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超级巡警正文第六百二十一章死者另有其人

2019-02-04 06:17: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巡警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静夜寄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巡警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百二十一章死者另有其人,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麻二,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是杀人凶手,要是你到此时还不招供的话,等待你的必然是无尽的牢狱生涯,你还在犹豫什么呢?”看到麻二犹豫不决的样子,张楚凌循循善诱道。

张楚凌很是疑惑,这个麻二无论怎么审讯都只承认自己拿了夏亚雯的东西,压根就不承认自己杀人的事情,而事实上张楚凌观察了麻二良久,判断出麻二的神色并不像是在撒谎。

“警官,我真的没有杀人啊,你让我到哪里去找其余的东西呢?”麻二都快被姜锦旭和张楚凌两个人给问得崩溃了,尤其是张楚凌,虽然张楚凌很少问话,可是那凌厉的眼神和偶尔一句话更是让麻二心惊肉跳。

“既然你说你没有杀人,那你老实交代二十五号下午两点到四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张楚凌出声问道。

根据法医科对尸体的检验,发现死者死亡时间是二十五号下午两点到四点之间,所以张楚凌才会有此一问。

麻二闻言脸色一变,吱吱呜呜地却是说不出话来。

“算了,既然你不愿意说话,我们也不陪你了。”张楚凌看麻二嘴巴出奇地硬,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转身对姜锦旭道:“我们先下班休息吧,明天继续问,审讯室的灯全部开着,让他在这里呆一个晚上再说!”麻二本来就被审讯室的强光给照了大半天,弄得神经有点慌乱,此时他根本就没有精力去注意张楚凌脸上表情的异常了,一听说自己要整个晚上被审讯室的强光给照着眼睛,他立即慌张起来,同时大声嚷嚷道:“我说……警官,我全说了……”

张楚凌和姜锦旭闻言一喜,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脸上全是欣慰的笑容,努力了大半天。总算是把麻二的嘴巴给撬开了,可是很快他们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麻二虽然开口了,可是他还是没有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只是把他在两点到四点之间那段时间在忙些什么说了出来。

原来麻二勾搭上了新山村村长的老婆,二十五号下午两点钟到四点钟的时候他正跟村长的老婆在一栋废弃地房屋中偷情。当他们无意中发现房门口闪过一道人影时,麻二还以为自己偷情的事情被发现了,他慌忙跑出门去看,结果只是看到一个陌生而漂亮的女子,就产生了把这个女子一起强奸了的打算,在麻二看来,只要自己把这个女子强奸了,她就肯定不会告密了,可惜的是陌生女子力气太大。挣扎了一会就被陌生女子离去,只是落下了一个手表而已。

听完麻二的叙说,张楚凌和姜锦旭终于知道麻二为什么一直不肯开口说案发时间他在干什么了。原来他还有这么一段风流史害怕被人知道啊。

“两位警官,请你们务必替我保密啊,村长地能量很大的,要是被他知道了我跟他的老婆有恋情的话,村长肯定会把我和他老婆的腿给打断的。”麻二在把整件事给说清楚了后,立即恳求张楚凌两人道。

“你放心吧。有我们警察在。那个村长不能犯法地。至于你刚才说地情况。我们必须要问过村长老婆地话才能够确认。”张楚凌冷冷地瞪了麻二一眼。却是没有答应他保密地事情。

麻二闻言如丧考妣。低着头一声不吭地。不过他也知道在发生了人命关天地事情后。他跟村长老婆通奸地事情显然是瞒不住了。

审讯完麻二。警署已然下班。想了想吕娜对自己说地话。张楚凌下班后没有立即回家。而是朝吕娜地住所走了过去。

吕娜在警署认尸时昏迷了过去。此时还是脸色一片惨白。看样子身体虚弱得很。让张楚凌看了心中涌起一阵怜惜。

看到张楚凌地到来。吕娜满是欣喜。自然一个劲地问夏亚雯案件地进展。而保姆小芸则乖巧地带着小孩上了二楼地卧室去玩耍。

“娜姐。你看看这款手表是不是夏亚雯地。”张楚凌从兜里摸出了先前从麻二手中缴获地手表递给吕娜道。本来张楚凌应该叫吕娜到警署去辨认遗物地。可是张楚凌考虑到吕娜地身体状况。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把证物给带了过来。

吕娜接过手表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很快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她大声喊道:“阿凌,这款手表不是亚雯的,亚雯的手表编号是0016,可是这款手表的编号是

张楚凌闻言一怔,他看了看一脸喜色的吕娜,意识到这起杀人案件可能有了不为人知的变化,不由低声问道:“娜姐,你确认这款手表不是夏亚雯的,可是在验尸房时你不是说那具尸体就是夏亚雯的么?”

吕娜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有了一抹红润。

“我怀疑自己在验尸房看错了,因为我记得夏亚雯地妹妹也有这么一款手表,而且编号恰好是0018,夏亚雯姐妹两个相貌很相似的,要是对她们两个不是特别熟悉的,根本就辨别不出来两个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阿凌,我可以再到警署去看一下尸体么?”

“我记得夏亚雯的妹妹跟夏亚雯不是孪生的吧,她们的年龄相差了四岁,样貌怎么会很像呢?”张楚凌曾经听吕娜提到过夏亚雯有一个妹妹的事情,却从来没有认真关注过夏亚雯的事情,此时听到吕娜的话,他不由怀疑地问道。

“这个问题就不是我能够解释得清楚地了,因为亚雯十八岁那年就跟家中断绝了关系,后来她一直跟家中关系处理得不是很好,所以这十几年来我只见过她地妹妹一面而已,我当时在机场时还差点认错人了呢,就是亚雯自己都有点惊讶小时后跟自己还不怎么像的妹妹怎么年龄越大越是像自己……”

“那要是让你再看一遍尸体,你有把握确定尸体是夏亚雯还是她妹妹么?”张楚凌听完吕娜地话,他皱着眉头问道,此时却不是追问夏亚雯姐妹样貌为何相似的原因了,而是有必要在第一时间内确认死者的身份,也只有那样才能够迅速破案。

“能,亚雯跟我说过,她屁股上有一个胎记,我也见过一次,她屁股上的确有着一个铜钱般大小的胎记,而她妹妹没有;另外,亚雯在五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车祸,那一次车祸中,她的门牙被撞掉了半颗,后来找牙医修补过,我想这也是辨认她身份的重要证据之一吧。”吕娜闻言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听完吕娜的话,张楚凌两个人跟保姆交代了几句,立即一起去了深水警署,在去警署的路上,张楚凌同时拨响了法医科负责人的,告知了他自己要去验尸房的事情。

吕娜第一次辨认尸体时,她仅仅是看了一眼面部和体型就确认了夏亚雯的身份,这一次她却是让法医把尸体翻过身来认真地观看了起来。

两分钟后,夏亚雯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坚定地朝张楚凌摇了摇头,示意这具尸体并非夏亚雯的,而法医则在张楚凌的指示下开始对死者的两颗门牙进行检验。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法医给出了死者门牙的化验结果,证明死者门牙完全是自然生长的,没有遭受过任何损伤,看完这个化验结果,张楚凌和吕娜同时一喜,毕竟他们两个人都不愿意看到自己身边的朋友就这么离去。

“娜姐,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把,死者不是夏亚雯,说明夏亚雯极有可能没有事情呢,我都说了夏亚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会有危险的。”看到吕娜喜极而泣的样子,张楚凌也跟她一块高兴起来,他在一边安慰道。

“可是……可是亚雯现在的确不见了啊,而且我们也都联系不上她了。”吕娜的兴奋仅仅持续了几分钟,她很快脸上又挂起了担忧的神色。

“你有夏亚雯家的联系方式么,我想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联系一下夏亚雯的家人了,或许她的家人能够知道夏亚雯的下落,而且夏亚雯妹妹的尸体在这里,也必须通知她的家人前来领取。”张楚凌没想到死者真的是夏亚雯的妹妹而不是夏亚雯,也就是说先前警署的破案方向完全错误,一切都得推倒重来,这意味着除了自己这一组人外,超级机构的其他人白白忙碌了一天。

“夏亚雯很少联系她家人的,我也不知道她家的。自从十八岁那年跟家中断绝关系后,她就对自己的父母态度很恶劣,虽然在五年前她跟父母的关系又修补好了,可是她跟父母的关系依然相处得不是很融洽,始终不愿意回到家中去帮忙父亲发展事业,而是一心一意想自己闯出一片天地……不对,她家中的联系方式应该很容易找到的,你只要放倒夏亚集团的联系方式,就能够联系到亚雯的父亲了。”吕娜螓首低垂,缓缓地说道。

“夏亚集团?”张楚凌闻言愕然,夏亚集团可是美国一家很大的华裔企业,它的实力虽然没有跻身于世界五百强,可是却是华人在美国的骄傲,而且夏亚集团的分布遍及欧洲和美洲,张楚凌没想到夏亚雯居然是夏亚集团的顺位继承人,看来案件越来越复杂了。/div

监测浮标厂家报价
正版星力捕鱼电玩城
回收手机总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