌的女儿。不知是秦丽琴思想开放,风格大胆呢?还是一些有权有势的男人心怀不轨,总之有关秦丽琴的艳闻,完全可以编写一部新《金瓶梅》。今天如果不是被她丈夫林年生逮了个正着的话,我还真以为王局长是半夜来慰问我的呢!

经期延长可以吃点什么
经期延长可以吃什么调理
经期延长量多吃什么药
两个月宝宝拉绿色大便
两个月宝宝拉绿色大便
小儿积食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