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暧光昧影正文第四百一十三节黑锅

2019-02-04 07:11: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四百一十三节黑锅,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刘正躲过了宋涛的追杀,辗转回到了王府大院。在本身功夫上,刘正不是宋涛的对手,但在逃跑的本事上,刘正的速度可不慢。

宋涛没有追到刘正,他也不敢怠慢,赶紧返回何青的住处。他知道刘正一逃走,这里肯定不能在住下去。令宋涛吃惊的是,他没想到那名被他打中三枪的人,竟然还能莫名其妙的杀死何青,居然逃走了。

“真是个废物!”宋涛看了一眼死去的何青,一抬手,对着昏迷当中何青的情妇就是一枪。宋涛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个住所。

孙伴山与郑浩都没睡觉,一边喝着茶,一边不时的争论一下,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刘正小心的来到客厅外面,他听到郑浩的声音,没有敢进去。一想到穆水哗的‘死’,刘正难过的坐在台阶上。刘正很想召集兄弟,马上赶回何青的住处。但他也知道宋涛与何青不可能会等在那边了,去了之后,最可能见到的就是穆水哗的尸首。

“阿正,你回来了?穆大哥呢?”司徒雪吟也没有睡觉,刚从后院过来,就看到刘正坐在台阶上。

“雪吟,你赶快进去给老板说一声,穆哥出事了。”一看到司徒雪吟,刘正可算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穆大哥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司徒雪吟非常崇拜穆水哗,她觉得穆水哗在异能者当中,应该算是最厉害的一位,怎么可能会出事。司徒雪吟还畅想着有朝一日,她也象爷爷那样组建一支强大的海上力量,那穆水哗可是当之无愧的海霸王。

“我们去刺杀梅花帮的何青,没想到宋涛也在那里,失手了。穆哥他被打中了三枪,我却逃了回来~!”刘正难过的低下了头,他觉得自己很没用,竟然放弃自己的同伴,独自逃跑。

司徒雪吟眉头一皱,“打在什么部位了?你快说。”她很清楚穆水哗的异能,只要不打中头部,应该有自救的能力。

“好~好象打中肚子了,中没中心脏,我到不是很清楚。”刘正奇怪司徒雪吟怎么关心这个,反正就算当时没死,他相信宋涛与何青也不会放过穆水哗的。

司徒雪吟心中稍微的放宽了点心,但她不知道穆水哗失血过多,不能及时水化自救,一样会死。

“阿正,你做的对,应该逃跑。这件事情你不用自责了,给你一个新的任务,在这大院里把人皮张给我找出来,好好的揍他一顿。”

刘正奇怪的看着司徒雪吟,他不明白是这位小老板娘被吓糊涂了,还是自己听错了。他们曾经被韩举赶到河北的时候,刘正到是见过这些异能人的‘魔术’。人皮张的软化,孔大师的飞升,岚山的闪电,就是没见过穆水哗的水化异能。但他觉得即便是会点小把戏,也不可能中枪不死。

“雪吟妹妹,我觉得咱们应该赶紧召集人,去救~去看看穆哥才对。”刘正小心的提醒了一句,他怀疑是不是雪吟伤心过度,才会不知轻重缓急的。

“听我的没错,去找出人皮张那家伙是你目前唯一的任务。你放心,穆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他不会有事的,我可以保证。”雪吟不便解释,只能强硬的下着命令。刘正急的直冒汗,但雪吟可是他们的总军师,她的话不能不听。刘正带着一种无奈的心情,转身向后院走去。

雪吟没有担心穆水哗,但他却为李民等人担心起来。既然何青那边有了变化,那其他的人,会不会也有防备呢?雪吟的担心到是很正常,不过其他几组到是很顺利,不一会儿都陆续的回到大院。

客厅中的郑浩依然还蒙在鼓里,不清楚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还在与孙伴山激烈的争吵着,极力的佐证自己的观点。

忽然间,郑浩的响起。

“喂~是哪位?”

“郑局,我是防暴支队的老王,刚才抓了一个裸奔男,他说认识你?我说郑局,这样的人你也认识?”

“裸奔男?认识我?”郑浩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居然还说认识他。

“是啊,本来我们想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做个鉴定。不过他说自己不是神经病,还说认识你,你可以保他出来。所以,我只能冒昧的给您郑局打了。”

“他是谁啊,不会是冒充的吧?我可没有什么熟人会这么下流。”

“您等会,他说要亲自与您郑局通话。”

郑浩皱了下眉头,心里直埋怨这位老王多事,直接送去鉴定不就完了。

“郑局长,是~是我,穆水哗!”不一会儿,里传来一个声音。

“谁?穆~水哗?”郑浩赶紧在脑子里,想着他家亲戚朋友有叫这名的吗。

坐在旁边的孙伴山一听‘穆水哗’这三个字,一把抢过,“谁?你是~老穆?”

“伴山,是我,他们要把我送医院进行精神鉴定,一去要好几天才能出来,没办法,我只能求助于郑局了。”一听孙伴山的声音,穆水哗赶紧的解释着。

“老穆,你怎么被抓了?”

“唉,这事情一言难尽,你先把我弄出来再说。”穆水哗在里也说不清楚,只求着赶紧离开这个令他尴尬的地方。

这一下,郑浩也想起来穆水哗是谁了,他不是应该被关在大院里吗?怎么会被防暴队的人抓住?

郑浩知道自己可能被耍了,怒不可赦的看着孙伴山,一把抢过,“你小子,我等会再和你算账。喂~!老王,这人我熟悉,他不是精神病。你们把他扔在队里,我会派人接他,你们可以继续执行任务了。”

放下,郑浩怒气冲冲的看着孙伴山,猛的一拍桌子,“孙伴山,这不是儿戏,你这样做,是要负法律的。”

“不是,我还不明白你说什么,我到底做什么了?”孙伴山揣着明白装糊涂,傻傻的看着郑浩。

郑浩一把抓住孙伴山,“你小子少来这套,跟我走,去看看你的人~!”

“你轻点,我穿的可是牌子,老贵了!”

郑浩可不管那一套,抓着孙伴山就往外走。一出客厅,阳子等人都站在门外,那十七人惟独少了穆水哗和刘正。

“你自己说说,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阳子等人还都在大院‘没出去’,郑浩到放心不少。

“咦?你们不是关着的吗?怎么都出来了?唉!还是警察哥们有同情心,看来是他们放你们出来透透风。”孙伴山装出很吃惊的样子,好象这事情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郑浩心里也在打鼓,难道这事情真不是伴山干的?郑浩摸出,马上联系了看管阳子的那名队长。一听说是‘张局长’放的人,郑浩更是觉得奇怪。不过既然不是伴山干的,他也没在追问下去。

郑浩派了一名警察,开车去把穆水哗接到了大院。当刘正看到完好无损的穆水哗,还以为自己看到鬼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孙伴山得知兄弟们活干的不错,全部都完成了任务,只是宋涛的出现,叫孙伴山有点堵的慌。

该忙的已经忙完,孙伴山也懒的再跟郑浩辩论,搂着雪吟去做他的春秋大梦去了。

第二天一早,郑浩带着大院内外的警察也收了队。忙碌了一晚上,只是帮孙伴山看了个大门。

一回到局里,郑浩可真惨了。昨晚北京七处地点,出现了十四桩命案。经过身份调查,正是七位帮派的老大,与六名保镖,还有一位女子。这些命案都是发生在居民区,这个影响可不小。况且,这里是国家的首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张局长可没法向市里交代。

在局党委员会上,张局长严重的点名批评了郑浩,并责令郑浩把昨晚在大院里的经过,要详细的写出来汇报给局党委。在张局长看来,能一夜斩杀这七位帮派头目的,也只有孙伴山有这个能力。他觉得,肯定是郑浩在这件事情上徇私舞弊,私自放了阳子那些人,才导致了这么严重的后果。对于郑浩,张局长感觉很失望。

郑浩更是难过,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事情还没调查,就有针对自己的苗头,这对他很不公平。不过,郑浩也没办法,只能服从命令。在郑浩想来,这可能是张局长想叫他背这个黑锅,所以才这么做。

医院方面一大早就传来消息,文风竟然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

昨天文风一接到,急的差一点晕了过去。文风与赵明那可是生死之交,两个人的感情非常深厚。得知赵明还没脱离危险,文风再也呆不下去了,要马上回北京。飞机票要提前预定,文风干脆自己驾车,从温州一路马不停蹄的开到北京。得知文风在医院里,孙伴山与阳子也马上赶到了医院。

文风双眼通红,隔着玻璃看着赵明,文风的嘴唇有点发抖。

“老文,我们正担心你呢,你别太激动,老赵应该会没事的。”孙伴山一看到文风,赶紧宽慰着他。

“伴山,我能听到老赵的呼唤,他在与死神搏斗。”文风默默的看着赵明,神情非常严峻。

“文叔,昨晚兄弟们,已经铲除了七大帮派的老大,至于残杀老赵的凶手宋涛,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阳子也小声的劝慰着文风。

“伴山,什么时候动手?”文风说着话,但眼睛依然没有离开赵明。

“我准备两天后开始行动,展易已经逃离北京,目前在天津马友那里。不过,宋涛还在北京,昨晚还差点杀了老穆。”孙伴山知道过了今晚,赵明是死是活就有了定论,他是想等赵明平安了以后,再开始出击天津。

“找出宋涛,一定要找出宋涛,我要亲手解决了这个杂碎!”文风握紧双拳,骨节发出啪啪的响声。

隔离室里突然亮起了红灯,监测赵明的心率图,竟然显示心脏停止了跳动。一群医生护士都跑了过来,在隔离室里忙碌着。

“怎么回事?”看着忙碌的医生护士,孙伴山抓着一名刚出来的护士紧张的问道。

“病人心脏停止了跳动,需要马上进行心脏起搏!”

孙伴山傻傻的站在那里,阳子也紧张的看着玻璃窗里边忙碌的人群。

“老赵~不能向死神投降,坚持,你要坚持!”

文风双手扒着玻璃,眼球中布满了血丝。两行热泪,顺着沧桑的眼角纹,流了下来!

纹绣一般多久能学出来
廊坊憎水岩棉板价格厂家
电池铁壳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